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小事

生命無常

一小時前無恙的他,轉眼間於離開人世,生命的無常,我們實在無法掌握。

男女如果長時間工作,一係有好感,一係就有心病,從來沒有灰色地帶。因為係繁忙工作之下,你一係覺得男senior成日allocate 工作俾你做,姐係A字膊,一係就覺得佢肯幫你,肯教你,肯一齊同心合力捱過呢個peak,而如果你同佢又傾到計,講到笑,你對佢好大機會有好感。

凍檸茶加甜

重點其實不是凍檸茶的熱量或甜度,而是他生活的甜度。

釣翁與無人島

一位銀行家經過,對釣翁多加青睞,說:「如果你把魚賣掉,買一套好釣具,定能釣到更多的魚,到時候開一艘漁船出海捕魚,賺一筆錢,就可以開一所漁公司,讓雇員去釣魚,便能過上退休享受的日子了。」

黑警日常

  正常嚟講,黑警一更係8小時45分鐘嘅,啲OT我就唔計住先。佢地一日係點過嘅呢?等「腥些」同大家幻 […]

黃絲之歌的隨想

歌詞有句特別觸動到我,
「If I don’t see a ribbon round the ole oak tree
I’ll stay on the bus, forget about us, put the blame on me」
(如我不見樹纏絲,我會留在巴士,忘記我倆,自我反思歷史)

作為一名留學生,必須明白人在外,父母不在身邊時,當有意外發生,什麼才是第一線支援?雖然學校內的教職員或同學,都是可求救的對象,但始終不同國家有不同的醫療術語,醫療步驟亦甚繁複,有時真的求助無門。若然有留學保險,因為可提供24小時緊急支援,包括有專業翻譯員,可幫忙聯絡當地醫療機構,並與醫護人員溝通,留學生只需告訴學校你持有一份什麼保險,便可以得到醫療保障。所以,留學保險絕對是留學生在外地的最大支援。

付我

「西西利奧已過數給狄卡比奧」淺灰色的細字卻顯示一句不似轉帳的對白,「Miss you, payme back:)」。西西利亞打開手機轉帳應用程式,打算付回昨日午餐費用予好友,卻無意中看到妹妹的轉帳記錄。不止這一句,她發覺妹妹跟這個狄卡比奧來回轉帳數十回,雖然看不到金額,但每句對白都清楚刻劃,當西西利亞看到「my home, tonight,8pm」時,隨後更有一個詳細的英文地址,在旺角某舊樓單位,她心頭一震,盤思着是否立時致電妹妹要求她交待。

身為顧客,請你謹記,無人想知道你有無發燒,無人想知你有什麼暗病,如果你有家教,你就知道「入屋叫人,入廟拜神」的道理,入店舖之前,撥開頭髮亮出額頭,對用槍指你頭的少女,說一聲「辛苦晒唔該你多謝你」,是現在做人的基本禮貌。

「腥些」的夢與想

話說我最初識「夢想」呢個詞,第一樣諗起想做嘅野係家庭主婦。

「搞掂,全世界男人都會多謝我架哈哈哈。」

當年本渣中五六同朋友討論過一個有趣嘅題目:大學喺因為你有某啲特質而入到,定要你入去學某啲特質出返嚟?當時本渣認為,有啲學生喺面試表現到某啲特質先入到大學,感覺好似喺大學唔收你佢會蝕底咁,而因為學業制度,就算大學畢業後都好似訓練咗好多機械人出嚟咁,個個畢業生都一色一樣;朋友就覺得入大學只喺講公開試機制,而大學的確訓練到一啲未來領袖出嚟,具備一啲特質。

「我真佩服你。」班花輕撫著間尺。「我經常買新的東西……不止文具啦……雖然我見到新款就會想買,不過另一個原因,是我不時會弄不見東西,不買新的也不行呢。」

在去年9月,我被公司解僱了。聽說是因為公司失去了大客戶,要節流,結果就選中了我這個連試用期也未過的新人。

好人與兵

很多男人都有一種情意結,就是認定了那個女人後,死死地追,即使被傷害得遍體鱗傷,即使Whatsapp裡常常終止於藍剔,即使常常被她刺激,也在所不惜。他最討厭別人稱他為好人,或者You are such a good guy。好人對好多男人來說都不是一個好的形容,特別是求愛的男人,女人不會愛好人,女人只愛壞人。

停賽十四天

閉關於獨立房間,重門深鎖,除如廁以外串步不離,使用洗手間的守則是戴上口罩和用後徹底消毒。這狹小的生活圈成為我這半個月的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