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文章

馬賽同性戀 視迷好失落

上帝差遣左佢既僕人蘇穎智牧師呼籲眾生,要為全世界耶教徒爭取可以公然攻擊同性戀者既言論自由。佢認為只可以係講台上講、會堂上圍內講自high係唔夠既,一定要可以係公眾場合 sm 你先夠皮嘛。佢話 「只有牧者和在講壇上的言論受保護並不足夠,『我寧願同我嘅兄弟姊妹一同面對,一同受苦』」:明明係鞭打緊人,但又自己受苦。咁唔係極樂 sm 係咩?

舊鴿馮萎肛投共拜官,豈能不賀﹖特撰〈萎肛銘〉以頌之。

(文藝創作,如有雷同,華人不幸)從2014年7月1日起「惡霸-貪腐終結者」與第二代「綠壩—花季護航」同日推出。「惡霸-貪腐終結者」的智能晶片率先為部級以上官員安裝,繼而全國分期分階段實施,殖入所有黨政官員身上。

一件怪事,就是在上任之後,第一時間「自爆」。要是梁振英真的認真對待「僭建」問題,並且用作攻擊唐唐的主要手段,難道會不想想自己家裡沒有僭建? 也不會離譜到讓傳媒這麼容易就揭發出來吧? 他自己是測量師噢,有可能嗎? 很明顯,這種「被爆料」的後果只有一個,就是突顯「欽點」的荒謬! 再加上先前的「內鬨」表演,還會有人相信阿爺的「欽點」嗎?

好了,在委任「內閣」方面,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了吧。幾乎每一個局長和行會的委任都是「廢到無與倫比」,但這些人就是香港的權力核心呀! 歷史上從未出現過如此驚嚇場面。相信做傳媒的也從未如此「輕鬆」過,就是不用自己找黑材料,而是黑材料可以像「井噴」一樣,讓你想追也追不上。結果是「滿朝文武」無一可用之人。基本上是繼特首自己自廢武功之外,連核心權力的武功也廢掉了。

如此明目張膽的「解除武裝」動作,除了是有心之外,難道會有其他可能性?

港蛙考

港蛙(Harbor Frog),曾一度不被承認的物種。脊索動物門-兩棲綱-靈長目(Chordata-Amphibia-Primates) 。港蛙的起源仍是眾說紛云,廣為人所接受的是由靈長類異變而成。有學者甚至題出牠們是逆向進化的學說。港蛙的全部46條染色體與人類相近,腦部相對身體顯得大且重,構造卻想對簡單且缺乏辨色能力。港蛙基本上是陸行動物,但生活仍然離不開水,卵更需要在水中經過變態才能生長。

《窮富翁大作戰》製作組下次可以改拍《高登友大考戰》,搵一班畢左業十年以上、(自稱)會考30分、高考幾條A的高登仔,去過下DSE中學雞應考生活,做下廿年PAST PAPER、每日要定時被一班親朋戚友哦足一小時「鼓勵」說話、一日要補三場習、每日去輪自修室,充分體驗下「其實唔難」的DSE生活。仲要求佢地一定要拎到至少四個五星星,否則就要去西洋菜街全裸倒立扮狗吠。

財政司應該要做的是全面削減政府開支。就拿曾俊華剛剛發表的財政預算案,預算開支3150億港元,筆者認為除了623億元的基本工程開支外,其他都可以削減。工程開支要留,皆因若政府被人告,成本可能更高,但政府從今以後不應再搞基建,而且即日起不再資助教育、醫療等社會福利,公共服務全面私有化,自負盈虧,如政府全面改制為「香港公共服務公司」,紀律部隊變為「香港保安公司」等等。總之全面削減社會福利和公共開支,所有醫院變私營,學校就教會歸教會,社團歸社團,全部市場原則運作,在兩年達致政府「零開支」,改造成「極迷你政府」,完全實施「資本主義」。

佢同佢D伙記都開始頹做,恃住自己有經驗、有客人,做既咖哩越黎越難食,甚至某D客開始話,「嘩!你果D都唔知係咪大便味咖哩黎!」不過,大便味還大便味,始終係咖哩,況且更加冇理由走過去食真正的大便呀,所以,大家仍然係一路鬧,一路焗住食。印度咖哩老細都有少少良心,擺枝雞汁響檯面俾大家調下味。

