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小事

    上周末到朋友飲宴,因受地鐵提早停駛影響,一對新人需要額外花費萬多元,安排交通給賓客 […]

一周年快樂。

三百六十五日後的今天,再次來到九重夢大吊橋,心動瞬間,才發現,原來世界好大,站在 173 米高的吊橋上,突然就明白了林夕「誰能憑愛意要富士山私有」那好喜歡但無法擁有的無力與傷感。望住眼前的「雄瀑」和「雌瀑」,還有腳下的原始森林,由四季編織成大自然的美,人類真的好渺小啊,那小小的唔甘心已經不太重要了。

曾經有個網紅樣既陸生INTERN以為每日性感就可以用對36A同大眼仔黎返工,唔使做野,結果當然唔得啦。
雖然我係天水圍公屋妹,但佢絕對唔係天水圍阿伯。

關愛的味道

昨晚喺餐廳,望到個小朋友好純熟咁點餐然後搵位等個餐送到,一個人嘆個煲仔飯加可樂,好自如咁全心享受,無去玩電話或玩具之類,望住佢食真係隔離飯香將我個咸蛋肉餅飯比下去。唔知佢係家人因為忙所以要自己食飯,定係佢好似以前嘅我咁純粹為食。不過佢大個咗應該會同我一樣,覺得媽媽飯係世上最正,因為當中有關愛嘅味道,係專屬嘅味道。

重逢

我獨個兒逛着深水埗某地庫商場,突然有人拍我肩膀,輕聲喊出我的中文全名,令我茫然地看着四周,原來那是初中時候的同班同學。

呢位西瓜經理原本嘅工作都做得麻麻地,有待改善。大腦細約咗西瓜諗住聽吓佢有咩講,西瓜當然話會盡量改善,然後留低一句「趁呢個時候通知埋你,我剛剛發現懷孕兩個月」。就係咁,跟住個年乜都無變過。

壓力爆煲下的流彈

有一個佢在意既朋友,傳佢簡訊,話佢係「限時動態」story 度放一張食物相,你覺得合適咩?

「我去中大」
「你去黎做乜野?」
「果邊要人」
「果邊有物資,你而家去諗住守?」

我想代替月亮懲罰popo

「你仲記唔記得你當初點解當差?好好諗下啦。goodbye and have a good life.」不中聽的說話他不想聽。他撕掉了便條,怒氣衝衝的一邊填寫協議書,一邊咒罵妻子。自那天以後他只要聽到「呀sir開OT,警嫂開3P」「你老婆係水砲車」之類的口號便失去理智,對示威者行使更殘酷的私刑,也開始對女示威者出手,用無條件釋放為條件威迫他們提供性服務。縱使曾被「起底」他也不在乎,反正在現在的警權下法律就是一本書而已,只要不被搜到太有力的證據,他們連強姦殺人也不會被制裁。

鴿子的自白

我的使命就是在自己能飛的時候盡量飛一會,鳥瞰這世界的和平,卻不是此刻在城市中心逃命,與同伴失散,無力再飛。看着年輕無助的人死死抵抗白煙,有權力的大人們,何必再這樣苦苦進迫,能不能像放出白鴿那樣,釋出善意解決危機,若要玉石俱焚,那不是美麗城市應有的下場,能否理解他們不放棄的原因,走出來聽他們心聲,收起白煙及子彈,放一張長桌數張椅子,坐下來,與他們談談。

令人懊惱嘅求職者

麻煩你將CV send 去我哋個 Email,[email protected]。」

一分鐘後……

電話又響……同一位女士打嚟:「我已經 send 咗,你哋收唔收到?」

上次約左條仔返屋企啦,佢射完之後就同我講,佢原來係做政府果陣,跟過「冇頭髮」做野。「冇頭髮」呢,原來出左名既「好處」,係「勤力」。晚晚做到十一點先走人。

我和我的中大

中文大學是一個改變我人生的地方。

話說某日,細妹咁唔好彩撞啱「克警」又亂鳩咁放催淚彈,搞到佢眼、鼻、喉都勁唔舒服,猛咁咳之餘,氣管同皮膚都又敏感又痕。之後,細妹喺FB出post 訴苦

如何提高「說服力」?

緊記強調你要說服別人做的東西的獨特性,下次可以跟女友說:「今晚這個朋友剛從英國回來,不知道甚麼時候再有機會跟他喝酒了⋯⋯」

「係呀~連埋大河道都好多人示威,我估巴士停曬,所以喺呢度有車就上了,多謝你肯車我。」寒暄幾句都要有禮貌,大佬我而家條命喺你手,即係咁講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