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

樣貌問題,高度問題。這就是我為何沒有女人緣的答案。

【短篇連載】你好(一)

我常想著,重遇他的一刻我會說什麼。「你好。」和煦的微笑,嘴角不能往上太彎,眼睛瞇起成貓的樣子。然後,留意對方的表情變化,自然地與對方攀談。這樣的我已經對著鏡子練習好多次

【短篇連載】你好(二)

明知道無論怎練也不會好,卻一直像個不服氣的孩子努力嘗試,嘴色的弧線總是無法對稱。

【短篇連載】你好(三)

你說,你並沒有想像的愛我,但我看回大家的合照,似乎你也不是你說的那麼不開心,也不是你說的找個樂子消磨時間,最後大方的祝福我要找個對的人。

【短篇連載】你好(四)

毫無先兆,在一個平凡的秋日相遇。地鐵的車廂依舊多人,空氣開始變得難以呼吸,心臟比預計的跳得快許多,他的面容沒想像中的變得蒼老,似乎,這段期間他也活得好好的。終於要面對面了,掌心不斷冒汗,我討厭這種突然的懦弱,和湧起出來的內疚,準備好的語言霎時從舌頭吞回肚裡。

我與你,在拱門下相遇

我冇事先同佢講,就捉實佢,嚟一個「麥麥中出」。

他不知道自己為甚麼會這樣,就好像回到了十幾歲的時候,為Ella朝思暮想的歲月,每天都只想著這個女生,這個從來就沒有把他放在眼內的女生。

援助交際、兼職女友甚至是「雞」,通通都是社會給陸凝麗的工作套上的代名詞。津領針織冷衫以及一條牛仔長褲——再也普通不過的穿搭,她跟平常在街上碰見的青年無異。抑或,簡單的衣著底下,有不知多少人暗地裏依靠這類工作掙錢?想到「錢」,張永勤不由自主的輕蔑地淺笑了一下。他的腦筋隨即又疑惑,他取笑的對象,到底是他們,還是自己。

洗過澡後,陸凝麗大字型仰躺在主人房的床上,盡情的享受身軀底下床鋪的軟綿綿的感觸。對比起劏房裏結實的床板,這裏已算是奢華的享受。她好奇孑然一身的張永勤,怎麼會買一張寬闊的雙人床?想著想著,她敵不過睡意,眼簾緩緩闔上。

躺在酒店房間的床上,她依偎在另一個男人懷抱裏。忽然,厭惡感在心坎裏擴散開來。她確定張永勤對她存有好感,但難保可以越過她工作身份的心理關口。不願再多想,她把頭鑽進男人的暖洋洋的胸懷上。但內心還是情不自禁的暗忖:「如果眼前的男人是他,那會多麼好。」

他一邊說,一邊抽噎著。最終,像幼絲般輕柔的聲線消失於浸淫在朦朧月色的大廳裏。「我甚麼都告訴你。」陸凝麗喃呢道。縱然滿臉淚水,但她的笑容還是那麼燦爛、那麼的心滿意足。

女人做主動?其實好著數。

我今天是他的女朋友吧,我移過身子少許把頭枕到他肩膊上。他把手從後搭著我肩膊,再輕輕撫著我的髮絲,手指像梳子一樣一下一下的梳著我的頭髪。

「咩呀,依家兩老為我地製造機會,我地梗係唔好錯失機會,黎過新年第一炮啦!」我然後已經好急色咁,好純熟咁樣呵一口氣落去Sabrina既耳仔同頸之間,若有若無。

  「依家呢個係一個局黎,佢地刻意做一個我兩獨處一室既機會,知道我可能會……嘿嘿嘿,」我乾笑幾聲,盡 […]

「你又做咩呀?係唔係衝血上腦,新春流流,Short 左咩?」Sabrina納悶。

  另一邊廂,係街上面。街上兩老並唔係去左地鐵站,反而只係去左樓下間Café。 阿爸講緊電話。 「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