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小事

「中文,母語黎家嘛,做咩事唔合格?」,「喱架啲後生,成日上網打火星文,唔怪特啲中文咁差啦。」以上對白司空見慣,但偏偏出自一伙自誇為「專業」的「研究中國語文教育」的學者,以大家最耳熟能詳的說話,「在網絡文化影響下」、「閲讀風氣差」,為失敗的改革作一場又一場的辯護,再將責任推向受無妄之災的莘莘學子,然後走多一遍回頭路,繼續推行一連串的「改革」。真多虧一眾學者和官員,學生三年來的中文課,寶貴的時光,全部白廢。

在Xanga的世界,就只有對方的留言的和兩個金幣,放工或放學後就會把自己的感受一五一十打在Xanga,那管有沒有人看你的東西,一切純粹是自己的生活紀錄,更不會擔心被過萬人批評自己在網誌的內容,畢竟,在內容傳播性的角度來看,Xanga比Facebook慢得多。假如寫「五百元人情」的那位女士把這個言論放在Xanga上,還會有這麼多人可以批評她嗎 ?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言論自由,所以我們都應該尊重別人的言論,Xanga正正就是一個讓人真正擺脫工作和學業的避風塘。

〔連載小說〕情書(七)

床頭上的記號,指的是那個用眉筆畫的小拳頭吧,我總是傻傻的、笨笨的,東碰西撞。那天你在床上給我說了一個小秘密,語畢,我笑得前翻後仰,最後更把頭直撞上床頭,我捂著後腦,瓜瓜地喊痛,眼淚水也掉了下來。你看我一臉可憐的模樣就卜通卜通的跑下床,未幾,拍拍我的膊格,說已經給我報了仇,我轉過頭去,瞥見剛撞到的位置被畫上了一個拳頭的圖案,我盯住它,再回頭看你,破啼為笑。

好的東西在回憶裡加了分,壞的情緒在回憶裡減了分。 這一句可以說是用了Xanga幾年,每次重新讀回自己所寫的「懶感性」、「懶係悲天憫人」的文章日誌後的感覺。 從以往到現在(我開始用Xanga的日子是 Member Since: 8/21/2008),Xanga都是我情緒不穩定,要靠住打字宣洩的避風塘。 日誌的字數衡量到我心情的輕重,愈輕鬆愉快則愈短,愈沉重混亂則愈長。

Bucket List,你有嗎?

Bucket List 除了喚醒我們珍惜生命,為自己活下去外,伙子眼中所想的是 - 讓他人知道你的意願。很奇怪的,中國人傳統社會總是「收收埋埋」,有事起來都不會主動講出來,總是依靠自己一人去面對。直至情況出現變化,身邊的人才知道已經太遲;反觀外國人不同的地方是,開放的。有事上來希望令身邊的人知道,不要為他而悲傷,而是盡力尋求方法去解決或活下去,無悔人生。Bucket List 的作用正是希望透過紀錄自己所寫的願望,即使無法完成或不能親口說出來,總好比完全不說為好。在日常的自殺案或者其他案件中,當受害者死亡時,受傷的不只是他的家人、親戚,而是他的好朋友、鄰居,有機會出現「創傷性症候群」。試問為何不能坦白的說出你的意願,讓人思考究竟你的想法是如何。

我們回不到那天

宣告一句「不如不見」,固然是灑脫的,但說到處理過去的態度,〈好久不見〉卻彷彿更為成熟。兩首歌中,主角也必須離開慣常的地方,旅行到別一個城市尋找已經失去的人物,也就是要主角別滯守於既有的習慣之中,重臨故地,只為處理一段過往。兩篇歌詞也體認了一個事實:我們已經「回不到相戀那天」,「我們回不到那天」。只是,〈不如不見〉中,主角還是照舊依戀,始終不肯放開欲求的形象,才有不如不見的這種逃避,歸根結柢,都是想避免形象的破滅。

為理想大晒

這故事,完全是「香港人」的傳統價值觀,29分會考,從事會計金融一類行業,成為香港的中環精英,為了個人理想,改行揸巴士,又得到家人支持,完全是一個浪漫的故事!但這種個人的浪漫,可以持久?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我也希望有這浪漫的勇氣,只可惜,現實迫人,自己也不完全屬於自己。不知道這位男士,為何有這工作上的轉向,因為理想?還是經過計算,因為金融界的工作情況,歷力,已經聽不少,不是每人也頂得住,倒不如轉行?心理學界,其實也有這方面的研究,人類為何對愛好有改變?但轉向背後,代價有多大?

