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小事

其實自己一個更開心?

無論係膠友app定係speed dating,大家都好興講兩句就約出嚟食飯,可能而家係乜都講求速度嘅年代,乜都要快,連識人拍拖結婚生仔都要快,你仲用緊Facebook就會比人話out,Instagram都已經比snap chat追過咗好耐,潮流不停咁變,但唔代表人人都要死追爛追,我知係有啲老土,但我仍然想留喺自己覺得舒服嘅time zone度。

君子愛雀,影之有道

雖然都是同一件事,試想想「倒錢落海」這話多難聽,可要是轉個說法,說是「用儲備建人工島」,整件事就頓時變得理直氣壯。同樣道理,不要說「要影陽具」,試着說「這是一場研究上的革命」,感覺馬上又變得專業偉大。那時人們就會覺得自己是「為革命事業獻身」,非但不會反抗,更會擺起笑臉,乖乖脫褲等候。這句魔咒在中國有數之不盡的成功例子,所以絕對不用質疑。

今晚我係青衣接左個客E先生,目的地係觀塘曉光街。甫上車,佢就打返屋企報平安,順道問家人到家中探訪嘅長輩是否已經離開回家。由於長輩當時正準備離開,E先生又希望幫長輩叫車回家,於是問我:「師傅,請問可唔可以幫我係觀塘車老人家返樂富?」咁我當然係「官方地」答佢叫佢自己加目的地,殊不知佢答我「可唔可以落車個陣再叫一次由觀塘去樂富?」

紋身

Kate:「紋身嘅痛好刻骨銘心,但係我感覺到自己一邊痛一邊得到釋放,釋放咗啲負能量同唔開心。紋身師同我講『紋身可以毫無意義,但有啲人,就係能夠將紋身視為一個小小橋樑,與忘不了卻遠去嘅人和事,繼續保持溫度』。」

見到暴露同「想強姦是合理」 有甚麼因果關係? 我嗰陣作為一個小朋友,已經與同學討論過一個問題,就係點解咁多日本學生妹,日日放學都會在街上俾我睇胸圍同小褲褲?

金句圖﹖呢幅就金句圖啦

我經常跟朋友說,「其實我們並沒有不開心,我們只是窮而已」。要是你能夠隨時走進老闆房,高呼一句財散人安樂,然後將辭職信連同大把大把鈔票撒在他臉上,哪還會有甚麼工作不順。而痛苦就在於我們沒有能力這樣做。

我當刻呆左半秒,然後答佢「但係你點個落車位係深水埗喎⋯⋯」

其實有另一啲同事,求職嘅時候寫到個 expected salary 好高,話到明一定要有哩個數先至黎做,如果唔係就唔會考慮。佢好彩可能嗰排公司等人用,又或者腦細覺得佢物有所值,所以都決定俾到佢要求嘅人工,而哩位同事亦順利入職。大約過咗一年多啲,哩位同事突然間話有事要同公司商量。

嫖妓係無產同中產階級既消費活動;包養情婦先係資產階級有資格玩。商業模式上嘅分別係,做雞係一個供應商對好多個客,係靠規模效益 economies of scale 先製造到高過正常人既專業人士級收入,俾一個服務提供者,提供特殊服務。這是正常人間賤民嘅經濟活動。

炒散的愛情

那一夜,丈夫去了近一個小時也沒有回來,阿嵐擔心他醉倒廁所急忙走去查看,卻發現丈夫和剛才那個漂亮的Blue,在廁所對出一處隱蔽牆角纏綿,Blue甚至被褪去上衣露出Bra帶,而丈夫的禮服早已脫去,與她一直嘴唇貼着嘴唇水乳交融。

「公司開咗FB,快啲用你私人ac like同share啦!」腦細Michael說。
「好,我一陣like。」我說,心諗又要我做最討厭嘅事。
「叫埋你啲朋友呀姨媽姑姐一齊留言啦,比五星星呀!」Michael說。
「好,我試下叫。」我說。

母體數據錯亂

我雙手抱著頭頹然坐在地上,「究竟邊樣野先係真實?Mina係阿怡?定係阿怡係我想像出嚟?定係根本就無Mina呢個人?」我喃喃自語說著。

有時,一個人就好

大時大節,情人節,聖誔節,雖然我常跟朋友說好想脫單,好想搵個女朋友,但其實我從來沒有主動過,你知唔知拍拖最怕是什麼?最怕是你的女朋友破壞你原本自由自在的生活,害怕被管着,害怕要處理有公主病的她,害怕要成日氹佢,害怕自己已經再不懂與女朋友相處,害怕多一個人介入自己的生活,害怕女友要我改變原本的自己。其實說到底,還是害怕自己原本的生活因為多了一個女朋友而受到破壞。

烈火雄心之餘暉

阿拔回去小學懷緬過去,重溫自己一直缺乏自信和成功感的人生,其實佢如果唔係在人生最低潮時同時跟兄弟鬧翻,可能佢嘅尋死決志都冇咁強烈,之後一堆舊事剖白,善良嘅阿拔甚至攞埋自己個名來作人生最後自嘲,之後一蹴而就跳樓自殺,仲要死在兄弟面前,呢一段無疑灑狗血,但正因他們仨過命的感情,才能令所有激情昇攬為合理。

傷痕

回憶有多痛,你的傷痕便有多深,於是每個人總害怕把藏在底下的傷痕祼露出來,就像見不到光的黑暗一樣,面對光明它只會藏得愈深,哪怕外邊的人説不介意你的過去,但是你總是不願意把過往重提一次,因為你知道,那道羞恥的傷痕本應就該收藏的,而再次把它回憶起來,只是因為你的記憶反應,只要任由它的痛楚過去,你,又是一個沒有過去的人。

傷J人

低胸女徑自朝吧枱走去,被緊身裙包裹着的身體玲瓏有致。她走到男人旁邊,向酒保說了幾句,就在吧枱俯身等着,屁股翹得高高的。有容笑了笑搖頭說:「小婊子還挺厲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