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文章

今日我肚餓落到麥記,身上只有四個兩蚊銀,我發現我只係買到0.38個廿一蚊特價餐。算,行去街口間小食店,勉強買到幾粒魚蛋醫肚。我突然係度沉思,到底八蚊可以做到乜野呢?想換電話?八蚊可以買到0.0015部iPhone。唔想做ifanboy?八蚊都可以買到0.0016部Note 2。或者講下我最常搭既277x巴士線啦,由粉嶺搭出藍田,用八蚊都可以搭到0.59程。想一路搭巴士一路食夢熊花生,你都淨係買到0.26本陽光時務週刊乍!

熊次郎,秦人,傳祖上乃百越寧人,湮不可考。因避秦禍,移燦都。次郎其人,好投機,善鑽營。居燦地廿載,行賈,利厚。人得利,則思立名,次郎雖避秦禍而移燦都,所思所想,尚念舊秦,故與燦民東林交惡,時有惡聲。然次郎善營之處,乃可與東林分分合合,未可一概論之,與三姓漏肛輩不可同日語之。

一年又一年過去,政府一事無成,委員會增至超過一千個。Wolf沒有為僭建承擔責任,僭建依舊被牆封了,可是反對Wolf的聲音卻逐點逐點消失了。香城市長依舊由貴族們選出,Wolf成功連任多屆。《香城模式》成為香城中小學的教科書,內容如下:「Wolf是香城中最偉大的人,香城在他的領導下,人人安居樂業,我們必須要支持政府繼續依法施政,給他們時間研究政策。使政府犯錯,我們亦不應追究,應予以包容。品格是好是壞並不重要,只要能力才是最重要。」

熊潮

這幾天天氣特別好,花生抄得也正好,吃花生的人也就最多。「紫陌熊塵拂面來,無人不道吃花生」,辦公室裏,電台節目裏,面書上,微博上,經常聽到有人問答:「你去買陽光時務沒有?」「我買到了。」或者說:「我正想買。」到了星期四中午,網路相逢,多爭說夢熊爆料消息。一時之間,幾乎形成一種空氣,甚至是一種壓力,一種誘惑,如果誰沒有買到陽光時務吃花生,就好像是一大憾事,不得不擠時間,去湊個熱鬧。

不然通過優才計劃引入城管才俊在邊關執法,辦事手法正宗包保令大陸同胞來到香港也如在大陸。遇有疑似一簽多行水貨客,城管獲特區政府全力支持,拿起警棍見一鑊打一鑊。面到惡形惡相的城管,又想起在鄉下被打到嘔泡然後勞教折磨的日子,大陸人民自會心存敬畏、乖乖伏法,一旁的水貨同行還會大聲叫好:香港果然回歸了。

懷念劉江華

觀乎蔣小姐的痛罵長毛的表現,不禁令人聯想起當年抗金名將韓世忠之妻梁紅玉;其氣勢之磅礴,用字之激昂,論述水平之高,卻又稍勝當年紅玉擊鼓退金兵,直逼當年董太的「洗手洗手洗手」,真可謂「巾幗不讓鬚眉,短髮可勝長毛」。但隨着筆者年紀漸長,熱情漸滅;對於如此激烈的舌戰已經無甚感覺,老人家難免懷念起當年辯論技巧出眾,卻有道貌岸然,深的曾鈺成真傳的劉江華。

海洋公園這個名字,像戲曲一樣,已經不能表達深層次的意味。所以,我強烈建議海洋公園命名為Haiyang Gongyuan,將中國源遠流傳的旅遊文化帶出亞洲,面向世界。我所說的旅遊文化是什麼呢?第一點最著名的神技,當然是打尖。到香港景點遊玩,被打尖是常識吧?那天,我玩完一項遊戲設施後,出口的閘門打開了,一群大陸遊客見狀馬上從出口狗衝進來坐到設施上,完全無視另一邊入口處還有一條長長的人龍。我覺得對於外國遊客來說,打尖是一種富有中國特色的文化體驗,導遊大可以跟他們說,沒有被打過尖,又怎算是來過中國旅遊呢?

