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遊蹤

在油麻地一間小餐廳等待食物準備時,店主提議我們到樓上找人聊聊天,帶我們到一個佈滿抽象圖畫的房間,在那裡的年輕美女,是香港屈指可數的其中一位手刺紋身師「大狗」。她設計的圖案由各種線條、幾何圖形和色塊織成,源自她的內心,也源自她和客人交流的感覺。紋身讓她獲得勇氣,也讓她無悔地追尋夢想。

儘管我寫了超過10萬字的殘酷愛情現實,我仍相信倘若我們找到一個對的人,根本不會覺得3,000天是長,不是那種兩星期才見一次,一直拖到3,000天的情況。就好像從上環地鐵站走到茶家,網友說要步行80級樓梯,我們攀了80級樓梯但半點喘氣也沒有,就到達太平山街,一起驚嘆:「吓,咁就行咗80級。」遇上對的人,我們不會為維持一段感情而感吃力。

食多幾啖,直情想喊出嚟:成塊餅都係腍糍糍,質感好韌、咀嚼亳無口感,而個餡仲要虛嘅。似係直接用雞蛋仔蛋漿嚟整格仔餅,想唔難食都幾難。

每年的元旦,是一眾愛好遠足和攝影的朋友不會錯過的節日。在香港境內能夠望東的高山、海灣、荒野,都會被眾遊人覆蓋,為的是迎接每年第一道晨曦。近年愈來愈多人愛往山上跑,我覺得也是好事,愈多的人喜歡我們居住的城市,懂得欣賞身邊難能可貴的綠色風光,也就是保護郊野公園的最有力武器,不過就緊記要把垃圾帶走,leave_nothing_but_footprint。

周末短遊新界群山:粉嶺蝴蝶山

粉嶺火車站旁邊有一停車場,側邊有一條小小山徑——蝴蝶山徑,它就可以劍指蝴蝶山、和合石及大刀刃群山。從粉嶺火車站慢慢走,不消半小時就可以上到蝴蝶山的山頂。全程路徑皆鋪上水泥和樓梯,相當好走,沿路又有數個小亭可供大家休息,亭內放置了家具和呼拉圈,相信都是一眾晨運客逐件逐件拿上來。而在登山路程間,的確有不少年長的行山客在來來往往。

周末短遊新界群山:屯門青山

從青雲輕鐵站,經過屯門青年學院,越過了青山古剎,一步步的踏著石梯往六百多米高的青山之顛走去。登山遊人絡驛不絕,有老有少,即使路上豎立了前方路況難行的警告牌。不過行開山的人都知道,有警告牌意思就是前方有美景啦!

如果大家有從羅湖口岸返港,離開車站往月台方向走,在右手邊有座不太高的小山,山上有一支相當醒目的紅旗,山腰位置鋪設了鐵絲網,山底就有間警崗,它就是大石磨。

勝香園:蕃茄有蕃茄味:)

這裏的一切,四五位阿姐;這便是勝香園的全部。如果要以顏色去説明,我用説是紅色及綠色。紅色的是數位阿姐的窩心,細心,爐具的火焰,便代表著一碗香氣縈繞的番茄牛肉麵暖上别人的心室及勝香園的招牌,綠色的是簡陋的鐵皮屋,簷蓬,水吧廚房,卻留住了傳統排檔的風味和人情味與歲月痕跡。

人情味十足既芋圓小丸子

今日慕名而來一間係深水埗醫局街,有芋圓、小丸子、仙草等既甜品「小店」(我其實唔知應唔應該叫甜品店,大家如果去過就會明白我既疑慮)。 我特意同老闆講,所有野都加落去,老闆叫我等一下,原來所有糖水都係即做既,我感覺到一份誠意。

曾經,我跟某人在烈日當空再變陰天然後下雨的週末下午,在華嫂門外排了兩小時多的隊。排了一小時後,我看到前面還有很長的人龍,我問:「我們還要繼續等嗎?」當時我們還不熟,我不知道他有沒有足夠的耐性。好,繼續等,我們都看到對方堅定的眼神。這樣的乾等成就了我們,就在那天我拿菠蘿包弄到滿手都是油時候,他給我遞紙巾,我就認定了這人是我的Soul_Mate

我們品味過的情懷

搬離了寶林轉眼已十年,閒時總愛回到此老地方愐懷一番。面目不致全非,小時候的記憶仍在,熟悉的街道和店鋪沒有讓我失去那份親切感。猶記得當年鐵路還未接通此地,對外交通需依靠巴士,98D、98C,細細個已經聽過佢個名。那時並沒有什麼新都城一、二、三期,記得起的只有慧安園、寶林商場和街市,食的、穿的、玩的通通包羅萬有。

金鐘無啖好食

金鐘乃香港商業區其中一個重鎮,但論到其在食這一環的配套,可謂乏善足陳,完全罔顧金鐘區上班族的肚腹。本人在金鐘工作多年,簡單四字總結:無啖好食!

香港旅遊業界一直都在抱怨「香港景點不足」,但電車是香港的「風景線」重點之一,打從荷里活發現了這個「驚艷」之後,全世界所認識的香港,都少不了「電車」這個心頭至愛。香港人就更加視為「不變的生活方式」之一。但竟然有人認為電車一定要殺之而後快?那麼這個人就是和香港全人類的歷史文化對着幹,錯不到那裡去。

每一次來到端記,西多士,樽裝奶茶,可以説是必點的,因為樽裝奶茶這是這裏的招牌特色,也是一種店中給予人的精神靈魂,茶味是我喝過最濃的。一樽一樽裝成。奶味與茶味互相揮影更永遠不會掩蓋對方,招牌西多,並是這裏的招牌菜, 並不如街外的炸的方式,而是一塊又一塊地煎,沾上蛋醬,淋上煉奶,蛋香撲鼻,鬆軟鬆軟。不油不膩,儘管肚子很飽,也會上癮一塊一塊吃下。店子內的牌上的餐牌,主要來自現在香港甚少見到的以花碼標價,直直橫橫交叉,牆上更貼上了孫兒的相片,十分溫馨。

堅尼地城不離地

百年來,香港變著變着,電車總是用同樣的速度帶你走到吉席街的電車總站。港島的電車網簡潔而有力,從喧鬧的銅鑼灣微微一轉向就進入政經中心,由滿街旅客到兩旁的政府大樓,參天的商業樓宇向你撲來。正當難以呼吸的時候,街景一轉再轉,山脊線緩緩向下降,海味的味道隨風除來,駛近海岸的位置更可遠眺一下海景,在香港而言算是「無敵海景」了。

寧靜的香港

離開香港太久,印象中這個令人又愛又恨的故鄉有人山人海的旺角、滿山滿谷的蟬鳴、日不落不關門的店鋪,穿得很性感在蘭桂坊等上釣的男女。是一個很多人、很吵、不歇息的大都會。今天在中環這一帶卻有很不一樣的感受。

頁 3 / 8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