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文章

中華書局抄熱了書展話題,對各方有利。早幾天才在電台節目光明頂聽到彭志銘大呻書展氣氛冷冷清清,他更埋怨特首和財政司司長不去書展,令書展無法引起社會關注,極盡酸腐味!想不到一代文人彭志銘,旗下出版社出版過一系列批評權貴的書籍,為了書展,自己卻對權貴搖尾乞憐!無他,利之所在,為了搵食。搵食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書展沒法引起關注,人流小自然生意小,這將嚴重影響香港出版業一眾同工的生計!

君不見東方之珠英殖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佔中港人悲法治,朝告社連暮低調?
香港衰亡須悲迴,誰使維港空幻彩?
天生我材豈有用?共匪殺盡還復來。
烹宰遊行警為樂,胡椒一噴三百杯。
香港地,和理非,
將變狗,匪難停。
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
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自由不再死。
古來政改皆艱難,惟有公義留其名。
英王昔時大制誥,民主國度恣歡謔。
港人何為言少錢,義守其土對君酌。
去蝗蟲,召英傑,
呼兒將出同佔中,與爾同灼共狗頭!

反佔中的未來戰士

五位市民向警察報案「一年後有人犯法」,震撼程度相信比埃及總統被轟下台不相伯仲,警方在程序上表示「受理」也無可厚非(「受理」的門檻很低,諸君毋須在這方面責難)。不過假如這幾位朋友打999話「我屋企一年後火燭呀」,不知消防處又能否「受理」?

守護陳雲?

嶺南學生會正正是左膠的集中地,這班左膠廢物,和一直說支持陳雲的人,老實問一下自己:你與陳雲好親嗎?陳雲丟了教席,你真的好有感觸嗎?這麼久,還攬住他的「城邦論」,令他不能得道升仙。那種不是出自真實的假惺惺,就如去年穿上有黃洋達三個大字的衣服到中聯辦門外,今年又忽然本土的熱血公民一樣,令人厭惡。

九龍城邦之復興

筆者心目中的「本土」就是九龍城,因為自出娘胎有十年時間在九龍城居住和生活,就算後來遷居大埔,也經常和家人回到九龍城逛街和吃喝,筆者見證著九龍城的盛衰。九龍城是筆者的「本城」,我對它的印象是:龍蛇混雜、美食天堂、國際城邦。筆者兒時居於九龍城寨,此乃龍蛇混雜之地,自不用說。說它是美食天堂,當之無愧,從路邊小吃、地道粥粉麵飯、火鍋海鮮至世界各地名菜應有盡有。九龍城從來沒有高樓大廈,只有一群群矮樓;九龍城從來沒有大街,只有縱橫交錯的小巷,它就是一個小城邦。啟德國際機場飛機日夜升降,旅客來住如梭,成就九龍城這所國際城邦。

如何成為霸氣惡女

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蛋散透過公開信問我如何能夠成為一名霸氣惡女 。我既非tree gun也不是元秋,天資不敏悟,所以我不能明白有些有語病的句子而將它們的解釋向你們娓娓道來。但對於霸氣我也有自己的一番解讀,也中了毒,也許就在此和大家一起解毒一下。在現實生活中,有許多女性和男性甚至第三性都只注重自己的外表,著筆最多的往往是化妝和穿著 – 相信各位讀者都唔明「外表點可以著筆?」其實,係畫眉咁解;但呢個唔係重點,重點係,太家往往忽略咗,內在的涵養。

(編按:林非久經訓練,考生切勿模仿;答到咁肯定得「1」,因為根本無人識改。)「自治」未嘗賂共,終隨燦都遷滅,何哉?袖手而不化認同毒也。燦類既喪,治亦不免矣。本土之君,始有遠略,能守其土,義不賂共。是故雖小而繼興,斯策正之效也。至以紐倫為號,始速禍焉。燦嘗五戰奶粉,二敗而三勝。後共擊水貨者再,港共連卻之。洎海關錯事,官欲棄策;惜其用策而不終也。

「點解罷工唔係唔返工,喺公司以外集結就算,而係要同保安員發生衝突,強行衝入公司話要談判,阻住其他人做嘢?公司係好危險架,唔係話入就入,工友要入去都話啫,但係你班學生同所謂聲援者又衝入去,仲唔係妄顧法治?仲唔係妄顧參加者安全?另外,呢班政棍,今次仲唔係靠煽動階級鬥爭嚟攞選票?佢地啲口號同banner,全部直指大老闆,但係心水清嘅朋友都知道,今次班工友係受僱於外判商架嘛,點解矛頭唔係向住外判商?佢地係咪好明顯,以矛頭指住燦都賢達,鼓動仇商仇富嘅民粹?仲唔係靠煽動階級鬥爭嚟攞選票?

