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小事

「而家一萬蚊要請洗碗真係難啲呀腦細,問過啲經理佢哋都話無介紹。」HR說。「我哋好少嘢洗咋喎!呢個價差唔多啦。」Michael說。

晾籠之爭

「你好,有咩幫到你?」怕菌C9:「好咩呀?樓上又掛咗幾個雀籠出嚟!嗱,我之前都投訴過㗎!」黃人問號?阿伯又唔係曬自己隻雀,關你卵事?何況樓下嗰幾層都無投訴!

接到張單,係一間名牌朱古力店嘅朱古力嚟,每一粒好細粒都賣你20至30蚊一粒嘅名牌朱古力店嚟,嗰日我係送一個禮盒裝,係呢間舖嘅禮盒裝朱古力,咁就呢盒嘢當然係4位數字以上啦,裡面大約有20至30合朱古力啦(一粒20至30蚊,變咗禮盒裝可以暴升去四位數字……),佢一次過嗌咗好多盒,見佢埋單都已經俾緊五位數字。

「Eric我只說最後一次,我們結束這段關係吧!我累了,我找到男朋友了,想跟普通人一樣談戀愛,結婚和生子… …」

人生很有趣,有人視之為一場遊戲,玩盡方罷休;有人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終日不安,不知所為;有人為了生活,為了家人為了家庭,上進發奮,全副心思工作想給身邊的人更好;有人早已放棄,只是沒有勇氣,便求求其其,一天得一天,一秒過一著一秒。

離開是為了回來

大部分人都認為休息是減壓良方,但社會對休息的錯誤觀念,如「勤有功,戲無益」,以及家長從小到大灌輸「不要玩,快溫習」的觀念,令青少年貶抑休息的價值,誤會休息等於浪費時間,故必須完成溫習、工作後才能休息。

呀中從小就喜歡音樂,中學的時候更參加了不少歌唱比賽更獲得不少獎項。而且他的夢想是想當一名歌手,但可惜呀中的父親不喜歡,他父親是一個傳統的人,他只想呀中踏實的做人,想他找一份穩定的工作因此經常吵架,有一次吵架更氣得暈倒。

回頭再走過來,仿佛我的人生像倒帶一直重播過來,回憶裡的痛苦像粉筆字一樣輕輕地抹掉,只剩下一些隨風飄去的粉未。大家有沒有偶爾細味一下自己已過去的人生,你有沒有發現,其實過去的人生一旦被重新細味,那種感覺竟然是那麼的痛快,自己的人生經歷竟然多得可以寫成一本自傳,你就像電影中的主角一樣,可以隨意編寫接下來的故事。

同囡囡食飯應否AA制?

「又係你埋?唔好嘅,AA啦不如。」

鎖匠的故事

每個人都有至少一個故事,藍先生的故事,是關於開鎖的。十九歲那年,考獲電單車牌,終於能夠在深夜時份,代父出征,為「失魂魚」開鎖。第一單生意,發生在凌晨三時的馬鞍山耀鞍邨,他透過WhatsApp接到這Order,要開鎖的人,是一個意想不到的女生。

「佛誕,要燒嘢嘅咩?」

到咗出嚟做嘢,係間少林寺嘅公司返工,開頭都好開心嘅,但始終都有女人存在,啲鍾意權力嘅阿姐,搞是非搞單打,搞走咗好多年輕人,係得我咁硬頸,點搞我都唔走,等佢失權。仲有一個男人婆,哩個極品真係要另開一篇文章先夠打佢嘅衰嘢出嚟,但要講嘅係,唔好以為男仔頭、TB嘅女性易相處,唔撚係囉~

嗰隻嘢好似抓住咗我!我睇唔到亦唔識嗌,係咁畀佢扯住出嚟。好痛!爸爸點解會咁嘅?隻嘢整到我好痛呀!佢又硬又凍仲好大力扯緊我出嚟呀!媽媽呢?媽媽喺邊呀?隻嘢扯甩咗我隻手呀!好痛呀!爸爸媽媽!點解會咁嘅!?爸爸媽媽係咪唔要我喇!?隻嘢又嚟喇!佢捉住咗我個頭!佢拑得我好實,個頭好痛呀!佢想扯我去邊到呀!?爸爸!媽媽!

第一次見Raymond 的時候,他仍是無名的那一個,他仍是昂望著一個永遠連勝的神話。他一直在質疑自己。我真的可以?我真的可以嗎?

兩爪機設計其實對初學者並唔「Friendly」,因為爪既移動方向、距離以及高度有限,加上只有兩個制既「簡單操作」,唔可以做到逐下逐下對位落爪,大幅增加難度。而且每部兩爪機都會因應目標物作上唔同調整,務求想大家入多幾個Credit增加「刺激性」。

原本我以為他知到「靚仔」是什麼意思才走到蔡老頭那兒,把他所點的東西價錢寫到賑單上。怎料他竟然不知道,還以為客人在叫他。可能因為他從小在外國長大,對香港文化不熟悉才弄出這笑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