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小事

我叫Andrew,今年31歲,是家中獨子,父母都說我很乖巧聽話。

隨機搭巴士

畢竟香港很小,隨機登上任何巴士都不會令人迷路。

自閉症的社交障礙與恐懼

自閉症患者是一個很好的朋友,雖然他們未必能夠時常在身邊,但只要我們是朋友,一生也是。

開放?保守?

其實都真係有時幾羨慕西方國家對性既開放。

近期連登有篇文章上左熱門,名為「究竟係邊個智障發明薄荷M巾?」網民表示用左呢塊m巾尤如「搽左白花油落妹妹」,成日都覺得涼浸浸咁,又唔舒服又成日凝住濕左係咪漏m呢?

他們不是模範夫妻嗎?Steven的IG和Facebook,貼滿了寶寶的相片和送太太的禮物,滿滿的愛的宣言,頻頻放閃,惹人豔羨。但仔細一想,最近好像看不到Steven的動態更新。

「發生甚麼事,跟我們說。」我拍拍Amy的手,直覺告訴我事情並不簡單。

「其實⋯⋯Steven並不是你們想像中的那個好爸爸。」

  話說已經home office咗一段時間,最初夜晚都仲會戴住個口罩落街散步,但係而家直情街都好少 […]

在廁所吃蕉的老伯

那時候,我吃了一半午餐後,肚子突然絞痛,馬上奔進廁所去解決。我把整個廁格都弄得很臭,味道很濃烈,臭得我自己也深感尷尬,也許是吃肉太多的緣故。當我用力把所有不潔淨的物質排出體外後,當場舒了一口氣,沖水後就走向洗手盆洗手。豈料,這時我卻看到駐守在廁所的伯伯,竟然拿着一根香蕉,已經吃了一半,在我洗手的時候一直在慢慢吃,我從鏡中看到他的倒影,內心有種說不出的內疚。

夜晚冇堂食,揀野餐地點都要有技巧,第一,要少人。點解?多人咪有傳染風險囉!

而家呢個仆街政府咪就係做緊呢樣嘢囉!

鋪水泥,悟人生

以前我所有事情都很有計劃,
自從疫情開始到至今,
原本我鋪墊好的前路,
頓然化成頹桓敗瓦、磚頭石塊。

今次回到香港主要是因為疫情的關係,因為墨西哥的情況日益嚴重,雖然好鍾意墨西哥唔想離開,但是為了安全考量都是決定暫時回到香港。

出嚟做嘢,食死貓係預咗

「Brenda,條片加返中英文字幕,然後再拍一條關於公司新嘅產品插入去,而家果條唔夠update呀。」Michael說。
「但係咁樣改條片會好貴,我哋又無條原片,不如直接刪咗唔update嗰啲頂住先,等有多啲新產品再拍。」我說。
「梗係唔得啦,你照我意思做啦!」Michael說。

經過多月日日戴口罩出街,不少香港人防疫意識下滑,今日有網友發現港島區有超市經理執貨,將口罩戴在下巴

聽聞英國啲紳士都好興玩 self-deprecation,笑下自己懶係謙虛咁。 對於原本高高在上嘅貴族嚟講,咁做可能會比較平易近人。

有人說,玩交友app都是看樣子、看職業,但有時有些細節還是可以由自己控制,看到某些男生的profile真的令人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