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交流

前幾天,下班經過順道買了幾個回家 。四十五分鐘內趕到家裡,卻發現紙袋濕了,再打開盒子是前所未有、有點慘不忍睹的狀態。頭一遍,看見燉蛋上的焦糖都融化成糖水。這種慘況,我疑惑了。是職員「手勢」的問題還是天氣?那天,氣溫還是冷、潮濕也說不上,為什麼焦糖那麼快化成糖水。

思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

阿B突然兩三日不肯進食,獸醫建議吊一天的鹽水再看情況,或會好轉。做法有兩個,立即去寵物醫院治療,費用加幣過千起;或是第二天一早帶去診所吊鹽水,費用$150加幣(約港幣$915),我選擇了第二天一早帶去診所。

即使你pass 到system 呢個關卡,但HR 都要review 好多CV,到底如何stand out 呢?

網上有CV 生成器,我用開

遞咗信唔係最輕鬆嘅咩?

12月31 號遞咗信,計一個月通知,即係officially 1月31 號係最後一日,本身已經憎到憎無可憎嘅一刻先遞信,實在計漏咗遞信後果一個月嘅時間。係人都會話,「辭咗職就大晒架啦」,思想正確,但原來要做都唔係咁易。

秋風起,姣姣地

走到外頭,涼風颯颯吹來,令我酒醒了半分。啊啊啊我到底在幹甚麼,我這輩子從來沒這樣的主動過,也太沒矜持了吧。在我正為自己的衝動後悔著,Terence從酒店步出拖著我手。「!」我還沒搞清狀況。「其實我book左今晚呢到房。」「上去啦咁。」老娘豁出去了,想也没想就回答了。我跟他走進了酒店房間,看見寬大的雙人床不禁有點慌,話也没說句就立刻閃進了廁所。才剛分手就跟别人上床嗎?

他慢不經心的一笑:「失業就唔好咁串,可能我介紹到工俾你做呢?」

盲愛

我和她從師生關係,漸漸變成朋友。相差七年,原本隔了兩個代溝,但和她相處,卻感受不到那種隔閡。小盲的父母都在外國,她為了春風化雨選擇留在香港,獨居半山區。我家沒有錢,住在唐樓頂層,只是租的,一家五口住在400平方呎的地方,算不上擠迫,但與富裕差很遠。

手提電話

記憶中見過的第一部電話,是媽媽的大牛龜(應該是1999年/2000年時見過),那時根本不可能像現在那樣把電話袋入褲袋或手袋,功能也大概只得打電話。

他來得猝不及防

人生似乎已經被上帝註定了會是一場得不償失的兵荒馬亂,人們每一次的相遇都在倒數,歸零的一刻,無論結果令人滿意與否,人人都要承擔起分離的哀痛和遺憾。在決意背水一戰的同時,賭上的是不會再後悔的信心,但可惜的是現在的人們,要嘛沒有決意,要嘛,從未想過決意。

新一年請遠離潑冷水朋友

「你諗住開cafe?疫情喎,開咗都係等執笠!」
「去台灣working holiday?你一條友邊搞得掂,唔夠一個月你就返香港啦!」

從垃圾桶飄起的愛

我打算偷偷布置家居,她是個不相信驚喜的人,若我能給她一個大驚喜,相信計劃會容易成事。我趁她工作的時候,到精品店買了數個氫氣球,分別寫着Love,Together,Marry Me的字句。放在睡房用一塊布蓋着,然後當她揭開時氣球會飄起來,她看到字句後,我就會半膝跪下送上早已準備的兩卡鑽戒。

「你知道嗎?我想你了。」我寫了很多次,重複了一次又一次

一人連爐火鍋

維園的噴水池沒有噴水,噴水池旁卻有一對陌生男女,正在享用着一份連爐的一人外賣火鍋。氣溫下降了許多,火鍋在明火的燃燒下,飄起一圈又一圈的蒸氣。

我同你講,隱形既特質就係你散發出嚟。

加油小姐

當我以為她會緊握拳頭然後把手放在胸前,做一個替我打氣的加油動作時,她的眼睛卻咪成一條線,在口罩下雖看不到她的笑容,但她應該在笑,但願不是恥笑。

移民?今晚食乜

最近實在太多朋輩講移民,好似我咁既fresh grad傷膝青年又有,做咗一段時間嘢既人都有。唔知點解一啲咁personal既嘢引起唔少不同既爭論,唔少令人費解。總括自己睇咗幾個月後我覺得來來去去都係兩種爭論:「移民最自私」,同埋移民界KOL既危言聳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