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教育

身為一名大愛左翼,我就最憎左膠。要知道我最憎就係啲人製造仇恨螺旋,而喺今時今日,左膠就係其中一個最大嘅仇恨螺旋工廠。

簡單黎講,呢位蕭教授個「Friend」(好有你的朋友就是你Feel)響一個Jupas面試中,故意擺本城邦論響班後生面前,然後又故意問啲港獨問題,然後就用「20個人無人敢提城邦論,得一個人敢提港獨」呢個所謂數據黎嘲笑本土派年輕人無種、去到大學面試就跪低唔敢「政治表態」云云。

出口被他們打開後,我們就要靠自己的雙腳走出去

買麵包都唔使膠袋?

美心啲包全部用膠袋包好晒,其實我好憎。我知好多人覺得咁樣「獨立包裝」咗就好似好衛生好方便,但我覺得好唔環保,同埋預早包定一定唔新鮮。

信用

大家有無睇真每日用既銀紙,上面其實寫左一句香港社會運作既基石:Promises_to_pay_the_bearer_on_demand_at_its_office_here_憑票即付。呢句英文,大意係「持有人可憑此向(發鈔機構)索付等值金額」,大家手上既銀紙,其實係公仔紙而已,本身無價值,真在價值在於發鈔機構既promise_to_pay,換言之,呢d公仔紙背後既真在價值,係發鈔方的信用,大家建基於呢種信用上面,作出各種交易買賣。

莫講話政治冷感乜乜乜,香港人依加連common_sense都無?原來有啲香港人真係餵乜食乜,然後直接排出。我退一萬步去諗:首先你見到呢段野,你有無諗過用其他方法向facebook_send個email ,或者去佢個官方網站正式遞交?

應否吃狗肉?

每當大陸廣西地區的狗肉節開始時,關於「應否吃狗肉」的這個議題,在網絡上總會展開了不少的爭論,在香港法律規定是嚴禁吃狗肉,但一些國家地區吃狗肉卻是合法的,香港人對於這些國家地區吃狗肉的問題,總是在網絡上引起不少的討論,尤其是中國廣西地區的狗肉節開始時。不反對吃狗肉者一般認為狗和豬、牛等的動物沒分別,當成食物也沒所謂,又或者覺得這是別人的飲食文化,不應批評;反對吃狗肉者,認為狗是人類的朋友,又或者覺得狗是有靈性,不應當作食物。

偽人是如何煉成的?

黃翠如更是不知所謂,也不評論一張笑容十足的相所帶來的反效果,而被迫刪相是有多愚蠢。她竟說出「好驚粗口,對我來講有傷害,好心痛,呢度係香港,任何意見都可以,但粗口就唔得。」此等言論,與她早前力撐吳若希所說的「人生有些時候,難免好想講粗口。」及「我也是普通人,粗口在這時候,用得正確。」等的說法,是極之互相矛盾,更是虛偽得可怕。正所謂「若要人不知,唔好太低B」,黃小姐千算萬算也沒算到有人把她的陳年說話翻查出來,不容抵賴。想深一層,這種質素的偽人,倒也符合大台的價值,得過且過。

消防員的煩惱

比起英雄式嘅對待,我地更加希望得到市民嘅合作同幫助。以下係一堆我做咗半年所親身經歷嘅例子

學者指色情資訊氾濫,影響男性將女性當作洩慾工具,導致性侵案發生,並有一個案訪問,當中事主常看色情影片,繼而性沉溺,幻想強姦女同學,收集大量女性相片用作自瀆。有評論指這部分歧視男性,彷彿男性對女性有性幻想、性慾都不應該。

消防員是火海的熾天使

有人話消防員都係「收錢打工,救火係應份,預咗有風險」,我想講,消防員又點止係打份工咁簡單。

早前一名女生不滿同學嘲笑她肥而襲擊對方,法庭上裁判官反問「話你肥有咩唔啱?」,紀佩雅直指此事十分令人不安,並已作出投訴,「就連法官都話我『我好肥』!」她表示,肥與否就如應否援交、應否有婚前性行為這些問題一樣沒有絕對的對或錯,指責人「肥」是奪去她們做肥人的選擇,等同指責人「淫娃」奪去她們享受性的選擇。

「好爸爸等待換肝」「一腎救三幼女」「好前途X大生等換器官 女友網上求支援」煽情是香港器官捐贈唯一、最快的方法。在香港,若你想提高自己或朋友或親人的器官移植機會;依靠傳媒是不能否認的唯一方法。

世界上從來都冇「事必要搵你做生意」嘅權利。自由、公義,都係要付出,要犧牲,先有機會得到嘅。莫講話係歷史上為自己信念而犧牲嘅先烈,單講近日因為參與各種抗爭而留案底搵唔到工嘅人,又何其多?你唔去多謝嗰啲為香港而付出嘅人,反而走去鬧間法國公司唔幫你,何其可笑?

講起六四,諗起一班大學生用肉身擋坦克,我會鼻酸。講起中國民運人士拉黃旗支持雨革繼而被拉鳩,我會鼻酸。但講起香港前途,我會半夜諗起我哋會畀人滅族,然後無鳩喇喇喊到收唔到聲。邊樣嘢對我嚟講最重,一目了然。

男校裡有件他一直看不過眼的事,就是每級總有幾個「姐姐」,會被其他同學嘲笑「乸型」、「gay佬」,飽受杯葛。King卻照樣和「姐姐」們打交道,被同學當為「gay佬」的一份子,他仍堅持,「你唔可以因為咁嘅嘢judge一個人,正如你唔可以以貌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