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小事

最短嘅受僱時間

唔知有無人同小編一樣,都有做緊 Recruitment?咁當有新同事返工,你咃見識過最短嘅受僱時間係幾耐?一日?定係兩日?小編嘅工作生涯入面,經歷過有人最短嘅時間係

絕症老人的商業王國

喺香港西貢區,有一個60歲富翁,非常有錢,到處買田買地打算建立商業王國大展拳腳,然而不幸地,佢患上絕症,痊癒機會係零,堅係冇得醫嗰隻,——呢個世界,蠢真係冇得醫架!

廣福道

廣福道也是小女兒上興趣班的地方,所在的商業大廈,是廣福道罕有的高樓,在十樓以上已經能看清街道全景。最近每個星期二,我都會放一天假,然後牽着她的小手,一步一步地沿着廣福道上學去。有一天,我和她一起走在這舊街道時,她突然站在原地不動。我問她是否急屎了,她並沒有顯現要柯屎的表情,不知為何,我只是覺得她不願走時總是只有急屎這個原因。後來才發覺,她是不想再走路,要我抱。

「雖然我們做了那檔事,但不能算做愛。那只不過是我們身體互相摩擦,罷了。甚至不是心靈上的迎頭相撞。」

合約寫明每月不可玩手提電話超過三次,否則扣糧

還能活才是諷刺

以前,有一個同學曾想「開導」我,說「要推抱,首先要學會手張開」。後來你發現,手張開最後的結果,就是被「一刀插入你心」

超級英雄髮廊

當我思疑着究竟是Iron man或雷神替我洗頭時,卻發覺替我洗頭的,是一位女髮型師,或者是學徒吧。她好像主要負責洗頭,不能視她作緋紅女巫,但她的確很用心洗頭,有時會輕聲問水溫夠熱嗎,頭會痕養嗎,腦海裡會突然響起吳浩康的《洗剪吹》,雖然我不需剪掉那情感線,卻在洗頭的過程中,勾起那歌的旋律。

我哋大台啲司機好寬宏大量,唔介意你搭的士㗎。

今時今日,要應徵老師,先要填十頁八頁表,除了兩個職業咨詢人之外,還要一個家長咨詢人⋯⋯

高敏感族的日與夜

我有哮喘、鼻敏感、酒精過敏、各種食物過敏、藥物過敏、濕疹,在醫學上各種過敏的奇難雜症,差不多都集合在我身上了吧!?

筆者本身對於寵物上車並不反感,前提係麻煩事先通知,同埋加返個寵物袋,就算佢痾屎痾尿都係係返個袋入面。不過,筆者遇過以下呢件事之後,就以後都「謝絕寵物」喇。

話說小白喺公司做咗侍應兩年幾,有一日做做下野跣低咗,然後就放咗兩個禮拜工傷病假,期間都正正常常有寄啲病假紙同收據返黎 Claim 錢。不過小編都諗緊佢應該仲有排放,點知突然佢就打俾部門經理,話聽日會返工。部門經理循例問佢好返未,仲有無痛,佢就話仲有少少痛,未必做到侍應嘅野。部門經理就梗係叫佢抖多幾日,繼續睇下醫生,拎住病假先。

「其實都去咗幾間公司Interview,但次次返嚟嘅Offer都係咁壓我價﹗」我不停向她抱怨,為自己被貶值而感到無奈。「Fresh Grad就預咗畀人壓價㗎啦。」她跟我說。

輟學生談中大

中大的校園環境景色優美,且號稱「香港三大」,吸引不少人慕名入讀,筆者也是其中一人。入學的時候,筆者抱持雄心狀志,決心要在這所享負盛名和學術氣氛濃厚的大學中,努力培養自己的品德修養,追尋理想,做到先修身,繼而平天下。立志即使身邊的友人如何「頹廢」,也要出污泥而不染,保留一顆對學術的赤子之心。可惜,隨時日過去,當初的鬥志逐漸被磨滅,亦漸漸失去人生目標。

生仔係一個自私嘅決定,個仔生咗出嚟亦都無得揀,變咗養仔就成為咗一個自私決定埋單嘅過程,畢竟一個人未必係想出世,你局咗佢出世已經夠慘。如果生出嚟仲要無人理,無人養,咁就無論係完全無考慮過個仔嘅感受。而既然你都真係唔理,同時你都無罪惡感,咁點解唔戴袋?又或者意外懷孕嘅,點解唔落咗佢?

一年一度。謝師宴。

「屌你,死肥仔,嚇撚死我。幾驚俾人捉。」「細膽得你。依家又唔係返學。」「係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