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小事

來往黃大仙新光同觀音山嘅小巴停辦左,仲係一個月前嘅事。

A 女揸住九十九朵玫瑰,拖住一個西裝友行梗,突然之間佢行得勁快,衝前去拍B 女仔既膊頭

齊人節

一腳N船這種關係,不是叛逆暴烈或者高貴冷艷就能贏,能笑到最後的人絕非不要臉就行,執行玉石俱焚的人通常的確只剩下灰飛煙滅,夠耐性夠沈着應戰的人至有資格不戰而屈人之侶。

援助交際、兼職女友甚至是「雞」,通通都是社會給陸凝麗的工作套上的代名詞。津領針織冷衫以及一條牛仔長褲——再也普通不過的穿搭,她跟平常在街上碰見的青年無異。抑或,簡單的衣著底下,有不知多少人暗地裏依靠這類工作掙錢?想到「錢」,張永勤不由自主的輕蔑地淺笑了一下。他的腦筋隨即又疑惑,他取笑的對象,到底是他們,還是自己。

洗過澡後,陸凝麗大字型仰躺在主人房的床上,盡情的享受身軀底下床鋪的軟綿綿的感觸。對比起劏房裏結實的床板,這裏已算是奢華的享受。她好奇孑然一身的張永勤,怎麼會買一張寬闊的雙人床?想著想著,她敵不過睡意,眼簾緩緩闔上。

躺在酒店房間的床上,她依偎在另一個男人懷抱裏。忽然,厭惡感在心坎裏擴散開來。她確定張永勤對她存有好感,但難保可以越過她工作身份的心理關口。不願再多想,她把頭鑽進男人的暖洋洋的胸懷上。但內心還是情不自禁的暗忖:「如果眼前的男人是他,那會多麼好。」

他一邊說,一邊抽噎著。最終,像幼絲般輕柔的聲線消失於浸淫在朦朧月色的大廳裏。「我甚麼都告訴你。」陸凝麗喃呢道。縱然滿臉淚水,但她的笑容還是那麼燦爛、那麼的心滿意足。

被迫長大的孩子

剛開始離開家獨自一人生活的時候,你會感到無比自由,從此再也沒有人會因為你懶床而喊你,沒有人會因為你晚睡而念你,更沒有人會因為你喝醉而罵你。「無皇管」的日子確是很快活,可是同時也沒有人會擔心你上班上學遲到,沒有人會關心你精神健康,更沒有人在意你人身安全……嗯,人是犯賤的。

踏上sell 屎之路

初戀是美好,現實是殘酷,讀書唔成揾野做,成績差勁唔知做乜好,正是我當年的寫照,頭一年工作做咗半年茶餐廳半年麥當勞,八千蚊一個月都搵唔到,結果初戀走咗佬,佢出嚟做嘢冇耐,入咗間地產公司做文員,冇幾耐就畀啲有車階級的agent追鬼左。我當然有嘗試挽留,但當我睇住佢上咗人哋架私家車,而我只能夠排隊等車,我就知道,此情只待成追憶……

女仔減肥的騙局

正所謂物以罕為貴,當呢樣野人人都做到,就變基本要求,唔會有人見到趨之若鶩。而正因為大部分人對自己嘅理想(身材) 係唔會付出有成效嘅努力去實現, 所以成功做到嘅先咁可貴。 深入淺出地講,即係人人過起步點,個endowment 都唔同, 根據自己性格面貌特徵,去定好個方向,再付出大量努力和犧牲,去實踐出嚟嘅結果,通常唔太差嘅。但重點係努力奮鬥同犧牲囉,唔可能係坐喺度乜嘢都唔做透過唔做嘢唔食野,就獲得全世界愛慕。有都係 upsell 出黎,係唔扎實既。

創意就是開心

你的作品能令受眾開心已經算數,驚天地泣鬼神史詩式鉅著固之然值得名流青史,但哪來每天都有史詩可咏的雋永,曲高未必和寡,但雅俗共賞老少同樂乃創意最基本要求 —— 你寫的畫的講的唱的全部球不着地,焉能教人有共嗚?

養大一個細路要 400萬?

生仔要用好多錢嘅諗法,點講都係唔對路嘅。如果真係得有錢人先至生到仔,啲幼稚園、小學執晒笠啦,殺晒校啦,點解政府要開咁多間臨時小學?所以睇嚟「生仔要好多錢」,「窮人唔好生仔」呢啲講法睇嚟只係唔想生仔嘅人用藉口,大家其實係講一套做一套嘅。不過為免有朋友真心想生仔救港,但係俾呢啲理論嚇親,我覺得我有需要幫大家做個正路嘅估算。

我懶成點?細個放假喺屋企如果冇嘢食同時又肚餓,我寧願等到夜晚有得開飯為止,但明明最近嘅餐廳只要行三分鐘;而家出咗門口落咗樓先發現冇帶加熱煙煙機冇戴錶嘅我寧願唔戴唔食都唔會返上去拎;如果放假冇嘢做,我可以喺床上面瞓足半日,日瞓十二三個鐘絕對冇問題。不過講到最懶嘅一次,而家諗返起連我自己都可以嚇一跳,點解自己可以懶到咁。

Coffxx mxxt bagxx的玩法是男性每天都可以被推介21 個女生,而只要你替欣賞的女生按讚,女生就可以在對她表達心意的男生中,挑選自己的喜歡對象,這樣才可互相聊天。我由初時都㨂擇女生的樣貌,到第二日,我發覺還是無人like,所以我改變我的䇿略,我add 晒所有的女生,因為明白最重要是漁翁撒網,總之一個都不能放過,但到我玩到第四日,還是連一個互相讚好的對象都沒有,那一刻我在想,到底有什麼問題呢?他是一個正常的男生,有一份正當的職業,為何add 了最少60多個女生,但一個回覆都沒有呢?

自年輕嘅時候已經有一個願望,就係世界沒日,因為有人嘅地方就有紛擾,哩個係鐵一般嘅事實,反正人類就係不思進取。

以前有一些同事,很喜歡用「你個friend」做口頭禪,之後就會加一堆某個人的壞話。基於他們是同事,有些說話你好像不聽不行。但事實上那些人的是非,我一點興趣也沒有,不需要也不想知道。觸動我,是「你個friend」這三個字。老老實實,那種人,平日連跟我說話的資格也沒有吧。friend 什麼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