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文章

狼鷹不去醫院,會被人批評為「冷血」,去了醫院,又會被指為「抽水」。何解?他爸踏在他頭上啊!他爸乖乖坐在官邸看電視寫聲明又怎會令狼鷹左右做人難?有人問︰「出事時間和煙花匯演如此接近,貿然取消,維港兩岸數十萬觀眾又應怎麼說服?」如實告知災難就可以了,人群自會安靜地散去,只怕有些自私怪不能接受掃興的事實然後搞事,但這不是我們認識的本地人,提問的人是否另有所指?這次事故中,凸首只須看著操練嫻熟的各個部門搜救、支援,然後安排調查工作,這些都有現成的程序,毋須強調凸首時時刻刻在「指導」「統籌」。

這不是歷史,這是遊記

這是一篇關於那個神秘國度的遊記。雖然我知道「無圖無真相」,但很可惜,我真的無法提供照片。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反正我也信了。

你知道我們梁同志的崇高理念嗎?他只希望香港有朝一日能夠成為中國的一個大省份。到了那天,香港市便能與東莞接軌、一路向西,這不是你們想要的嗎?到了香港成為香港市,我們的大學便可正名為港區第一大學,而我們的那些中小學,便能夠對學生宣揚黨的進步無私。到了那個時候,我們便能稱自己為一個偉大的中國人(The Great Chinese),以這個名義,我們能夠在D&G門外拍照、在LV店內撒尿,你明白到了那個偉大的時刻,我們將會如何的感動?能夠超越歐美的道德標淮,那時候我們真的可以超英趕美了!

燦書紀年 - 唐王傳

世言唐王一生有運,生而富,富而政,政而仕,一生順遂。後爭燦都開明位,涼國公曝其私,毀其譽,搶其票,誅其屬,去其名。眾燦訕笑,身敗名裂,皆言唐王失運,此身飲恨,無復半生運矣。今觀七一四十萬燦怒,七二九十萬燦吼,九一反國教,至事登各國頭條,醜事遠揚,燦都昔未有登各國頭條事者。及今新東北亂事,涼國公及其屬也,唯戀權矣,無能亦復無知,才疏亦復寡恩,薄倖亦復佞邪,奸妄復作偽語。比照唐王,歷亂事後,逍遙自在,退而為富家翁,當日成敗,當日論斷,與今日較,或有易乎?亂曰:古云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塞翁得馬,焉知非禍!唯燦都得狼,禍事已臨,殃雲天降!嗚呼!燦都之亂,非因燦怒也,在強秦之暴虐,今已臨門,燦都之東北,亦將淪陷!

(本文比喻口味獨特,所用詞彙未必人人樂見。)有些事,要用重口味的性比喻,才能顯出事情的醜陋。所以,關於中港抗爭,還是用比喻吧。滿口「兒化語」,不懂看繁體字的北方怪叔叔,靠他的私生子振英,按著香港。怪叔叔向香港舌頭、兩手、並那殘肢並用,國民教育、東北割地、赤化議會……務求要盡快把他那話兒插進香港,使「二人成為一體」。香港用僅有的餘力頑抗那私生子和怪叔叔,但怪叔叔帶來觀看強姦的觀眾,卻說「你睇下呢個香港,幾無家教!人地想親你,你要配合的嘛……」香港聽著這些師奶的評語,心想,我要是掙脫了怪叔叔,我一定會摑你一巴,重的。

「不,那個女的根本不想要轉運,若她不情願,那不是轉運,而是強姦!」「別說得那麽難聽嘛!何況師傅甚麼都沒有做,算甚麼強姦?唉,看你那擔心的樣子,好了好了,若師傅替她轉運後,她覺得不妥,我們這些人湊錢讓她做個全面的心理評估,然後再替她想辦法吧」「嘿嘿,這位先生你真明白事理!」男人陰險地笑說。「不——放開我——不要!」少女發了狂地尖叫,雙手不停地揮動著拳頭。「哇!看她那樣子,好像瘋了的狗一樣!我看她腦袋有病,我想我們把她送進精神科病院比較好!」「對!」

Hall O 還是反國教?

絕食反國教,是中學生的玩意。雖然他不至於認為那些中學生是破壞派的棋子,但對他來說,那些中學生實在思想幼稚了,目光也太遙遠不可及。也對,他們還未進港大,還未接受hall O 的洗禮,自然沒有長大。我們要Seize the Day 嘛,政府都說過,在撤與不撤間,有很大的空間,既然空間那麽大,他們何苦每天留在政總門前的小小位置?中學生,還是讀好點書,然後進港大,過hall O,到時候,他們便會明白這一刻的自己,是多麽幼嫩!

亞視愛港有甚麼錯?

人微言輕,無平反六四之力,唯有退而求其次,為亞視平反。 古有汪精衛曲線救國,今有亞視曲線護港,其刻意不與司馬昭相似的用心良苦,瞬間激發民憤。首先可以排除它為了提高收視率而製作如此論調的《ATV焦點》,因為亞視本來就只有老婆婆收看,救港的責任,如有,還是留給披了CCTVB之皮久矣又坐擁慣性收視的三色台吧。它所謀的,絕對是在網絡製造爆發力驚人的輿論力量,為今日官民對立之勢,火上加油,把民眾都推向暴怒。以兵行險著形容的話,這步棋固然太險,因為明眼人難察其苦肉計,會罵——人膽大也得藝高,霉霉爛爛到發出一陣腐臭「亞視味」的電視台,你憑甚麼鬧事?但亞視明擺著「世界將我包圍」及「我已不顧安危」的姿態,以壯士斷臂式的「上位」招數了結殘生,以最後一口氣緊抱香港市場,離棄它的主人,代價非輕,英勇的它,果敢地走上了斷頭台,換來的不應是永不超生,而是置諸死地而後生。

