^最新文章綜覽

故事另一個賣點是如何對抗極權制度,故事暗示AI為一種極權制度,嘗試控制人類,而入面不少人對這種種極權其實是有人願意,甘心做其奴隸,例如只要有得上網便可以被AI控制,是一種諷刺。當然劇中的女主角Katie並不願意成為奴隸被操控,他們一家決定反抗強權,挑戰這些不公義。

無挫敗學習包剪揼

廳中一角,我和一位四歲小孩阿B玩包剪揼(兒童猜拳遊戲「布、剪刀、石頭」)。小孩常常「出揼」,我很容易勝出。大人看到,有一位笑說:「阿B你成日出揼,係人都估到啦」,然後微笑,其他大人也笑,我更是哈哈大笑。接著,我看到身旁的阿B垂頭喪氣,說:「我不玩了」。

出嚟做嘢好多時都有啲潛規則,無講到明,但人哋會預咗你做,last day派散水餅都算係其中一樣

故事發生係1962年,差不多60年,唔知蘇麗珍依家打科興定復必泰?還是佢個仔庸笙叫佢唔好打呢?

支聯會選舉模式應當終結

甚麼是「支聯會選舉模式」?自從八九民運,「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聯會)就反覆利用六四事件累積政治資本,炒作恐共成為選舉最重要,而且最能得票的議題。

人愈大愈難搵工?

過咗30歲,好多嘢都要認真思考吓,因為時間話多唔多,話少唔少,好似已經無咩時間再去hea咁

我唔係講笑,一個全身黑衣嘅黑人戴埋黑口罩只要佢站在暗角唔出聲唔打開眼,你真係無本事搵得到佢

姜頭

每個年代,都有屬於這個年代的流行髮型。五、六十年代的飛機頭或蛋撻頭,七十年代的椰殼頭,八十年代的鴨尾頭,張國榮的魔力令髮膠賣至斷市。到了九十年代是最爆炸的年代,因為那時候的中間分界,被人說是心理變態,由郭富城帶起的風潮,那年代的男生(包括我)都一定曾經中間分界過

或者他眼中給「娛樂也是一種社會責任」,但就從他的最新節目是否符合到這些要求。從他入主要有兩大重頭節目是《開心大綜藝》、《聲夢傳奇》。前者居然是回到八十年代的《歡樂今宵》,還要比從前的橋段更難入目,當中「扮野」一環更是「尷尬癌」發作

應該掩眼還是遮展品?

M+博物館的個別館藏,因涉裸露、情色、宗教和粗鄙,成為眾矢之的,先不計較天價收購館藏是否物有所仁值,但看來購買館藏審批程序卻不似預期,部分藏品是否可稱得上「藝術」,見仁見智,頗值得斟酌,如果具收藏價值,個別展品或勉強可摱車邊稱為「藝術品」,不懂得欣賞的根本就是垃圾。

大雄長大了

撇下女兒,我牽着不如的手走進戲院,兩個大人看大雄。大雄的世界永遠都有變數,時空可以逆轉,可以看過世的嫲嫲,可以看未來的妻子,這對於世上大部分孩子來說都不公平,誰說世界一定要公平。這集最動人的地方,不是大雄終於娶到靜怡,而是孫兒和嫲嫲的交

之前家父離世,同一個親友交代我已經處理好身後事,佢竟然未得同意下將我電話俾其他我都唔知係邊個嘅親友而被煩去問哩樣嗰樣,拋低一個訊息叫佢唔好無問過我就將我電話俾人然後唔再聽佢電話,佢就搵佢個仔幫佢俾訊息我其中一句叫我體諒佢老人家已經老,係事件上我先係需要安慰或幫忙嗰個呀,老就大晒可以咁無教養唔識尊重人呀?

劉的一番言論可謂非常之on9,她對新一屆選舉制度的觀點完全是錯判,如果她真的明白,就不會用「屈辱」來Spin這個新制度的問題。新制度有什麼問題,絕對可以大可討論,甚至是非常之多觀點可以指出,如直選的限制、篩選的問題,選委會的權力等等,都可以提出,但絕對不是用「屈辱」這個層次來討論。

阿布泰與白票

過去兩年,香港人經歷過的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再不重覆。國安法出台,政府認為可以穩了人心,對香港未來發展有積極作用,而「完善選舉制度」更認為是有效施政。從政府角度看,相信是成功的。但是重民心所向,卻未必成功。

國家強調一點是九七以來,港人「人心未回歸」,這是國家最擔心和最不想看到

30歲未結婚又有乜好驚?

老老實實,我從來都無擔心過自己會嫁唔出

追女仔,最緊要快?

真人相處始終係最重要,約人出街其實都係一門學問,有啲人會拋個時間出嚟問你:「星期五得唔得閒食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