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人生

一開始的時候,他們拒絕相信。第一時間噗出來說「fc了沒?」、「好假啊那張紙」。當癱仔三哥的面書出「不自殺聲明」摻一腳,然後正版癱仔在面書公開了閉路電視的畫面,指原來貼紙的是一個不明來歷,穿一身藍衣藍褲的男子。於是大家就好像很釋懷了。

不是他們做的,不是。那可以照吃了。

心情的波動起伏,有時候讓人迷茫,像找不到自己的價值。每個人每天所遇的事和感受都不同,所以絕對值得將自己的心情記錄下來。

講起果酒,阿偉仲講咗另一種好特別嘅「果酒」,我叫佢做「醉西瓜」。

那夜曼城敗陣

曼城是強橫而令人順服的球隊,就如金雕玉砌的最強軍隊那樣,哪怕是一個後備球員,也價值過千萬歐元。看這球隊比賽,內心是忐忑又是驚嘆,因我的身份是利物浦球迷,每當她被入球就會自然歡呼,然後很快就會憂慮,因很快就會被曼城追平甚至反超前。

香港足球有人留意,有人care,從來都唔係因為比賽內容,從來都只係比賽過程中會發生嘅事。例如開波之前會做啲咩、例如播國歌嗰陣有冇人嘘、例如幾多分鐘會做啲咩行動,完咗場有咩事發生等等。

自製乳酪經驗分享

自從開始左自製乳酪後,我就開始左養蠱式嘅種菌實驗,並以自己作為實驗品。神乳氏嚐百菌後,希望分享經驗,令大家他朝喺文明沒落,手執一罐午餐肉就有西吊之時,都可以一嚐乳酪滋味。

我問佢點先為之「鳩」,佢話打機最忌無所事事,想做乜就做乜,見小龍打小龍,技能cd好就開技能,所有嘢必需要有個目的,有計劃去令到一啲事響遊戲內發生,最終幫助自己贏!例如:「策劃一次下路四夾二」,「策劃一波上下路換塔,再轉小龍」,「防守就防守,分推就分推」,總之貫徹執行一套你覺得會贏嘅戰術,如果你喺個遊戲入面遊雲,唔知做緊咩,其實無論玩咩位置都一定會輸。就好似Econ 入面嘅「機會成本」,你必須要考慮未來兩分鐘至五分鐘內做啲乜嘢先可以令團隊產生最高的效益,然後喺地圖走動佈置視野。總之要打多啲,輸多啲就自然判斷到。

作為近年第二支進入亞冠嘅香港球隊,傑志係2017年踏上咗亞冠嘅征途。係亞冠賽場入面,同組嘅對手包括有日本千葉縣嘅柏雷素爾,南韓嘅全北汽車,同埋中國嘅天津權健。縱使傑志近年已經成為本地爭標分子,面對中日韓聯賽嘅勁旅,亦都舉步維艱。由零比三,零比六大敗嘅苦,到兩場零比一飲恨嘅辛酸,再到一比零獲勝嘅甘美,傑志呢六場嘅分組賽,對球員而言,佢地係球場上面對高幾班嘅球員,快幾倍嘅節奏,一定能夠成為之後令佢地更上一層樓嘅資本,同時,球迷亦都藉住同心愛嘅球隊出征,了解到愛一隊波,究竟係咩嘅一回事。呢次亞冠盃,對傑志上上下下嚟講,可謂一步一腳印。

教我如何不愛利物浦

記得高普初初來臨利物浦的時候,談及四年之內希望帶到利物浦能夠爭標,終於在今日卻只是以一分之差,無緣英超冠軍,但卻打破了球會積分,也創下英超史上歷來最高分的亞軍紀錄,而且全季三十八場,只是以一場落敗,而這一隊就是暫時比我們更強的曼城。

我的愛駒「大籐王」

每個馬迷都總會有自己最愛的馬匹,小弟近年就和一匹馬非常有緣份牠就是「大籐王」,最初是練馬師高伯新由紐西蘭在牠3歲購入來港,在16/17年馬季初次登場已經有好成績,由那時候開始小弟已經非常留意牠及喜歡牠,時間去17/18年馬季牠已經積極向打吡進軍但最終都只能落敗,雖然失落打吡但牠已經找到自己的新出路,就是專注在中距離一哩賽事發展更取得四場頭馬勝利的佳績。

講真,講到學生失去興趣,其實我仲驚過個家長。畢竟小朋友換興趣,家長最多都係同佢報過啲班,但係教練教到個小朋友無興趣嘅話,我係少咗個學生。一個月分分鐘少成千幾蚊。但係我地教得波嘅,都希望個小朋友係運動入面Archive 到更多,更何況,其實好多打波世界嘅野,其實都可以係佢將來投身社會嘅時候用得著。

新銳的人

今年的 art central,出現了一個奇葩。韓國畫家權能的作品,在private viewing展出的那一天,所有畫作,1小時內,全被買光。然後,很多去art basel 的人都說,要去art central 看這個新銳的超現實畫家的作品。他叫權能。他1990年出生,28歲。

科技越加發達,互聯網連線速度和穩定性越高,再加上近年雲端技術日漸成熟,市場也開始有變化。當中消費者的心態亦有所改變。如以往大家喜載下聽音樂、看電影,現在轉為訂閱服務,以雲端聽歌、看電影。這個模式改變了不少企業生態,也出現如Apple music、Spotify、Netflix 等服務商。

你拾起散落的零件,把它像MV的小機械人那樣架起成接收台,希望從宇宙中飄浮的雜訊中撈起有意思的訊號——宇宙的某人,或者還有?

全哥過去年輕時在騎師生涯中的成績真的非常普通,所以好快就轉戰幕後由低做起慢慢升上副練馬師的職位,雖然在最初兩次投考正練馬師都失敗,但全哥沒有因此放棄從而去了蔡約翰繼續副練馬師生涯,而在蔡神仙馬房中全哥盡得師博真傳,在上季第三次投考正練馬師終於成功開倉更打破師博首季贏得最多頭馬紀錄,真正的大器晩成。

「呀家長,打呢啲板會打壞手架喎。」家長竟然同我講:「無所謂啦,我都係拎呢啲板玩咋嘛,打得叻就唔洗靠器材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