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文章

今日我想講嘅,係「死人票」。老一輩香港人傾向支持建制、支持中央政府、支持既得利益者。但,佢地總會老,總會死。我唔排除中共會為咗避免香港選出反對中央嘅特首而發明長生不老藥,但呢個機會比較低。我相信人始終會死的。

這些反動派,想要的其實很簡單。要不是人類以為自己是地上最強,不肯讓步,猩猩是不會大舉反擊,大鬧三藩市,危害美國國家安全的。香港有人預演佔中,剃頭綁手,猩猩也不是沒有和人類示過好,放過風聲——如果可以的話,誰又不想和和氣氣,恪守非暴力原則地爭回主權呢。

(警告:以下內容100%穿鑿附會,歡迎SHARE 俾藍絲帶人等佢地中伏)佔中發起人日前在特首辦門外繫上藍絲帶。

敬請注意,以上內容100%全部虛構,如有需要請隨便拎去用。若有藍絲誤信本人恕不負責,並請用「哈哈哈」三聲恥笑。

燦書紀年 - 丘太僕寺卿參議

丘其人也,並無實學,任尚書時多有怪論,時人引為笑柄。謂欲推廣「節蠟燭」,時人謂今已多用燈矣,用燭何為?況燭貴,尋常百姓少有用者,其人大抵如此。

佔中層次論(偽)

受戴耀廷副教授(副教授不是教授,港大跟從英式學院稱謂,非正教授的title不應是Prof.,近年來很多人弄錯,請緊記)的法治層次論啟發,小弟也根據他這兩年來的佔中運動發展,創一個「佔中層次論」,如有類同,實屬不幸。

耳塞屎

話說潮汕地區民風傳統,家家戶戶都愛大興人丁,生一大堆孩子,希望每一個都能做官做老闆發大財。在今天的汕頭城區和澄海交界一帶,卻偏偏有一戶人,家中僅一獨子,喚名阿來。父母對阿來寄予厚望,但這阿來卻偏偏自幼與眾不同,沈默寡言,獨來獨往,最喜白日做夢,上學睡覺,下課發呆,仿佛抽離於世。

香港被吞併作為中國的一部分,應該主動支持如小米、華為、MEIZU這些國際知名大陸手機製造商,貢獻中國 GDP,成為華夏民族的強大國家!支持優質到不行的國貨,你我有責!

「自己起碼都係政界名人、梁書記頭馬、昔日中學時期都同教主做過同學…」,個女唔做第一都襯唔起自己家庭…俾著係你,你會點做?A:叫小朋友俾心機讀,下次考第一B:自己捐錢起新學校大樓,然後自己做校董會主席C:發電郵俾家長會各成員,誹謗個同學仔出貓

有惡毒的攻擊表示這個自主創新設計是模仿某邪惡美帝國主義壟斷電子計算機市場企業的計算機操作系統。這一定是個子虛無有,惡意攻擊的言論,這個自主研發秉承了古老的中國印刷光榮傳統,更是體現了天圓地方的高深哲學,散佈這些言論的人,很明顯是別有用心,企圖阻礙鞏固民族統一戰線的偉大進程,這些陰謀是一定不能得逞的。

我真心覺得「十八歲搞大人地個肚結婚生仔排公屋」先至係王道。唔明點解有咁多人想讀大學。所謂行行出狀元,試想象下兩個品學兼優嘅少年男女唔升大學,反而全職生仔湊仔,點會輸蝕過你兩個中年夫婦全職返工幾萬人工拎晒去供樓,然後留返個仔俾家傭湊?

是咁的。家下出面有班契弟話我係外面闖左禍要收我皮。佢地話要我人頭落地。我聽到,真係嚇左一跳,然後得啖笑。我十年前入會嗰時班契弟都唔知讀完PCLL未。前幾個星期班叔父先又推舉我黎繼續領導佢地。而家出面班友話想同我玩,我就真係只可以叫佢地即管放馬過黎。

有六十後者,不知何許人也。某年七月,一週不見,無人知其所蹤。未幾,留下洋洋千字,自嘲自諷,然則兩袖清風,不留塵埃,主場文章盡毀於一旦。其他六十後嘆曰:「嗚乎哀哉,如此英雄亦敗於強權之下也!」。又曰:「八十後者,無責任心也。君不見八十後失蹤一星期然後遞信曰『老母唔想我做』乎?我等商賈,豈可賴於此等廢柴乎?」中原周氏綺萍然之,其文見諸報章,皆曰八十後乃廢柴也。有人問曰:「某六十後者,亦失蹤一週後請辭,牽連甚廣,恐香江之網文自此盡失,其事可比秦皇焚書。此人是廢柴乎?」此人實乃上市公司總裁,名氣權勢甚大,周氏不答。

梁振英的港獨陰謀

上任兩年來,種種虧空庫房的大白象工程,刻意超支的基建項目,把海量民意矮化成「有些人認為」,社會利益全面傾向地產商,全都是梁振英有意為之激起民憤的陰謀。親政府的周融本月舉辦遊行,隊伍中居然有人高呼「支持政府,支持反中央」,港府之心,昭然若揭!

香城過去的政局,從未有草泥馬同河蟹。九七前,各方角力爭拗都有分寸,特別是行遍當局,有相當清晰的目標,而且小心估算,適時退讓,無待矛盾激化。現在的權貴,總等待下一個戰機輸送利益,收維穩費沒完沒了。市民一窮二白,選擇同歸於盡,權貴遲早全域皆輸!

一班長年只會躲在冷氣房讀書、打機的大學生,終於走了一趟新界東北,遇上了默默耕作的老村民,見識到本地僅餘的農業,並在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雨中,受到寺廟裡熱情好客的村民款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