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教育

居屋街坊小店的死與生

其實那種一堆居屋圍著一個商場的,絕大部份是房委會興建的居屋屋苑;而那些有很多街坊小店的,叫做「私人機構參建居屋計劃」屋苑,特點是商舖是賣斷的,這些商舖會在物業市場像一般舖位一樣成交。自置舖位的可能性,令很多PSPS屋苑仍然有不少平民化的小店能夠生存。

領匯「尋味時光」令人討厭之處,在於它一邊迫死街坊小店,一邊販賣小店風味。那種虛偽真的去到一個無恥的地步。「尋味時光」腰斬,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技術性小勝利。真正的重點是把屋邨商場街市以利潤最大化為目標經營方式變回以提供服務為目標,這條路還是很漫長,因為現在的香港政府的邏輯,地產金融業的利潤才是硬道理。或者可是這樣說,整個香港本來就一直在領匯化。

誰不看見Bonnie或者許許多多的港女在隨波逐流?她們的「自我改造」,就像大部份的香港人一樣,每天的早晨七點半就在地鐵裡擠得像罐頭沙丁魚一樣。為了生存,我們誰不是心不甘情不願,也得隨波逐流?剩女寂寞得絕望了,所以寧願失去自己。這樣的心情,很少人同情,罵她們向男權投降,十分容易。

我家的同志社區

從那離家出走的隔壁大叔、大我十歲的家教大哥、巷子口的小酷T,到對同志友善的大學新鮮人妹妹,加上我,小小短短的巷子儼然就是個同志社區,跨越了世代,像是在寫個小小隱幽不察的野史貼附在這個以異性戀家庭為單位的正史下。但終究不是個「同志社區」,同志、性少數的生活經驗還是得透過不能明說、眼皮底下巧遇,彼此互相試探、確認,然後只能在心底默默結盟。但知道這些訊息還是讓人振奮不已,嘿,其實同志真的活生生的存在於生活四周,可能是國小老師,可能是從小就認識的鄰居大叔,也可能是街上賣麵的阿姨。

貴校同學勇於參與討論社會公共政策,亦身體力行製作短片,本來非常值得鼓勵,我們更非常欣賞同學的心思和付出。但是,負責任的公民更應該關心的是短片當中的訊息有否錯誤。我們相信,除非該短片主人翁家住深圳的福田或龍華,而就讀毗鄰尖沙咀廣東道的麗澤中學,否則主人翁乘坐高鐵而達至「換回與親人相處的寶貴時光」的說法便非常牽強。我建議,校長 閣下應陪伴陳同學向菜園村村民道歉。我亦承諾可為 貴校提供更多公共交通的資訊。

CE你有Say!

CE你有Say! 遊戲,提倡議論自由,集思廣益,鼓勵港人參與社會政治民生活動。大家可以直接電郵候選人,或以候選人為主角設計漫畫對白。《輔仁媒體》協助宣傳。

反核從何說起?

面對環保議題,我會問「該當如何」這個問題。不用石油及其他化石燃料,該當如何?不用核能,該當如何?其實,那些問題都有答案,至少是理論上的答案。環保,是非常政治化的議題,因為只有公權力才可介入人的生活習慣,而人的生活習慣才是污染元凶。辦講座和搞放映會教育市民?觀眾口裡說得,身體卻很誠實。但無論如何,面對認識核電不深的讀者,我還是推薦大家參與本週日(3月11日)的集會。

囚徒困境,一句總結,就是「齊做衰仔齊蝕底 ,唔做衰仔更蝕底」。政府的職能,本來就應該是為了社會上的大多數人而行政和立法,香港的樓價問題、工時極長問題,大陸的民工問題、工業污染、煤礦災難等等,無不是囚徒困境的結果,都需要政府帶頭介入,才有改善的希望。

新民主同盟率先提出應當修改基本法,其立論亦很鮮明簡潔,大意是行政措施固然應該做,但終歸治標不治本,雙非產子的根本是基本法二十四條有問題,必須修改才可根治雙非。本周六(二月二十五日)新民主同盟區議員范國威、公民黨立法會議員吳靄儀和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幹事孔令瑜,將於下午二時在獨立媒體(香港)辦公室(灣仔軒尼詩道365號富德樓9F),與會眾共同討論雙非議題的法律爭議,詳情可參閱該活動的facebook頁面。

外傭「湧港」,責任誰屬?

這麼多年來,行政主導的香港政府亦無正視問題,遑論交代對策,現在有外傭提呈司法覆核並勝訴,香港政府、當年的臨立會議員及親政府立法會議員不多加反省,反而諉過李志喜履行執業大律師責任幫助外傭「在法庭上為其代理」,就等於小混混賣K仔,被捉到後不悔罪而責難舉報的人,如今廟堂之上竟然充斥小混混之流,中華民族淪喪至此,實在令人感慨。

今日,你為了時薪十五元、為了「擔擔抬抬影下印」的所謂工作經驗,或無視、或縱容、甚至袒護該等欺善怕惡,兼違反最低工資法例的雇主,你的價值,就是時薪十五元;而如果你利用這個暑假,好好認識社會,反思社會經濟制度,甚至願意挺身批判,就是上比司馬遷,「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真正踏入士大夫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