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小事

為情自殺這回事

有時候,傷心過度需要透過行為來表達:輕則摔破碗碟,重則割腕自殘,倒也是情理之內。旁人說對方不值得你這麼做,其實如果當事人腦中除了愛與痛,裝得下其他想法,那一切就不必討論——有份正當職業,五官端正,打開交友軟件,後面就是另一片天空。

都要寫遺書了,撒手人寰前留下最後的痕跡,幾百字內容還得花篇幅親書自己有多痛,那他的確就是痛不欲生。

第一次見青春婆婆,我被她嚇一大跳。「我擘個一字馬俾你睇呀!」二話不說她坐言起行,真的差沒點擘一字馬給我看,我連忙扶著她不讓她做。「青春婆婆你真係好青春喎,不過我地而家老啦,你要小心!」我這樣說是有原因的,要是她擘完一字馬、受傷上不了來,我怎和家屬交待呀!

「我send咗幾十份cv但係一個電話都收唔到,而家個市係咪真係好差?」我說。

其實我唔係淨係想見仔,但係打咗十幾個電話都無人聽,有啲又放我飛機,得佢同另一個女人肯嚟見,呢個女人大我7、8年,經理級人馬,我係請助理,即係under我,其實我都知佢未必啱做,但見佢人工都唔貴就見吓。我不嬲對嚟見工嘅人都好客氣,首先我比咗張form佢填,填完之後我就叫佢等等,雖然只係講咗幾句,但係我已經唔多鍾意佢,佢應該以為我係人事部嘅小薯仔所以對我態度有啲差。

去年十一月,防暴警為追捕發動「三罷」的反送中示威學生,不僅向理工大學發射逾千杖催淚彈,更向理大附近的伊院投彈﹗一年後的今天,熙和晨光下的伊院熙來攘往,斜路兩旁的樹掩映翠綠,有誰記得去年秋夜的肅殺蒼涼﹖

竣禧就在去年的理大圍城風波後入院

我唔想打死一世工!

「唓,你想公器私用溝仔咋嘛!」朋友呀花說。

難以想像的教授殺妻案

現在審訊中的另一單,是個悲劇,長期被妻否定,欺壓,精神虐待,網民的反應:

1) 為何不離婚
2) 可找外遇減壓
3) 是否怕離婚分身家

公司派同事去中國跑field 有無assess 過risk? 假如中國某個省突然封城,同事滯留,又如何是好?

阿寧

「知道我為什麼喜歡Gin tonic嗎?」阿寧着我坐在她對面,以她那種姣得足以讓九成男人都會心跳加速的聲調,問我。

「因為這酒中文叫琴通寧,有你名字中的寧字嘛!」

十年匆匆過

昨日,又見檸妹出 post,今次係一張檸妹與男仔黑白合照,照片下寫著:不是約定了,如果到了 32 歲我還未嫁,你就娶我嗎?還有十個月,你就不等了吧?如果你早點告訴我不等,可以改 30 歲、甚至 28 歲,為什麼不早一點告訴我?!

九龍塘花輪同學

我在九龍塘某中學上學,下課後,他邀請我到他家一起為英文科的Project工作。沒有華麗的房車接送,因他家就在學校咫尺之遙,那是一間有獨立花園及大門的三層別墅。走進大屋,他帶我走到鋼琴前,他坐下來,纖幼的手指演奏着我不熟識卻悅耳的樂曲,他說要為我們合作的Project作一首英文歌,由他來作曲彈奏,由我來演唱。

「其實世界好公平㗎喎,你諗下女人最寶貴係咩?嗰啲咁珍貴嘅嘢都付出咁都換唔到佢想要嘅嘢就真係對佢好唔公平啦。」

【理大圍城】殘響

「總之你不走,我也不走,我們一起去理大,一起被抓。為了裡邊幾百個手足,我們不惜代價被拘捕幾千人,大家一起坐十年,這樣就好嗎?」

媽:「我平時咪就係成日喺呢度外賣返嚟食囉。」
女:「咁點解今日唔外賣呀?」
媽:「外賣邊有位食呀!唔通返到去先食呀?返到去都成粒鐘啦!同埋啲餃子會腍晒!」

有次我同男性友人講某女model靚到女人都羨慕,但對方講佢整容同打好打針先有今日咁嘅樣,仲有話佢做雞乜乜柒柒,我係講佢依家好靚好唔好?佢做乜同佢依家外表唔關事㗎。

乳香與彼岸的貓咪

我想起我在唸高中時,老家裡曾經養過兩隻貓。第一隻貓已養了多年,是一隻不太理睬人的老貓。第二隻貓是隻深褐色的虎紋唐貓,是從街上撿回來的。記得那天我放學回家,牠一直在後面跟著我,我很喜歡貓,便索性坐在樓下的公園裡陪牠玩耍。我家教很嚴,不能太晚回家,眼見天已黑了,便跟牠道別打算回家去。哪知道當我走進所住的大廈後回頭一望,牠居然就站在閘外,一動不動地看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