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文章

歸去熊兮!後庭將無胡安歸?既以野心而營役,奚惆悵而獨悲?悟已往之不智,知來者之噬臍!柒頭皮行路遠,覺今是而昨非。州搖搖以輕颺,風飄飄吹白衣 。問廠衞以前路,恨東珠之收皮。

香江赤化,非時不利、政不善,弊在犬儒。逆來而順受,破滅之道也。或曰:「香江之民,率犬儒邪?」曰:「不默者以默者喪。蓋失強援,不能獨完。故曰弊在犬儒也。」

文明選課

我兒子CUSIS 開放就是想直接讓各位選課,報讀大家的必修和選修課程。我希望中大內外的各位學生,都能遵守文明選課的規則和秩序,任何人都不應以三字經或四字成語問候我的兒子,更不應問候我。星期一在我兒子開放期間,很多人在電腦前爭執,並涉嫌使用粗口問候我,警方重案組已根據法律,以公平、公正和不偏不倚的態度處理。相信今日選課時候,如果出現類似情況,不論違法人士的背景和政治立場,重案組亦會一如以往,不偏不倚地執法。

思歪曰:「魚,我所欲也;高湯,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烹魚而煲魚湯者也。港人,我所效忠也;中央,亦我所效忠也,二者不可得兼,賣港以取信中央者也。魚亦我所欲,所欲有甚於魚者,故不為苟全也;殺生亦我所惡,所惡有甚於殺生者,故手段有所不擇也。如使朕之所欲必得於賣港,則凡可以得利者,何不賣也?使朕之所惡莫甚於刁民,則凡可以滅其聲者,何不為也?由是則賣港而無不利也,由是則可以滅聲而無不為也。是故所欲有甚於魚者,所惡有甚於殺生,非獨港奸有是心也,人皆有之,寡人能勿喪耳。」

與社團晒馬

上星期日,我在屯門請了數百位社團代表晒馬,就社團未來的運作和持續發展交換意見。社團的朋友多來自五湖四海,當中有不少在身居要職,489、438或者426,甚至乎已經自己創業,殺出江湖新血路,而且這些社團朋友都有組織社會活動和群團活動的經驗,剛好我在選舉中得票是689,又是紅色母系與黑色父系所結合的產物,所以大家談得特別投契。

狼公鎮鷹之事章

癸巳年夏,公昭《周年彙報》以示眾,屢自詡穩中求變,極言五大功績,遣策濟民於水火。然民匱薪米,家亡棲所,社稷危危乎若累卵。公既未解黎民倒懸,而宣諸大策於市,其偽自見;又陰與黑道勾結,任其糾爪牙逞兇,復衊百姓為刁民,嗾使差役濫捕之,斯無異周、來之暴虐耳。

陷二年,帝震英,怠政廢業。忽鳩痕,忘己之職份,微服至天水圍尋銷魂。遊蕩數百步,路遇一姝,妍姿妖艷,暗香襲人。震英甚異之。復尾行,欲誨其淫。姝行數里,便進一院。英見旁有狗竇,彷彿若有光。便屈身,從口入。

新任警察局長高登在哥譚市新年慶典對市民上發表了一篇講話,名為《罪犯也是鄰舍》,提倡對哥譚市的眾多超級罪犯及貪污警察予以理解及包容,一齊維護哥譚市的和諧穩定。「這些年來,目睹哥譚市一些黑社會及罪犯的行徑愈來愈脫離章法常規,警隊的貪污舞弊愈來愈無法無天,似在挑戰市民的底線,真不能不懷疑他們到底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然而在看到Joker慷慨激昂的發言,在看到一些警員的憤怒迴響之後之後,我又不禁反過來想問:我們是否真的瞭解他們的立場、情緒及心理呢?

