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小城小事

工作量大到不行的 HR

唔知大家仲記唔記得做百貨公事總部 HR 嘅大隻仔,佢最近又講返起啲往事,其中一單就係佢曾經有一個奇葩 HR 同事,真係掂到氹一聲,send 左個 Email 俾店舖班 HR,完全係令人汗顏。

「咁你即係歧視女性姐?!你估男上司就一定好咩,男人賤喺上嚟,都可以好賤㗎!」下刪一千字……無錯,男人要賤起上嚟可以賤過女人,之但係呢個唔係我哋今日討論嘅範圍。

森林

以為狼狽的畫面沒有像預料中的出現,滿地濕透的地面卻成了孩子的樂園,窗外的孩童面露笑容地互相推著對方跳進水窪裡,好不樂此不疲。如果當初的白色是自己弄髒的,一場大雨,或許就能洗掉灰塵變透明吧。

阿旦講到一半,也許發現我面無表情,也沒怎麼參與對話(應該是參與不了),突然笑了一聲,吐了一口煙,一臉意味深長地盯著我道﹕「你好冷靜,真是個成熟的女生。我喜歡女生成熟。」雞皮……疙瘩……掉一地……

經常都會有很多人問我:到底做畫廊是怎樣的一回事?我總覺得有點難以交代,因為當中包含的任務說多不算多,說少卻又很對不起自己。所以想藉此機會簡略說明一下,順便整理思緒。或許我是那種叫做通過寫作找到點出路的人,儘管哪條路終歸徒然,我們卻依舊無憑無據地繼續把持信念。其實也無可不可。

從零碎中找回自己

當終於把拼圖拼合後,才發現⋯原來少了一塊,這幅拼圖永遠都不能完成。就像我的心,自從失去了你開始,就缺少了一塊,永遠不能完整。

換屎片之樂

家有嬰兒,換片跟交稅一樣乃人生無可避免,小子排洩物有大有小便自有伏,當你滿手中伏時,便領悟人生三昧。

呀May可以話係我做咗幾年嘢入面見過最賤嘅同事,平日明明好得閒,去廁所都去半個鐘,周圍搵人吹水,但係腦細一行過/同事有嘢問佢就會大大聲話自己好忙,西聲西面叫你唔好嘈住佢,或者乜都話唔識唔知,但係佢就成日搵人幫手,拆紙箱啦(話手痛),搬嘢啦(話腰痛),搵嘢啦,有幾次佢都問我N年前某個event嘅相我file喺邊,我話下,我嗰陣未入職喎,佢話你平時搵開嘢可能見過呢,我梗係唔L理佢啦,但係每次最後腦細都會開聲叫我幫佢搵,Fine,鬼叫我無佢咁識擦鞋咩。

一臉的催趕樣子,對我來説,是一種自私。通常我都不會,因為我好不容許人打尖。除非我知你份工食飯時間好少….

公眾人物暴死翌日,我如常過活,如常日入而作,而我細妹如常放例假。難得佢日間有閒,我地就相約午飯,大破慳囊,幫襯一間晚市食唔起但午市尚且可以接受嘅高檔日式料理。入座之後,大概係因為氣氛和洽而且鮮膾之味合乎預期,而且大家正經對坐之時,話題從來難得,如同人類不知不覺跟隨宿命播弄一樣,我地談及咗盧凱彤之死,以及情緒問題,諸如此類。講咗兩講,我居然聽到用字大約如下嘅一番說話:「其實我同媽咪覺得你由細到大都有病,但係我地慣咗之嘛。其實身邊嘅人唔當你有病,知道點同你相處,咪即係冇病囉。」

用文字改變世界

文字可以改變一個人的思想和慰藉心靈。這句話應該沒人反對。 我們自出娘胎便上學識字讀書,學會了基本知識,希望投身社會後加以磨練發揮所長。

人性陰暗面

風光背後,他一路以來的職涯並不是一帆風順的,他曾在找工作上遲疑,一度質疑自己當律師的能力,但他卻又跟我一樣找到一份改變人生的工作。現在的他,仍改不了質疑自己的壞習慣,可能是他對自己的要求太高吧。

香港人阿Q 精神

中國人長期受到政權壓迫,自己卻沒有反抗的決心與勇氣,最後只能靠劇中的女主角去對抗醜角從中獲取一點報復的快感——劇集傳到香港,大部份香港人也是生活中受到不同的壓力,然後透過同樣方法去釋放自己。可是他們不會像劇中女主角一樣為自己爭取,或者是靠自己的力量去改變現狀,只會一覺醒來繼續過著處處被榨壓卻默默承受視為理所當然的生活。

物理與佛教的生死學

貓的生死是取決於你嗎﹖不是,你打開盒子的動作只是決定了你從一個時空進入哪一個時空——「貓沒有死」或「貓死了」的時空。如果你覺得你接受不了牠可能會死的事實,不打開盒子可以了吧﹖也不行,時間不會停下來,生死是最必然的事情,就算你不知道牠有沒有被毒死,也總明白牠終會有病死老死的一天,也許牠被毒死前就自然死亡了。

誰告訴我這報復藏著愛

「誰要管那見鬼的賤人Johnny,老娘的身體今晚要自己做主!」Christine甩一甩了曲髮,把身體靠近了金髮男。大概是察覺到她的緊張,到達她住所後的他並沒有著急的像一頭餓狼,而是慢慢坐到梳化開了電視。

後山

清涼的秋天混和了泥土的味道,那些散落在地上瑣碎的枯葉,成了熟悉的影像。細小的畫面,構成一幅圖畫。那條路,縱使後來沒有走很多次,這些畫面卻在腦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