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小事

夜深的福麵

淨麵四元,要添加一樣配菜,也是四元。在我相對地想對自己好一點的時候,我會花四元加一隻煎蛋,就是我這晚宵夜的組合。煎蛋和福麵是一個很甜又飽肚的回憶,我那時常幻想會有一個漂亮女同學也因為要儲錢而要吃福麵,她會捧着那碗淨麵不經意地坐在我身旁,然後我會大方地請她吃一隻煎蛋,說不定能譜出一段愛情。

起初半年嘅蜜月期大家都相處得很愉快架,佢比指令,我同小弟弟準時完成工作,準時收工。如是者過左三個月,他開始對工作嘅進度窮追猛打,不停keep check我嘅工作進度

客戶經理甚至分行經理,其實都只係一個死sell屎,佢哋每日嘅工作就係要簽單,即係兩個I,保險(insurance)同埋投資(investment)。當你每次落到分行嘅時候,無論你只係查詢一啲簡單嘅嘢,定係排櫃檯做啲簡單交易,佢哋已經不停check你嘅個人資料

過了不久,鄭婆婆又來光顧我的餐廳,這次是我給她下賬單。「呀發請給我兩杯菠蘿冰。」

小妹妹,唔係個個玩得起

老前輩講,話一個已經過身、曾經都係響噹噹嘅金融圈人物B君,專搵一啲學生妹玩,當年重係叫「跑私鐘」嘅年代,出得起錢,咩都有,但佢有個特別口味,就係專玩十四歲嘅妹妹,唔多一歲唔少一歲,根據前輩引述個位B君講:「多一歲就開始熟、細一歲就好似食酸蘋果。」

除了絕望,仍是絕望

是夜在灣仔一家類似飯堂形式的素食店吃飯,坐在窗邊,默不作聲的看著外邊的街景,馬路上車有車走,人有人過,更有幾輛派對電車經過。再望向對面,有食店有藥房有商場,樓上不知住著什麼人,是自住還是樓上店等等?

Flying

這八年來,我都沒有放棄找她,只是,她消失的力量比起無限手套更厲害,不但在人類的三維世界不見,也許宇宙的平行時空也沒有她。

每年真係加人工?

老實講,大家做咗私營機構咁耐,作為基、中層員工嘅你,你有邊年真係加到 5-6% 人工?更加莫講話好似哩篇文章講嘅咁,公務員唔理好醜,一定有得跳 Point。先加人工,再調整,人工加上加,導致啲後生一輩,未畢業就想入政府工,就係為咗一份穩步上揚嘅人工,齊齊谷爆物價。你見過咁扭曲嘅社會未?未!因為由細到大你就已經係生活喺哩個扭曲嘅社會!你根本唔知咩先叫正常!

我同屋企人就發現同層住咗個著衫、行為又怪嘅阿嬸。阿嬸不時會流連喺走廊同𨋢堂,有時會自言自語。最奇怪就喺佢搭𨋢好似「遊𨋢河」咁,唔會㩒任何掣,淨係會跟人出、入𨋢,但遇到嗰樣惡啲嘅就唔會入𨋢

有幸,學生時代遇到一些好有心的老師,他們傳承「教人」的觀念給我。我算很幸運,出道以來都沒有遇過什麼「惡人」、「壞人」學生,工作過的學校是有這些人,但都沒有直接交手。好多時候,製造問題的學生背後,往往不只一個問題,家庭、交友、學業、朋輩,或許二十年後他不會再覺得這是一回事,曾經有個學生哭著對我說:「我只得十五歲,點解要經歷呢啲野?」

其實啲銀行講完一大輪,圖文並茂又海報,原來啲「優惠」其實「九折」都未畀到 ,真係都幾狗也不Diu,亦證明銀行媽劇停 啲時間,係幾咁唔值錢。

等待,玫瑰花凋謝

母親節,我送了母親一朵玫瑰花,卻被花檔的人誤會我是想催旺桃花才買的,三十多歲的婦人聲音如雷般響亮,充斥著整個街市,我當下完全來不及反應,羞恥感到現在還油然而生,回家說了給母親聽這件事,母親替我責罵了她一頓,只欠沒有走到街市裡頭去問候她的動機何在,試問天下間有哪位父母,不心疼咱家的女兒被人家數落,女兒都是父母親的寶,只是父母都習慣把愛藏起,明明很擔心咱家的兒女,卻總是擺出一副漠不關心的模樣。

「夫妻本應共患難,同甘共苦的。」雖然她是笑著回應,可是在她的眼中我看到她的堅定。

捉蟑螂記

若果要選一種生物,即使死一億隻也覺得死不足惜的話,大多數人都會認為非蟑螂莫屬。那晚回家打開大門後,一隻體形寵大的蟑螂極速闖入屋內,更在我眼前鑽進睡房並躲在女兒的嬰兒床下。我通知不如後,大家如臨大敵般,準備一場捉蟑螂大戰。

網絡流傳,今次姚子羚係「受害者」,即係咁講啦,個情郎話搞離婚,不過原來瞞住佢仲有第二個,夾埋即係四個人咁多,而俾相蘋果嘅相傳係個大婆咁話。

為何所有醫於醫療的問題必定要經醫生之手?答案很簡單(陰謀論點去想),就是權威、利益與地盤啊。只要事事都要經我手同意/批准,這就是一個權力須利益的控制,權威的下放自然影響整個業界真金白銀的利益(即地盤的大小)。我不意指所有醫生都這樣想(相信大部分醫生都想整個醫療系統能徹頭徹尾地改革吧?),但早前醫委會在上個月月就豁免海外專科醫生評核期過唔到投票一事,便能窺見醫學界有部分人,的確有存著這樣的心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