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其實香港人長年畀宮鬥劇同辦公室政治荼毒,冇理由咁簡單都唔明。

「你點解要從政?」

明明香港人一直政治冷感,「搵錢最重要」嘅文化,以華人嘅特性覺得政府一定為市民好,就咁樣將香港扭曲到修復不到嘅地步,卻有少部分嘅人年紀輕輕就去留意社區向政治發展,可以講佢地真係好鍾意香港。無去揮霍青春,將心力放係扭曲嘅社會道,有啲仲要十三歲就開始做社區嘅事。

件事係,喺柏林真係好多人搬入嚟 + 從世界各地嘅熱錢係咁衝入嚟,咁you know 柏林係性感嘅窮撚,有外資衝入嚟狗衝係正常嘅-咁令到好多住喺度嘅local 真係難搵樓。可能話一個盤可以有50個人排隊睇,如果你唔想排隊咪租貴盤囉囉,起碼7000幾蚊港紙起跳,一個人住,但係呢度嘅人無搵咁多錢可以租7000幾蚊港紙而唔肉痛。問題在於,好多時就算你希望去比多啲錢去租,但如果租金一過你人工1/3,好多時都唔會俾你咁樣租,so yea :o(

李登輝起初任總統,中共還沒有什麼不滿,還算客客氣氣,但及後發覺李登輝的路線並不是中共所想,便開始大發雷霆,並以「成崑」來描述他的性格,認為他潛藏於國民黨多年一直不表露獨獨身份,為人陰險奸詐有如《倚天屠龍記》入面的成崑一樣,可謂扮豬食老虎,而李登輝的兩國論更讓中共更為不滿,從此視他為頭號敵人,中共的眼中釘。

有人說DQ梗係選完先DQ,但依家係DQ左先。唔好理,站在政治博弈上,提早DQ有保險效用

How to turn a 自閉妹on?

我實在太鍾意Talk sex and shit,但只限齋講,對於要真正實行,係有兩個極端。一係就做過頭,一係就算天時地利人和合哂合尺都好,我都會拒絕或者巧妙咁轉話題。所以好多時,啲人唔係覺得我太Easy,就係吊高嚟賣,甚至係悶。但明明我只係要用啲好旁門左道嘅方法去燃燒我嘅性慾啫。

早前,兩家日本人氣蘋果批 Mille Mele Tokyo 和 RAPL 分別在銅鑼灣開業。懶惰的「圓碌碌」,這兩個月「的起心肝」各試了幾次兩間人氣蘋果批給各位讀者作為參考。

拎左一粒水晶陪我沖涼,一路沖涼一路冥想思考。點知…

我開左個花洒,都未準備好開波之際,舊水晶入面就爆出左一條白色嘅龍,全身圍住紫色嘅毒霧。呢啲咁嘅情況,以前嘅小白就係一野打爆佢啦… 但係被黃師兄訓話左成個月之後,小白就乖乖地,嘗試用「慈悲心」去道化佢…

在廁所吃蕉的老伯

那時候,我吃了一半午餐後,肚子突然絞痛,馬上奔進廁所去解決。我把整個廁格都弄得很臭,味道很濃烈,臭得我自己也深感尷尬,也許是吃肉太多的緣故。當我用力把所有不潔淨的物質排出體外後,當場舒了一口氣,沖水後就走向洗手盆洗手。豈料,這時我卻看到駐守在廁所的伯伯,竟然拿着一根香蕉,已經吃了一半,在我洗手的時候一直在慢慢吃,我從鏡中看到他的倒影,內心有種說不出的內疚。

搣時潘原名潘書韻,男友劉家衡係公民黨區議員,公民黨咁多律師大律師,阿Andy 就算自己唔熟法律,都可以問下自己啲黨友?

夜晚冇堂食,揀野餐地點都要有技巧,第一,要少人。點解?多人咪有傳染風險囉!

香港有嚴重嘅土地問題,就算我哋依家想去

有一次朋友打電話給我,跟我說有一位患上末期癌症的小朋友只剩下三個月左右的生命,他的願望是可以希望現場看一次魔術表演。

香港好多商家丶品牌,一直都係私營或者非紅底企業,例如太平館。共產黨要加快全面接管香港同增加經濟影響力,最好方法就係收購呢啲品牌。呢招絕對百試不厭,收購食肆,再注入支共資金,成間店成為紅底背景或者藍底背景嘅商家,繼而壟斷市場。例如香港嘅三中商就係壟斷市場嘅一大例子,間接迫到大眾執笠,大量獨立書店經營困難。

大概六、七年前開始,未有武肺,我坐車特別係人多擠逼嘅時候,已經會戴口罩。

偷情的禮貌

自問無記性、粗枝大葉?想偷食?我勸你行動前還是先多想幾回,畢竟現今社會科技發達,另一半隨時貼你去某會員眾多的xx仔女group,想你定必聲名大噪,紅極一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