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文章

齊昕離家出走,然後呢?齊昕會繼續在甚麼環境下生活,有誰關懷,有誰舒緩她的不安,誰可反映她的意見,誰能在世界艱難下支持她?齊昕成長的藍圖又是什麼?如果沒有,和沒有離家出走的分別又在哪?

各位願意見到退聯運動就此告終?各位為何還要忍受內地學生,侵略本土權益,妨礙院校自主,阻擾守護我城?是故,我建議諸位勇武同學,不要急於退出學生會,反而應該立即再次啟動公投,為求取消所有內地學生的會員資格,還一個真正本土、民主、為港人站在前線的學生會!同一時間,同學們更應在校內發起「光復行動」;有鑒於過去數週,各區光復行動雖只百餘人參與,卻換來巨大成果,只要363位同學能夠同時出動,勢必翻江倒海,震撼學界!嶺南大學,以博雅教育為宗旨,彷彿命中註定,是香港文化建國的發祥地。諸位退聯同學,時代猶如選擇了你們,作為學界的先鋒。

睇返份聲明,實在係寫得大方得體,開心見誠。單係第一段就將帳目交代得清清楚楚,斬釘截鐵咁證明學聯冇人收取金錢利益。既然最重要嘅金錢利益都已經講明係唔存在,好似自治八樓冇收過租呢啲非金錢利益輸送就無謂再提啦,會章都講明只對錢銀問題有規定,唔通學聯唔止有「行政疏忽」,仲有「立法疏忽」咩,講你都唔信啦!

其實雖然是炒作新聞居多,但如果真的是事實那將會可能是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恐怖契機?!

當務之急,係用盡方法挑戰個公投嘅有效性,唔好比班共諜利用民主制度破壞團結。我哋一定要迎難而上,鞏固現有組織,加強群眾基礎,做好組織控制同思想傳播,深耕細作,唔好比啲共諜右膠擊潰。民主會戰勝歸來!

《今晚睇李》出街後,好多港媒都將節目同JimmyFallon、JimmyKimmel主持嘅清談節目相比。除顯得部分港媒崇洋媚外,仲顯得佢哋嘅無知。部分記者編輯話《今晚睇李》無論背景、節目形式甚至係當中環節都抄到足西方節目。呢啲指控真係令人憤怒,呢啲只係參考,唔係抄!

中共喺呢啲嘢嘅部署唔會錯,佢哋睇得好通透,劇本好明確,所以做一啲令佢哋高興嘅嘢,肯定會間接削弱爭取民主嘅力量。中共好聰明,一定唔會今日高興完然後聽日先發現中伏,係得我哋先會,所以一令共產黨高興就會好大鑊,永遠翻唔到身,我哋要時刻戰戰兢兢,唔可以有一秒令共產黨高興,因為佢哋好可能已經睇穿晒我哋嘅部署,喺度竊笑。

香港已死(第2046次)

何韻詩同黃耀明真係好有良知既歌手,佢哋講既嘢真係好啱。之後大家一齊合唱,一齊舉遮,個場面真係好靚,我自己係屋企都忍唔住打開左手機閃光燈揮舞。諗起當日我哋係金鐘一齊係咁唱歌,真係好開心、好和平、好有愛。唔似得啲人係旺角,好暴力,烏合之眾,玩多過咩。我出左去一晚唱下歌,聽下靚仔敖暉BB講嘢,完全feel到個份對爭取普選既不遺餘力!

年青人有的是幹勁和魄力。學聯各人仔細籌備計劃,事先準備充足,確保升級不會弄假成真,助長個別別有用心人士的氣焰。在各方的良好配合下,加上天公造美,演出順利完成,徹底瓦解了法西斯右傾激進機會主義者的影響力,成功證明激進升級無用,故在此以後誰也不敢再說升級,而假裝升級亦為警方提供最好的清場藉口,在個多星期後以清場完成退場,一切回歸三子領導下的和平被捕佔中劇本。

宜家香港有邊份工做錯野呀,唔洗寫報告唔駛收警告信,仲可以大條道理話我好大壓力,可以亂9咁郁手郁腳先?睇下最近果個朱乜乜警司,私生活好充實就唔在講,仲要好似皇帝咁睇唔順眼就一棍轟落去,事後只係「停止參與」咁大把,乜都唔洗罰。嘩!我做老麥果陣笑容無四萬咁樣已經話我唔符合公司形象要照肺啦。

Post by 新報人.   燈燈鄧燈〜燈燈鄧燈〜燈燈鄧燈〜燈!鄧! 大家好!我係上次唔記得介紹自己 […]

「鳩嗚」的普通話本尊。更口語的說法是「買東西」maǐdōngxi(西字音調是輕聲),或者「血拼」xuěpīn(shopping的諧音)。不得不說血拼這個詞是很有殺氣的,為了「鳩嗚」而拼到流血,是不是立刻感受到旺角商場如戰場呢?

我是做了鍵盤行業已經第14個年頭,都快30歲了,我有赤大Degree,已outdate的HKCE和HKAL考試證書。但我未想比長江後浪走,最近開了個FacebookAccount寫下文章,原本打算找一份Manager級的工作,叫價100K。但找了個多月都沒有回音,最後唯有找一份次等的寫手工作⋯⋯都有得食魚柳包有得唱K,生活還算有一個保障。今天第一次投稿,報到時,輔仁的總編輯叫我去房坐,影印我的學歷証明。(對,是投稿後才影印⋯⋯)

恆指單日下跌290點,雷鼎鳴在10月3日指恆指每跌一點代表香港的名義財富蒸法十億港元,以此推算滬港通令香港消失了2900億港元。同樣地為了方便計算和免去爭拗,筆者照樣學雷鼎鳴教授把2900億打個五折,得出市場所估計滬港通對香港整體的損失達1450億,相當於每個香港人平均要承受20,700萬港元左右的損失,是港人平均月入$14,000的一點五倍。

一群村民衝至總督衙門,包圍並阻擋黃興,大叫:「革命要和平理性非暴力。」黃興不忍傷及良民,決定停止進攻。行動後來移師黃花崗,村民要求於黃花崗舉行萬人大合唱,有七十二人舉起蠟燭,走上大台高歌海闊天空一曲。有村民於台上發言表示:「我地,今日,係呢度,代表左,團結,你地話,係唔係呀?」全場掌聲雷動,場面感人。

燦書紀年 - 江陰就戳

為守千年之民風,存祖宗之文化,乃可斷頭捨身,明知城小,城破徒計時日長短而已,然為守義理,甘作以卵擊石之事,面無難色。今燦都也小,為存普選之義理,民佔塗中。都內多有居高位,安廟堂者大言:「見好即收」,其義也悖,其人也醜。即如江陰之守城,何來人言「我等已顯氣節,滿韃氣懾,我勝矣!」而後屈從剃髮令之理?較之古今,今人斯又遠在古人下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