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人生

再寫咖啡

你還記得你第一杯咖啡是什麼嗎?先不計罐裝雀_咖啡,或者即溶咖啡,我相信大部分第一次走入星星咖啡店點的第一杯咖啡都不會是espresso 吧?

早前,兩家日本人氣蘋果批 Mille Mele Tokyo 和 RAPL 分別在銅鑼灣開業。懶惰的「圓碌碌」,這兩個月「的起心肝」各試了幾次兩間人氣蘋果批給各位讀者作為參考。

30年的等待,半輩子的期待

記得利記狀態最低沉時,我還在讀中學,每天上學就是面對其他球迷的冷嘲熱諷,「落力利物浦,得不到分數」,起初我會好介意,但後來已經一笑置之。

你有想過,為什麼每次狸克要你蓋房子、建商店、幫島民選址和開墾島上的資源,你都心甘情願地答應?

記得Phoenix Sweets 初開業,朋友間已在Facebook like 了一圈。兩年多前,剛好在上環附近上班。路痴的我,受到同事熱心指點「搵糕路線」才找到。

被禁遊戲的故事:想像有罪

中共對於言論與思想的鉗制策略是要完全禁止人民想像一個他們不希望發生的假設,即使那個假設是不可能發生的,也要禁絕。因此,《Hearts of Iron》中有機會出現「中共被吞併」,就成為了非法遊戲;2020年香港的一份考試卷,因為「1900-1945年日本於中國利大於弊」這個問題上有機會有人回答及論證「認同」,即使課程內容已先引導了考生回答「不認同」,或者是考生了明白回答「不認同」得分的可能性更高,只要有一個人有機會答了「認同」,這是中共不想人「想像」到的,條問題就是禁止問的問題。

等。Meltlyplace 重臨之日

記得餅店開業不久已有不少網絡媒體報導,躍躍欲試可惜位置有點「山旮旯」,拖至去年秋天才「試味」。適逢朋友於「元創坊」舉辦藝術作品展覽。參觀完後,突然想吃甜點的我就隨興的走到堅道。

偶爾,發現一家日式洋菓子店。店名很奇怪卻很可愛,名為瓜破。心想,倒轉讀就不得了。後來,得知喜連瓜破是大阪市谷町線地鐵車站名稱 。吸引我的是網頁中這句話:「我們不會強調甚麼手作或新鮮製造,因為那是基本,絕非賣點。」

要知道我們的想法和情緒不是等於我們自己,都是自然而然產生的,不能絕對的控制,要不然我們都只想要快樂的情感了。了解它們的生起就可以和它們保持距離,瑜珈經中有解釋我們有不同的心念起伏,就如佛教心經色、受、想、行、識,簡單來說就是不停受在刺激所激起不同想法和情緒。可能會因為性格、家庭教育、社會環境既有的觀念所影響我們的想法,忘記了真實的自己。

  亂世之中,體能訓練雖然係重要但並唔係First priority 既項目——因為我地更加需要既係 […]

由於只收38蚊(有加一服務費),所以決定親身去試下,中伏都係無咗38蚊姐,ok嘅。

世界盃外圍賽C組賽事,香港隊昨晚﹝20/11﹞於6497名球迷見證下,以二比零擊敗柬埔寨,於今屆賽事打開勝利之門之餘,亦為港隊新帥麥柏倫帶來任內首場勝仗。

一開始的時候,他們拒絕相信。第一時間噗出來說「fc了沒?」、「好假啊那張紙」。當癱仔三哥的面書出「不自殺聲明」摻一腳,然後正版癱仔在面書公開了閉路電視的畫面,指原來貼紙的是一個不明來歷,穿一身藍衣藍褲的男子。於是大家就好像很釋懷了。

不是他們做的,不是。那可以照吃了。

心情的波動起伏,有時候讓人迷茫,像找不到自己的價值。每個人每天所遇的事和感受都不同,所以絕對值得將自己的心情記錄下來。

講起果酒,阿偉仲講咗另一種好特別嘅「果酒」,我叫佢做「醉西瓜」。

那夜曼城敗陣

曼城是強橫而令人順服的球隊,就如金雕玉砌的最強軍隊那樣,哪怕是一個後備球員,也價值過千萬歐元。看這球隊比賽,內心是忐忑又是驚嘆,因我的身份是利物浦球迷,每當她被入球就會自然歡呼,然後很快就會憂慮,因很快就會被曼城追平甚至反超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