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文章

男子港呂,聲稱是燕國人,據報年前因聽說趙國邯鄲人走路不緊不慢和優雅,所以不理家人反對前往邯鄲學習走路方法。連月來在路上跟隨在行人後摹仿,更一度被認為是惡意跟蹤,而遭人告上官府。一名曾被隨後臨摹的女子形容港呂做法愚昧:「彼當日隨吾之後,亦步亦趨,忽左忽右,如疆屍學走,吾深感不安」

自縊男子姓孔,真名不詳,人稱他作孔乙己,年約五十。被發現時因腳部有傷口開始腐爛所以傳出惡臭,實際死亡時間仍有待法醫化驗。現場發現經書散滿一地,且留有遺書道:「吾讀半世聖賢書,仍進學無道,枉然此生。」疑因科舉將近,不堪讀書壓力而輕生。衙門稱死因無可疑。

於襄樊和徐晃所領的曹軍交鋒漸落下風的關羽蜀軍,由於荊州本營遭東吳呂蒙月前率數萬大軍偷襲而失陷,遂只得退走麥城,惟日前嘗突圍回益州不果。關雲長父子被吳軍所俘,不肯投降而被斬首。

據說文憑試中文科重推範文,我忽發奇想,估估以往會考範文有何篇章會被抽起,無法「順利過渡」,下列是我的心水,歡迎各位朋友落盤:

《寡人之於國也》:首長施政一塌糊塗,但事事諉過他人,無疑梁惠王的「非我也,歲也」;市建局毁人家園,奪人生計,正好違反孟子「百畝之田,勿奪其時」的教誨。最好抽起此篇,以免學生胡思亂想。
《六國論》:為免學生產生錯誤觀念,以為服貿協議,中港融合,議員遠赴上海傾政改,是是「抱薪救火」、「賄秦而力虧」。
《店舖》:此篇鼓吹珍惜舊物舊情,有違香港大躍進發展模式,何況文中店舖早已被藥房金舖取代,抽起可免學生有物是人非之無謂感慨。
《出師表》:此篇勸人君廣開言路,又謂人君若「親小人,遠賢臣」可致國家傾頹,好一把烏鴉口,不是詛咒偉大的首長是什麼?梁特如此英明,即使任命劏房、左王「二波」,在中央的庇蔭也絕不會傾頹。

愛爆粗的老公就是好老公

我看到女網友在FB罵這篇飛機文,所以有了改篇的念頭。其實原文說愛發脾氣的老婆就是好老婆,跟愛爆粗的老公就是好老公是一樣的。前者的讀者可能會反對,但實際上女人發脾氣對男人來說,是跟男人爆粗一樣的精神暴力(甚至更恐怖)。那些讀者也可能會說,發脾氣也是為你好,那我想問,為什麼麻甩佬不能善意的爆粗?

政改DSE 小組討論

我們可以回顧一下小組討論中同學A,B,C,D的表現。首先是同學A,在討論開始之初,已提了不同類型的意見。有全民提名,有公民提名,有方案ABC,也有三軌制等等……同學B C D也沒有出聲,沒有回應。同學A無奈,唯有提示一下討論已經開始,然後同學B便醒過來,說「時機已經成熟……討論開始啦。大家在《基本法》的基礎上討論」。

梁振英現年60歲,身高1.82米,雖然老邁,但自2012年升任香港隊隊長以來,戰績彪炳,屢救險球,更憑其「搬龍門」神技,獲得了2013年「香港最佳門將」。在球場上,每當他使出絕技,總能化險為夷,救球隊於水火之中。著名一役,去年十月,梁振英率領「香港政府」,於獅子山發射站大戰由王維基領軍的「香港電視」,爭奪「免費電視盃」。

港豬十三連發

看看你自己有多少有同一種想法?如果有,恭喜你歡迎加入港豬的一份子。無打緊,下次到你有這種遭遇時,下一隻港豬又會重覆咁樣講,無野既!

強烈譴責排外法西斯袁崇煥

上個禮拜日先有一單廣東道法西斯「反蝗」遊行,今個禮拜日又有旺角拖筴歧視自由行旅客。我覺得班法西斯排外右膠好離譜囉!佢地知唔知中國人好慘嫁! 佢地又知唔知中國人都有好人嫁!因為呢班少數未識普世價值嘅人,而犧牲左香港人嘅大量包容,值得咩?講到呢度,我期然想講一句「掉那媽」!弊!講左句粗口 添!最衰都係發明呢句話果個人啦!係喎!原來佢都係排外法西斯右膠黎,呢條咁嘅袁崇煥,同現代呢班法西斯右膠一樣乞人憎!

