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小事

終於,我都返去搵返呢個朋友。一個,我本來一個月會見一次既朋友。最後,佢既選擇,都係搵返一個佢地以前應該有既生活,仲有佢地認為合理既幸福。

如果大家有細路,大家睇到嘅就唔會再只有自己嘅生命

是的,沒有不可教的學生,但學生不一定在六年內教好。是的,老師並不完美,總有改進餘地,總有反省空間,但唔係一句「你教得唔好」就可以解決問題,更唔係每年炒人換血就可提升學生水平與品行,六年換七個老師,也不見得對學生有咩好。

叄拾

她結婚那年三十歲,在古代而言有點年長,在現代來說相當普遍。她的婚禮很華麗,在半島酒店筵開三十席,出席的朋友或親人都相當冠冕堂皇,至少在衣着打扮上,與場合絕配。她是個喜歡文字的人,長得漂亮,卻不算富有,也不在意婚禮的排場,只是夫家有點社會地位,擺酒這事是出於不失禮。

「嚟送貨架,樓下保安叫我上嚟」

援交少女二三事

書名叫《女朋友》,我看後的感覺是,故事裡的兩個女朋友,都是被命運牽絆的少女,有時候情非得已,有時自作自受,寫出那種青春十五十六時的現實。我這個只在高中兩年才有女同學的半大叔,多想跳進故事裡,用甜言蜜語去把那個被作者形容得如天仙般亮眼的女孩帶回家。

「老師,佢哋講好價,然後上樓。」

「想攞個好啲嘅條件又好,點都好,最終都係走定唔走。唔走嘅話,你又想點做呢?」

等一個鐘咖啡

咖啡中的曼特寧,其實甘中帶苦,苦中帶酸,要有人生閱歷的人,才能品出那份味道。她對未來的憧憬,就是嫁給最愛的男人後,生兒育女,或者能放下工作,在傳統的社會角色中走下去,這顛覆了我的想法。

步無寸進枉新年

龍蝦尚且進步、小龍蝦尚且進步,不求上進,何以為人?

淺淡伊朗與香港的淵源

今天仍然有帕西人居住於香港,而且還有一些文化和建築我們還可以見到,如銅鑼灣的善樂施大廈以及港島祆教墳場,瑣羅亞斯德教其中一個比較常見的一個符號是天使有翼的圖案,在善樂施大廈便可以看得到。

師傅話,當年佢對住個看更講:「你咩都唔知,唔緊要,而家你幫我關水制……

佢一心想伸張正義,世界第一打怪物,諗住點都唔會有劫數,但係遇上既卻係一個官僚主義至極,口裡說忠誠勇毅保護市民,但內部其實極多都係實力不足但尸位素餐機會主義至上既英雄協會。雖然琦玉既實力故事一開始已經定為最頂級,但佢竟然都要以C級英雄開始做起。

2020年的George

George的事一直停留在迷思階段,直至2011年,美國的法醫人類學家看到新聞報道後,向學校申請許可及尋找失蹤男孩,四個月的過程裡竟掘出五十五個墳墓。這大學是亂葬崗抑或是個屠房,竟有如此多墳墓,卻又好像未有前人或後人着意去調查。

今年毫無疑問因為反送中革命成為香港主要重點

  新年快樂! 嚟到除夕,唔知有幾多屯門牛記得屯門曾經試過有煙花匯演?就係1997年政府選擇係屯門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