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小事

「我雖則話做三行佬咋,但我請親假,老闆都頭曬痕㗎。如果你缺席,會搞到教練抝曬頭嘅,咁你咪係一個有價值嘅球員囉。」

啲正能樣既核心矛盾係乜? 就係,當常人覺得做任何事,搵到個正確方向去做,係基本技能時,佢哋覺得自己冇行錯方向已經叫成功人士。 即係,今個quarter 我攞到十分喎,冇俾人扣五十分,而且多過零分,俾啲獎聲自己!咁但,正常人類係有計劃有預謀, 往年攞60分,年尾回顧,得50分,就算係外圍因素影響,都要搵出問題喺邊度,期望下次趨吉避凶。

就像電影《這個男人來自地球》一樣,有人在你面前發放一些情報和知識,他卻沒有任何證據證明自己說話的真偽。在這個社會裡,你總能夠收到各式各樣的資詢,但許多時候,有些人發放資詢只是為了激勵員工的士氣或穩定軍心,甚至影響到自己公司的信譽都在所不惜。

王老伯每次都笑她吃法奇怪,笑言不會像王老太一樣吃一個蛋撻都這麼麻煩。

教會老油條

最近一位舊教會的老朋友,輕輕跟我說:「我轉教會了,沒有返 x 教會啦。」

我們都知道精英只是社會裡的少數,餘下的大部份普通人呢?甚致底層的學生呢?他們需要的是補底的老師。補底的老師未必能讓學生成績突飛猛進,但補底的老師可以陪學生走過一段低谷,讓學生明白即使他們成績不優秀,卻仍有人看到他們的長處,看到他們頑皮之下隱藏著的優點和能力,包容他們在學業上的過失(不及格),鼓勵他們再走一步,再試一次⋯⋯

你睇返阿姐佢既硬件, 咪玩啦。即係我份人就好厚度嘅,何艷娟係靚女,綜合評級大約屬B+,香江上都多女仔做到,並唔係萬中無一。你當係 top 10%,都十中有一啦,即係每年(係每年)香港兩萬人大學畢業,當一半女,點都有1000個有佢既身材同樣。相信好多朋友,都識好多朋友,有同級數既外觀。 換句話講,阿姐係真材實料,靠高IQEQ搵食 的。

說到夢想時,你可能會在想這對您是十分遙遠,只能維持他是一個夢想的狀態。但我想問,你有認真實踐過嗎?

「是哪一個警察這麼厲害,可以把那個犯案多次都能脫身的犯人繩之於法呀?」好姐一邊低頭看著報章,一邊喃喃自語。

生日快樂,祝你快樂

在你生日的前一晚,我任性地跑到你工作的地方,在你下班乘車回家的巴士站等著。晚風很冷,而我穿得很單薄,但冷風吹不滅我對你的愛。五分鐘,十分鐘,半小時,一小時⋯車站人來人往,我躲在街角,雙眼不斷搜尋著有否你的身影。其後看到一個黑色衣著,戴鴨舌帽的背影,那一刻以為那就是你。心頭一酸,淚水忍不住湧出眼眶,日夜想念的人就在眼前⋯看著那背影上了車,坐下。車開走了,才發覺那不是你。一顆心頓覺鬆了下來,同時也感到一絲的失落⋯這一晚我到底是會見到你還是不會見到你?我們是否真的只能有緣無份?最後我等到尾班車都差不多要開走我還是見不到你。

「你又搣指甲!我叫咗你唔好再搣㗎啦!十隻手指都比你搣損晒,你話你樣唔樣衰吖?唔好再搣啲皮喇下你!真係比你激死,叫你做你唔做,叫你唔好做你就偏去做,你而家係咪同我作對呀?係咪呀!你鐘意搣吖嘛,我幫你搣囉!搣死你!」

追求的另一半

好多人可能因為以前好窮,長大後要賺好多好多錢,就係唔想自己再好似以前咁窮,無問題,呢一樣嘢係每個人嘅選擇,而每個選擇都有後果需要承受返。當我有人可以陪我關心我,同我好好溝通相處,我唔可以怪對方無一齊為大家段關係賺好多錢;相反,當有人要賺好多錢去為大家時,都唔可以怪對方唔理自己。而我,或許從小到大,到宜家,我都只求有一個人可以聽我講下嘢,願花時間同精神同我溝通,了解我需要乜嘢,邊個唔需要人關心,而我可能係比平常人需要更多。

有冇試過返工,大部份時間都好忙,突然有5 分鐘空閒,於是你就出去Pantry 斟杯水、食吓同事買嘅手信。呢個時候八婆同事June 又會突然經過見到你,然後大大聲問:「嘩,咁得閒食嘢? 唔駛做呀?」

「下堂唔好同小其玩啦,佢地爸爸媽媽粗聲粗氣咁,唔係好人嚟架。」得佢咁講一講起,雖然我只係幫個Friend 代幾堂,但係我都大概記得小其嘅爸爸媽媽雖然係粗線條啲,亦都唔係著得好光鮮,但係總算係有禮貌,起馬唔該前唔該後。相反,小樂 個呀爸呀媽就一湊返個仔就掉頭走。

有個17歲嘅少女,去左佢機構度「睇醫生」,來得呢度嘅,咩原因都好,總之唔會係三貞九烈。

2020年代的人生角色

早前有講過現代人(更精準應該係香港人)係唔需要拍拖,因為我地有太多角色,但又無咁多時間。如果講要達成傳宗接代呢個目的,避免人類滅絕,係可以搵政府定期收集精子同卵子代為繁殖,然後唔駛有另一半,唔再有父母,每個人啲角色先減少兩個,咁就應該比宜家好分配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