燦書紀年 - 童生絕食

振鷹元年初秋,三童生絕食,促上撤民教。涼國公聞之,先三童生一時辰,下旨頒令新法,曰十大法,以助燦居。燦都遂皆傳涼國公德政,而莫知其法實悉隨昔蔭權帝之謀,無新意者。夜閱號外,皆無言童生絕食者。或言倭酋修書強秦以示好,或曰燦都無線樓花魁夜之亂事,無有言童生絕食者。

燦書紀年 - 民教之亂

夏,十萬蜀燦反民教,而禮部尚書伍黑賤猶言「十萬反,餘眾皆言民教善也」。燦怒,然官府無視。燦都欲罷課以明志,唯燦民溫吞,教師猶豫,坐失良機。黑賤逐立民教議政府,命洪肉為議政大臣,邀反民教者入局,作請君入饔之狀,以欺天下。反民教者拒招安,議政府逐自作威福,狂言「今非強也,三年之內,必推也」,更言「非強也,五年後方入會試也」。燦民怒極,不能言也。眾燦雖怒,仍無尺寸之行,天下雖憤,竟無點滴之功!所謂苦行,所謂蔽眼而行,既黑且賤者豈會青眼視之!殆矣!燦都殆矣!殆而以矣!

香港及深圳自古以來都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早於東晉及唐朝已見於《寶安縣誌》,從來居民都有住在香港,辦貨在深圳的習慣。1950年,香港在國際大環境下自設關口與深圳隔絕,並實際控制了深圳河以南地區凡60多年。深圳在中共政府管理下,於1983年改革開放曾設二線關,至2010年撤銷,可見關卡一物,從來如東柏林圍牆一樣,歷史是會將其扳下的。

釣魚台,應插甚麼旗?

[遊戲文章]保釣行動的啟豐二號,成功登陸釣魚台,精神上宣示了主權。在這一點上,在下感謝他們的付出。在繼續討論之先,我要先戴一戴頭盔。釣魚台,是中國人的。有人認為,插五星紅旗不能代表中國。但是,他們是插了五星旗加青天白日滿地紅旗,這樣,代表中國嗎?站在國際對抗的立場上,是的,「五旗」加「青旗」代表了「國界中國」。但是,你算我過敏吧,在反國民教育沸沸揚揚的時候,這行為簡直是國民教育的最佳示範呀。而且,阿牛喎,社民連喎,他們不是反對共產黨的嗎?我想像一下,除了「五旗」加「青旗」之外,還可以帶甚麼旗插上去?

不是童話的童話(外傳)

三隻小豬一直生活在一間茅草屋里,直到有一天他們收到了來自大灰狼的信。信中說大灰狼代表羊群明天拜訪三隻小豬。於是三隻小豬來了個家庭會議。豬大哥:「左盼右盼終於盼到了好鄰居。我們再也不是孤島了!」豬小弟: 「可是來的是狼不是羊!」豬二哥:「有什麼分別嘛?!」豬小弟:「狼有吃羊的歷史。吃豬有可能!」豬大哥:「忘掉歷史,展望將來。狼已經進化了,最近我遠遠的見過他,已經跟羊沒什麼兩樣了。」豬小弟:「披了羊皮,他本性還是狼。從前他也是披了羊皮,吃了一大群羊。」豬二哥:「從前、從前、從前,你怎麼老說從前。我從來不理從前。信中不是說好了,他就算來了,我們還是飯照吃、覺照睡嗎?」豬大哥:「睦鄰是一種美德,仇恨羊群是不對的。」

強烈譴責風水師傅李丞責先生「詛咒」香港愛國愛港愛黨的民建聯團隊,民建聯及工聯會團隊勤政愛民,鍾樹根、曾鈺成、王國興、蔣麗芸、陳鑑林、黃國健、梁志祥、陳恒鑌、譚耀宗、麥美娟、葉偉明、陳克勤、葛珮帆、劉江華、李慧琼、陳婉嫻團隊定必全取四十席。:)(編按:文章純粹認為李師傅評論的不當之處,並無鼓勵讀者票投民建聯,作者亦羅列所有候選人名字,不構成任何招致選舉開支的行為。)

梁振英找陳茂波做發展局長,可謂知人善任也,試問現在的官場上,有誰在印花稅、舊區收樓、非法改建、劏房問題上比陳茂波更有經驗?這樣的發展局長,未來的日子怎樣服眾?有了陳茂波加盟,梁振英及其團隊的誠信形象再下一城,有機會下試250天平均線。

三面千絲萬縷的旗

先賀李慧詩奪銅。對我來說,妳是第二個香港人奪牌。李、高二人,sorry,他們是有香港籍的中國人。見到這三面旗,除了感慨萬千,嘆了一口氣,想了很多糾結的歷史,想了一堆如果。如果鴉片戰爭咁咁咁、如果中英談判咁咁咁、如果基本法咁咁咁、如果事頭婆唔放手、如果香港不用被回歸、如果……望著英國旗,聽著 God save the queen,這些,只能懷緬。現實是:香港旗,和左面那一支,都是紅底的。唉。我想,很多人也一樣地無奈吧?一轉眼,林忌竟然 upload 了下圖,題目是「平行時空下的 2012」看完,我才真的無話可說。一圖勝千言萬語。

頁 12 / 141234567891011121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