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小事

一講Whatsapp大家就上頭

我明白很多人嘲笑/批評的是那些覺得免費是天經地義的人。不過既然大家咁有智慧,講到不滿意whatsapp做法啲人有多無知/小家,沒理由不知道mobile app經濟模式是如何運作的。Mobile app要營收,只有收費模式好難做,很多app是提供了有廣告或者功能有限的免費版,用戶想upgrade才付款。這世界有不少人是不介意看廣告而享受免費服務的,就好像大家天天都看的免費電視頻道、Facebook、Youtube、Gmail一樣。那些不想在app上看廣告的,就付款好了,我不見得前者跟後者誰更高尚。

旅行的意義:尋找Wifi的故事

常言道,童言無忌,筆者今次可謂完全地明白此言的真諦。皆白筆者一直都選擇沈默,沒有出言阻止他們登峰造極。不過,在交流團第三天吃午飯的時候,Ms Cheng因為訊號不夠強,智能電話未能成功尋找Wifi,而在抱怨。坐在同一張桌子的小六學生Sam問Ms Cheng:「乜上網真係咁重要咩?」Ms Cheng由於太過投入嘗試尋找Wifi,而聽不到Sam說甚麼,在旁的另一位中學生跟Ms Cheng說:「不用理會他,廢話來的」。筆者立刻抓緊這個機會出聲:「不是廢話來的,這個問題絕對值得每一個人思考。」

窮得只能食雞汁

又一個週末晚上,他們又分身到另一個節目裡,興高采烈地介紹高檔美食,五星酒店的,或結合旅遊元素到異地海岸取景的。三文魚如何低溫慢煮,脂紋分佈平均的和牛部分如何精挑細選,法國銅蠔在洋流之中如何孕出銅鏽味,所談的都是非一般的消費。當雞汁雞粉就是點綴平民化美食的魔術棒,錢,似乎就成了唯一開啟真正美食的鑰匙 - 不無巧合,就像整家人屈膝坐在小廳裡看著《更上一層樓》食葡萄一樣。

這八塊錢,好像要了香港人的命似。幾千元一台智能手機,倒是說買就買了。為了八塊錢,網民突然變得勇武非常、非常據理力爭,這種反應,又不會出現在中共剝削港人、雙普選走數、梁振英說謊涉黑之類的問題上。香港每天都發生許多值得氣憤的事,可是來來去去都只是少數人在憤怒,大多數人還是低著頭,看著他的Samsung Galaxy,發著訊息、用著全機都是.apk檔裝來的盜版軟件。

喂,而家興玩Candy Crush Saga喎,你唔係唔玩呀?喂,而家興反國教喎,你唔係唔反呀?喂,而家興集體回憶喎,你唔係唔回憶呀?喂,而家興去誠品淨化心靈喎,你唔係唔淨化呀?在香港地,每段時期都會有一種潮流,不跟隨嗎?話你out囉。喂,而家興 _____ 喎,你唔係唔 __呀?這根本是萬能key。

在這個事事講求速度效率的世代,不要說電器產品,即使是婚姻也可以短暫得如仲夏的朝露,於是有人開始高聲疾呼我們要活得慢點,我們要珍惜,不應純為滿足潮流需要而不停換走用得好好的手機或其他物事。不少品牌覤準這一點,也大打「簡約」、「無限可能」、「環保」的概念,更塑造成一種生活態度,潛台詞便是,你用了我的產品,你便是個簡約態度的新人類,合資格走進這個潮流的伊甸了,阿門。然而這些品牌,到底卻是首先摒棄舊事物,骨子裡恨不得消費者每出一款追一款,將「簡約的生活態度」以最頻密最貼身的速度一再更新。

大廣東

如果大家有上微博,都感覺到廣州人常常建立「廣州」的本土情懷。廣州地方報紙《羊城晚報》的頭條可以是「美股跌到阿媽都唔認識」。廣州的Nike要推出有「廣州話」字樣的T恤。廣州人很愛看港星(廣州的地鐵經常滾筒式播放容祖兒的清熱飲品和楊千嬅的沐浴露廣告),很迷香港的電台及電視台,即使我等文化人如何鞭韃大婆台的反智、因循和不合情理,廣州也有很多人自稱「TVB控」,他們對大婆台的小花小草的名字,琅琅上口。