工人罷工實屬可恥

我認為資方絕對不可以答應勞方的要求,更應把發動工潮的人立即全部解雇,請另一批願意做的人代替。而警方更應立即清場,因為他們正干擾資方的正常碼頭運作。香港不是有法例要保護任何人仕的私人財物。把這些人清場和拘留之後,全部不准保釋,以免他們再度生事。請問各位人仕,我說得對嗎?自由黨的李先生,我是你的好朋友。

楊達,字枉上,燦都人也。少聰敏,然為人倨傲,時人奇之。及長,任編修,浪駭形跡,眾怪,欲免職,唯其師奇其人,遂得脫。後聚眾山林,號黃眉,值天下大亂,故播言曰「蒼天已死,黃眉當立」,爭天下。謠傳強秦奇之,賈萬金,令達明修棧道取江南謝氏,實佯敗江南謝氏之手,以振江南謝氏聲威。後謝氏果成江南第一姓。

2013年通識終極定義錄

為左協助DSE考生考到最最最切合升大學的好成績,為左將最最最重要的內容貼近到最最最貼近的時事催勢,萬眾期待既《2013年通識終極定義錄》將定於二O四六年四月十一號出版,為了方便大家參考和得知通識教育的偉大,下文將摘錄本書部分篇幅!

網絡名人訪談:阿捷

記者:今日,我要訪談的網絡名人,叫阿捷,又名「楊梓燁」。「主要經營blogger《捷學的哲學》與《文字的碼頭》。為人愛恨分明,讀哲學,愛文學,最鍾意吹水與睡覺。據聞思想家李天命精於三學:哲學、文學、逃學。我以此為目標,暫時進入化境的,只有逃學,朋友與老師都覺得這句最中肯。」他是這樣描述自己。

《抗日奇俠》的成功毋庸置疑,僅以五千萬人民幣製作費卻換來了十四億人民成地精,更掀起了「武俠抗日傳奇劇」的全新視聽革命。但在這套劇集靠「抗日」大獲全勝的同時,倘若我們不只滿足於從劇集中獲得妄想性的自瀆快感,便會為該片的成功所折射出的今時今日之國產劇形象淪為笑柄 - 或許這部如此「自瀆」的影片能成為「全民焦點」、被強國眾多憤青認受獲得廣泛共鳴,只是「國產劇」的走火入魔。

要是窮得連朋友也攀不到,怎樣算?哼,中產資格,是可以飲回來的!曾俊華話,中產的生活型態是飲咖啡!所以,你做到那種生活型態,就可以了。所以,去茶餐廳食晏,唔好飲咩凍檸茶喇,一律飲咖啡,你就是中產了。不喝咖啡?不用怕,中產資格除了可以喝回來,也可以看回來!看法國電影吧!我告訴你,咖啡還要用錢買,但法國電影可以上網 download 呀~所以話,要做中產,其實唔難。

誠如馬大律師在立法會跟長毛議員對答期間強調,「律師」和「大律師」是不一樣的。差了一個字,意義就完全不一樣。由此可見,「Chinese」和「Fucking Chinese」也是不一樣的,屬於不同種類的人種。馬大律師博學多聞,從馬大律師口中,我們也認識到世上還有一類人種叫「Bloody Chinese」。所以大家千萬不要錯怪馬大律師,胡亂批評他在議會上講粗口。當他在議會中對長毛議員說:「You are not even a Fucking Chinese.」他並沒有講粗口,亦不是在冒犯長毛議員。作為一名專業人士,他只是客觀地陳述長毛議員並非屬於「Fucking Chinese」這人種!

癸巳年初二,我國新界士紳劉皇叔卜於沙田車公,得九十五,下籤也。籤詩云:「駟馬高車出遠途,今朝赤腳返回盧,莫非不第人還井,亦似經營乏本歸。」卜人釋之:「審時度世,回應市民訴求,才能做到政通人和。」言之無物之萬能key 也,獨內膠外閉之人所信,故曰:調理農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