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小事

魔鬼

要戰勝十惡不赦,能力高超的魔鬼談何容易,他們只有將自己變成更厲害的魔鬼才有一絲的希望為這凡間驅逐烏雲。凡人爲了讓自己變成一個戰無不勝的魔鬼,從光明走進黑暗,拿出人類與生俱來但不想在凡間展示的惡魔之棍,蓋上自凡人出生就不斷學習的黑暗面具,走上滿是人的街頭,破壞由人創造的一切,這些迫不得已的行爲讓黑暗面具後的人流下眼淚。

光合作用女生

她好像懂得光合作用,對食物無欲,對世界無求,卻長得陽光亮眼,是個有點讓人難以捉摸的女生。她叫Cornelia,曾與她在一程車裡聊了很多,在她不太熱衷說話的眼神下,卻又說了很多很多話,多得令我對她改觀,而且很希望能夠看到她突破那種無欲無求的狀態,尋找一片屬於她的快樂及幸福。

無幾耐之前,周杰倫嘅自家製綜藝《周遊記》喺Netflix上架,卡士都幾勁,有林俊傑,有蕭敬騰。我去問一個由出道就開始迷周杰倫嘅人佢會唔會睇,結果答案係「依家嘅周杰倫,不了thz!」我知道,總有人會覺得無問題,如果唔係《周遊記》都唔會曾經上過香港top10。但亦都有人會覺得好大問題,因為佢已經唔係嗰個周杰倫,已經庸俗到同一個普通歌手冇分別。

Reference check 一般會喺個 Candidate 拎咗 Offer 之後做,公司會跟據 Candidate 俾嘅資料,然後向以前嘅僱主查詢所提供資料係咪屬實。不過唔係所有公司都會做,一般某啲特定行業或者有少少規模嘅先會去做。其中最常見嘅做法都係不外乎Send / Fax 張 Form 俾舊僱主等佢填,或者打電話去直接同人哋對家個 HR 口頭上證實一下

跟會考班的班主任,也是中文老師仍有聯絡,去年某日突然收到老師的電話,老師說找到我大學時寫給他的聖誕卡,於是心血來潮打電話給我,閒聊了一陣子,彼此交換一下近況。

嫁龜隨龜

盾臂龜的主人有一個小男孩,約莫七到八歲,大概是他出生後才有盾臂龜。小男孩與盾臂龜,應該可以稱得上青梅竹馬

有人話夏天係年輕人戀愛既季節,但係,我唔同意。

因為我甚至唔能夠向住我既心上人告白。

而即使,佢依家企係我面前。

因關愛座而引起的紛爭

「這個是關愛座,不是你該坐的地方。」

何地有方?

「在但求美麗的我城/但求快樂的一切盡快/快得還有還有什麼/快樂」歌詞一開始說出了香港人的現況:都市的節奏急速,快得令人忘記快樂。如何能找回快樂?「若能坐下等到未來也就想到/期望什麼/期望什麼」其實只要有一個可以安坐的地方,讓人們有空間停下來喘息,好好思索未來,尋求快樂就簡單得多。

生命無常

一小時前無恙的他,轉眼間於離開人世,生命的無常,我們實在無法掌握。

男女如果長時間工作,一係有好感,一係就有心病,從來沒有灰色地帶。因為係繁忙工作之下,你一係覺得男senior成日allocate 工作俾你做,姐係A字膊,一係就覺得佢肯幫你,肯教你,肯一齊同心合力捱過呢個peak,而如果你同佢又傾到計,講到笑,你對佢好大機會有好感。

凍檸茶加甜

重點其實不是凍檸茶的熱量或甜度,而是他生活的甜度。

釣翁與無人島

一位銀行家經過,對釣翁多加青睞,說:「如果你把魚賣掉,買一套好釣具,定能釣到更多的魚,到時候開一艘漁船出海捕魚,賺一筆錢,就可以開一所漁公司,讓雇員去釣魚,便能過上退休享受的日子了。」

黑警日常

  正常嚟講,黑警一更係8小時45分鐘嘅,啲OT我就唔計住先。佢地一日係點過嘅呢?等「腥些」同大家幻 […]

黃絲之歌的隨想

歌詞有句特別觸動到我,
「If I don’t see a ribbon round the ole oak tree
I’ll stay on the bus, forget about us, put the blame on me」
(如我不見樹纏絲,我會留在巴士,忘記我倆,自我反思歷史)

作為一名留學生,必須明白人在外,父母不在身邊時,當有意外發生,什麼才是第一線支援?雖然學校內的教職員或同學,都是可求救的對象,但始終不同國家有不同的醫療術語,醫療步驟亦甚繁複,有時真的求助無門。若然有留學保險,因為可提供24小時緊急支援,包括有專業翻譯員,可幫忙聯絡當地醫療機構,並與醫護人員溝通,留學生只需告訴學校你持有一份什麼保險,便可以得到醫療保障。所以,留學保險絕對是留學生在外地的最大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