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交流

  話說已經home office咗一段時間,最初夜晚都仲會戴住個口罩落街散步,但係而家直情街都好少 […]

在廁所吃蕉的老伯

那時候,我吃了一半午餐後,肚子突然絞痛,馬上奔進廁所去解決。我把整個廁格都弄得很臭,味道很濃烈,臭得我自己也深感尷尬,也許是吃肉太多的緣故。當我用力把所有不潔淨的物質排出體外後,當場舒了一口氣,沖水後就走向洗手盆洗手。豈料,這時我卻看到駐守在廁所的伯伯,竟然拿着一根香蕉,已經吃了一半,在我洗手的時候一直在慢慢吃,我從鏡中看到他的倒影,內心有種說不出的內疚。

夜晚冇堂食,揀野餐地點都要有技巧,第一,要少人。點解?多人咪有傳染風險囉!

而家呢個仆街政府咪就係做緊呢樣嘢囉!

鋪水泥,悟人生

以前我所有事情都很有計劃,
自從疫情開始到至今,
原本我鋪墊好的前路,
頓然化成頹桓敗瓦、磚頭石塊。

今次回到香港主要是因為疫情的關係,因為墨西哥的情況日益嚴重,雖然好鍾意墨西哥唔想離開,但是為了安全考量都是決定暫時回到香港。

出嚟做嘢,食死貓係預咗

「Brenda,條片加返中英文字幕,然後再拍一條關於公司新嘅產品插入去,而家果條唔夠update呀。」Michael說。
「但係咁樣改條片會好貴,我哋又無條原片,不如直接刪咗唔update嗰啲頂住先,等有多啲新產品再拍。」我說。
「梗係唔得啦,你照我意思做啦!」Michael說。

經過多月日日戴口罩出街,不少香港人防疫意識下滑,今日有網友發現港島區有超市經理執貨,將口罩戴在下巴

聽聞英國啲紳士都好興玩 self-deprecation,笑下自己懶係謙虛咁。 對於原本高高在上嘅貴族嚟講,咁做可能會比較平易近人。

有人說,玩交友app都是看樣子、看職業,但有時有些細節還是可以由自己控制,看到某些男生的profile真的令人哭笑不得。

蓮香記

加水環節,三號叔喺正我面前,吊高隻手高空加熱水落我個茶盅,唔知點解有個畫面出咗嚟:熱水水花彈去我塊面度!

幻愛短篇:卡聞

小鐵在半山區,獨自經營一間咖啡店,咖啡店的名字就叫小鐵咖啡,店內播放着Nikita Karmen的《Came Close》。這天清晨,店外一位長得清新且陌生的年輕女生,約莫二十歲,染了一頭偏向紫色的頭髮,臉上有一些雀斑,兩邊耳朵共穿了不下十個耳洞,卻不是每個耳洞都戴有耳環。

好多讀者問我,話佢地成日坐巴士都會咁岩有個索女坐係格離。佢地反映比我聽,除左偷偷地望兩眼,個心跳到一分鐘150下之外,佢地唔知可以點做先識到個女仔⁣

我明,呢個感覺係非常無奈,因為你知道,個女仔好可能唔會再遇得返⁣

無論16 年背夫偷食單野又好、現時與非基林作拍拖都好(雖然個人而言基與非基我是ok既…~)、「High Profile處理感情生活、信主後感情生活仍然混亂」是我覺得對你算中肯的評價。但這其實都超出一般教會的接納程度了吧?既然是藝人,言行無可避免會被公眾品評、故此做藝人也的確要僅言慎行。

假如青春不老

日本人的醫學在於養生多於用藥或手術,膝痛長者可以浸在水裡作拉展動作,竟可解決年老怕痛不能走樓梯的迷思,只是治療三天後就能登上近八百級樓梯的神舍,教人嘖嘖稱奇。然而,最高人驚訝的是有醫生發現了令人衰老的主要原因,更發表了權威醫學論文,證明有方法令人延緩衰老,相信人類平均活一百二十多歲是常態。

人類最可怕的不是迷失了方向,不是失敗,不是沒有夢想,而是在這個世界裡,再也找不到自己的存在價值,再也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你在街上走過,也沒有人注意到你,在人群中,你的肩膀不停被擦身的人群撞倒,每個人似乎也在為他們的生活而拚搏,你因為不像他們,而變得像一個異類。你被生活吐棄,被社會排擠,你被消失了,被這個世界徹底地遺忘,你不斷大聲吼叫,但只有你自己聽見自己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