揼手梁書記綏靖計劃

(遊戲文章)我想再強調兩點:一,廁所與廢物不可偏廢。減少廢物必須靠興建廁所,興建廁所就是為了減少廢物,廢物減少了就可以為香城社會提供更乾淨的政治環境;二,興建廁所要抓緊機遇,改善屎渠必須急民所急,兩方面的工作都要講求速度。過去半年,新一屆部分屎渠已經通返,而且初見成效。放眼未來,我和我的團隊,仍然會務實進取,迎難而上,與立法會和全港市民齊心一意,建造更多美好的廢物。

卷四狀元蔣麗芸

忍唔住啦,考緊mock都要打篇野黎讚下蔣小姐。哇精彩到一個點,又引用字典,又回應其他人,又引用生活例子 – 「香港大部份男人都唔記得結婚周年紀念嫁啦」,增加共鳴。雙手放後面,不繼搖曳,聲音洪亮,最後加句所以我唔同意今日既彈劾動議,一睇就知係5**既材料。同好假的肥仔有得揮。

亞視執笠論

亞視聽執,非演不好,劇不掂,弊在戇鳩。買劇而不拍,執笠之道也。或曰:「高層頻換,豈不亂乎?」曰:「員工良以當權廢。難以發圍,豈不過檔?故曰弊在戇鳩也。」

梁粉為了要「保赤安梁」,日夜也要奔波勞碌,大量勞動身體和腦筋;而且日日火氣十足,以致熱毒積聚,對身子不好;另一方面,他們幫CY「出氣」,但CY卻很少慰勞他們,以至不夠資金買清涼食品。CY說香港「只有一個香港營,所有的香港人都是我陣營內的人」,大家同坐一條船,作為同伴,於心何忍?

鼠王流華之事章

齊宣王問:「鼠王芬流肛華幫低下階層嘅事,你聽過未?」孟子答:「無啵,呢啲咁嘅人做過乜,我無興趣知啵。咁嘅話,不如講吓你可以點幫人好過啦?」齊宣王話:「點樣?」孟子:「做好自己能力範圍嘅,人人都有能力令社會更加美好!」齊宣王就話:「我都得?!」

我們決定發起「一人捐一蚊,CY也移民」,全港市民一人捐一蚊或更多(膠幣),希望能籌得五億,請您響應全個銀河系都好著名的影星陳啟泰號召,移民去瓦魯阿圖享清福。而您於萬分愛護的您的市民的支持下辭職,向阿爺遞信時,您大可以講:「全港市民熱烈支持我不排除用任何的方法劈炮唔撈享清福,您咬我食呀?」

我賞胃黃丸知辨戶一下,便戶一下宜以。我搓,他呵撚畢事茵胃討厭正字politibs,宜事討厭政治colrect wards。鎖已它捨「我討厭正字」,奇十事想港「我討厭政治」,畢個它泰起寛瀉挫B痔所以捨挫「政治」;它以矜狠腦歷的捨兌鳥生過治:「我討厭」,宜沫友捨城:「鵝肚俺」。

Emily:上年已經發現你偷食,點解你可以講大話都唔可以講得好D,我已經一直隻眼開隻眼閉。James:果陣第一次偷食,唔知道點先可以暪天過海。Emily:點解你要呃完我一次又一次?James:我一向都keep住有偷食,但今次係我呢個月第一次比你發現,所以唔知點做都好正常。Emily:你老老實實答我,出面仲有幾多女人?James:我要翻查一下資料。

計劃經濟?四十年前行緊啦田二少,咁香港有無變成平壤呢?2011年出版的《Nothing to Envy – 我們最幸福》就描寫了脫北者離開北韓前的生活模式,國家禁絕人民自發進行交易活動,一切糧食資源按國家分配,就算明知要死,明知吃不飽也要按國家所講,按金將軍的話去做,小學數學書上的「八個男孩和九個女孩正在為金日成唱頌歌,請問總共有多少個小孩在唱歌呢?」這個就是真實的北韓世界,真正的計劃經濟。

頁 10 / 141234567891011121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