想跟王維基說聲加油

我覺得現在社會真的充滿怨氣,但不只港男港女才不滿發免費電視牌照現況。自從有亞視的出現,加上無綫節目質素愈來愈差,經常出現May姐同雞汁,大家多了表達對政府不滿的惡毒詞語。我相對處於一個不較體諒的角色,因為就算有多少反對發牌的理由也好,你一定要 be honest 的是,你在今年一定不會得到某些 benefit ,不是每個兩個台的節目你都覺得「gur」。有時打開討論區,見到有人很激烈地批鬥維基台,或者叫它再吵就殺無赦,我反而覺得:「嘩!使唔使呀?」

嶺南香江,口七百萬,位於深圳之南,南海之北。北京中共者,竊政四十八年,收香江而治。懲港燦之頑,赤化之緩也,聚黨而謀,曰:「吾與汝畢力殖民,如吐蕃、西域故事,徙民香江,達於赤化,可乎?」雜然相許。香江太守思歪懼曰:「以臣之力,曾不能撤『限奶之令』。如殖民換血何?且焉置港燦?」對曰:「投諸離島之尾,新界東北。」遂命思歪開邊納民,日殖百五,並縱「雙非」徙於新界之北。南下之民,無一返焉。

我不明白你們這些年輕人,為何聽到馮煒光將「新聞統籌專員」這個職位跟白宮發言人作對比,就要瘋狂恥笑一番。話說,幾年前香港第一前鋒陳肇麒也說過:「韋拿踢法似我」(韋拿是西班牙現役著名射手)的金句。要做到第一,並不容易;但做不到第一,卻又很難讓人記得你。所以,另一個方法就是說些會讓人牢牢記在腦裡的說話。像唐唐的「你呃人」、梁振英的「撤與唔撤之間,有好大既討論空間」,好有Point?唔係呀。但偏偏就讓大家緊記著。

泛民與跪地男

呢十幾年以來,泛民就好似跪地男對掌摑女一樣咁對中共跪求民主。跪地哭求的泛民:「我要民主呀,我要普選呀﹗你明明答應過我架﹗嗚嗚嗚……」聲色俱厲的中共:「我係你老闆,你竟然想挑戰我的權力﹖」隨即掌摑泛民,啪啪啪之聲不絕。泛民繼續跪道:「我冇呀﹗我冇挑戰呀,你明明講過……」中共邊摑邊說:「仲唔知錯﹖仲唔知錯﹖我先係你老闆﹗」繼續啪啪啪。

港孩不看便罷,看了一遍,又念一遍,自我把兩手拍了一下,笑了一聲道︰「噫!好了!我中了!」說著,往後一交跌倒,牙關咬緊,不醒人事。母親慌了,忙將幾口開水灌了過來。他爬將起來,又拍著手大笑道︰「噫!好!我中了!」笑著,不由分說,就往門外飛跑,把同學和鄰居都嚇了一跳。走出大門不多路,一腳踹在泥濘裡,掙起來,衣服都脫盡了,兩手倒立,倒乾淋淋漓漓一身的水。眾人拉他不住,只見他倒立吠著,一直倒著爬到芒角街上去了。眾人大眼望小眼,一齊道︰「原來肥蔡歡喜得瘋了。」

請假範文

太祖皇帝大仁而生智,大智而生勇,起義秋收,歷預井岡、廬山長征諸役,奠丕基於延安,履凶險於重慶,時年半百,一舉而天下反,「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十月一日,建號新中國,錫嘏此日,永誌肇造。於是乎當日將萬家舉杯,親戚相慶,其喜洋洋也。不惟吾等有其家,大學職員,由圖書館員至宿舍專車司機,亦有其家。此官府所以法定假期也。吾等一面仰望教壇,亟思啟導,一面念人人各愛其家,難無歸悃,思量再三,用特修函情請當日免課,俾百戶俱歡顏,吾師亦得養尊處優,而或交錯觥籌,此樂何極?愚以為勤有功,稍事嬉戲亦未必無益,況係年度盛事,理合嘉貺。

(內含殺戮圖片慎入)慟於公曆二零一三年九月五日(農曆八月一日)星期四在九龍灣九汽車廠仙遊,享年四十四歲,謹擇於二零一三年九月廿四日於香港歷史博物館舉行公祭,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一日安葬於廢車場,哀此訃

想跟天兔說聲加油

我覺得現在社會真的充滿怨氣,但不只年輕人才不滿現況。自從有李氏力場的出現,加上南海颱風愈來愈弱雞,經常臨門撻Q或轉向,大家多了表達和颱風不滿的惡毒詞語。我相對處於一個比較體諒的角色,因為就算有多少不滿也好,你一定要 be honest 的是,你在今年風季一定得到某些 benefit ,例如半日假,不是每個風球你都覺得「唔gur」。有時打開討論區,見到有人很激烈地批鬥天兔,或者叫它周一無八號的就過主不用來,我反而覺得:「嘩!使唔使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