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公民教育

90後看見的世代?

九十後的我,還未曾意識到繁華東方之珠的美就急轉直下。我出生不久旋即回歸,一切的起點從1997年以後,在我的眼中的低處原來仍未算谷底,小時候從未看見父母和睦相處,原來那個改革開放,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就是帶來的北方佳麗和東莞的繁榮光景,這海市蜃樓帶走了我的父親,他在那幻象光影迷失了。我想從前家中可算小康,爺爺在戰後的小漁港打拼回來的進出口貿易,家族的小生意隨著大陸廠房從北遷移,盈利也離我們越來越遠。
我的千禧年,從前我以為停課是升讀小學的福利,零三年的悠長假期,天天在家看電視畫畫,只知道有種什麼沙士病毒,天天要量體溫戴口罩,祖母說不能帶我到公園玩了,她對我說因為我們的家很近淘大,不可以周圍去。後來長大才知道,多虧了成為某國野味的果子狸和那位到訪香港教授我才久久不用上課呢。究竟什麼令香港陷入那個險境?

唔好搞到自己,這種Not In My Backyard 一直是建制派用開的手法。唔搞到自己個場,唔影響自己,在此情況下,基本上可以做任何事情。世界盃足球外圍賽香港對中國時,這些建制身在何地?有沒有好像今天大鑼大鼓說支持港隊呢?這明顯是生怕自身的利益有害,是否真正對香港利益的出發,實屬次要。

冇左「父權產物——家庭」之後,原來人唔係自由左,反而就係迷失,因為空虛而俾資本主義剝奪徹底而失去尊嚴。

前排入醫院嗰陣,有個師奶帶埋個仔嚟,拗柴之類。護士講講下野佢掀高埋自己件衫,展示新傷舊痕,聲稱家暴云云。

台灣人的民族性?

有時候,我都很奇怪,為什麼台灣人明知道有些店是騙你的,但他們都可以若無其事。老虎堂今天被揭發他們的珍奶不是「手打黑糖」,而是機打的。這樣子的說法,在台灣有可能的是違規的。台灣的消費法律很嚴格的。只要你在杯麵的封面,印了一條雞腿,而最後沒有雞腿,你都會捱告。但現在老虎堂的處理方法也很特別,他們的解釋是,因為大家等太久,所以我們才機炒(你真的臉皮夠厚,的即是說是客人的錯嗎!)。好了,現在再來是買一送一,企圖用優惠去留住客人的心。

玩家以為自己係國君,但其實佢唔係國君,而係呢個虛擬王國嘅上帝!一個國王要擔心奸臣奪權,要擔心下屬唔聽指令,要擔心有人欺下瞞上、知情不報,但《世紀帝國》嘅玩家完全唔使擔心呢啲嘢。唔會有人暗殺國王,唔會有將士抗命,唔會有村民叛變,唔會有人搞法國大革命…… 呢個國家簡直係獨裁過北韓呀!當你對國家嘅掌控仲全面過金仔嘅時候,所有人都 100.00% 聽晒話,呢個遊戲係咪好易玩呢~ ???!

鐵華團係無名嘅英雄,雖然以金毛為首嘅革命派失敗收場,但係因為佢哋嘅出現,令到社會可以真正咁改革,一來白頭佬手握大權,二來,當有啲真正威脅到掌權者統治嘅事發生,掌權者都會反思佢嘅統治方法,選擇更好嘅手段,呢點都令白頭佬更易改革,甚至可能其他家族都希望有人為佢哋指點方向,更好咁保護自己嘅勢力。

如果這就是我們的生活

大家面對大事件,不論是港鐵或是大政治格局,都知道「自求多福」為尚,能量就會自然而然的轉向批鬥年輕人不會換A4紙、不會用傳真機、不會寫正統的電郵。要教千禧世代工作,是上一代人做的事吧?現在千禧世代不會工作,又是「千禧世代」天生賤格麼?不要緊了,可以罵一罵,黑一黑,舒一口污氣,就繼續在這個賺錢好像不太差,餓你不死又不會有發展的「安全區」日復日的過日子。所有新事情出現,不論是新app,新觀點,大家都知,定會有人喜愛有人恨。只是,面對這個世界,最常見的處理方法是什麼?自求多福。

吖你班仆街仔第一日返工唔識入紙落影印機?批鬥!搭車得住個位唔畀班廢老打尖?批鬥!返工遲咗三分鐘?曠工!批鬥!你寫EMAIL有GRAMMAR MISTAKE?批鬥!

作孽前請先照鏡

有曰「蚤多不癢」,看到鄰國這些人模樣卻欠缺人性的冷血行徑,世上未必有民族DNA,但一定有某種業力令數以億計的人變得不是人,貴國也會地震,43死以上的人連數字也不如,這些賤人一旦被國家埋葬後,他媽的爹的都拿不到他的死亡證,這種嘴巴厲害的人明明心虛到癲,假如明天日本大使館免費派日本公民資格,今日這批仇日先鋒馬上去搶他們認為該死的身份。

厲害了,世界第一球迷大國

「国际足联统计,中国球迷购买的本届世界杯门票数超过了4万张,在所有的国家当中排行第九。比西班牙、英格兰等参赛国家球迷购买的门票数都多。要知道,一共32个参赛国,咱们没出线参赛,票房就排到了第九。要是参赛,票房不可估量。」

我拋棄祟拜的理由

最令我扎心,還是「當我眼見世界咁紛亂,但是成班耶膠(包括我)仲起個冷氣房高呼哈利路亞」的無力離地感——我「害怕」,是「害怕」見到這樣我信徒、這樣的自己——這樣的自己、連我自己都討厭。

有時候我會諗,咁佢地如果冇經歷過六四,冇上一代果種情緒,係咪錯呢?正如你出世到而家,都冇見過阿爺阿嫲,你靠你屋企人講,你阿爺阿嫲有幾好,但你去到佢死忌佢墳前你冇你父輩咁大感覺,有幾出奇?

飄蕩,但不沉淪。

回憶可不是什麼痛苦的事,活在回憶才是。回憶是自己活過的證據,就如人類需要他人才能確認自己的存在,要肯定現在的自己,必須要肯定過去才行。正是過去的我做就了現在的我,回憶才不是痛苦的事。對過去懷著感恩之心,感受著過去帶來的恩惠,你就會發現回憶其實是甜蜜的。不過困在名為回憶的牢獄裏面,拒絕接受改變;控訴著一切而用回憶把現實擋在門外,這樣回憶才是痛苦的。

岳飛是民族英雄嗎?

所謂「中華民族」,就是以漢人在這片被咀咒之地上為家天下打生打死的幫會血淚史,另附近代中國人劣根性的輸打贏要,漢人霸佔兩河流域時,現代中國人就稱之為「朝代」,然而元清兩朝乃關外民族打敗漢人之後實施的殖民統治,中國人卻厚面皮地把滿人蒙古人的歷史挪為己用,自己祖先被姦淫擄掠,卻把這堆醜聞轉化為「中國人的歷史」,原來誰在北京發施號令奴役漢人,他原本是什麼人都變成「中國人」。

在香港,你應該如何生存,才叫合理呢?老人家的教誨,你還記得嗎?閒事莫理,眾埞莫企。槍打出頭鳥,總之不要出鋒頭。親生仔不如近身錢,最緊要顧好自己先。幫人?幫什麼人。你有能力嗎?過去的日子,很多人在討論,為什麼香港搞成這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