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小事

紙粘土烏龜

小女兒最喜歡把粉團拉成一條長方形,再用膠刀狠狠地切,然後再把碎片拋到地上,若無其事地再切。我和她一起玩時,我的任務是要教她用粉團砌成各種形狀,再進階一點的是塑造成各種物品或工具,甚至動物等。

劇透,反映香港人面貌。

好似關愛座咁,明明係一件出發點係正面嘅事情,有一啲極度大愛嘅人動不動就強迫人讓座、無了解實際情況就批判其他乘客唔讓座一樣。令成件事變到複雜、極端化,引起越嚟越多爭執、爭端、爭論。

係台灣學習,我係好有壓力,我討厭自己覺得自己好蠢好無用,將無進步嘅事,怪罪於自己唔夠努力,所以我逼自己只要我讀唔晒d嘢,我就唔訓得,我都逼自己放學放假除咗食飯沖涼等等就溫書,但係每次都讀唔晒個時,我就會好憎自己,覺得自己好無用,成日喊,驚阿媽擔心,就自己困係宿舍,好多次都想跳落去,一了百了,我唸一定有人明白,每一次要將好想自殺嘅自己拉返嚟嘅個種痛苦,每次自己冷靜個時,又會為自己可能真係會因為咁去咗而覺得好恐怖。

根本就係,無論你做啲咩,你都係做錯,就連呼吸都係錯。原因並唔係你做啲咩,定係你點樣去做。無他,純粹只係因為你未夠 Rank 去做。

二十歲出頭,依然仲做緊中學到依家做緊既工種,試過出去搵工,可惜返到一兩日又唔鐘意返,例如係某某公司返第一日工,就見到八婆等等,於是唔想成世人對住佢,最後辭咗職,於是又係番返之前份工,冇錯,我係好想出去闖,但係心口得個勇字,最後捱得幾日頂唔順,又同自己認低威,唔通我真係好似依家其他後生仔女咁,郁啲就唔捱得,已經年二字頭嘅我,講起來都十分羞恥。

不走冤枉路

很奇怪,大家都把這件事,拉上「識字」這兩個字身上。「識人好過識字」,好像變成了常識。這種討論,也是沒有意義的:什麼叫「好過」,人生憂患識字始。字識得越多,想法就越來越多。大婆台常教人:做人簡簡單單開開心心便好了,識那麼多字,為了證實什麼?

我同朋友講,佢哋話可能同事係唔想我咁辛苦要OT,我話唔係喎,佢哋係叫我返屋企做,唔代表唔使做,其實我都明嘅,新入職係唔應該做壞規矩,搞到有OT嘅風氣,但問題係呢個係假準時收工,返去仲有排做,其實我會寧願喺公司做多陣就算,同埋其實腦細係夜收㗎喎,都唔知係咪跣我嘅大佬。

市民個個講到「如果我係佢就咁咁咁」 「我係女就唔會原諒佢」呢樣嗰樣。唔好玩啦。你邊位呀?你係女既話,首先照下鏡:你肯定許志安會想上你?當你好有自信,話會。好,咁你行動上有冇黃心穎咁搏?嘩,我話哂都靚女嚟,使唔使做到咁呀… 咁此post 已完啦。仔就仲簡單。「如果我結左婚一定會/唔會出軌」… 又係照下鏡啦。女靚唔靚就好主觀,而且係moving target黎既。但無論如何,你肯定有香港小姐(唔好話亞軍添,入到決賽週我都當係)想同你出軌?

換臉星球

K211星球由外星人統治,居住者大部分都是外星人,但當中又有幾千個人類,他們還保留著在地球時的記憶。印象中某一天他們突然失去意識,醒來就在K211了。他們都稱在地球的經歷作「上輩子」,至於為何外星人要把他們抓到這,他們也不太清楚,但無論如何,還是得好好生活。這個星球還有一個特別的規矩:這裡的人類都有三張臉孔,一張漂亮的,一張普通的,一張醜的。

節日

我憐憫那份純真,也不忍在這日揭破他們的夢,唯有贈上多一份的蜜咒,延長那該是短暫的麻醉期。我吩咐甜品部弄了個餐牌上最貴的焦糖梳乎厘,然後放在他們的桌上,女孩隨即展露出驚訝的表情。我未等男孩反應過來,便搶先說道:「這份甜品是先生在訂檯時吩咐預留的,也由於兩位是餐廳今晚的幸運客人,這份甜品是隨餐附送,無需收費,請兩位慢慢品嚐。」然後向男孩作了個眼色。男孩心領神會,不解之色也隨而消退,向女孩說:「我知妳一向都很想再試梳乎厘,所以才給妳這個驚喜啊。」

一日最衰都係馬國明

我:馬國明好唔好仔?女:好。我:乖唔乖?女:乖啊。我:係咪筍盤?女:筍啊。我:如果佢做你老公肯唔肯?(遲疑十五秒)女:又唔可以咁講嘅,例如都要都要睇下⋯⋯(下刪三千字)

其實我想講我今日覆診

如果大家有聽過父子騎驢的故事,就會知道無論做些甚麼說些甚麼,也會有人指摘,也會有人不滿,也會有人不喜歡,反之亦然。當然人應有自己主見,但同時我不禁反思,有些批判話語是否有必要說出聲?

從小成長在香港,屬於不愁衣食的一代,但至小就受到「不讀書,做乞衣」的威脅,長大發現讀書了, 也不見得會大富大貴,只是自力更生,求到三餐溫飽。現在的香港更是笑貧不笑娼,讀到曉飛也不及某 某嫁了或娶了一個「富二代」、「官三代」、「黑四代」,正當你想對天長嘯或立地成佛之時,你又開始怕 窮了,怕到老時連逆按揭也做不了,入住老人院也不夠格,於是又要認了命上班下班,再求神庇祐嫁得 一有父幹的如意郎君或千金小姐,然後光宗耀祖,無憂無慮過著美滋滋的生活。

從唯一證據片段蛛絲馬跡之中能夠作合理推測,肇事二人由錄影開始已是半醉半醒兼開始發功,如果我係男方食花生由得你死你賤嘅酒肉朋友,根本唔會揀同安心同車走,肥仔哥刻意搭單上車,其實係為了力挽狂瀾

給親愛的Mi

婚姻是兩個人的事,他對不起的,也只有鄭秀文一個人。跟香港別的人,都沒有關係。至於馬氏或黃氏的事情,也不需要再談論什麼。你今天才知道大電視台是一個會把員工當機器的公司嗎?你今天才知道他不會顧及人的感受嗎?吃這口飯,香港人最接受「份糧包埋」,也沒什麼可以怨。

當日佢老公好焦躁,狂打電話俾我,傾幾句收咗線,隔無耐又打嚟,搞到我都開始亂。然後我忍唔住,要佢俾我冷靜下,想一下見面應該要點同佢老婆講,唔係無識過朋友收帽或派帽呀,係未試過有人咁求救,仲要件事係自己由細識大嘅好友呀!晚上見到朋友,我單刀直入咁話佢知我知道咩事,要佢將事情始末講出嚟,了解咗佢嘅心理,之後當然訓話一番,因為佢老公真係人品好又純情,世間真係難搵,哩點佢自己都知。而且最重點係,點都好唔好影床照,就算自己老公都咁話,科技嘅嘢點信得過?而且仲要同奸夫影,人心嘅嘢做得奸夫點都要留返條線保護自己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