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教育

美國的國民教育與港獨

有一次,阿sir冇教書,反而冇啦啦話自己上堂執到封同學漏低嘅分手信,「冇人認領咁我讀出嚟架啦!」成班同學隨即發出一陣狂喜嘅歡呼聲。一項項分手理由,笑到我哋一個二個趴哂喺到,「飯錢我每次都有份比架,點解我次次都冇份揀喺邊到食啊!又唔比我同其他friend出街!」我笑到眼淚都標埋

對於本土思潮,舒文將「事」和「人」切割開來,她並不抗拒箇中思想,但討厭那一堆打著本土旗號的政客和網民,直言他們無知和反智;我笑說她近乎不切實際地分開批判,這一點正體現「左膠」理性吧。追本溯源,原來舒文一向對本土派沒多大意見,直到去年底加入一家香港媒體,因應記者工作所需,開始每天瀏覽網絡熱話,她才接觸到本土派支持者的「反智」言論。

港獨討論的幾個重大懸念

所謂港獨派到目前為止的見解,的確是膚淺和錯漏百出,連定義和案例也沒有好好搞清楚,更遑論有什麼具體措施可以實現獨立了。面對種種的不足,到底港獨份子可以怎麼辦?

哲學的其中一大支柱︰道德哲學,用經濟學的成本效益去推論道德規範的源頭,將「天賦人權」的概念證為「人賦人權」,而道德規範是自古以來,人在日常生活中趨利避害而總結出來的原則,這些原則,日積月累,我們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其實,「其所以然」可以用經濟學的原理和推論達到。利用成本、效率,輔以實際的案例,解釋我們日常生活用到的規範。比憑空想象的道理,我們更容易了解這些規範如何有利於社會。有了經濟分析這個工具,「功利主義」可以解釋我們大部份行之有效的道德規範,有實際的歷史應用支撐。

每個人都有左膠之心

其實如果係天下大平,人格已經提升到最高既表現,的而且確人人左膠會係最烏托邦式既美好結果。大家都互助互愛,互相幫忙,大家一齊分享努力既成果,無秘密,坦承相對,唔係幾好咩?法國大革命果陣舉起既旗幟,唔係就係Liberté,Égalité,Fraternité咩?咪就係自由,平等,博愛呀。你今日講呢D,咪就係左膠囉。

新界東係有十幾張名單都話機會均等,其實,亦都真係無咩值得講。即係十個球員射十二碼,八個都係黃興桂同你旁述。當然,真係要搵野黎講的話,佢係有估過方國珊選到,而且同長毛係前面。容海恩不在原來當選既名單之列。但分得太散,個民調已係同唔indicative無分別。

無論大小選舉,每當有啲唔啱心水嘅人當選,總會有朋友喺度喊苦喊忽,話咩香港人唔配有民主,又港豬又盛,認為香港係因為民智未開所以先至有今日嘅政治局面。其實呢套「民主只屬於民智已開民族」理論,正正就係唔認識民主嘅表現。

選舉政治的核心,其實不是賢德,而是功利。功利主義並不是批評人自私自利、好像現任特首及一些政府官員,為了自身的利益出賣香港的長遠利益。選舉政治的核心是功利的,就是社會對政治具有清晰的目標,特別是今日香港。比如在立法會超過關鍵的三份之一,雖然無力推動政改,起碼可以頂住23條。

港豬救港策略

政治,只係推動本土嘅其中一種手段。要推動本土,其實最好嘅方法係發揮己長、安守本分,而唔係將大量時間精力擺曬落政治到。人嘅時間精力有限,啲時間精力用喺政治到,就自自然然少咗時間做其他事。最弊嘅係,唔係人人都咁叻政治分析,可以睇穿層層迷霧,直指背後真相,反而會淪為個人私怨、政治鬥爭嘅工具,同自己本意南轅北轍。

運動員不是娛賓的工具

有戰利品,運動員便要「付出」,就是為國家效力,進行「特別表演」,昨日港府更找來CCTVB製作了一個電視節目,讓中國國家動員表演,當中看到一個 火都來的是分別射擊表演和乒乓球表演,射擊表演時,要中國國家隊金牌得主張夢雪企在一個運動板上射,主持說是要加大難度,增加趣味性,這種所謂的增加難度是嚴重對運動員的侮辱,電視台當她是每年台慶找來藝員表演跳火圈嗎?根本是對這射擊項目的不尊重。及後是中國乒乓球隊表演,又將球台拉長,主持說是一個別開生面的玩法,心想這是一個什麼的玩法?以為是好玩,其實是作弄國家隊以及這運動的本身。

先戴個頭盔,這篇文章不是選舉廣告(編按:佢個個都講有讚有彈,唔算廣告)。投票日在即,我們心裏明白,保皇派選民不會忽然民主,泛民擁護者亦不會突然勇武。筆者無意,亦無能力改變大家的投票取向。我只想在此分享我留意到的所見所聞,嘗試道出客觀事實,並介紹一些新掘起的政黨。

一日未上台,都唔知佢係咪靠包裝呃人。同埋對你動之以利向你獻媚去賄賂你張選票。但人自然往往係自以為了解晒所有野後選出壞既選擇。討論辯論唔係無意義,而係只係到最後都係流於選港男港女既層次。佢口舌便給,只係一個好處,同會唔會對香港好並無太大關係。更何況呢 d 野都可以練番黎。可作參考,但不是唯一依據。

近日唔少身邊嘅朋友問我應該投票俾邊個。在我來講,我唔會左右人地投票俾邊個嘅選擇,我認為呢點需要尊重。但既然朋友問我應該投邊個,我亦好坦白講出我心水嘅人選。我感激朋友們對我判斷嘅信任,如果大家到呢一刻都未決定到投俾邊個,唔好因為咁而唔投票,你可以問問一啲值得你信任嘅人,睇下佢地嘅意見,然後投票。我一直相信深耕細作嘅努力係有回報,你對身邊家人朋友點點滴滴嘅影響,然後再一層層推開,終於有一日會感動到政治冷感不理世事嘅一群。

功能組別的觀察

我想嘗試純以職業性格,去預測這些投票走向。而我初步認為,這些取向是不會有大改變的。

首先,其實我唔會將屋企收到嘅選舉通函掉晒佢掉淨自己支持嘅候選人嗰張。我會由得佢哋成疊咁放喺茶几或餐枱,等屋企人有意識就快到立法會選舉,知道「係喎,而家係競選期,嚟緊就要揀個嚟投」。你成疊掉晒佢,得返一份擺喺度,反而冇乜意思,屋企人根本唔會睇,可能只係當平時人哋sip信箱嘅宣傳單張咁無視。就算你房門、書枱、餐枱、雪櫃全部貼晒你撐嗰個候選人嘅單張,喺屋企人眼中,嗰件都係「你個人嘅事」(最多咪知你好buy呢個政治人物,咁點啫);但如果你俾佢見到屋入面好多通函,反而可以提返佢呢個選舉係「選民嘅事、香港人嘅事」。

對中國、對中共、對政府有根本性的厭惡和對抗,都是可以理解。但我始終認為,一個人的理性判斷,甚至更進一步的人性良知,在很多情況比主觀情緒來得重要。再舉一例,每有關大陸人死傷、遭難的報導,無論是天災或是人禍,總是有人歡喜快樂,訴以不得好死、死不足惜等說話。雖然現在已習以為常,但當天目睹如此涼薄,這會是對香港人的共同想像之一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