所謂養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你盡下孝道 o既就唔好影衰家人同學校,咁細個就跟埋晒D 屋村童黨以為自己巧威威?出黎行係要還架小朋友~~~我係唔會因為你細個就唔邀請你入會 o既,你知唔知你一個扮可愛豬豬就令到全香港以為D 反對梁振英 o既人係暴徒蝦細路?就算你背後幾多辛酸史都唔可能令你呢次講大話變得合理。係精 o既就乖乖地自拍道歉放上YOUTUBE,搞到你學校日日收到投訴電話然後記你大過就一D 都唔型囉~~日日返學或者落公園「威」 o個陣被人拿個IPHONE 出黎SHOW 晒D 改圖笑你ON9 仔真係好ON9 架小朋友~~~

八月,紅欲為亂,恐群燦不聽,乃先設驗,持馬獻於宗廟,曰:「鹿也。」群燦笑曰:「尚書誤邪?謂馬為鹿。」紅曰:「此鹿也,名為『愛大鹿』,祥符,上生一對『愛棗角』,鍾靈之獸也。宜祭天以酬,以感天恩。何以祭?當生祭塾師,方顯其誠。」遂指惡吏問左右,左右或默,或言鹿以阿順萎紅。或言馬者,紅因陰中諸言馬者以法,皆以匪灋集會罪誅之。後群臣皆畏高。

仁本男優,賣身於東瀛,苟全菊花於亂世,但求免毆於街頭。鏵叔不以臣猥褻,卑躬屈膝,打救臣於AV之中,諮臣以報國之事,由是感激,遂許鏵叔以驅馳。後值政改,投共於西環之際,陰違於泛民之間:爾來三年又一月矣。鏵叔知臣謹慎,故臨卒寄臣以大事也。

涼粉者,性(姓)涼(梁),苦而黑心,質膠軟而無力。今東北不能發展,退恐人笑,汝無膠用,不如早歸。來日,思歪必貶汝矣,故宜收拾包袱,免得臨時慌亂。」茂菠哭曰︰「兄真知思歪肺腑也。」遂亦收拾行裝,於是局中秘書,無不準備歸計。

對於膠波的助理,屋企做廠捱咗幾廿年,唔買地一早俾租俾到執笠,邊可能捱到今日?佢返工之前將老豆公司啲股份轉走,拒絕同公司利益一致,又唔申報,我已經要表示遺憾。依家佢兩腳一伸唔撈,令我司又少了一個人,係遺憾上再加遺憾。依家啲年青人,抵受唔到壓力,少少野就辭職唔撈。呢件事令我堅信,要離開好易,留低卻需要好大勇氣,陳部長千夫所指都仲企喺度,係一位有高尚情操的員工。

就二零一三年七月廿九日晚上,香港大球場舉行傑志對曼聯足球比賽期間,有等候入場的球迷衝破警方防線及辱罵在場維持秩序的前線警員,本人特此致函促請貴會發表聲明,公開譴責滋事球迷的粗暴行為,向社會大眾表達以下信息,以捍衛警隊尊嚴及香港法治精神

這是一個發生於2047年的故事。一名獸父被控跟女兒亂倫。被押送到法院,法官問:「你承唔承認,你跟自己的女兒發生過性關係?」獸父想了想,然後以堅定的語氣沒有答道:「沒有,肯定沒有。我只向『老婆的家人』作出過性教學試範。」法官聽到後,呆了一會兒,差點招架不住。「老婆的家人代表女兒?」獸父再度擺出一副冷靜的態度去解釋:「身處一個家庭,就要互助互愛嘛。為老婆的家人進行性教育,我是『責無旁貸』的。警方及律政司『利用現有制度和程序』,意圖阻礙我對家人教學的熱誠,以及表達我對家人的愛,這種手法絕對『豈有此理』。」

菠自小愛鑽營,錙銖必較。天資敏悟,生財有道,尤好《避稅會計》及《僭建方法》。及長,勤修劏房,經營達旦不寐。酒量驚人,御前,必對酒三百杯。學卸責於震英。英卸三責,皆中妻,以示菠;菠試卸一責,中其子;再卸,又中。英大驚,以絕技「語言偽術」教之。菠由是益自練習,盡得英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