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文教

森林

以為狼狽的畫面沒有像預料中的出現,滿地濕透的地面卻成了孩子的樂園,窗外的孩童面露笑容地互相推著對方跳進水窪裡,好不樂此不疲。如果當初的白色是自己弄髒的,一場大雨,或許就能洗掉灰塵變透明吧。

阿旦講到一半,也許發現我面無表情,也沒怎麼參與對話(應該是參與不了),突然笑了一聲,吐了一口煙,一臉意味深長地盯著我道﹕「你好冷靜,真是個成熟的女生。我喜歡女生成熟。」雞皮……疙瘩……掉一地……

傳說科大有好多個第一⋯⋯科大喺你心目中有咩印象?讀書?Chur?亞洲第零?仲記得,身為港島人嘅小弟第一次踏足科大,第一印象當然係好遠,太遠⋯⋯

匆匆數年過去,春去又秋來。當時應該是2010年,我入場看陳奕迅的Duo 演唱會,盧凱彤的身影再次映入我眼簾。當時,陳奕迅氣定神閑地坐在台中央,準備唱《囍帖街》。與此同時,一道柔和的紫光投射在女結他手身上。

Cherry 由大學畢業後就開始搵我問工作方向,到而家不知不覺第五年了。出野做野無幾耐,佢經朋友介紹認識一個宅宅地嘅男朋友,兩人皆從事金融行業,人工尚算不錯,加上理財有道及各種原因,兩人加起來略有積蓄,近日男友暗示有結婚之意。

經常都會有很多人問我:到底做畫廊是怎樣的一回事?我總覺得有點難以交代,因為當中包含的任務說多不算多,說少卻又很對不起自己。所以想藉此機會簡略說明一下,順便整理思緒。或許我是那種叫做通過寫作找到點出路的人,儘管哪條路終歸徒然,我們卻依舊無憑無據地繼續把持信念。其實也無可不可。

從零碎中找回自己

當終於把拼圖拼合後,才發現⋯原來少了一塊,這幅拼圖永遠都不能完成。就像我的心,自從失去了你開始,就缺少了一塊,永遠不能完整。

他跟她,是中一同班同學,雖然中一之後再沒有機會同班,但因為 common friend 的關係,他跟她總有機會出來見面,日子久了,大家都知道她對他有意思,他也知道。

一對牌,分別是 Death(死亡)正位以及Star(星)逆位。若對大阿爾卡那有基本認知嘅朋友,或者你睇到呢度,都同我一樣倒抽一口冷氣。簡單黎講,阿玲嘅母親,相信神仙難求,生命已走入盡頭,一年時間,保守講句,比多左佢了。我原本以為下一秒需要為阿玲遞上紙巾,但係佢居然露出愉悅的表情。「好呀,咁即係間公屋係我架啦!」⋯⋯What?

換屎片之樂

家有嬰兒,換片跟交稅一樣乃人生無可避免,小子排洩物有大有小便自有伏,當你滿手中伏時,便領悟人生三昧。

呀May可以話係我做咗幾年嘢入面見過最賤嘅同事,平日明明好得閒,去廁所都去半個鐘,周圍搵人吹水,但係腦細一行過/同事有嘢問佢就會大大聲話自己好忙,西聲西面叫你唔好嘈住佢,或者乜都話唔識唔知,但係佢就成日搵人幫手,拆紙箱啦(話手痛),搬嘢啦(話腰痛),搵嘢啦,有幾次佢都問我N年前某個event嘅相我file喺邊,我話下,我嗰陣未入職喎,佢話你平時搵開嘢可能見過呢,我梗係唔L理佢啦,但係每次最後腦細都會開聲叫我幫佢搵,Fine,鬼叫我無佢咁識擦鞋咩。

牽手和心跳

我不是個愛情專家,但很堅信一些組合愛情的元素。其中比較重要的,是牽手。從來認為,會牽手的情人才是情人,兩個人走在一起卻不會牽手的,只能說是陌路人,哪怕平日如何愛得纏綿吻得瘋癲。不牽手的情人,感情路不平坦,不長久,也不心跳。

女仔生得靚,又有富二代男友,人生勝利組喎,一定令人羨慕啦。不過羨慕還羨慕,如果唔知檢點,羨慕就好容易引起身邊其他女仔妒忌,搞到自己去到邊都成為針對嘅對象。呢種招人羨慕、妒忌、攻擊,但又勁幸福嘅女仔,我見過一個。

對大媽們而言,他們的做法是在食自助餐時,把餐廳展示出來的食物一點不剩地搬回去然後狼吞虎嚥手口並用。結果想吃的人沒有食物可吃了,想安靜用餐的人被打擾了。於是「劣幣驅逐良幣」下,眾人為了填飽肚子,都放棄了用夾子,直接用搶的然後塞進嘴巴,於是原本漂亮優雅的場地,變得一塌糊塗骯髒不已。

學花姐話齋,做星就三個條件,靚仔、唱歌好、跳舞勁,之但係有啲「靚仔」又不甘心做花瓶,喂阿哥,做明星第一就梗係靠樣啦,初出道唔靠樣先,觀眾邊有興趣理你啲唱功舞技?側田講得啱,寜願參賽者做好一樣野,唔好雜耍。係囉, 玩掂一瓣先嘛,搞咁多做咩?夠高大靚仔,唱歌走音都入圍啦,your face your fate呀。

「你以為我是為了甚麼在朋友們的反對和嘲笑聲下還是堅持和你在一起?」如果是現在我可能會冷笑著回應「是愛?是責任還是甚麼?」,可是,「那由現在開始你不用再千夫所指了,你自由了,分手吧。」這是我當年最真誠的回答。後來他有嘗試過想挽回這段他聲稱很重視的愛情,可是呀,如果和我談戀愛讓你這麼委屈,那我怎麼忍心呢?而你又何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