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遊蹤

漫遊馬灣「九龍關」

馬灣作為青馬大橋的一端,大家前往機場就會經常經過,又或者因為馬灣北面的珀麗灣或者「挪亞方舟」而得知。但對於馬灣南面的景貌又知道多少?

【有圖有真相】中大書法遊

香港中文大學山明水秀,滿是花草樹木昆蟲飛鳥,生生不息。天朗氣清、惠風和暢時,可趟在草地上讀書、午睡或仰觀宇宙之大。但除了優美環境外,中大還有另一瑰寶,而人多忽略了,就是書法。只要平時多留意一下,便會發現中大的書法作品如牌匾、對聯等,處處皆是,其中更有名家手筆。我習字不久,鑑賞能力薄弱,仍不太懂分辨書法作品之優劣。故只能介紹一些書法界名人及其作品,看官可自行前往察覽,品評一番。

請看看我們的大浪西灣

大浪西灣的命運再次亮起紅燈。香港人,實有必要看看我們的大浪西灣。大浪灣是西貢其中一個最具代表性的地方。大浪灣最令人讚歎的,是它擁有四個各自獨立、各具特色,卻又互相連接的海灘 - 西灣、鹹田灣、大灣、東灣。西灣是整個地區的重要交匯點,位處西灣山之下,南接西灣山及另一西貢名灘浪茄,北接鹹田灣及其他遠足景點、路線。鹹田灣的沙灘中間有一灣淺水,人們在水上架起了一條看似簡陋卻又牢固的獨木橋。走在這窄窄的獨木橋上,搖搖欲墜,卻又是有驚無險,令此橋成為遊人必然踏足的地標。

在薄扶林村巴士站下車,其實就已經是村口了。村口沒有新界圍村的石牆或牌坊,但你會見到樓梯上一隻很醒目的陶鴨子在招呼遊人。就在2013年初,賽馬會的社區藝術雙年展就跟薄扶林村合作,用藝術給接近二百歲的老村添上新衣。薄扶林,舊稱「薄鳧林」。「鳧」是一種水鴨,傳說薄扶林一帶是水鴨聚居之地,故得其名。這一次的社區藝術活化,也就是水鴨作為主題,做成一系列路牌,掛在村內的大街小巷,跟褪色的外牆和風化的門聯互相點綴。又以馬賽克牌子,為村內的歷史景點加上簡介。

兒時Joseph住在電車路軌旁, 每朝清晨四時、五時, 當頭班電車駛出屈地街電車廠, 一陣又一陣的叮叮聲就似是鬧鐘般叫醒他。當時最吸引Joseph就是五色繽紛的電車廣告, 「由於當時家境並不富有, 我沒有相機可以拍下那時的電車廣告, 不過我很愛畫畫, 所以我當時走到馬路邊, 臨摹路經的車身廣告。」突然, 他在畫畫時想到了一個問題: 「究竟香港有幾多部電車呢?」於是Joseph一路畫畫, 一路留意電車車身編號, 同時開始記憶電車車身廣告。當年紀漸長, 走的地方也愈來愈遠, 有一次他去到當年的銅鑼灣霎東街電車車廠, 他只敢在門外偷看, 但已經足以令Joseph 深感興奮。「車廠內停滿一排又一排的電車, 這是我第一次同時間見到那麼多電車。我又看到一群工程人員在維修電車和髹上電車廣告,而在最遠處的空地,有一些電車被拆到只剩下骨架。」

花樣般的女孩

09年她憑擔正的韓劇《花樣男子》爆紅,你以為她只是個空有外表的花瓶,她卻琴棋書畫樣樣皆精,讀書時,已憑優秀成績獲得學校的獎學金。她是誰?她是花樣般的女孩–具惠善,具惠善演而優則唱,兼任作家、畫家、作曲家和導演的身份。她6歲開始作畫,即使進了演藝圈,都依舊沒有捨棄藝術創作。她認為繪畫對心靈有很好的治癒效果,透過繪畫可以安慰內心的傷痛,令心境平靜。她自言每次拍攝都會去很多不同的地方,當中的自然風景會成為當中的創作靈感,她的創作靈感還包括由自己所珍惜的人或物所啟發,當中有家人、朋友和寵物。因此,所創作的作品中,往往承載着對他們的情感。

廢墟攝影讓我發現香港是超乎想像的大,有那麼多我不曾知道的地方和故事。因為要去廢墟,我去了很多已經被人遺忘的偏僻村莊和角落,它們曾經都是我們歷史裡重要的一部分。有好些市區廢墟被高樓大廈包圍著,在那些住滿人的豪宅或各人營營役役的商業大樓之間,竟然有各種各樣的廢墟,當中的反差非常震撼。廢墟的類型有很多-廢校所講的是殺校和以前村校學生的歷史;進行制作的地方有各人忙碌準備,各就各位的痕跡;名人的大宅有中式也有中西合壁,留下的建築結構和傢俱反映了當時人的生活;有特別用途的廢墟令我知道了一段關於政治犯的歷史;荒廢的教堂見證著一條村的衰落;也有廢墟帶給我一些紀律部隊的故事。

