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交流

朝早八點未到,喺港島區一個大概五百呎嘅單位入面,佢半裸上身,喺開放式廚房煮緊早餐。雖然見唔到八嚿腹肌,但一睇就知係有做開運動,條腰冇半點贅肉。屈指一算,今次已經係佢第四十七個喺一夜情之後煮嘅早餐。難怪嘅,身材吸引再配埋佢輪廓分明嘅五官,只要佢願意,一夜情嘅機會絕對唔係遙不可及。

每in 一份工,都被reject,那個感覺一點也不好受。Job requirement 裡面寫要大學畢業,加一兩年的commercial experience。到底邊個願意俾個機會我?你們一直不給我經驗,到底我的工作經驗那裡來呢,難道工作經驗我在母體裡就學懂了嗎?

明明裁員係公司問題,但我地就笑9 失業空姐空少。

國泰與TVB

曾經我們引以為傲的香港品牌,短短幾年間已經變到不再是我們認識的那個樣子。

有網友就分享話用上午下午做報備單位已經係小兒科。有啲行業因為要報bil所以要求更加細緻,要用6分鐘(0.1hr)做單位,夠唔夠恐怖?

發哥早晨

發哥當然是指周潤發了,在通往大埔墟熟食中心的升降機裡。我原本是失魂地走進一部向下降的電梯,迷糊之時,看到一班人從停車場步進電梯,大多是上了年紀的叔叔和嬸嬸。電梯快要關上門時,一個異常高大,腰板筆挺的男子走進來,他頭戴黑色鴨嘴帽,黑色口罩,全身也是接近全黑的運動短衫短褲,步進電梯那刻已有一股無形氣場,如高進那樣。

你有朋友嗎?

好多人喺唔同stage同環境,都可以係你朋友,所以你可以有好多朋友。

施唔係女字部,唔係嚟自黃河流域嘅機會太高,而稱號嘅西字亦唔易理解~

不過,答案其實喺啲好顯眼嘅位置,但焦點要轉去大陸嘅西極──葡萄牙

吃很多但不會胖的女子

她啜了一口凍檸茶,然後接連吃了三口米粉,郊外的泰式食店在晚飯時段前的最後一個下午茶餐,在她慢慢品嚐下,變得特別美味。她是個會吃很多,但看起來依然弱不禁風,有時瘦削得營養不良的模樣,臉頰都會凹陷,只有鼻樑是高挺的女生。

Goodbye HK, Hello HK.

班機兩點半飛。預早三個鐘到準備Check-in,再計埋搭巴士去機場,準時十點打開屋企大門,準備迎接久違嘅飛行之旅。雖然平時我同啊媽買餸幫手拎袋橙都話好重,但拎行李就另計,再重都係開心事。等巴士用十五分鐘,車程用差唔多一個鐘。雖然淨係去機場嘅時間已經差唔多同機程一樣,仲未計要喺機場等三個鐘,但搭飛機就係咁值得期待,就算之前要辛苦少少都冇所謂。

我諗好多人都成日會有負面情緒,我哋要做嘅唔係壓抑佢,而係要學識點樣同佢相處,點樣喺適當嘅時候釋放佢,負面情緒就好似一隻住喺心入面嘅怪獸咁,愈困住佢,佢就會愈癲,甚至令你傷害自己,所以你得閒要帶佢出嚟散吓心,畀啲好嘢佢食,佢就會乖乖哋變返隻狗仔,每個人對付佢嘅方法都唔同,我就分享吓我嘅做法。

「卸膊」是老闆的喜好,「食死貓」也是員工的常態。他終於知道同事們為甚麼一個個離開。

呢啲就係層次上的分別。

腦細都係一如既往,諗到乜就叫你做乜,即叫即蒸,無時間畀你plan,往往都係好倉卒,只可以勉強交啲行貨出嚟,最慘係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幾個鐘內變一次,講過又唔認數,成日要我哋成班同事登上月球,但淨係畀架單車你,大佬呀點飛上去呀?除咗減人工,佢仲諗咗好多方法整走我哋,令到大家最近都好大壓力。

把「自信」還來

每次有人讚阿晴乖巧聽話,嫲嫲總會笑著說:「託賴啦,乞衣女一個,我哋屋企窮啊,唔乖啲聽話啲就冇人要㗎啦!」

初次相遇是在高中一的開學日。男生早早坐在課堂等開課。女生一進課室,扎著一根馬尾雙眼空靈她,一下子抓緊了他的目光,深深沉醉於她的美感當中。在上課的時侯,男生在英國詩選上抄寫一些詩。一邊抄,一邊想著這是送她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