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小事

仲係讀緊書嘅時候,幾個女仔圍埋一齊總係會問埋啲無聊問題,其中一條一定係:「你估下我哋幾個邊個最快結婚?」而結果往往通常都係估錯晒,阿花第一次拍拖就搵到佢嘅Mr. Right,我哋幾個姊妹都好戥佢開心,直情好似自己嫁女做人外母咁款,心情勁興奮,話要快啲見女婿,要收天價開門利是,又話要玩殘呀新郎。

時間的價值

香港人的時間是不值錢的。

對他們而言,免費的東西,就最好。每次有什麼東西「買一送一」,排隊時間高達兩三小時,都沒有問題。一杯名牌雪糕幾多錢呢?40元港幣,對不?現在最低工資,都37.5了。兩個人,如果都大學畢業,時薪怎麼樣,都有40元以上吧?排兩小時去換一杯軟雪糕,時間成本是幾多?

如何籠絡intern 的心

依家啲大學生已經被撚化得好透徹,個個有曬心理準備,做得煙腸都唔會預你俾得高人工,只求翻工有最低工資就已經好撚開心,更多嘅都係為求CV 可以寫多幾行字,冇錢都肯幫你做幾個月,為咩?好彩嘅抝到個Return offer姐,靠CV兩行字搵份好工囉。呢個係intern最現實,最真實嘅願望,最少大家都知一定唔係實踐社會抱負啦。

「咁,洗唔洗鋸樹(枝節)?之前,好似『前人』會掛CD(光碟)嚇雀?」

老朋友,我們不如不見。

半年後,剛巧我與當中的一位老朋友碰面,在巴士上,我問她﹕「你們覺得我變了很多嗎﹖」她想了想﹕「有啊﹗曾經我也在找另一種相處模式和你相處。」你還說那晚我的爽約,令大家真的有點不高興。我無從辯護,感到有點羞愧,不是因「放飛機」,而是我們這麼近,你也沒有問我發生甚麼事了。也許你們在意的是人齊與否,「人齊」能讓「友誼永固」這承諾沒有變,在這無常的生命裏,捉緊一點沒有變的安慰不是錯事吧。

她和她的貓

她長得異常漂亮,但性格不討厭,我沒法與她爭妍,卻喜歡聽她的故事。有一次深夜,我們一行六名同學離開一幢舊式大樓後,大樓前有一張頗具特色,估計可同時坐六至至個人的特大長椅,我正想說不如一起去坐下來休息一下之際,她卻說:「為何深夜還有數個小朋友坐在那兒不回家去?」我和其他同學突然頓時毛骨悚然,明明那長椅空無一人啊!

廚子擅於烹調肉類,但非不代表能煮出一手好素食菜色。他們對素食的認識亦未必太深,有時候未必合乎素食者的預期及特別需要。例如一些素食者不能進食蔥、蒜、韮菜,也有一些素食者不會進食蛋奶成份的食物等等。

自從鄭婆婆的喪禮後已有一個月,這一個月來我都食不下嚥,我總是想著應如何替婆婆她找到伯伯,這個月內我問遍了以前的老街坊,可是沒有人知道伯伯的消息。

校方極度關注校內BL文化,女校一般都有宗教背景,修女和牧師都非常害怕BL動漫改變女生的性取向,她們認為動畫與文字就能改變學生們的價值觀以至其他的取向,校方必須多花資源去改變這班支持同性戀的小朋友。尤其一些反同性戀組織經常把BL文化誇大失實,例如把「最H」的畫面(即性器官大特寫、口交、肛交、甚至性虐待等)send到各學校,要求聯署反BL。

大家可以想像,當每天面對十多個小時的工作,坦白說不論時間長短,你的精力都會在下班一刻耗盡、有多少力量都被打跨、完成工作後,最想的只是靜靜的喘喘氣。

作為病人,休息真係好重要

除非你係醫生。如果唔係嘅話,無野比一句

「你好好休息,有咩就叫我」

來得有用。

厭食與躁狂

我:「保安叔叔,究竟有咩驅使大媽不停咁投訴?係愛定責任?」
保安叔叔:「喺鬥氣呀!DDLM。」

有時唔想做錯奶嘢,都會想問清楚佢想我點做,但係佢又嫌我煩,西我面,覺得我死蠢,講到咁都唔明,明明係佢自己講得唔清楚,佢嘅口頭禪係「好似上次咁」,我心諗,上次上次,你一日講咁多嘢,我點鬼知你講邊次上次,一係就話「我咪講過囉」,我諗佢係發夢講過,成日都話啲file放咗喺share drive,但根本喺佢自己個電腦嘅桌面,搵鬼到!

夜深的福麵

淨麵四元,要添加一樣配菜,也是四元。在我相對地想對自己好一點的時候,我會花四元加一隻煎蛋,就是我這晚宵夜的組合。煎蛋和福麵是一個很甜又飽肚的回憶,我那時常幻想會有一個漂亮女同學也因為要儲錢而要吃福麵,她會捧着那碗淨麵不經意地坐在我身旁,然後我會大方地請她吃一隻煎蛋,說不定能譜出一段愛情。

起初半年嘅蜜月期大家都相處得很愉快架,佢比指令,我同小弟弟準時完成工作,準時收工。如是者過左三個月,他開始對工作嘅進度窮追猛打,不停keep check我嘅工作進度

客戶經理甚至分行經理,其實都只係一個死sell屎,佢哋每日嘅工作就係要簽單,即係兩個I,保險(insurance)同埋投資(investment)。當你每次落到分行嘅時候,無論你只係查詢一啲簡單嘅嘢,定係排櫃檯做啲簡單交易,佢哋已經不停check你嘅個人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