大刀屻:山脊上遊走

大刀屻坐落於元朗與粉嶺之間,高566米,山路尚算整全,可是高低落差不少,雖要一定體力方可完成。十公里的路,運動場上跑步不雖一小時,但走畢這山卻要四到五小時。

鶴咀石河

(此行程非常危險,極不建議前往。)某一日,「喂!你有冇興趣一齊去石洞呀?」就係咁,我跟左個朋友去左個高登行山團。一大早就約左高登仔係筲箕灣‎準備上山,搭9號巴士由筲箕灣去石澳,中途係大風坳迴旋處落車。

遊菠蘿山

睇完蘋果日報對菠蘿山的報導後…忽然想行一行名不經全的菠蘿山,而佢亦都係我第一個走過的山。雖然菠蘿山唔算好出名,但佢係連住青山 - 香港三尖之一,所以亦有其獨特性。而筆者對上一次行就係行菠蘿山就係於青山上山菠蘿山落山,雖然係咁,筆者都真係好耐未曾係菠蘿山上山啦!

但自從某年從維也納歸來之後,一直都想找找,香港到底有沒有做維也納咖啡甜品的地方。坊間倒是有不少地方有所謂 Viennese Coffee,但總是有些詭異狀況出現。(下刪三千字)當然他們會說自己是「Viennese Coffee」,這個其實很安全,事實上維也納咖啡有很多種類,有時連紐約某德國文化協會都搞錯。最常見的錯誤是搞亂「Melange」和「Franziskaner」。兩者基本上都是 Cappucino,但用得都是比較溫和的咖啡,而Franziskaner在咖啡上噴上忌廉,而Melange 則不會。

張國榮9.12 生日巴士

9月12日,是「哥哥」張國榮的生日,對於世界各地的哥哥FANS來說,是一個重要的日子。哥哥的影響力,沒有停止於2003年,相反,更多的人加入成為了哥哥的FANS,又稱為「後榮迷」。2013年,一個喜愛巴士的哥哥FANS遇上了一班後榮迷,Crossover出一個意念–在今年9.12,為哥哥送上一台「生日巴士」,並同時拍攝了一段短片,作為送給哥哥的生日禮物。

是咁的,約一星期前,我們希望到愉景灣郊遊(成世人都未去過),所以作為好好先生的我,就事先在網上進行資料搜集,看看有沒有值得觀賞的名勝古跡。就係咁,給我發現聖母神樂院了。說來也慚愧,作為一個土生土長,又對香港地理、歷史稍有興趣的人,我竟然之前從沒聽過這座隱修院。關於它,網上資料還是有幾個的。聖母神樂院建於1950年,為一所天主教隱修院,其前身位於大陸河北省,於上世紀四十年代末就一直南下逃走,直到香港(點解那時候要逃走,你們懂的)。如果你對神樂院不認識,那也應該聽過、喝過香港的「十字牌」牛奶吧!

入世出世 馬鞍山新村

馬鞍山的鐵礦在1949年作式開採,由於開礦的關係,不少工人搬到該處居住建立馬鞍山新村,早期人數超過五千,但自礦場停止後,居民為著生活大都搬離該村或出外謀生,只餘年老人家居住。

屬於我們香港人的歌聲

雖然這個展覽以劉培基為名而開,但梅姐的一生與他有著不解的關係。胭脂扣的素服,蔓珠紗華的性感;每看一件服裝,每看一個身影,腦中的一個播放器便會自動播放著每首對應的歌。我想,作為一個時裝設計師,最成功的不只是要人看到他的作品能想起設計師本人,更要令人引象深刻的想起,誰穿起過這件服裝,誰最合適這帶有童話味道的公主服,誰最穿得起這帶有野性的露背裝。啊,一看到這婚紗,就是梅姐的,是白雪仙的,是汪明荃的,是楊紫瓊的……

黑暗中對話:看不見的世界

「黑暗中對話」體驗館旨在為每個參加者展開一段真正「伸手不見五指」的旅程,館方先請參加者將身上所有發光物如手錶等,放在場外的儲物箱內,亦建議參加者將眼鏡托管,全程閉上眼睛,避免眼睛在黑暗中不斷對焦,造成眼肌疲憊。參加者手上只有一根盲人杖,踏進布幕後,便會跟導航員「見面」。

頁 6 / 8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