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小事

「你有做過start-up同傳統大公司,agency同in-house都做過,好適合我地嘅要求,我覺得你可以勝任到呢個post,可惜你人工太高喇,我地無咁多budget,呢個價係咪最低喇?」

營業員的一天

鬧鐘響起,開始新的一天,阿黃望一望仍在睡覺的妻,妻不用工作,但阿黃希望她可載他上班,然後他就不用煩泊車的問題,在商業區,停車場時租昂貴,但妻不願起床,著他自己坐地鐵,這老婆真懶,又唔想返工,早起也不願,如果家裡的女傭有車牌可以載我就好了。

鑽戒

程子晴嫁給富商翁恭時只有24歲,而翁恭比她年長26年,二人的婚禮在五星級酒店舉行,城中名人富豪紛紛到賀,這段婚姻被外界視為父女戀,而程子晴承受着貪財嫁富翁的惡名。

「未諗㗎,都係落吓FB、Google廣告果啲,我畀啲相同價錢你,你幫我執吖。」Grace說。
「你係想我幫你整?你話我知總共要整幾多樣,幾時要完成,我再quote個價畀你啦。」我說。
「唔使咁大陣象!我哋咁熟,想你幫吓手咋,好簡單啫,你click幾吓就搞掂,啲字係咁二寫就得。」Grace說。

被憶起是一種幸福

K:「你記唔記得華太?」

獨撚:「記得!好似對妳特別好;係一位有教養、好慈祥嘅長者,無記錯都應該有90幾歲。」

出嚟做嘢好多時都有啲潛規則,無講到明,但人哋會預咗你做,last day派散水餅都算係其中一樣

人愈大愈難搵工?

過咗30歲,好多嘢都要認真思考吓,因為時間話多唔多,話少唔少,好似已經無咩時間再去hea咁

之前家父離世,同一個親友交代我已經處理好身後事,佢竟然未得同意下將我電話俾其他我都唔知係邊個嘅親友而被煩去問哩樣嗰樣,拋低一個訊息叫佢唔好無問過我就將我電話俾人然後唔再聽佢電話,佢就搵佢個仔幫佢俾訊息我其中一句叫我體諒佢老人家已經老,係事件上我先係需要安慰或幫忙嗰個呀,老就大晒可以咁無教養唔識尊重人呀?

每個人都是親疏有別的

我只是比較接受,我有人性,我就是對我認識的人會比較有感情,對我不認識,公開說過我不是朋友,甚至對我有敵意的人沒有太多的感情而已。我的感情不多,也很珍貴,不會隨便可以濫情地使用而已。我坦白,我承認。我可以說一句:我對我的朋友好一點,那跟你有什麼關係?

明明路燈:石門

若要選一個最接近日本感覺的港鐵站,我會選石門站。石門站是屯馬線的一個車站,人流不多,民居大概只有碩門邨,不知道為何屋邨用碩,而車站用石。其實石門在50年前只是沙田海的一部分。石門最吸引我的,是那車站前地的寬闊無車路,而那些只有數米高的矮路燈,配合列車到站時的畫面,往往形成一扇平淡而獨特的風景。

在辦公室做一隻恐龍

同樣是保持沉默,是如一隻小兔般戰戰兢兢,還是像恐龍般散發著強大的內心力量?甚至強大到,可以在照顧了自己之後,再猜想同事可能的需要?或者同事想再次確認,彼此之間文件交接的程序?或者同事想有威望,得到其他同事的尊重和肯定?

補習姐姐開工喇

大家都知呢兩年,即2019-2020 都真係過得好不容易,本身諗住可以慢慢將自己的教學歷程和同學生們一起相處的記錄好好同大家分享之際…就遇上了全家、全香港、全球的大大大大大大變化同衝擊。首先由滿街的峰火連連(補習姐姐家住油尖旺區)、到全香港的口罩濛濛、直到全球的確診遍遍…都確實令好多的好多的補習,我都相繼放低左,最後淨係保留番係一間補習社的工作。

你有老婆,點解要搞我?

「我今次返香港係想見多你一面。我同佢上個月註左冊,年尾擺酒。」呀諾别過了臉,看著桌上的數件玉子壽司。「點解呀……只要你講聲,我就可以跟你飛去加拿大架喇。」

情侶拍拖,花費多了是無可避免的現實,熱戀階段,不少男生為了表達濃濃愛意,又或覺得「友達以上、戀人未滿」而會盡量利用銀彈策略、派頭去討好、滿足愛人。

之前認識好多台灣朋友,佢哋大部分都識煮嘢食,仲要煮得好豐富好好食嗰隻,以前有段時間我同個台灣女仔一齊住,就算佢得一個人都會煮嘢食,有時仲會煮埋畀我食

前幾天,下班經過順道買了幾個回家 。四十五分鐘內趕到家裡,卻發現紙袋濕了,再打開盒子是前所未有、有點慘不忍睹的狀態。頭一遍,看見燉蛋上的焦糖都融化成糖水。這種慘況,我疑惑了。是職員「手勢」的問題還是天氣?那天,氣溫還是冷、潮濕也說不上,為什麼焦糖那麼快化成糖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