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小事

都市的童話:半百情緣

過不了多久,普通話由原本一星期兩堂變成每天上堂。在頻繁的接觸下,兩人互生情愫,A女士不懂英文,B先生不懂中文,兩人如何溝通呢?所謂「皇天不負有心人」,只要有心就一定有辦法。結果,每次見面,一個拿著英漢字典,一個拿著漢英字典,兩人查字典查得不亦樂乎,感情也就慢慢滋長起來。較諸現在的年輕人,約會時各自拿著智能電話襟個不停,我覺得拿著字典的這一對反倒浪漫矝貴得多,至少你能看到彼此的誠意。

個人經驗告訴我,大陸的高鐵,可以說是沒有服務可言!還記得在廣州南站的那一天:幾經折騰,到達車站,作為中國人,民以食為天,當然是要找餐廳!在暗黑的車站大堂,找車站員工問路,他竟然「十問九唔應」,服務之欠佳,可想而知!過了一段時間,還是找不到好餐廳,因為沒有,最後,只能吃快餐!至於男廁,三個洗手盤,有兩個是壞的!當然,我有投訴,結果是怎樣?幸好沒有被控以:尋釁滋事罪!

香港 - 沒有少數的地方

同志﹑少數族裔﹑身心殘障者成為社會的一部分,不會特別受注目,也不會介意少量冒犯的說話,正如女生聽到有男生說:「唉,女仔係咁無用架啦!」後頂多只會裝作追打男生以搏堂一笑,絕不會告上法庭甚麼甚麼的。 當不歧視已成為社會共識和常規,連孩子都明白的時候,少數才能在香港抬起頭來……

給五萬人中的您

從面書上,我看到你去參加113「愛家共融祈禱音樂會」的照片,您說「今日我們不懼世俗眼光,站出來捍衛聖經真理,不贊同不等於歧視」。看罷,我很心痛。那個會思考,有反省的大好青年,是在哪時開始被灌輸這樣的意識的?是誰,給您這樣的教導的?去完昨天的聚會後,您平安嗎?是否感到為真理站出來,作主見證的感覺很棒?反對同性戀是我們基督教很需要捍衛的價值,對不?

你老母

香港的議會質素是不會因為毓民長毛鬧幾句粗口掟條蕉而下降,反而是因為有蔣梁這樣的師奶議員提一些莫名其妙的議案用一些匪夷所思的論點而成為笑柄。曾幾何時,我們對立法會女性的印象是余若薇、吳靄儀,聽她們辯論感覺像在法庭,那是很莊嚴的一回事,彷彿連長毛那條蕉都變成悟空你曳啦。再不堪也是范徐麗泰和葉劉 - 她們兩個是無恥,但不低B,起碼她們不會說出結婚紀念日都未必記得何況是僭建誠信問題這樣荒唐的論點。

悠閒中、吵鬧裡

在下午兩點到四點這個時間,這絕對是老人們的時間。更時值考試時期,小學生和中學生也沒兩三個。唯一的學生,在桌上也擺放著一大堆書本在辛勞複習。而拿著筆記本、穿著普通T-Shirt的我,有點像在打報告的學生,也有點像在工作的網絡工作者。可惜我兩者也不是,只是微小的一個旁觀者。

平民的豆腐火腩飯,是溫碧霞;戇鳩鳩生勾勾的日本魚生,是劉心悠。男人高舉「男人的浪漫」,是因為他們覺得自己為了屌西,失去自我,終日應付旁人的要求:要長大啦、要上進啦、要買豪宅搞世紀婚禮啦……這樣做人,慘過做狗。加上這種社經結構,他們終於不再夢想上流、奢望食日本魚生,寧願在豆腐、涼瓜、冬瓜、枝竹這類平價食材之中安身立命,日子還過得快活一點。

貓與蟬

再看到蟬蛻,是在日本。一片蟬聲喧鬧穿梭在林森枝椏間,每棵樹都掛著蟬和蟬蛻。我在巴士站的長椅坐著,一隻蟬剛好落在我旁邊歇腳。香港曾經不那麼石屎森林。小時候住北區的屋邨,也有過春天抓毛蟲,夏天撿蟬蛻的日子。聽說蟬蛻能入藥,可治咳嗽或用作藥引,我不太懂。反正小時候看著那相貌奇特的空殼,覺得好玩,就跟玩伴到處去摘。夏蟬通常在樹上脫殼,在地上樣貌相似的其實是幼蟲,會爬會走。我們有時以為是蟬蛻,跑上去撿,撿起來發現圓滾滾的蟲眼和蟲爪拼死在動,嚇得連忙丟了。

