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

秋風起,姣姣地

走到外頭,涼風颯颯吹來,令我酒醒了半分。啊啊啊我到底在幹甚麼,我這輩子從來沒這樣的主動過,也太沒矜持了吧。在我正為自己的衝動後悔著,Terence從酒店步出拖著我手。「!」我還沒搞清狀況。「其實我book左今晚呢到房。」「上去啦咁。」老娘豁出去了,想也没想就回答了。我跟他走進了酒店房間,看見寬大的雙人床不禁有點慌,話也没說句就立刻閃進了廁所。才剛分手就跟别人上床嗎?

他慢不經心的一笑:「失業就唔好咁串,可能我介紹到工俾你做呢?」

盲愛

我和她從師生關係,漸漸變成朋友。相差七年,原本隔了兩個代溝,但和她相處,卻感受不到那種隔閡。小盲的父母都在外國,她為了春風化雨選擇留在香港,獨居半山區。我家沒有錢,住在唐樓頂層,只是租的,一家五口住在400平方呎的地方,算不上擠迫,但與富裕差很遠。

「你知道嗎?我想你了。」我寫了很多次,重複了一次又一次

阿寧

「知道我為什麼喜歡Gin tonic嗎?」阿寧着我坐在她對面,以她那種姣得足以讓九成男人都會心跳加速的聲調,問我。

「因為這酒中文叫琴通寧,有你名字中的寧字嘛!」

【理大圍城】殘響

「總之你不走,我也不走,我們一起去理大,一起被抓。為了裡邊幾百個手足,我們不惜代價被拘捕幾千人,大家一起坐十年,這樣就好嗎?」

朝早八點未到,喺港島區一個大概五百呎嘅單位入面,佢半裸上身,喺開放式廚房煮緊早餐。雖然見唔到八嚿腹肌,但一睇就知係有做開運動,條腰冇半點贅肉。屈指一算,今次已經係佢第四十七個喺一夜情之後煮嘅早餐。難怪嘅,身材吸引再配埋佢輪廓分明嘅五官,只要佢願意,一夜情嘅機會絕對唔係遙不可及。

「我鐘意你,Tracy,我今晚鐘意你」

這一次叫家屬簽下拔喉的決定
對象是我嫲嫲

我淨係記得最後一次見佢 喺佢離家出走個一日落大雨 我唔記得覆佢
佢一個人淋咗3個鐘嘅雨 之後佢就無再見過我

一插入之後 我人生嘅空洞好似都因為同少女性交而變得實在

有人話夏天係年輕人戀愛既季節,但係,我唔同意。

因為我甚至唔能夠向住我既心上人告白。

而即使,佢依家企係我面前。

黑警日常

  正常嚟講,黑警一更係8小時45分鐘嘅,啲OT我就唔計住先。佢地一日係點過嘅呢?等「腥些」同大家幻 […]

「搞掂,全世界男人都會多謝我架哈哈哈。」

兩個月過後,在那個Senior in charge, Ricky 的熱烈追求的攻勢之下,你答應了跟他在一起,他向你索吻的一刻,你的淚水不自覺的流了下來,他的吻帶有你咸咸的淚水,他滿面困惑。你:「傻瓜,係開心嘅眼淚呀!」

Sukiya 與payme

「下次要一起吃sukiya嗎?」「payme再約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