「募兵制」在玄宗在位年間創建。在開元十一年,玄宗接納張說的意見,由國家招募兵士充當京師宿衛,即「彍騎」。在「募兵制」之下,應徵當兵者是出於自願。所謂「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娘娘擁有兵團,不少是因為娘娘的「招兵」,才引來一群男性服役。現今當兵的男性都是自願入伍,成為娘娘的「觀音兵」。

《信報》專欄作者介紹了「入境稅」,即有立法會議員和社會輿論和應,可見調控「自由行」有深厚的民意基礎。少數權貴維護「不得人心之自由行」,使「自由行」成為陸港兩地的矛盾,實居心叵測。欲煽動港人「排內」,必須先種惡因。而種惡因者,在教學語言、小一學位、大學招生等事件中,肉食者欺侮港人,普教中毁我中華文化、雙非童損我基礎教育、殘字試卷壞我大學尊榮,是可忍孰不可忍?這些混亂與爭拗,特區政府有必要及時予以正視和改正,不能任由錯誤延續、惡果滋長。特區政府亦有必要及時解釋及澄清,制止少數權貴以訛傳訛,把黑的說成白的。

「大家都是中国人」

如果任何人认为外国比中国好,那么他们选择跑到外国去生活,也是正常不过的事情,不存在甚么道德问题,没有谁比谁更高尚。在香港这个充满包容精神的社会,不论你是甚么国籍,只要拥有居住香港的权利,而且不做出不合乎文明的行为,香港的人民一定会欢迎你、包容你、接受你。可是,人民的耐性是有极限的。如果有人公然放弃中国籍,以外国人的身份,干涉中国内部政治,卷入国家内部矛盾的斗争,甚至做出伤害国家人民感情的行为,这些恶行就无可置疑的超过了人民可以忍受的底线。

可開設更多口才工作坊

中國傳統節日和習俗那麼多,只教拜年遠不足夠。既然有關工作坊已引起公眾廣泛注意,大收宣傳效果,何不打蛇隨棍上,多辦幾個這類工作坊,賺個豬籠入水?誰都知道香港中產家長一聽到「教育」二字,就會即時智障地乖乖掏出腰包送錢,有錢不賺,無異是「天與不取,反受其禍」。以下是一些值得盡快開辦的好口才工作坊,要賺趁手。

振英同志,辛苦了!

第二點是放在「年青的」身上,同樣省去了一個字。不過,今次是個「媽」字。因為振英同志著眼的並不是年青人,而是他媽的房子。香港除地產外,另一重點行業就是銀行金融。但眼見銀行業一日比一日難做,所以振英同志特別鼓勵香港人借貸,還要說明是抵押屋子,好讓銀行從業員多點工作。而當中的「展」字應為「孖展」之意。是鼓勵香港年青人有第一筆錢,應該先借孖展炒股。有獲利後,就可搞生意了。否則,實在難以想像如何向親戚借錢時說:「我要起間廠。」

擅闖軍營所犯之法,也不過是《公安條例》之「沒有通行證進入軍事禁區」,而佔中所謂的公民抗命,其抗之法也是《公安條例》的「非法集會」,但佔中要數萬人,才有機會造出效果,佔領軍營者只要千人,已夠造成震撼。而且根據「852郵報」查證,《駐軍法》本身沒有任何解放軍可以擅自懲處闖入者的條文,只在第12條提及「軍事禁區的警衛人員有權依法制止擅自進入軍事禁區和破壞、危害軍事設施的行為」,換句話說,千人衝進軍營靜坐,如沒有「破壞、危害軍事設施的行為」,警衛人員依法是無權可用,結果要勞煩香港警方進入軍營執法,無論如何也屬大振本土聲威,羞辱鬼國妖卒的壯舉。

是故,佔領軍營運動較諸佔中,明顯成本細、效率高,而且對市民影響至少,易得大眾支持,卻能展示勇武,大大衝擊中共威權,城邦論者和「熱血公民」,何不立即帶頭領導?如果再邀請支持本土的離地中產留美學者孔誥烽教授舉家參與,連帶美帝也捲入其中,運動對中共的威力,必將以幾何級數提升。真正的本土派,沒有反對佔領軍營之理;佔領軍營運動,將是本土派真偽的試金石,誰不支持,再口說反共,也再不能掩飾,實際是為中共維穩的賣港賊。

路姆西潮

「雞蛋公仔扔向狼,無人不識路姆西」,辦公室裏,餐廳裏,晚會上,道路上,經常聽到有人問答:「你買了西沒有?」「我買了。」或者說:「我正想買。」到了星期一,道路相逢,多爭說路姆西搶購消息。一時之間,幾乎形成一種空氣,甚至是一種壓力,一種誘惑,如果誰沒有到宜家買西,就好像是一大憾事,不得不擠時間,去搶購路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