一位默默耕耘的好老師

他,是一位年輕的好老師,從他身上感受到的,是他對教育的一份熱誠,一顆熱心,有一種作為老師,願意為學生付出的無私精神。

香港地是一個抗拒談夢想的地方,家母總是將同一句說話掛在口邊:「你地班細路最中意就係講夢想,過多幾年,你就會發現賺錢先係最重要,聽呀媽講啦,大個左你就明咖喇。」當然,最後我還是當了一個叛逆女兒。今天的我滿腔熱血,即使十年後我後悔了,那至少這是我自己的選擇,但現在越來越多小朋友連選擇的機會都沒有,只能走著父母一早安排好的「康莊大道」。這句對白,我相信在很多家庭都會聽到,但簡單的一句話,又會斷送了幾多小孩子的一生?

5201314.真的是一生一世?

我總覺得,愛一個人,說「我愛你」就行了。說到底,「一生一世」,不過是一組時間的四字詞語,帶著一點點迷幻,帶著一點點甜蜜,把人們的靈魂都吸掉了而已。1314,是數字;一生一世,是語言文字;我愛你,才是最有力的行為。

香港人,你相信甚麼?

走在街頭,有人穿上Iron man套裝跟路人拍照,有人拉走小朋友坐上賓利,一面教仔:『睇咩呀,假架,Daddy買個公仔比你啦。』香港是一個充滿悖論的城市 - 我們最愛看英雄電影,但最不相信英雄主義;我們最崇拜奧巴馬,但我們最不相信American dream;我們最愛看愛情劇,但我們最不相信愛情 - 我們夢想自己是那些年的青澀少女少男,但現實中我們只是喜愛夜蒲裡的色慾動物,我們推崇I have a dream但卻取笑那些堅持夢想的人為傻仔。

人類社會=百貨公司?

為了令自己賣到好價錢(亦可能悲哀一點,但求賣得出,如小弟般),我們傾向把自己打造成一件consumable product。我們唸書,keep fit,打扮,學這學那的,為的是希望能夠盡量把自己「吊高黎賣」,什至令自己離開貨架,只當消費者。故此我們都致力成為型男索女,又或是創業的夢。而要達致這些,我們又需要回到physical product的市煬消費,買衣物,買砂紙,買呢買路。我們買東西,是為了把自己變成更好賣的東西。買買賣賣,這就是當今社會的秩序。

2012年感動我的聖誕節圖片

聖誕節,日前Benson 的圖片引起極大爭議,及後陳到兄寫文點出信徒應如何讓人明白到福音,是單單企係街唱首歌就回家?定以行動去活出基督的愛?在此我想分享龔立人教授在的一段話。

我過了一個只有自己的聖誕節,很幸運,我有左手和右手相伴,我們一行三人,三為一體的在街下閒逛,喝了一杯咖啡,看了一本書,叫《蘇菲的世界》。我沒怎樣看Facebook,也沒怎樣提醒自己,今天就是聖誕節,很輕鬆地過了一個黃昏。雖然我一直更新狀況,可是,我沒有去看那些閃光彈,因為街裡愛人一對對,身邊的閃光彈足夠讓我去照亮任何一個地方。但原來,有時候將靈魂抽離出來的感覺,很自在。這樣說很抽象,但如果,我們彷彿都未曾認識聖誕,在一個沒有節日的角度裡看這個世界,會是什麼的感覺?

百日尚可維新

周而復始、始而復周,牽動著莘莘學子的往往是公開考試。有同學終日愁眉不展,為時間的逼近而擔憂;有同學依舊四處玩樂,把所有書本都拋諸腦後,但無容置易的是這聖誕假日後的103天,都是應屆考生的轉捩點,成敗得失還看這段時間。隨著時間的逼近,無形的心理壓力難免於心中逐漸累積,形成一舊沉甸甸的巨石,總是催促著你加把勁,把握時間。對我來說這是一個考驗和挑戰,期間會對自己的能力質疑,缺乏信心,從而感到氣餒,什至自暴自棄,認為現時所做的也已無補於事,實屬徒然,但希望以下的事,可以為應屆所有考生加油,成為其中一個支持著大家的精神食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