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交流

搶購是源於恐懼?

  最近因為疫情的關係,大家都出現恐懼與不安的情緒。本來大家都只是搶購口罩及消毒用品,但是現在連廁紙 […]

不如我畀盒口罩你?

搶口罩熱潮完全無停過,我記得好早之前喺旺角藥房買咗盒口罩,果陣都仲係$60/盒,之後好快已經變到周圍都無得賣,於是我就上網睇啦,見到有啲Facebook page話留言話最快果XXX個就有,我果陣都懶懶行無理到,但係當屋企嘅口罩愈來愈少,我開始淆底,加入2盒thx行列,但係2盒thx好快又進化,除咗留言仲要like同share先有機會抽到,作為一個marketer,完全感受到當中嘅伏味,唯有再搵其他辦法。

學生提出投訴,大學方面會不會回應?看你是什麼大學了。學店式的大學,就會很害怕,因為他們都知道只要學生提出「退學費」,「貨不對辦」,他們就會覺得事情很大條。而大品牌的大學,怕的都只會是內地生這些大豪客不高興。

「你都知最近武漢肺炎少咗好多生意,所以希望你可以同公司共渡時艱,放兩個星期無薪假。」經理Carol說。

收到你的口罩已經太遲

情人節的這天,天色灰灰暗暗的,像雨廷的心情那樣,跌跌蕩蕩,空白淡然。他把一個獨立包裝的口罩放進信封裡,在信封面寫上一個熟悉的地址,信中還有一張小便條,大概是給收信人一份小心意。這信對他來說相當重要,故他親自到郵局把信掛號。寄信後雙手插着褲袋,戴着一個綠色的外科口罩,背一個白色的環保袋,在比往年都冷清得多的尖沙嘴街頭,獨個兒踱步。

有一天,Alan 因為有事所以下班後就趕著回家,只剩我跟Eric 二人。為了避免跟Eric 獨處,我打算也回家去,怎料他捉著我的手道:「可以… …陪我嗎?」 

之前寫咗篇文講行山個個都唔戴口罩,
竟然有唔少人reply「你自己揀座熱門山冇辦法架喎」,真心錯重點到黑人問號。

睇住CEPA 之後影視界只見眼前利益,一步步賣走自己本業,搞到人材資金雙流失然後拍垃圾合拍片最終兩邊不討好被香港人拋棄嘅年代。

武漢肺炎下的audit?

上市公司公布業績的時間到現在還不能延遲,即使依聯交的建議可以發布一個未審計的announcement,但這個announcement 要audit committee 的背書,代表到時announcement 有什麼問題,要audit committee 背黑鍋,這又涉及到底audit committee 會否冒險?

「你有無得work from home?」Kelvin經過一陣子的回憶和思考之後,決定問以下的一條問題。

他和他

我喜歡那種寫得很有溫度的文字,這是不如看完故事後,叫我一定要看一次學習,作者寫出的文字,是我無法寫出的層次。我無意去探討究竟香港還是台灣比較對同性戀開放或包容,有時候留在故事裡,會有更快樂的着墨,就如作者會把港產片融入故事裡一樣,讓人代入那個場景裡,儘量不想像那種交纏的畫面。

上星期仲係局部封關時,我老公話好想出去行下,於是就去咗行山。
行咗差唔多成個鐘去到山徑,諗住行上山放鬆下心情,點知……

當我一個夜遊大埔

踏進去,人是有,但只大十多個,在偌大的超市中顯得零落。我看着不如給我的購物名單找貨物,食物及水果都不缺,還找到一塊看似新鮮的特價本地鮮豬腱肉,也買了四個橙,還有一盒殼類早餐。

在1:99中心呼喚愛

確診突破一千人那天,阿芷說,她口罩不多了。阿康從自己的存貨分出一半給她,後來乾脆說︰「我們每天下樓不就要耗掉兩個口罩嗎?你留在家,我送去給你。」

食精可以醫武漢肺炎?

他身穿黑衣站在門前,雖然只有170米高,但他帶點俊俏的笑容卻為他加分不少。

「我地做教育係教人,唔係教書!」呢句話看似理念崇高,好有「春風化雨」嘅氣勢。無錯,我無用錯詞語,係氣勢。因為講得出呢句咁嘅野,一眾「土皇帝」、「山寨皇」,或者一D管理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