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

最後的一課

那天早晨上學,因為沒有了黨鐵,所以遲了回到學校,心中很害怕便雅憫老師罵我,況且他說過要問我們公義和公正的概念,,我不知道是看得冇錢電視太多、抑或是閱得文公大匯報太多,我連一點概念好像也忘記了。我想就不要上學去,就到僅有的郊野公園去遊玩吧!

話說Angela老公係現任前線警察,Angela就係大家成日講嘅警嫂。

一番擾攘,女生沒走,他們把餘下的酒帶走,在酒店房間猜枚,輸了要喝一口酒。
女生猜輸了,喝了一口正要把杯放下之際,男生趁她不為意故技重施,一下子把她壓到床上,女生手上的酒還未來得及放下,倒了幾滴在床上。

九叔

「我知道我知道……九叔你老當益壯,是行內公認的秘密,但你今晚已經接二連三……不如,讓我幫忙好嘛?」

逃脫過後

「今天監獄中一名女子勾结外国勢力,有意抹黑国家形象,故实施了死刑。今後咋们牢也再不会让外來人进出,以確保国家安全。」新闻记者说著。

開心浩園餐

老軍裝帶責備地拍拍警犬的頭,把紙袋拿起來說:「對不起,這個餐算是我跟你買吧,不過要麻煩你再走一次了。」

自從鄭婆婆的喪禮後已有一個月,這一個月來我都食不下嚥,我總是想著應如何替婆婆她找到伯伯,這個月內我問遍了以前的老街坊,可是沒有人知道伯伯的消息。

過了不久,鄭婆婆又來光顧我的餐廳,這次是我給她下賬單。「呀發請給我兩杯菠蘿冰。」

「夫妻本應共患難,同甘共苦的。」雖然她是笑著回應,可是在她的眼中我看到她的堅定。

「Eric我只說最後一次,我們結束這段關係吧!我累了,我找到男朋友了,想跟普通人一樣談戀愛,結婚和生子… …」

呀中從小就喜歡音樂,中學的時候更參加了不少歌唱比賽更獲得不少獎項。而且他的夢想是想當一名歌手,但可惜呀中的父親不喜歡,他父親是一個傳統的人,他只想呀中踏實的做人,想他找一份穩定的工作因此經常吵架,有一次吵架更氣得暈倒。

原本我以為他知到「靚仔」是什麼意思才走到蔡老頭那兒,把他所點的東西價錢寫到賑單上。怎料他竟然不知道,還以為客人在叫他。可能因為他從小在外國長大,對香港文化不熟悉才弄出這笑話吧。

王老伯每次都笑她吃法奇怪,笑言不會像王老太一樣吃一個蛋撻都這麼麻煩。

「是哪一個警察這麼厲害,可以把那個犯案多次都能脫身的犯人繩之於法呀?」好姐一邊低頭看著報章,一邊喃喃自語。

在跟Zoe 遊戲的第二個月時,我跟Angel 已發展地下情,所以我對於這場遊戲的勝算十分有把握。在最後一個月時,我都趁著最後的時間,都會找空經常跟Zoe偷情,不想浪費最後的機會,幸好Angle 對於我經常說忙碌,不能跟她約會都沒有多說什麼,只會很體貼地說沒關係,小心身體,不要累倒。

Zoe 舉起酒杯,喝了一口Manhattan 道:「我想玩一個遊戲,在3個月內你絕對不能愛上我,如果你愛上我的話你就輸了,那麼我們的關係亦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