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文章

七頭和九頭有何分別?

無錯,九頭和七頭是一樣的,於老百姓而言,都是要聽他們!看到神九飛天,你要感謝黨。自己家裡被強拆,也要感謝黨!反正誰當上了九頭、七頭,都是黨說了算。有報導指,美國大選期間,有美國人投訴選舉安排不周,要排幾個小時隊,才能投到票。中國網民說得好:中國共產黨人性化管治,更換頭領,不用勞煩老百姓,老百姓省了不少力氣。

社會上膠人不少,廢話不休,與民對立,非紅即黑。我們感概,去表態、去參加批判和鬧爆特區政府,「被認為」是好極有限。簡單的任務,簡單的指令,傳媒一呼百應,動員洗觀眾的腦,卻少體會我們的心聲。無論民主、自由、甚至是鬧爆文化的議題,都只有「No」或「No」,欠缺了「Yes」、「Yes…but…」、「No…but…」的對話空間。當社會不公持續下去、當弱勢社群被噤聲,「先殖民、再殖民、後殖民」成為常態,當阿爺事事干預,這是我們想見的社會嗎?一國兩制名存實亡,社會「被和諧安定」,如何面對?

商戶:領匯可負擔減租

當年領匯上市,市民視之為搖錢樹,更指反對領匯上市的人就伯阻止他們賺錢。現在呢?大家都明白領匯會為環境和人際關係帶來甚麼轉變:老店迫遷(或者不知道遷到哪兒),從前的街坊關係都隨着老店的消失而變得疏遠。領匯是上市公司,必以利益為優先考慮,而賺錢的方式通常都是加租。加租又如何呢?A 先生說,在商埸「領匯化」前,租金沒現在的貴,維生沒現在的困難,唯獨那時的商舖比現在的多元化,貨品價格也相宜。「咁而家呢?」我問。

五年前兩鐵合併以來,港鐵在原「9鐵」車站和車廂「港鐵化」不遺餘力。不知道是有心仿傚,還是機緣巧合,現在連食環署和康文署都如同港鐵,不約而同大搞「食環署化」和「康文署化」(或者叫「去(區域)市政局化」)。 除了牛頭角市政大廈之外,還有不少地方也進行「食環署化」或「康文署化」或「去(區域)市政局化」。有些就這樣用膠紙封住,而有些就「化」得天衣無縫,但無論如何,他們的員工都曾經花了心機,真的用心良苦了。

以下將:《網上聯署: 關注立法會同志平權動議對言論及教育自由影響》,改成:《網上聯署: 關注立法會黑人平權動議對言論及教育自由影響》。大家看到以上呼籲,會參與聯署嗎?

陳珮明鬧事,大事出不了,但從問題的性質來看,是一個很重大的事件。凡是阻礙民主黨員當選的,要採取堅決措施。陳珮明既然是游月華的對手,就是民建聯B隊,就要必須堅決抵制,不能讓步。前一段,我們對黃毓民等人鬧事,主要採取反攻、告急的方法,是必要的。凡是鬧得起來的地方,都是因為那裡的反「人民力量」、「社民連」、「新民主同盟」等民建聯B隊態度不堅決,旗幟不鮮明。這也不是一個兩個地方的問題,也不是一年兩年的問題,是幾年來反對「偽民主」旗幟不鮮明、態度不堅決的結果。要旗幟鮮明地堅持民主黨理性、務實、進步的溫和路線,否則就是放任了「偽民主派」,問題就出在這裡。這件事發生了,也是好事,提醒了我們。

(編按:今日有準新人埋怨賓客人情太少,倒不如參考這個人情計算方程式。)快踏入三字頭。除了髮線向上,肚腩向外,還避免不了的,就是由年頭參加婚宴去到年底。我去年飲了六七次,已經算少了。好些友人,平均一個月飲一次。(白事也有,但幸好經驗不多,還是說些開心的事吧)我是很喜歡參加婚宴的。一來在預期中,自己不會擁有一個(有的話,是個悲哀的意外);二來,可以分享人家的喜悅,是十分感動的。三來,可以見到一些失散多年的朋友。當然,好些婚宴也過份造作煽情。曾有友人說遇到頂唔順既婚宴,要中途離開。我想,我是幸運的。多講無謂。進入正題。我係呢度要提出人情計算機這方程式,等大家可以輕鬆鬆計算出婚宴要付的人情。唔使再問黎問去。

(遊戲文章)可以將水分開私人市場同公營,大財團從政府投到某某區域水務專營權,政府以最低限度提供食水俾有必要既人。政府係唔可以干預自由市場,即使有市民買水有困難,都唔好以亂增加公共水既供應架!其實呢個模式就好似係香港既住屋市場一樣,有私營亦有公營,政府只起最小數量既公屋,唔會干預自由市場,市民唔可以有地就非法起屋,所以水務局絕對應該私有化!

