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小事

好多讀者問我,話佢地成日坐巴士都會咁岩有個索女坐係格離。佢地反映比我聽,除左偷偷地望兩眼,個心跳到一分鐘150下之外,佢地唔知可以點做先識到個女仔⁣

我明,呢個感覺係非常無奈,因為你知道,個女仔好可能唔會再遇得返⁣

無論16 年背夫偷食單野又好、現時與非基林作拍拖都好(雖然個人而言基與非基我是ok既…~)、「High Profile處理感情生活、信主後感情生活仍然混亂」是我覺得對你算中肯的評價。但這其實都超出一般教會的接納程度了吧?既然是藝人,言行無可避免會被公眾品評、故此做藝人也的確要僅言慎行。

假如青春不老

日本人的醫學在於養生多於用藥或手術,膝痛長者可以浸在水裡作拉展動作,竟可解決年老怕痛不能走樓梯的迷思,只是治療三天後就能登上近八百級樓梯的神舍,教人嘖嘖稱奇。然而,最高人驚訝的是有醫生發現了令人衰老的主要原因,更發表了權威醫學論文,證明有方法令人延緩衰老,相信人類平均活一百二十多歲是常態。

人類最可怕的不是迷失了方向,不是失敗,不是沒有夢想,而是在這個世界裡,再也找不到自己的存在價值,再也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你在街上走過,也沒有人注意到你,在人群中,你的肩膀不停被擦身的人群撞倒,每個人似乎也在為他們的生活而拚搏,你因為不像他們,而變得像一個異類。你被生活吐棄,被社會排擠,你被消失了,被這個世界徹底地遺忘,你不斷大聲吼叫,但只有你自己聽見自己的聲音。

有一刻你會發現當生活再唔係只需要顧自己,當你要諗嘅唔再只係今日幾時完,今個月卡數有冇錢找。可能你因為家庭問題未夠廿歲已經會識諗,可能你廿到尾慢慢先醒覺,甚至你已經過咗三十歲,不過好幸運仲唔洗諗住。人愈大,要諗嘅嘢愈多係必然嘅事

從樂園到屋苑

區內的一磚一瓦也和這裡的街坊一起成長、變化,所以新與舊、城市發展與歷史保育等無疑成了街坊最想對人講述的故事。「沙田華麗大變身,大圍往昔此中尋」的主題導賞團就這樣起行了!

做骨仔要做得好,準備功夫係好緊要,首先我會刷牙,再用漱口水漱口,口氣係做骨仔,做服務性行業,甚至做人嘅大忌!

對方突然咆哮:「你搵佢做咩?!我聽得出你係女人!你有咩原因要搵佢?!你要俾我知先!成日咁多女人搵佢,你哋到底想點!!……」

我一手捉住左大腿內側,呢個位係好多女性敏感部位,根據我經驗,百分之八十以上女性一比人摸到大腿內側都會自然張開雙腿。

咖啡罐

強行拉鐵環是沒有幸福的,我發揮一點小智慧,利用槓桿原理,用剪刀尖銳的末端攝進鐵環裡,試圖提起一個小空間,讓我用手指再將之整個拉起。豈料,剪刀的尖不夠尖,鐵片也太厚,竟無法攝進鐵環內,起不了槓桿作用

呢類女士本身有丈夫有家庭,可能年紀漸大,丈夫對佢已經無吸引力,又或者丈夫出面已經有女人,自然會冷落髮妻。但女士仍然有性需要,但又唔敢去搵鴨或者小鮮肉解決,咁唯有去按摩放鬆心情

我有時幫主子注射皮下水,一次要扎個兩、三下,甚致四下。我這麼大個人,才札一下就覺得痛了。主子才三磅,並且一星期要注射三次皮下水,雖然是被逼,但他還是承受了。

我依位朋友好靚仔,靚仔成點?噚晚我同佢出去飲兩杯傾咗三個鐘,已經有2個望落最少中上嘅女仔過嚟撩佢、5個喺自己嘅位向佢單眼、甚至有3個大隻仔用淫賤嘅眼光掃射咗佢三秒以上。

夜貓子

明明白日時,眼睛乾澀得一閉上眼就彷彿能酣睡,偏偏快要踏入夜晚,所有疲倦即被無形的壓力驅走。有時候,愈想過有規律的生活,就愈被自我規限的意識變得不能放鬆起來。

【外賣仔日記】見字飲水

做登記,保安唔係即刻問我去邊個單位送外賣。

而係拎起隻手指指住窗外嘅太陽,同我講:

「死人㗎喎」

「喂,你日打夜打,唔使出去溝仔㗎?」男同事Roy 說。
「唔使喇,我溝啲島民算啦,自戀型嗰啲都氹得我幾開心。」我說,心諗關你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