都市的童話:半百情緣

過不了多久,普通話由原本一星期兩堂變成每天上堂。在頻繁的接觸下,兩人互生情愫,A女士不懂英文,B先生不懂中文,兩人如何溝通呢?所謂「皇天不負有心人」,只要有心就一定有辦法。結果,每次見面,一個拿著英漢字典,一個拿著漢英字典,兩人查字典查得不亦樂乎,感情也就慢慢滋長起來。較諸現在的年輕人,約會時各自拿著智能電話襟個不停,我覺得拿著字典的這一對反倒浪漫矝貴得多,至少你能看到彼此的誠意。

個人經驗告訴我,大陸的高鐵,可以說是沒有服務可言!還記得在廣州南站的那一天:幾經折騰,到達車站,作為中國人,民以食為天,當然是要找餐廳!在暗黑的車站大堂,找車站員工問路,他竟然「十問九唔應」,服務之欠佳,可想而知!過了一段時間,還是找不到好餐廳,因為沒有,最後,只能吃快餐!至於男廁,三個洗手盤,有兩個是壞的!當然,我有投訴,結果是怎樣?幸好沒有被控以:尋釁滋事罪!

香港 - 沒有少數的地方

同志﹑少數族裔﹑身心殘障者成為社會的一部分,不會特別受注目,也不會介意少量冒犯的說話,正如女生聽到有男生說:「唉,女仔係咁無用架啦!」後頂多只會裝作追打男生以搏堂一笑,絕不會告上法庭甚麼甚麼的。 當不歧視已成為社會共識和常規,連孩子都明白的時候,少數才能在香港抬起頭來……

給五萬人中的您

從面書上,我看到你去參加113「愛家共融祈禱音樂會」的照片,您說「今日我們不懼世俗眼光,站出來捍衛聖經真理,不贊同不等於歧視」。看罷,我很心痛。那個會思考,有反省的大好青年,是在哪時開始被灌輸這樣的意識的?是誰,給您這樣的教導的?去完昨天的聚會後,您平安嗎?是否感到為真理站出來,作主見證的感覺很棒?反對同性戀是我們基督教很需要捍衛的價值,對不?

你老母

香港的議會質素是不會因為毓民長毛鬧幾句粗口掟條蕉而下降,反而是因為有蔣梁這樣的師奶議員提一些莫名其妙的議案用一些匪夷所思的論點而成為笑柄。曾幾何時,我們對立法會女性的印象是余若薇、吳靄儀,聽她們辯論感覺像在法庭,那是很莊嚴的一回事,彷彿連長毛那條蕉都變成悟空你曳啦。再不堪也是范徐麗泰和葉劉 - 她們兩個是無恥,但不低B,起碼她們不會說出結婚紀念日都未必記得何況是僭建誠信問題這樣荒唐的論點。

悠閒中、吵鬧裡

在下午兩點到四點這個時間,這絕對是老人們的時間。更時值考試時期,小學生和中學生也沒兩三個。唯一的學生,在桌上也擺放著一大堆書本在辛勞複習。而拿著筆記本、穿著普通T-Shirt的我,有點像在打報告的學生,也有點像在工作的網絡工作者。可惜我兩者也不是,只是微小的一個旁觀者。

平民的豆腐火腩飯,是溫碧霞;戇鳩鳩生勾勾的日本魚生,是劉心悠。男人高舉「男人的浪漫」,是因為他們覺得自己為了屌西,失去自我,終日應付旁人的要求:要長大啦、要上進啦、要買豪宅搞世紀婚禮啦……這樣做人,慘過做狗。加上這種社經結構,他們終於不再夢想上流、奢望食日本魚生,寧願在豆腐、涼瓜、冬瓜、枝竹這類平價食材之中安身立命,日子還過得快活一點。

貓與蟬

再看到蟬蛻,是在日本。一片蟬聲喧鬧穿梭在林森枝椏間,每棵樹都掛著蟬和蟬蛻。我在巴士站的長椅坐著,一隻蟬剛好落在我旁邊歇腳。香港曾經不那麼石屎森林。小時候住北區的屋邨,也有過春天抓毛蟲,夏天撿蟬蛻的日子。聽說蟬蛻能入藥,可治咳嗽或用作藥引,我不太懂。反正小時候看著那相貌奇特的空殼,覺得好玩,就跟玩伴到處去摘。夏蟬通常在樹上脫殼,在地上樣貌相似的其實是幼蟲,會爬會走。我們有時以為是蟬蛻,跑上去撿,撿起來發現圓滾滾的蟲眼和蟲爪拼死在動,嚇得連忙丟了。

一位默默耕耘的好老師

他,是一位年輕的好老師,從他身上感受到的,是他對教育的一份熱誠,一顆熱心,有一種作為老師,願意為學生付出的無私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