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教育

強颱風天鴿吹襲,香港天文台自踏入千禧年後第二度掛起十號風球。晚上上Facebook,發現多了報平安功能,想了三秒,mark_myself_safe.

正方三角形

人類演進至今,好多嘢係咁變,甚至係字面上最硬淨嘅詞彙,「法律」、「規則」、「公義」、「正直」、「客觀」、「理性」、「標準」、「絕對」,唔同時代就有唔同解讀,正所謂凡事無絕對。

可以做港豬,係福氣

呢排愈黎愈羨慕大家都係傲嬌,違心講句「唔關我事」、「今晚食咩」、「老師又中」去掩飾自己既洩氣,但骨子裹仍然著緊住呢個地方。而我永遠都唔係傲嬌,我話唔愛就真係唔愛。

雖然我都好憎個啲仆街老人,但係佢地角度其實係好多野都唔明白。佢地覺得自己明明做緊正確既事,明明錯既係其他人,明明錯既係班打壞後生,點解被取笑既會係自己?

很多時公眾會對衛生或其他機關對媒體之一些建議視為「限制」新聞自由。但事實上每一次的自害事件都提供了短期教育公眾的機會,而有關部門其實樂見媒體於其中發揮其功能,而不是非要媒體「最好什麼也不要報」。基於自害成因的複雜性,媒體就算把握了遺囑,也不應將其歸因於單一因素。

雅典式民主為直接式民主的一種,可分為三大部分:公民大會,民眾法庭以及大將軍構成。首先,雅典的公民大會基本類似於現今香港的城市論壇,然而參與人數若為六千人左右,由人民抽籤產生。不論政策、法律、內外方針等皆由公民大會決定,是以人民可以直接參與論政和決策。當然,平時想約十幾條友踢波都咁難,要call齊六千人開會更是難上加難,所以雅典亦另立五百人議會以及五十人委員會處理。第二,民眾法庭,當時的雅典並沒有專業的法官以及律師,審判皆由公民組成的法院裁決,值得一提的,若有任何公民認為公民大會的決議不妥,可向民眾法院提出訴訟,類似現今香港的司法覆核。最後,大將軍由全體公民選出十位,而大將軍對公民大會有頗大影響力,基本上可說是實際的政治領袖。

「我要真普選!」、「時代革命!」、「命運自決!」、「香港獨立!」。眾多的口號,加上澎湃的熱情,我們彷彿將民主這個理念幻化成簡單的圖騰,只要高舉這大義凜然的圖騰,就代表自己是進步而文明的人。港豬如且不論,不少自詡為思想進步者,包括筆者自己,亦從未想過深究圖騰背後的意義,翻出圖騰的內部細加檢視;甚至一些所謂學者及社運領袖亦不能免俗,一邊揮舞民主大旗,一邊大叫「民主自決」此等荒謬口號,然而卻可高票當選,晉身立法會,一葉知秋,在香港,民主從來只是一幅高高在上的膚淺旗幟。

係雞係公廁

他說跟富有男生結伴的女生都是「雞」,跟窮小子結婚的女性就是不標緻的,而秀色可餐又跟平平無奇的男生走在一起的,就是驚覺自己快老了,要找毒男「埋單

哪有老奉的敬老?

自從有心人提倡這種政治正確的形式主義,沒品的老人自詡佔後生便宜天經地義,不忿的青年自然怒火中燒——尊敬源自可敬,許多有權利冇哂義務的老賊卻躲在「敬老」呢塊擋箭牌後洋洋得意,竊居上位那些大嘴巴老嘢廢青前廢青後詆毀年輕人,他們回到巴士和鐵困獸鬥競技場中卻借道德壓力逼迫他們口中的廢人屈服。公你贏,字又係你贏,早已飽受社會層壓式委屈的年輕人如何心服?

AV女優下海就日日都有,不過今日網上瘋傳一位即將於四月底出道嘅AV界新星,睇落係咪好熟口面?拿拿拿唔好心邪,呢位係日本嘅「五十嵐星蘭」(いがらしせいらん),雖然未有經歷過政壇風雨,不過其來頭一樣認真唔惹小。按照片商介紹,呢位精連深性代表清純可愛、日本知名大學畢業、家底良好、兼且冇欠債,可謂人生勝利組,但就為咗完成AV女優呢個偉大志願、成為人盡可出嘅公廁,一於高成本玩野,毅然放棄咗大企業嘅高薪厚職憤而下海。出道之作就越級挑戰本物中出,據說仲有綑綁拘束,實在誠意十足。

最最離譜的相信是近排消防員居然要網上呼籲唔好爬上觀塘偉業街天橋影相。我睇到果陣,真係心諗「戇鳩架?」影相還影相,點解要爬上去影?用腳趾去諗都知道你一爬上去,下面D車就唔知你係咪想跳橋一定會報警架啦?同埋,雖然我未睇套戲的第三輯(都未上…),但睇一、二輯根本都無爬過上橋的橋段,咁因乜解究你又要爬上去呢?如果純粹係因為靚,咁又會唔會過份左少少呢?為左你影相扮文青居然要勞動人地又出動消防又搶救又乜乜,你真係唔會紅都面哂呀?如果你心諗,車有咩事都會有消防員救架啦,使乜驚。癡線架?咁你同果D亂打999亂Call白車既無腦之人有咩分別?緊急服務唔係俾我地咁用架囉!

不知從何時起,自己的心態突然變得開明而且會容易接受不同的人或事。於我而言,其實政見立場從來都不是一個問題,你屬於建制派思想又好,支持共產黨又好,抑或是堅持甘地式的和平泛民思想,甚至是只相信革命性行動也好,完全不是重點。正如今次特首選舉,你希望誰當選並不是問題。

面對強暴,你有4個選擇

受到強人色魔嘅強暴,你有4個選擇:1:主動服侍佢,希望佢可以戴套同溫柔啲。2:由得佢中出。3:堅決反抗。4:……無聲抗議,扮死魚。正常人呢,就唔會揀2嘅,除非有着數……例如係有靠山嘅性工作者,事後收返錢,當係一場交易。

好多人唔肯面對嘅問題,係「民主精神」從來都未植根香港本土文化。當一個社會文化,係服從權威,事事擦鞋,喺利益面前毫無原則,而在上位者又普遍剛愎自用,你又如何希望參與政治嘅香港人,可以改變呢啲「陋習」? 大家喺家庭、公司、社群之中見到啲乜,放到政府層面,放到國家層面,都唔會有任何分別。

城市變得太快,一切的建築和環境的壽命也是這麼的短暫,還未來得及認識她,她就被拆走了。拆走了,記憶無法在城市中留痕,找不著證據,自然隨年月流逝。城市的歷史和記憶被經濟發展與中共殖民雙重的時代巨輪碾碎,我們只能憑藉餘下的殘骸碎屑,在藝術,在文學,在虛構的世界中嘗試重建起這段被遺忘的歷史。

超人在11話後慘敗於怪獸之手,因為借用貝利亞的力量變身(第12話《黑色魔王的祝福》)之後,開始失去控制的破壞社會,例如拆電座去抗擊怪獸,直至第十七話才覺醒的。不少從事日本研究的朋友,每每將失控聯繫到核能運用之上,但如果直觀一點的分析,所謂失控,其實就是立心的變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