鍾樹根 - 新一代滑稽演員

筆者非常欣賞Tree Gun的滑稽演技,覺得他做立法會議員簡直是浪費。所以為了進一步增加知名度、給香港帶來正能量,故此建議Tree Gun轉行做滑稽演員。如果他肯加入以下電影的演出,離新晉影帝之路不遠矣。

一舊雲小傳(虛構極短篇)

成了垃圾會議員後,一舊雲急不及待印製個人名片,印上了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Hong Kong” 及 “Legistrative Council”,英語水平不可跟Try My Breast 之流同日而語;卻有好事之徒質疑他是「港獨無間道」,更指他擔任PKU 校董是為搗亂鋪路,筆者確實「未見過有五毛的抹黑係咁渣」。

與神對話 — 關於 HPV疫苗

我:如果有一支針,一打就會濫交,那應該叫春藥吧?神:孩子,那不是春藥,是用來預防子宮頸癌的。我:吓?那為甚麼有人會覺得打 HPV 疫苗會引至濫交?神:是咁的。按他們的邏輯,女童打了針,就不怕有性病,不怕性病,她們的小男友就可以打她們肉針,永無後患了。啊,「打肉針」就是造愛,這個你知道吧?

跪求SP辯

(遊戲文章)跪求SP,怪難看的,等於公開徵求好用的痔瘡膏。如果你上簡稱5P論壇的小學雞論壇開一個叫『徵求SP』,你可能真的徵到,然後上OPEN RICE寫一個負星食評:『這間牛腩麵店的牛肺太黑太老!負皮!』如果你上高登開POST,就更要被起底恥笑的。再慘,都不要自揭瘡疤呀。像亦舒奶奶說的,做人的姿態很重要。好像有個前民主黨的黨員叫馮煒光,當街當巷脫褲,只求梁振英特首龍撚一屌。可是他出來一次、出來兩次,話也公開說得很明白了,訓身求歡,梁振英特首也對他不看一眼。到今天還沒有一官半職。

(遊戲文章)事後諸葛,本人嘗試運用奧地利物理學家薛定諤(Erwin Schrodinger)的薛定諤的貓實驗(Erwin Schrodinger’s Cat)透視背後的深層次原因。根據多世界理論,當觀察者打開盒子的一刻,世界會分裂成多個世界,而觀察者只能進入眾多的世界其中的一個,而觀察結果就因此只有一個,貓是「生」或「死」。沉默撐國教者未走上地面前,我們無從觀察,形成其存在與不存在,或只有反國教或撐國教的不確定性。

齊來Realpolitik吧!

(遊戲文章)清晰地將香港和中國區分開來,是最終極的政治目標,任何行動是否值得為之,唯一思考點也只是這行動是否有助達成目標,一切有益於目標的行動,都要毫不猶豫的實行。這就是香港最需要的「現實政治」,質現目標至上。「不要一竹竿打一船人」是鬼話。即使是正正常常,沒做過羞辱香港之事的中國人,也不應放過。擴大打擊面是必要的,只有不斷無差別地針對所有中國人,令每個中國人都知道來香港就會被針對,身為「中國人」就是原罪,他們才會有朝一日不敢踏足香港半步,對香港有所顧忌。反正中國不是一個按牌理出牌的敵人,怎可能跟他有條理有節制的鬥爭?對付惡霸,只能比他們更惡霸!

大學與Starbucks

星巴克不是一具備社會良心的連鎖集團,眾所周知,但講究社會良心,就不會連鎖不會發達,也是常識。既然成功,身為學生也就該向它學習研究與推崇,勝者為王。即使它表面上標榜公平貿易,實際壓榨農民以圖暴利,無所不用其極地攻擊商業對手,但這些都是司空見慣的最大化商業利益手段,BBA的課堂也是如此教授的——原材料成本下降,總成本也下降,於是賺錢,競爭對手減少,龍頭壟斷,於是賺錢。既然談論到錢,神佛都得靠邊,那麼星巴克包裝包裝,把那幾個百分點的公平貿易放大來替品牌化妝,也算是仁至義盡兼「唔話得」了。

回想零三年沙士過後,大陸推出個人遊政策,放寬大陸居民到香港旅遊購物,令香港零售、酒店及相關行業獲得生意額,表面上振興了香港,實際上只有地主收租收到手軟,零售商賺得零頭,各行各業或者捱貴租、被迫遷結業之小本生意不可勝數,工人面對加租加價,整個旅遊產業只佔香港本地生產總值2.6%(2009),香港卻要付出廣東道、廸士尼、寧靜、清潔、有序的社區環境。

頁 11 / 141234567891011121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