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歷史

就算你話我係唱淡都係咁講,自從中共宣佈香港被《國安法》以嚟反對派喺各方面嘅表現,都係一再強調緊「靠我哋搞香港獨立真係等死」;依家建制派形勢可以話係一片大好。不過,雖然建制派形勢一片大好,但建制中人就唔一定囉。

軍屯入面規定,流放犯逃走,如果二十日之內自己返返嚟,可以免死。劉剛被捕時,啱啱係二十日嘅日出之前,責咗界。屯官本身想放佢一馬,但劉剛諗返之前嘅經歷,知道自己一定走唔甩

屯弁一直都覺得,老翁周圍並冇鄰居,又唔見佢有種瓜種田,一個人喺座空山入面,唔知佢係點搵食嘅。有一日,佢哋傾傾下提到呢件事,屯弁就問老翁點解。老翁解釋唔到,就話:「我其實係已經蛻變成人形嘅狐狸嚟嘅。」

烏魯木齊嘅虎峯書院,以前有個流放犯嘅老婆喺窗櫺上面吊頸死咗。虎峯書院嘅校長係前巴縣知縣陳執禮,有晚喺度睇書。聽到近窗邊嘅承塵上面有啲聲,佢就抬頭一望,見到有對女人嘅腳,由紙罅慢慢垂落嚟,漸漸就見到膝頭,繼而係大髀,就快到屁股時,陳執禮忽然明咗之後會發生咩事

正當咸甯心諗佢死梗嘅時候,佢發現山崖下面有條死屍,睇落係走甩咗嘅流放犯人嚟,不過就喺呢度凍死咗。咸甯發現屍體嘅袋入面有啲乾糧,於是就拎咗嚟充飢。之後佢又拜下呢位死者,話:「我會葬咗你,你教我匹馬點行啦。」

  古代嘅瀕死體驗故事,好多時候都可以解釋為醫學唔發達,將重度昏迷嘅人當做死咗,結果喺屋企停靈時死者 […]

「烏魯木齊」嘅意思係好牧場咁解。我喺呢度時,有位筆帖式,個名又叫烏魯木齊,數返佢改名嗰時,係平定西域之前廿幾年

首先,我哋要了解下秦漢時嘅人係點坐嘅先。今日我哋會坐喺櫈上面,其實係胡人帶嚟嘅文化嚟,早期華人嘅正式坐姿,就係今日日本人嘅「正坐」,係坐喺地上面嘅,而呢種坐法,冇練過嘅話我真係寧願唔坐。

1950年之後,當英國承認咗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外交部嘅駐香港機構關閉之後,需要一個長駐香港嘅中國代表;正常嚟講,只要中共派個中國駐香港領事過嚟就得。但係,由於中共對外宣稱不承認包括《南京條約》、《北京條約》、《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嘅所有不平等條約,認為喺香港設領事館即係承認條約將香港割讓咗,所以就唔願派領事,而本身喺《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入面打算預留嚟做中國駐港領事機構所在地嘅九龍城寨,雖然直接就係中國領土,但英國亦唔想中共接管,亦都冇用到。

清乾隆初年,正值福安教案時期,澳門嚟咗一位新嘅總督文東尼 António José Teles de Meneses,呢個文東尼似乎對澳門議事公局長期對中國順從早有年聞,所以一嚟到就直接話要喺澳門大改革,而手段就係暴力恐嚇澳門嘅葡萄牙人,甚至連法官都咁捉嚟打一身,話係懲罰佢「玩忽職守」。

時間回到十八世紀初,地點係當年國境包括芬蘭在內嘅瑞典。

作為全系列嘅結束,今日就嚟講埋最後一個同統一、分裂息息相關嘅因素:選舉。

越南人絕對可以直接同中國人講:「冇錯越南自古以來都係 貴國領土,但我哋憑自己本事獨立咗,點解仲要理你哋?」

唐朝嘅統一同漢嘅統一有少少似:都係有一個短命嘅前朝喺前面結束長期分裂,然後好快就自己都解埋體,再由漢同唐分別重新統一。

察舉制令豪強士族子弟慢慢佔有朝廷,享受權力嘅好處,和平日子亦有利豪強士族繼續擴充自己嘅田產。但漢朝末年嘅混亂,加上董卓利用武力掌權亦都打亂咗佢哋同朝廷共同建構嘅利益圈,就會啪著各地太守嘅「獨立開關」,佢哋本身就係豪強士族子弟出身(唔係邊有人推薦你去朝廷?),家族本身有實力,再認朝廷做大佬又已經冇幾多好處

今日唔係想講秦漢之際喺中原發生嘅事,而係睇下喺我哋呢頭,嶺南一帶發生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