雖然有些富裕人家的孩子會恃勢凌人,但更多時候是家境一般的小孩流露出「富貴嫌人窮」的嘴臉。大道廢,有仁義;六親不和,有孝慈;窮酸尤笑他人貧。但是香港本來就是從均貧慢慢走向小康富裕的城市,從前也不見得小孩子對貧苦大眾滿嘴嫌棄。上一代編寫的勵志故事裡,窮困不可笑,反養育出堅忍和同理心,但人會同情,往往是因為比別人優越,他們即使出身貧賤,卻看到光明的將來。可是如若身處跨代貧窮的時代,社會已經不是拼實力的公平社會,上游無望,在焦慮中耍耍嘴皮不過是本能的自我保護。

幾日過去,即使貓仔有時可能因驚慌而橫過路軌,令車長要緊急剎車,管方都依然故我。同時,站長好清楚知道5月21號晚有磨路軌工程,其所造成的火花、煙霧和碎屑好易會灼熟貓仔,都照樣不取採行動,點解上面變成咁嘅呢?事到如今,既然不只一個「涉案」車長打算領養,又有站長曾同樣「餵貓」,港鐵又會否把握最後機會,一改其公司文化,彷效日本和民國,設立「貓站長」,盡點綿力以提供容身之所予貓貓,補償過錯?

〔連載小說〕情書(六)

世事就是如此奇妙,「巧合」這回事真是叫人心動。就像我們一樣,明明大家也曾生活在香港那個彈丸之地,卻要在異國的天空下才讓我們碰巧遇上。跟妳的「巧合」才是真正天降的禮物。

殺狗

人殺狗,也殺子。至絕情的人,總不知道自己絕情。上一代人扼殺下一代人的生機,從來不刻意,不過好像吃一隻長養的狗般。這個城特別繁榮,是上一代人已經透支下一代人的自由和出路。路早就已經有人幫你定了。壓死下一代人的房價和物價,是上一代不停升值的資產。你的不舒服,成就了另一個人的舒服。上一代的風流,有下一代來承擔那個折墮。

有一派人會假定牧師有做,但仍然會為他說話,例如話「牧師都係人」、「佢一時軟弱」、「魔鬼最鍾意攻擊領袖」、「我們要給人機會,如同基督……」、「呢d 野無話邊個錯哂,兩邊都有責任,可能個姊妹乜乜乜」……(轉陳雲mode)這等人,要送紐倫堡、必下地獄。說這等話的人,絕對不能放過,他們是非不分,失去判斷力,應該要悔改。暗示姊妹也有錯的人,基本上和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建議年輕女性不要喝太多酒」一樣咁衰。但我告訴你,這類人,可能最多。見到這類人的話,不用鬧,只要 screen cap 然後大肆宣揚即可。

辦公室七不思議事件(四)

呢個世界從來唔缺乏人才。當你聰明到以為自己既才華高得足以能老闆要接自己既工作態度懶散、無禮同其他缺點,其實你唔係好聰明。你只係一個傻仔黎。望一望體育界娛樂圈就知。Lenny Bias未入NBA個陣,d人認為佢可以媲美佐敦,結果佢係draft day服用過量可卡因死左;Latrell Sprewell打教練, Cousins態度出左名差。足球界Alan Smith、巴西個艾蒙度、而家個蘇雷亞斯,大概都係態度差、專做乞人憎既事。娛樂界呢,荷里活有Lindsay Lohan,日本有澤尻英龍華,香港有衛蘭/衛詩姊妹花,全部私生活毫不檢點。太多人以為自己有才幹了。呢班人唔明白,基本既工作態度都係才幹同能力之一。

學生會選舉不能說的秘密

Fine,或者個會長手下如雲換邊個都掂呢?好,第二招,ban 曬你啲政綱。唔緊要,啲想法有問題咪改囉,但sorry,條橋係ban左就係ban左,冇得傾冇彎轉。都唔緊要,再發揮下創意加第二啲ideas囉,都唔得,因為呢樣野最初既proposal 冇所以唔俾後來再加。proposal 冇就唔得,咁邊度仲有政綱剩?哦,你啲政綱唔得之嘛關我咩事。等陣,大家有冇發覺,點解政綱都可以ban?已經寫到明係只屬爭取性質,連爭取都唔得?

名校的秘密

自不知何年的亙古以來,名校好像就代表着好成績,即使是全級第尾也能躋身大學生之列似的。猶記得當年中一中文科老師不時對我們說:我們已經是半邊腿跨進了大學,只等我們也抬起另一條腿。誠然筆者自小從未擔心過自己能否升讀大學,但此想法卻不是基於我的中學排名,而只是因為少不更事,以為大學只是中學之後的階段,入讀只如小學升中學,是自然之理而已。名校在現實上可不是升讀大學的信心保證;筆者不能否認的是名校生的入大學率可能真的會比非名校生高一點,但起碼在母校,於公開考試中滑鐵盧而重考者的確有之。所以有時跟其他學校的朋友聊天,筆者都不太情願提到成績,因為不論我在校內成績有多糟糕,他們都總是認定我是很勁、將全都摘星而歸似的。

給您一封信

那天聽到您女兒不想在您舉殯時穿孝服,並看到自您死後,您女兒的生活一切如常地忙碌,甚至在您舉殯的日子,計劃要處理的事情,一件接著一件,我就想起莊子這段故事。失去至親,夫妻也好,父母子女也好,誰會不傷心?問題是,人都走了,搞甚麼法事,做一場大龍鳳,又有何用?做給誰看?再說,做子女,孝不孝順,就看有沒有披一件孝服嗎?有沒有大哭一場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