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小事

追夢

有人可能會說,一個人願意「放下身段」去做一些比較「低微」的工作,從而圓夢,這已經值得讚賞。但這並不再是單純地因為他追夢而讚賞,而是因為他肯「放下」9A身份去做巴士這份「低微」工作而圓夢才讚賞。試想想,假如一個人讀不成書,但仍然以揸巴士為夢想,決定揸巴士,我們是否像現在一樣那麼興趣與熱衷分享這件事?我們似乎是把這事的焦點放在「肯放下9A身份去做巴士這份低微工作」這特殊性上,多於追夢的行為本身就值得被讚賞。

我唔識踢波,但我識碧咸

一個名人的偉大,有時在於他本身就是整個運動或行業的代名詞。說籃球,有Michael Jordon;說高爾夫球,有Tiger Woods;那說足球呢?幾乎不論男女老幼,都會先說出「碧咸」這個大名,然後才會想起朗拿度、比利、施丹。碧咸就是無人不曉的存在,一個宣佈掛靴的一代球星萬人迷。一個值得尊敬的球星,不只在於他有甚麼特技和成就,而是在於他對球界的貢獻與個人熱誠。

〔連載小說〕情書(五)

平安夜的晚上很冷,我拍拍你的膊格說不要等了,我們回去休息吧,但是你卻跟我說「不行,我一定要讓妳在聖誕節吃到火雞,因為這是妳每年聖誕的習慣」,當時你的目光很堅定,彷彿讓我在聖誕裡頭吃到火雞就是你今生今世唯一的目標一樣。然後我蹲了下來,微笑著對你說「不用了,火雞年年都吃,吃多了也有點膩。」傻瓜,你知道嗎?前一個晚上你已經通宵畫了整整一夜,然後你又為了給我買火雞過聖誕而天未亮就坐在那裡賣畫。

如果中二是一種病

有分析說,這正是青少年的一種明顯表現:想要擺脫幼稚的過去,於是找方法表現自己的成熟。筆者在面書上,不時看見小朋友自怨自艾、貼一些極盡感性能事之文句、填詞、寫小說、作曲、拍片……不禁想起了中二三時的我,也曾是這樣的人。是的,以上所述我無一做過,只是當年傻瓜如我的人不多;如今卻俯拾皆是,事無大小都愛好寫一篇洋洋灑灑的感性潮文或甚麼都拍一大頓的傢伙到處都有。網絡與社交媒體的興起,無疑強化了這種潮流。

潘朵拉被創造之後,就在宙斯的安排下,送給了伊皮米修斯。因為祂知道普羅米修斯不會接受祂送的禮物,所以一開始就送給了伊皮米修斯。而伊皮米修斯也接受了她,在舉行婚禮時,宙斯命令眾神各將一份禮物放在一個盒子裏,送給潘朵拉當禮物。而眾神的禮物是好是壞就不得而知了。

媽媽,真的愛你

佛誕翌日是母親的生日,一年裡頭再沒有比它更重要的日子,因為再值得慶祝的節日也比不上我母親的生日。每年的這一天都是我們最緊張的日子,因為每個人都會花盡心思去令母親在這一天活得像女皇。坐在酒樓裡頭,盯著每一張熟悉得不再熟悉的臉,忽然你在想,在營營役役的生活裡頭,到底我們有多久沒有好好陪伴過我們的家人,有多久沒有好好看過他們那張臉?

不自願無償加班會怎樣?

老細見我準時走,就不斷加大我的工作量,令我負責的範疇比其他人多,以至有「冇人做就係我做」的說法。老細曾說過一句:「你到時會好慘烈。」意即在巨量工作前,還能不「自願」無償加班嗎?能!我一方面堅持對工作來者不拒,一方面堅持除非情況特殊,否則一定六時正下班。同時,用一套真正有效率的方法消化工作,包括窮追老細,迫他準時「交貨」。當所有工作完成後,老細和其他人都無法說三道四。

有人將這事歸咎於盲目追隨科學的愚昧,也扯上了「西醫霸權」。無可否認西醫在眾多醫療法中壟斷了市場大部分比例。只是為什麼?那是因為西醫真的建立於科學,科學背後的精神便是求真。你可以科學說並不是真理,它不過是人在試實驗間獲得的部分成果,BRCA基因攜帶者有87%機會患乳癌的數據也是由人計算出來的,人是會重覆犯錯的,科學並不是100%可以依賴的。只是在悵然若失的人生間,我們本來有太多的事是不確定,恐懼是對於看不見前方的迷惘,人會懼怕死亡也因為對死後的世界一無所知。

