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小事

【短篇連載】你好(一)

我常想著,重遇他的一刻我會說什麼。「你好。」和煦的微笑,嘴角不能往上太彎,眼睛瞇起成貓的樣子。然後,留意對方的表情變化,自然地與對方攀談。這樣的我已經對著鏡子練習好多次

【短篇連載】你好(二)

明知道無論怎練也不會好,卻一直像個不服氣的孩子努力嘗試,嘴色的弧線總是無法對稱。

【短篇連載】你好(三)

你說,你並沒有想像的愛我,但我看回大家的合照,似乎你也不是你說的那麼不開心,也不是你說的找個樂子消磨時間,最後大方的祝福我要找個對的人。

【短篇連載】你好(四)

毫無先兆,在一個平凡的秋日相遇。地鐵的車廂依舊多人,空氣開始變得難以呼吸,心臟比預計的跳得快許多,他的面容沒想像中的變得蒼老,似乎,這段期間他也活得好好的。終於要面對面了,掌心不斷冒汗,我討厭這種突然的懦弱,和湧起出來的內疚,準備好的語言霎時從舌頭吞回肚裡。

為她計劃的生日之旅。

為了準備當日的驚喜,我日復一日的在網上尋找一份她會喜愛之餘亦充滿紀念價值的禮物,同時亦有細看有關免焗蛋糕的食譜,還有適合渡過生日的酒店。千挑萬選下總算決定了以她喜愛的清酒配以另一家酒瓶雕刻雕下生日祝福與我們的合照,親手弄人生第一個蛋糕為她慶祝生日,也訂了一家落成不久,面海的五星級酒店渡過這個晚上,過程中更找到附近有一間以彈床作賣點的遊玩設施。

香港好男人都是戚秦氏

港女性格乃前無古後無來者,如口不對心、輸打贏要、自私自利、無理取鬧、講大話當食生菜、好食懶非、搬弄事非、要養寵物又不願負責任等等。筆者如此清楚皆因好不幸地在下之母正是「港女」中典範的第一代「元祖港女」,集各派大成於一身,嗚呼哀哉!

蠢人越上網會越蠢

網絡世界的確令任何人能輕易飾演通才,Google + Wikipedia = 大部分專門知識的入門變成任何人的基礎,可笑的是明明海量知識垂手可得,所謂大眾偏偏越發喜歡「相信」沒有內涵的偽知識和偽資訊。

單身之後,我終於可以自由咁同我嘅男性朋友單獨出街,以前唔係唔得,但最好唔好啦,另一半會唔鍾意,而且有好多嘢都唔做得,因為你知道做咗佢會唔開心,就會自我審查避咗。其實啲男性朋友識咗咁多年,一早已經將大家放入friend zone,安全都不得了,係濕水火柴,撻極都唔會著,但唔知點解無論男女都好,總之見你一男一女出去就認定你哋一定有嘢,我到而家都仲係大惑不解。

路上看到一位身穿校服,約十六七歲的男學生。他剪了個大斜蔭,左眼都快完全給遮住了。雙耳上的耳環,不誇張,大概就是文具店買來整理紙張的小鐵環那麼大。

審計雞

呢個情境每日都上演,你已經分唔清楚你嘅正職係一個auditor,定係一隻雞

自從同事強叔喺公司跌低都已經有 4 個月,哩段期間佢一直都有交病假紙,拎住 4/5 人工嘅按期付款。有一日,小編收到另一間公司寄黎嘅 Reference Check Request……(以防有讀者唔知,姐係當你去見一份新工而成功獲聘,多數都會喺正式入職之前,或者係入咗職頭幾個禮拜,就會向前僱主要求做一份 Reference Check,用黎證實申報嘅資料無誤)奇怪啦,小編記得無收過強叔嘅辭職信或者通知,即是佢暫時未有意欲離開公司。

打招呼

小女兒最近的口頭禪是「Hello 早晨」,無論白晝或黑夜,她看到任何人都總是笑逐顏開地大聲說一句「Hello 早晨」,有時還會加一個say hi的手勢,讓我和不如都哭笑不得。也許她只是個兩歲的小女孩,即使對着陌生人,她都會很主動地跟別人打招呼,除了那句「Hello 早晨」,有時就隨意一笑,那個被打招呼的人通常都不會無視她,而是向她說聲「妹妹乖」,或者簡單一笑。

香港地少,租金高昂,香港人又現實得很,渴望進步,情況尤如一個夾公仔的高手,每天拿著幾隻巨型毛公仔回家,卻發現房間已無空間放置新的戰利品,去舊迎新看似也無可奈何。冰廳茶記?總不及我的韓國菜,珍珠奶茶吸引吧。屋邨文具店?太狹窄了吧,賣的東西又不花俏時尚,我還是上淘寶淘一下比較化算。港產軟糖?不吃也知道Haribo 比較好吃吧?

借夢

他年輕時迷上繪畫,醉心筆法畫功,數年來得無數親友讚賞,自信無比。曾言要成為世上最出色的畫家,無視家境貧困,散盡家財,積蓄付諸學畫,四年間揮毫入魂,潑墨風流。

娘娘飲茶

公司內有一位位高權重的女高層,即管稱她為「娘娘」,人如其名,最鍾意人服侍她如古裝片中的娘娘般,所人手下都是宮女,如有一言九鼎或說話不合心意的,即拖出去杖打八十以示威嚴。

青春有限

我對貼紙相的印象是始於初中,大概中一二的時候吧。當時非常流行日本文化,而拍貼紙相就是由日本傳來香港的文化之一,當時拍貼紙相更成為了學生哥放學後的主流活動。由於我份人是比較摺(即是毒)的關係,有些人小學高年級已拍過貼紙相,但我到初中才首次接觸這玩意。當時,有同學提意放學後去影貼紙相,然而我並不了解貼紙相為何物,只知道有同學邀請,而且大家也興高采烈地討論,於是便拍下了人生第一輯貼紙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