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回春按摩店

我都明有時痛得濟係會忍唔住叫出聲,但因為有時聽到隔離係男客人,我費事咁樣衰啦,死人都會忍住,頂多捉實床邊果舊木,最誇張係有一次我聽到隔離個女人係咁叫,我按90分鐘,佢叫咗30次以上,係咁「哎呀哎呀」同「呀呀」,真係好影響,大佬我嚟放鬆㗎,唔係嚟聽你叫

時代唔同了,今時今日嘅香港,肯捱唔一定就有出頭天,「白手興家」四個字,似乎也成了遠古時代的一個童話。有人選擇默默耕耘,有人伺機投資取巧,咁無野的,想自己生活得好啲,想戶口銀碼令自己安心啲,你唔犯法嘅話,點樣努力搵錢,只係唔同嘅生存方式而已。

記得以前讀幼稚園嘅時候,老師為左令我地認識植物,體驗一下大自然嘅奇妙同生命力嘅奧妙同過程,就派左每人少少綠豆同一粒蠶豆比我地咁多個同學仔,叮囑我地要畫圖記住植物嘅成長過程,係一份好有趣嘅功課。

攀山

攀者聞之,營役於田數十歲,得金,往付之而悉山徑之路,終登樓山。

由於大台除咗抽佣之外,基本上所有嘢都係撓埋雙手,當中當然包括教育乘客乘車禮儀啦。所以黎緊嘅文章我都會重點講吓一啲搭車要注意嘅嘢。今次就由開關車門講起。

原來吸毒會搞成咁,學校同埋電視廣告講嗰啲全部小兒科. . .電視廣告話,take 嘢衰硬,又話會瀨尿,又話會返返下工傻笑,呢啲都係真嘅,只不過,相對於出現喺現實嘅後遺症,呢啲簡直係nothing。呢樣嘢,又係有個護士朋友話我知。

話說係大半年前,懸空左五年既Assistant Director位置終於有人黎坐上。大家都帶有少許期盼,究竟佢憑藉以往廿十年係國際大企業既管理團隊經驗,足唔足以湊得店公營機構既大老闆和管得店廿十幾位下屬呢?

笑傲江湖

老闆:我就係諗住比啲壓力三位大佬,減 20%,減一個月先,等佢哋知痛,等佢哋知道要郁。我:唔好玩啦,減 20%,仲要得一個月?攪到好似公司唔夠錢欠薪咁,唔痕唔癢又幫唔到 cash flow。老闆:咁唔得喎,點樣可以狠心啲?我:你會唔會預咗呢一步有人走?what if cut 50%,for Q2,四至六月?老闆:生意差成咁,都要狠心啲喇!好,我陣間同三位大佬講。09:30 收到老闆 email 比三位大佬 cc 我:I have a meeting with our Head of Finance to discuss our cash flow challenge, she proposed to have a cut of 30% from your salary, starting from Q2 for three months ……ROAR~!!!! 橫掂都係擺我上枱,點解唔照講 cut 50% 呢?

劉曉波坐監,香港社民連搞籌款,結果呢?原來籌完嘅錢唔係俾劉霞嘅,當然,人地都冇話過啲錢係籌黎俾佢地嘅,係大眾市民好傻好天真,無得怨人。而最近,去日本靖國神舍cosplay賣火柴的小女孩玩出火嘅郭紹傑和嚴敏華,背後的政黨亦開始向公眾籌錢,而嚴敏華之母亦公開在Facebook 叫大眾唔好捐錢去以兩人為招徠的營救「活動」,而係捐去日本後援會。

「做完手術,點都有啲驚,有啲痛痛地,最緊要係,其實我都想有人喺隔離陪我!」「即係咁呀,no offence 你幾十歲唔明架喇,心靈支持呀,心靈呀,spiritual!」

嚮往知識、探觸真相、鑿開內裡,保持對世界的疑問,張茵惠從小窩在漫畫店裡奔放天馬行空的想像,把字典當床頭書,凝望著喜歡的部首神遊,靈魂在他方。還沒成年就考上了台大法律系,輔系中文,晉升新聞所,學歷堪以精緻比喻,但自己是誰這個永恆課題,解謎鑰匙,仍與 MPlus 同步鑄造⋯⋯

電影《春風化雨》(Dead Poet Society, 1989)當中刻畫了教育家模範形象,以生命影響生命,在他人心中埋下一棵等待時機發芽的種子,不強加觀念,而是讓人自主追尋意義,並且在一來一往中,你我都能昇華所學,成就更好的自己。張茵惠主編MPlus以來,至始至終站在自由派的角度傳遞新知,當網站發展趨於穩健,下一步,她將串聯實體空間,展開全新嘗試。

稍為有點廉恥的人都懂入鄉隨俗,都知道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都明白自己在家不恥的事,出國都不該無恥,偏偏中國人在自家門內卻早已慣了受盡黨國權貴屈辱折磨,一堆堆的「生活智慧」教他們認為這一切中國境內的不正常都是「正常」,既然中國人早已習慣到處撒野,他們不趁(自以爲)沒有後果時瘋狂發作,還真的不像樣。

世人皆以「名過其實」為惡,因為大家覺得佢哋係吹水怪。但事實上「名過其實」係令人趨之若鶩嘅,因為利益本身就係名嘅一種,明明自己唔相稱,但係就得到超乎其實嘅利益,邊個唔想要?一個草根市民中咗六合彩,就係典型嘅「名過其實」,擁有嘅財富遠大於自己嘅理財理力同本事。

港豬是不可以羨慕的。

多謝博恩的團隊。他讓我看到 #知性節目 的出路。而當我看到蔡英文那種寬容不迫,我只可以說我很羨慕。有民主政治的地方,你我都是同等的。曾先生,蔡女士。我們呢?

紙粘土烏龜

小女兒最喜歡把粉團拉成一條長方形,再用膠刀狠狠地切,然後再把碎片拋到地上,若無其事地再切。我和她一起玩時,我的任務是要教她用粉團砌成各種形狀,再進階一點的是塑造成各種物品或工具,甚至動物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