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小事

香港本身整體嘅人力市場風氣都係,你一日唔跳槽,你一日就唔會獲得更多。你試諗下自己每年到底加幾多人工?除咗政府工同花紅按業績計算嘅工之外,其他絕大部分嘅工都係按照通漲率去加,近十年都係 Around 4% 左右,你自己都有數得計,每年咪又係加得幾百蚊,十年黎,你到底加咗幾多人工?夠唔夠你退休?

由六月開始,警民衝突不斷升溫,大把人俾人起底甚至篤灰,更加有人話「警察開OT,警嫂玩_P」,嬲到啲警嫂跳哂出黎,當中有好多我啲同事。跟住有一次同朋友食飯,佢就問咗我一句,點解你個行咁多警嫂?

走在抑鬱的邊緣上

我在餐廳裡坐了一陣子,看著那羣師奶得意又幸福的臉容,我只想到自己母親日以繼夜的工作憔悴的臉容,這幾個年頭我也一直怪責自己的不爭氣,為何要追夢?為何讀書那麼差?為何認識不到男朋友,為何……,這些「為何」使我的情緒一直大起大跌,加上我就是一個常常胡思亂想的人,負面的情緒每分每秒也充斥著我的腦袋,厭煩到就連所有反送中的新聞我也通通隔絕,因為我不想腦袋再承受更多的煩惱!

香港的家長與孩子

有一次,本人在乘搭巴士中,聽見對面座位的家長一直在責罵兒子,原因是因為兒子在上車前說了:「我們不是乘搭那一架車嗎?」家長卻大聲說:「為何你會認為是搭那架?上次乘搭那一架今次就是嗎?不知道就不要作聲。」期後,家長又把自己帶着的大型行李推給坐在旁邊座位的兒子扶着,然而兒子還是一名身形很小的孩子。

對與錯

你有沒有這種感覺?
數年前,你認為必定是正確的事。
數年後,你開始懷疑它是否正確。
再之後,你甚至恥笑自己當年會考慮它的正確性。

沒有C餐

香港人對數字或文字忌諱是平常事,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私人大廈內刻意隔走4字樓,意思是「死死聲唔好聽」;「通勝」原本叫「通書」,但書與輸同音,不吉利,故此改作勝;賣樓的人會用「吉屋出售」而不用空屋,空與凶同音;甚至在稱謂上,有人不叫伯母而叫「伯友」,但這做法就很少見了,現在的人通常稱Auntie就避開了所有尷尬。

我:「XX 公司嚟送外賣阿,X座X樓X單位阿」保安:「我新嚟㗎,唔知要點做」

連儂隧道遇見約翰連儂

「你不害怕嗎﹖」男孩看着牆,像是自言自語地說。

文匯報話Telegram係恐怖分子最常用嘅聯絡手段喎!好感謝黨認證我呢個Telegram用家係恐怖分子🥰但其實喺六月前,Telegram其中一個主要用途係用嚟約炮!

如果你問小編接受 Counter Offer 有無問題,小編就覺得係無問題嘅,都係選擇嘅一種,而且腦細都係覺得加人工俾你無問題,先選擇俾哩個 Counter Offer 你,完全唔需要有罪惡感,反而你應該有種感覺就係,明明你值哩個價,佢就偏偏要喺你走嘅時候先肯出俾你。不過小編喺到仲係有些少補充。如果你諗住接受咗個 Counter Offer,然後當咩事都無發生,繼續返去你嘅美好生活,一樣嘅工作,加咗一大截嘅人工,咁樣未免天真咗啲……

滴水不沾的明信片

我想起那個「郵差叔叔你玩貓」,他是個有愛心,有熱誠的郵差。未知會否看到這兩張來自本地年輕人設計的明信片,載有代表2019年的香港大事,也看到那些寫給女兒及妻子的字,剛巧派信之時下起大雨,就用了一個膠套,細心地把兩張硬卡片放進去再對摺,再用膠紙封好,然後放到信箱內。

九叔

「我知道我知道……九叔你老當益壯,是行內公認的秘密,但你今晚已經接二連三……不如,讓我幫忙好嘛?」

有員工一過完週末返工無厘精神,手腳有無名瘀傷,多左同事身體有毛病要請病假。老闆有感如臨大敵,監察同事放左工後係臉書上分享既帖文、相片,一見到有關於衝突、集會既畫面,就一面倒認為係員工太蠢被煽動,成晚流流長就係做埋啲多餘既事。到第二日早會時間,又或者係共同既通訊group入面,老闆直接聲明大家要忠心為公司工作,唔接受任何影響公司形象既行為。

會早到 10 – 15 分鐘嘅求職者,喺今時今日都真係算幾難得,畢竟依家都有唔少人見工,興最後一分鐘先到,再唔係就直頭遲到,一係就早到個幾兩個鐘,講緊嘅係不論咩階層嘅職位,有高有低,所以小編心入面都俾咗個 Like 哩位 IT 男。於是乎就隨即喺枱頭搵返 IT 男份 CV 出黎,然後執埋份公司嘅職位申請表,由自己個位行出去接待處,諗住親自帶哩位 IT 男入黎俾佢填 Form。

青春對白

「我覺得十六歲時的戀愛是影響一生最大的愛情。」Stacy咬了一口薯條後,幽幽地說。

我只能回答:我不知道。我不知道C 的政治取向,共事的時候,香港還算穩定,話題都圍繞學生和風花雪月,確實沒有涉及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