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小事

你有朋友嗎?

好多人喺唔同stage同環境,都可以係你朋友,所以你可以有好多朋友。

吃很多但不會胖的女子

她啜了一口凍檸茶,然後接連吃了三口米粉,郊外的泰式食店在晚飯時段前的最後一個下午茶餐,在她慢慢品嚐下,變得特別美味。她是個會吃很多,但看起來依然弱不禁風,有時瘦削得營養不良的模樣,臉頰都會凹陷,只有鼻樑是高挺的女生。

Goodbye HK, Hello HK.

班機兩點半飛。預早三個鐘到準備Check-in,再計埋搭巴士去機場,準時十點打開屋企大門,準備迎接久違嘅飛行之旅。雖然平時我同啊媽買餸幫手拎袋橙都話好重,但拎行李就另計,再重都係開心事。等巴士用十五分鐘,車程用差唔多一個鐘。雖然淨係去機場嘅時間已經差唔多同機程一樣,仲未計要喺機場等三個鐘,但搭飛機就係咁值得期待,就算之前要辛苦少少都冇所謂。

我諗好多人都成日會有負面情緒,我哋要做嘅唔係壓抑佢,而係要學識點樣同佢相處,點樣喺適當嘅時候釋放佢,負面情緒就好似一隻住喺心入面嘅怪獸咁,愈困住佢,佢就會愈癲,甚至令你傷害自己,所以你得閒要帶佢出嚟散吓心,畀啲好嘢佢食,佢就會乖乖哋變返隻狗仔,每個人對付佢嘅方法都唔同,我就分享吓我嘅做法。

「卸膊」是老闆的喜好,「食死貓」也是員工的常態。他終於知道同事們為甚麼一個個離開。

呢啲就係層次上的分別。

腦細都係一如既往,諗到乜就叫你做乜,即叫即蒸,無時間畀你plan,往往都係好倉卒,只可以勉強交啲行貨出嚟,最慘係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幾個鐘內變一次,講過又唔認數,成日要我哋成班同事登上月球,但淨係畀架單車你,大佬呀點飛上去呀?除咗減人工,佢仲諗咗好多方法整走我哋,令到大家最近都好大壓力。

把「自信」還來

每次有人讚阿晴乖巧聽話,嫲嫲總會笑著說:「託賴啦,乞衣女一個,我哋屋企窮啊,唔乖啲聽話啲就冇人要㗎啦!」

初次相遇是在高中一的開學日。男生早早坐在課堂等開課。女生一進課室,扎著一根馬尾雙眼空靈她,一下子抓緊了他的目光,深深沉醉於她的美感當中。在上課的時侯,男生在英國詩選上抄寫一些詩。一邊抄,一邊想著這是送她的禮物。

處女座式叫春

我唔知係唔係所有處女座都係咁,我識嘅處女座入面。有一個叫起春上嚟我真係好想掉佢落街,或者嗱嗱臨搵條仔塞著佢把口!

順風車

那天她坐在我的車上,我們開着車在新界某條單線雙程路走着,剛好看到一輛開篷車迎面駛過,她說香港很不適合駕駛開篷車,路窄且人多,空氣也混濁,也跟我分享了這件事。我問她,為什麼拒絕了這個主動搭訕的司機。她說那人的用意令她不安

這種無動於衷,不限於政治,還一直切實地滲透在生活裏。很多人隔着一個電腦屏幕,大聲疾呼社會的不堪,但在現實生活裏,光天化日有匪徒在地鐵斬人,途人中沒一個不是事不關己的冷漠模樣,還有在工作裏,有多少人為了五斗米,旁觀同事出盡齷齪的手段,而默不作聲。

香港 = 西工樂園

首先,過勞死係唔包入法定職業病架,法定職業病最近一次更新就係包埋SARS,過勞死、中暑通通唔包。好似個女文員,做到死左,都未必有保險賠架。

大佬個 Sales Assistant – Ann 姐入 form claim 電話費,一次過 claim 一至八月,公司 policy 講明只可以 claim 最近兩個月嘅單,會計部都係跟 policy 做嘢啫,過咗期自然就彈㗎啦,所以 Ann 姐一至六月嘅單比會計部 reject 咗。

話都無咁快,電話響。。。

大佬:「點解 Ann 姐啲電話費單 reject 咗?」

命、隨緣、格

嗰種人就係嗰種人,點改都改唔到。

作為一個上過港大Hall莊既人,我諗我都叫可以講下當初Hall Ed用意(都係一個流傳說法)。話說以前入HKU的人係會好囂張、因為都叫做係「天之驕子」,仙制的作用就是透過「嚴肅認真」方式,等D新鮮人入到黎,知道自己唔係「天之驕子」,要識得融入舍堂生活咁話;但之後仙制有無變質就係後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