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小事

付我

「西西利奧已過數給狄卡比奧」淺灰色的細字卻顯示一句不似轉帳的對白,「Miss you, payme back:)」。西西利亞打開手機轉帳應用程式,打算付回昨日午餐費用予好友,卻無意中看到妹妹的轉帳記錄。不止這一句,她發覺妹妹跟這個狄卡比奧來回轉帳數十回,雖然看不到金額,但每句對白都清楚刻劃,當西西利亞看到「my home, tonight,8pm」時,隨後更有一個詳細的英文地址,在旺角某舊樓單位,她心頭一震,盤思着是否立時致電妹妹要求她交待。

身為顧客,請你謹記,無人想知道你有無發燒,無人想知你有什麼暗病,如果你有家教,你就知道「入屋叫人,入廟拜神」的道理,入店舖之前,撥開頭髮亮出額頭,對用槍指你頭的少女,說一聲「辛苦晒唔該你多謝你」,是現在做人的基本禮貌。

「腥些」的夢與想

話說我最初識「夢想」呢個詞,第一樣諗起想做嘅野係家庭主婦。

「搞掂,全世界男人都會多謝我架哈哈哈。」

當年本渣中五六同朋友討論過一個有趣嘅題目:大學喺因為你有某啲特質而入到,定要你入去學某啲特質出返嚟?當時本渣認為,有啲學生喺面試表現到某啲特質先入到大學,感覺好似喺大學唔收你佢會蝕底咁,而因為學業制度,就算大學畢業後都好似訓練咗好多機械人出嚟咁,個個畢業生都一色一樣;朋友就覺得入大學只喺講公開試機制,而大學的確訓練到一啲未來領袖出嚟,具備一啲特質。

「我真佩服你。」班花輕撫著間尺。「我經常買新的東西……不止文具啦……雖然我見到新款就會想買,不過另一個原因,是我不時會弄不見東西,不買新的也不行呢。」

在去年9月,我被公司解僱了。聽說是因為公司失去了大客戶,要節流,結果就選中了我這個連試用期也未過的新人。

好人與兵

很多男人都有一種情意結,就是認定了那個女人後,死死地追,即使被傷害得遍體鱗傷,即使Whatsapp裡常常終止於藍剔,即使常常被她刺激,也在所不惜。他最討厭別人稱他為好人,或者You are such a good guy。好人對好多男人來說都不是一個好的形容,特別是求愛的男人,女人不會愛好人,女人只愛壞人。

停賽十四天

閉關於獨立房間,重門深鎖,除如廁以外串步不離,使用洗手間的守則是戴上口罩和用後徹底消毒。這狹小的生活圈成為我這半個月的日常。 

兩個月過後,在那個Senior in charge, Ricky 的熱烈追求的攻勢之下,你答應了跟他在一起,他向你索吻的一刻,你的淚水不自覺的流了下來,他的吻帶有你咸咸的淚水,他滿面困惑。你:「傻瓜,係開心嘅眼淚呀!」

自己學校入面咁做都話未必有人知吖,但係租其他地方,仲要咁戇鳩?

寫給上課不開cam 的你

為甚麼「開cam」如此重要呢?老師對著螢幕說話亦不容易,正如上面所說,非語言訊息同樣重要。在課室上課,老師可以觀言察色,留意學生面部表情,眉頭緊皺可能是自己說得太深同學不明白,打瞌睡可能是前晚沒睡,也可能是自己說得太沈悶等等,當然也可以即時觀察同學是否專心上課。這都能幫助學生吸收知識,只可惜如今大部份同學都關上鏡頭,老師失去最理想的渠道瞭解同學上課情況。我尤其想要提醒那班極力爭取「轉P/F」、「退學費」的同學,你們在爭取的同時,又有沒有把握所有僅存的學習機會?學期完結將至,結果你爭取失敗的同時,小心連學費都「蝕埋俾佢」。

抽煙的女生

抽煙當然不值得鼓勵,然而能夠控制自我,偶爾向空氣吐出煙圈,卻是很美麗的動態,尤其那人是女生。

其實減薪係好聰明嘅決定,因為你應承咗,之後炒你都賠少好多,至於點解唔繼續放無薪假?因為個個放晒假,咪無人比腦細點嚟做嘢?點得呀,而家減咗你三成人工,人又走咗咁多,工作量加你幾倍,咁就抵到爛喇。

Sukiya 與payme

「下次要一起吃sukiya嗎?」「payme再約我吧。」

冷雨下的車廂快餐

雨天下獨自在車廂晚餐,可以是件思考人生的大事。特別在疫情下,放下口罩,看着被雨水打得模糊不清的擋風玻璃,不想人生糊里糊塗地過度,總希望能幹一番大事,就如在吃脆香雞翼時,一定要把泰式辣醬如牙膏般擠在雞翼上,而非把醬擠在紙盒上再用雞翼去沾。我覺得女人有時候要像豬柳蛋漢堡,要有溶掉的芝士那種香和粘,又要有中間的蛋那種中和豬柳鹹味的能力,更要有那種讓男人吃過一次後就畢生難忘的魅力,就如我認定了這種包後,每次買都獨菇一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