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小事

其實我想講我今日覆診

如果大家有聽過父子騎驢的故事,就會知道無論做些甚麼說些甚麼,也會有人指摘,也會有人不滿,也會有人不喜歡,反之亦然。當然人應有自己主見,但同時我不禁反思,有些批判話語是否有必要說出聲?

從小成長在香港,屬於不愁衣食的一代,但至小就受到「不讀書,做乞衣」的威脅,長大發現讀書了, 也不見得會大富大貴,只是自力更生,求到三餐溫飽。現在的香港更是笑貧不笑娼,讀到曉飛也不及某 某嫁了或娶了一個「富二代」、「官三代」、「黑四代」,正當你想對天長嘯或立地成佛之時,你又開始怕 窮了,怕到老時連逆按揭也做不了,入住老人院也不夠格,於是又要認了命上班下班,再求神庇祐嫁得 一有父幹的如意郎君或千金小姐,然後光宗耀祖,無憂無慮過著美滋滋的生活。

從唯一證據片段蛛絲馬跡之中能夠作合理推測,肇事二人由錄影開始已是半醉半醒兼開始發功,如果我係男方食花生由得你死你賤嘅酒肉朋友,根本唔會揀同安心同車走,肥仔哥刻意搭單上車,其實係為了力挽狂瀾

給親愛的Mi

婚姻是兩個人的事,他對不起的,也只有鄭秀文一個人。跟香港別的人,都沒有關係。至於馬氏或黃氏的事情,也不需要再談論什麼。你今天才知道大電視台是一個會把員工當機器的公司嗎?你今天才知道他不會顧及人的感受嗎?吃這口飯,香港人最接受「份糧包埋」,也沒什麼可以怨。

當日佢老公好焦躁,狂打電話俾我,傾幾句收咗線,隔無耐又打嚟,搞到我都開始亂。然後我忍唔住,要佢俾我冷靜下,想一下見面應該要點同佢老婆講,唔係無識過朋友收帽或派帽呀,係未試過有人咁求救,仲要件事係自己由細識大嘅好友呀!晚上見到朋友,我單刀直入咁話佢知我知道咩事,要佢將事情始末講出嚟,了解咗佢嘅心理,之後當然訓話一番,因為佢老公真係人品好又純情,世間真係難搵,哩點佢自己都知。而且最重點係,點都好唔好影床照,就算自己老公都咁話,科技嘅嘢點信得過?而且仲要同奸夫影,人心嘅嘢做得奸夫點都要留返條線保護自己丫!

你做會員登記嘅Promotion 唔係問題,你點都唔會係個Cashier 度做下話?一來你間野嘅顧客,由十幾歲到七十幾歲都有,每個人用部電話嘅能力都唔同,個啲收銀就好似區議員開手機班咁幫人登記,佢個登記Procedure 又唔係短喎,正常程序起馬每人都攪返三五分鐘,我Shopping 完,梗係想拿拿臨比完錢就走架啦,你點會係一個人購物過程入面最心急嘅一步走去阻住人架。

一路聽,一路都覺得好笑。申請公屋係哩位阿叔嘅個人選擇,其他人無義務去幫你。

曾經遇過一個最讓我佩服的女生是這樣的:首先她拿到了全勤;而且她親和力夠,再且可能因為全勤的關係,跟男朋友ssssss都熟絡,熟悉得能接下球場上內外的所有人的所有話題;還熟悉球場上所有的規則,懂得球證每次響哨的意義;還跟每一位女朋友都熟,就像是女朋友團裡的主席,所有事問她準沒錯。另外,她還是隊裡的攝影師,每次都會準備好腳架把球賽拍下,就像是日劇裡那種大學的球隊經裡。

其實自己一個更開心?

無論係膠友app定係speed dating,大家都好興講兩句就約出嚟食飯,可能而家係乜都講求速度嘅年代,乜都要快,連識人拍拖結婚生仔都要快,你仲用緊Facebook就會比人話out,Instagram都已經比snap chat追過咗好耐,潮流不停咁變,但唔代表人人都要死追爛追,我知係有啲老土,但我仍然想留喺自己覺得舒服嘅time zone度。

君子愛雀,影之有道

雖然都是同一件事,試想想「倒錢落海」這話多難聽,可要是轉個說法,說是「用儲備建人工島」,整件事就頓時變得理直氣壯。同樣道理,不要說「要影陽具」,試着說「這是一場研究上的革命」,感覺馬上又變得專業偉大。那時人們就會覺得自己是「為革命事業獻身」,非但不會反抗,更會擺起笑臉,乖乖脫褲等候。這句魔咒在中國有數之不盡的成功例子,所以絕對不用質疑。

今晚我係青衣接左個客E先生,目的地係觀塘曉光街。甫上車,佢就打返屋企報平安,順道問家人到家中探訪嘅長輩是否已經離開回家。由於長輩當時正準備離開,E先生又希望幫長輩叫車回家,於是問我:「師傅,請問可唔可以幫我係觀塘車老人家返樂富?」咁我當然係「官方地」答佢叫佢自己加目的地,殊不知佢答我「可唔可以落車個陣再叫一次由觀塘去樂富?」

紋身

Kate:「紋身嘅痛好刻骨銘心,但係我感覺到自己一邊痛一邊得到釋放,釋放咗啲負能量同唔開心。紋身師同我講『紋身可以毫無意義,但有啲人,就係能夠將紋身視為一個小小橋樑,與忘不了卻遠去嘅人和事,繼續保持溫度』。」

見到暴露同「想強姦是合理」 有甚麼因果關係? 我嗰陣作為一個小朋友,已經與同學討論過一個問題,就係點解咁多日本學生妹,日日放學都會在街上俾我睇胸圍同小褲褲?

金句圖﹖呢幅就金句圖啦

我經常跟朋友說,「其實我們並沒有不開心,我們只是窮而已」。要是你能夠隨時走進老闆房,高呼一句財散人安樂,然後將辭職信連同大把大把鈔票撒在他臉上,哪還會有甚麼工作不順。而痛苦就在於我們沒有能力這樣做。

我當刻呆左半秒,然後答佢「但係你點個落車位係深水埗喎⋯⋯」

其實有另一啲同事,求職嘅時候寫到個 expected salary 好高,話到明一定要有哩個數先至黎做,如果唔係就唔會考慮。佢好彩可能嗰排公司等人用,又或者腦細覺得佢物有所值,所以都決定俾到佢要求嘅人工,而哩位同事亦順利入職。大約過咗一年多啲,哩位同事突然間話有事要同公司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