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小事

他和他

我喜歡那種寫得很有溫度的文字,這是不如看完故事後,叫我一定要看一次學習,作者寫出的文字,是我無法寫出的層次。我無意去探討究竟香港還是台灣比較對同性戀開放或包容,有時候留在故事裡,會有更快樂的着墨,就如作者會把港產片融入故事裡一樣,讓人代入那個場景裡,儘量不想像那種交纏的畫面。

上星期仲係局部封關時,我老公話好想出去行下,於是就去咗行山。
行咗差唔多成個鐘去到山徑,諗住行上山放鬆下心情,點知……

當我一個夜遊大埔

踏進去,人是有,但只大十多個,在偌大的超市中顯得零落。我看着不如給我的購物名單找貨物,食物及水果都不缺,還找到一塊看似新鮮的特價本地鮮豬腱肉,也買了四個橙,還有一盒殼類早餐。

在1:99中心呼喚愛

確診突破一千人那天,阿芷說,她口罩不多了。阿康從自己的存貨分出一半給她,後來乾脆說︰「我們每天下樓不就要耗掉兩個口罩嗎?你留在家,我送去給你。」

食精可以醫武漢肺炎?

他身穿黑衣站在門前,雖然只有170米高,但他帶點俊俏的笑容卻為他加分不少。

「我地做教育係教人,唔係教書!」呢句話看似理念崇高,好有「春風化雨」嘅氣勢。無錯,我無用錯詞語,係氣勢。因為講得出呢句咁嘅野,一眾「土皇帝」、「山寨皇」,或者一D管理層。

不過最近才知道口罩原來有分什麼PFE,VFE,BFE,有齊才能有效阻隔病毒,人老了對這些也是一知半解,遲了一步購買,到處找合規格的口罩發現已被炒至天價,十倍價錢起跳仍是難以入手…惟有下班後到處撲口罩,走勻了二十多間藥房,忍痛買了一盒$200的,你問我是否不知道這是「人血饅頭」價?不,我知道,只是如今一罩難求,我不知道下一個確診個案會不會就是自己…

新年唔駛去沙田睇賀歲盃,係豪宅一樣睇到。保安、清潔為咗利是可以去到幾盡?

潮語不潮

其實撚的出處連白居易的詩也有,《琵琶行》中的「輕攏慢撚抹復挑,初為霓裳後六么。」,是用手搓揉之意。

這些年的慘事實在太多。由上年年終開始,有不少人有PTSD(創傷後壓力症: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再加上最近疫情事故,口罩都要搶一餐,情緒容易起伏、緊繃甚至崩潰。

個日我接到張外賣單,係去呢間餐廳到攞嘅,我上到個客到,撳佢門鐘。

社運至今七個月,唔知各位看倌對於「學界」有咩評價。

同事A:「有個intern 出job 食左天竺鼠,患左肺炎都要返公司狂咳,到處傳染俾人」

高比拜仁

他不想成為下一個米高佐敦,他只想做高比拜仁。睡至中午看到朋友的第一個分享的資訊,我不明所以地問為什麼,然後下一秒就是鋪天蓋地的難過消息,NBA傳奇高比拜仁巨星磒落,與他一起喪生的,還有13歲的女兒。

終於,我都返去搵返呢個朋友。一個,我本來一個月會見一次既朋友。最後,佢既選擇,都係搵返一個佢地以前應該有既生活,仲有佢地認為合理既幸福。

如果大家有細路,大家睇到嘅就唔會再只有自己嘅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