女人耗費心血磨練化妝技巧,花費千金買來一大堆護膚品,甚至「捨得一身剮」去整容,換來的卻是男人的不以為然,不過他們對女人容貌的要求看似寬容,但骨子裡其實是苛求,清淡宜人的背後是恆久忍耐和付出,難怪他們口裡總是反對化妝和整容,只要付得起錢就可以立刻買來的豔麗,在他們眼中到底是便宜貨。

不走Duck

黃色巨鴨,為廣大市民帶來了單純的快樂。它沒有政治的色彩,沒有社會的主義,沒有個體的機心,只是放大了的黃色膠鴨。這個年代,單純的東西又剩下多少?為民請命的,說你是爭取政治籌碼;與名人做朋友,說你是攀關係;在鏡頭前吶喊示威口號,說你是搏取上位。難道成年人就不配上單純二字?

追夢就是要不設實際呀!

這些追夢者都不是逃避現實主義者,他們的離開都是有計劃的出走。就像文首所說的三個追夢者,他們都是努力工作了一段日子,辛辛苦苦儲了一筆錢,才痛痛快快地向著夢想奔跑。沒有不顧一切的撇下不管,而是對於自己辛勞工作的犒賞。從這個角度看來,他們其實是延續了一直稱頌的香港精神:work hard play hard呀!70出生的一代,他們也work hard play hard,不過他們追求的可能是提早退休。你可以說80這一代開始焦急了,等不到40歲就要來實現夢想(幹麼要等呢?人生苦短也!)。只要有條件,何不去走走看看呢?

為師背負原罪

現實的家長把病態的教育制度推向極端,為師的也不再傳業、授道、解惑。也許有的,不過傳的是答題技巧,授的是考試之道,解的是某年past paper的疑惑;就這樣,便可成為社會需要的人才。然而,社會需要的是有知識但無思考的庸材,正如政治問題「迫到埋身」,我們也可以坐視不理,一如以往奉行「事不關己,己不勞心」。試想想,在通識課中,除了做測驗、工作紙,甚或乎是議題分析外,還會否認真探討佔領中環、香港城邦自治等問題呢?

〔連載小說〕情書(四)

我搞笑嗎?也許吧!說一件真正搞笑的事給妳聽。雖然我曾經有百萬年薪,但用的比賺的快得多,加上理財不善,早已差不多散盡了。因此,在跟妳相遇的那個晚上,我也想第一時間把妳送到醫院。可是,我口袋中卻不夠錢搭計程車。夠搞笑吧!希望不會把妳浪漫的記憶摧毀。

還我旺角本來面貌

這塊大笪地的兩旁卻漸漸出現變化,一些你我都熟悉的老店舖因加租或業主問題而被逼關閉,如旺角的潮流文化發源地瓊華中心也即將在月底正式結業,換來的是一間間的連鎖店,卓悅、百老匯、卡萊美、許留山、豐澤等等,大概也是為了迎合大陸同胞的需求,讓他們可以感受到香港購物天堂的美譽,但都不需要在一條街上出現三間百老匯、兩間豐澤、兩間卓悅吧 !可以留些空間給其他的小店嗎 ? 始終,很多的港人來旺角都是去不同的小店逛逛,買一些價廉物美的物品。加上,香港已經有銅鑼灣和尖沙咀兩個地方提供不同的美食和貨品給自由行遊客購買。由衷地,希望遊客們和大財團可以放過具有獨特文化的旺角。

我的志願

每天起床,面對的又是另一場競賽,人生對他來說好像一場永無止境的比拼。他感到無比的厭倦。想起當天在課室裡,當Miss問到大家的志願時,在一眾的醫生、律師、工程師之間,他為自己想當一個歌手而驕傲。今天他卻羞於在眾人面前啟齒,他很想很想很想,在這城市的中心再一次大聲高喊自己的夢想。

維多利亞的秘密

穿在裡面的東西,除了給自己看,讓自己感覺自在,也是給別人看的,讓別人感覺自在的(也許是一個男人,也許是數之不盡的男人)。這是情趣內衣或漂亮內衣永遠有價有市的原因,不論男或女,也同樣需要藉此來增加新鮮感和性愛氣氛。解開外衣,窺探外衣內的神秘,是讓女性看來更動人的時刻,也是極度能夠挑動雙方性慾的過程,不知道對方今日外衣裡面穿了甚麼地展開探索,那好奇和期待,與廝磨耳鬢的激情息息相關。越峰入雲,撥林索穴,尋幽探秘,把眼前的人當作洋蔥般逐片翻開撕下,眼淚不但不會滲出眼角,困在房內的更只有振奮人心的砰砰脈動,和因大飽眼福而導致的大腦充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