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歷史

1933年希特拉以納粹黨領袖的身份取得了德國總理職位,要求國會改選。雖然納粹黨已是當時的第一大黨,但只佔了34%議席,而社會民主黨和共產黨分別有20%和17%。希特拉期望通過《授權法》令總理能夠繞過議會的立法程序,直接自己的用命令取代法律。

大家好,我叫鞠武,係燕國大家都叫我做智者,亦都係燕國老細太子丹既軍師,今日我想講下荊軻呢個痴線佬,佢搞到我地輸哂呀!

政府1922年2月決定鎮壓罷工,宣布戒嚴,並關閉海員工會,結果各行各業加入罷工,總計十數萬工人,分批返回廣州,由廣州孫中山政府和當地工會支持生活,而由東華醫院代表居中協調的談判亦宣告破裂。立法局2月28日通過緊急法,同日政府下令九廣鐵路停駛並封鎖邊境。

1911年10月10日,晚上大約7點,武昌起義爆發。由於事前革命黨人早就滲透新軍,所以當城內新軍一發難,駐守城南、城北嘅新軍亦即時響應,入城支援。直至10月11日凌晨1點半左右,起義軍完全控制武昌城。之後,漢陽、漢口嘅革命黨人收到武昌起義嘅消息,亦起兵攻佔兩地。到咗10月12日,武漢三鎮大致上已受控制,革命軍先正式成立鄂軍都督府,推咗黎元洪出嚟做都督。

禪讓時代始於黃帝,終於夏禹之子啟。先拋開充滿著神話色彩的黃帝、神農及蚩尤逐鹿中原的紛亂時代不談,每當說起禪讓時代,往往給人的印象都帶有幾分後世民主選舉制的夢幻色彩,如同中國歷史上最理想的運作模式一般,讓古往今來多少的大儒學子們魂縈夢牽,恨不得自己能早出生個上百幾千年,不求獲得青睞倚重,但求能在跟前牽馬,替聖王在教化萬民的豐功偉績上作出一些微小的貢獻。

陳天華要死諫甚麼?當時,中國留學生一派主張罷學回國,另一派主張忍辱負重,繼續留日,水火不容,他只希望「取締規則問題可了則了,切勿固執」,冀盼國人團結致一心,奮發自強。那麼,他又何必以死控訴?《絕命辭》說:「恐同胞之不見聽,或忘之,故以身投東海,為諸君之紀念。」

日本資產泡沬爆破的前因

陰謀論話美國佬為了打倒如日方中的日本,於1985年9月,迫使日本簽署廣場協議,使日元升值,結果導致日本經濟真空,製造業外逃,只留下泡沬經濟,最終係1989年12月股市泡沬先爆,過了年半,1991年下半年房地產的價格亦開始下滑,日本正式步入迷失的20年。

以前的Vivenne Westwood (下面簡稱VW)潮流真是一時無兩,甚得八九十後女學生的歡心,而然VW商標背後的底蘊又有少人知道?Vivenne Westwood 在官網上聲稱該商標靈感來於英國國王的主權之球和另一蘇格蘭老品牌Harris Tweed,代表繼承傳統。其實個商標蘊藏著更多重的意義。一個商標可以告訴你有多少常識。先旨聲明,本文不是廣告。

愛情世界的綏靖政策

謊言被識破後,總看得見人的底線,他一開始決定增兵萊茵河區,只不過是小試牛刀,試試張伯倫的底線何在,但卻選擇妥協。由裝作視而不見的那一刻開始,就失去了談判的權利。他違反凡爾賽條約,卻沒有受應有的懲罰,任誰都會繼續生下惡念。就像妳察覺到他的異動,卻不為所動。在那一刻妳的底牌就已經揭曉。明眼人也知道妳愛他深,所以無論他做錯甚麼,都會無限包容。但是浪子回頭又有多少個?也許希特勒,是我們內心的天真、恐懼與溺愛所培養出來的怪物。

此碑文上寫的卻不是「司馬防」,而是:「君諱芳字文豫」,一個是司馬防;一個是司馬芳,一個是字建公;一個是字文豫。為什麼背景相若,名字卻有出入?

唯我獨尊的年代

「避諱」其實始於周朝,《左傳》說:「周人以諱事神,名,終將諱之。」《禮記·曲禮》載:「名子者不以國,不以日月,不以隱疾,不以山川。」明文規定取名之避。後來《左傳》又加上「不以畜牲,不以器帛」這一條款,遂產生「六避」,但當時同音或近音的字不用迴避。名諱兩字中,只有一個字相同,也不用迴避。

上一回講到當年中四、中五學生讀甚麼科,而當年考試又發生了甚麼風波。今回講一講每年數萬名會考生考完會考後又如何,又為什麼考生如此著緊會考成績。

有些較進取的學生會報考九至十科,以期成為「九優」或「十優狀元」。他們多為理科生,大多再修讀「經濟」或「會計學原理」等商科,亦有些會選擇「普通話」或「宗教」。例如2009年十優狀元麥明詩便在中英數、物理、化學、生物、附加數學、經濟、地理及宗教科全獲A級。

順治年間改曆,其實觸動到原欽天監部分官員嘅利益,尤其是欽天監回回科嘅官員──因為明代所採用嘅係元代郭守敬嘅《授時曆》,用嘅曆算技術係參考伊斯蘭曆法,所以欽天監內亦有負責伊斯蘭曆算嘅部門;而呢個部門就因為新曆唔再需要佢哋而裁撤;其後當中有個叫吳明炫嘅官員就上奏指湯若望嘅曆法有錯,最後驗證係吳明炫自己搞錯。

班「學者」人人講五帝,話係《尚書》講嘅,《尚書》係古代公文匯編,夠權威喇,《尚書》話五帝就五帝。太史公就踢第一腳︰喂,《尚書》嘅文獻係由堯開始喎!唔夾喎!百家講嘅黃帝,又「其文不雅馴」喎,又係好多唔夾嘅說法喎。佢去問薦紳先生(先生即係老師喇)都話「難言之」,大老師都木宰羊喎!孔子嘅傳記話宰予問過〈五帝德〉同〈帝系姓〉兩篇古文,「儒者或不傳」即係話唔好亂咁傳講,即係孔子都唔敢話一定啱,唔好亂嚟。

一個人係管治唔到天下嘅,所謂獨裁都靠無數下屬去執行。《五帝本紀》就記載咗,由黃帝好簡單嘅七人「中央政府」,到帝舜時代二十二人有埋分工,可以見到東亞大陸嘅政治在這段漫長歲月嘅演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