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小事

上車之後一路相安無事,兩母女就係後座用佢哋啲話係度「嘰哩咕嚕、嘰哩咕嚕」(筆按:我都幾討厭啲人用啲我唔識嘅語言係我身邊講嘢,冇原因,純粹唔鐘意;日文及歐洲語除外,利申識少少日文)。一直去到金馬倫道都冇咩問題,直至轉右入咗加拿分道(厚福街對面),阿M小姐先話「唔係呀,轉左先啱呀」

暖水

曾幾何時,我聽到有女仔講「病咗都淨係識叫人飲暖水都唔識關心人」,但當兩個人唔係一齊住,透過電話除咗叫你飲暖水休息多啲都真係冇咩可以做——你估有咁多情侶真係住喺對面,五分鐘行到去咩。

脫毛都有好幾個部位。而家二十一世紀,女人著背心嗰陣,舉起手見到海膽呢啲嘢,會被人話你無禮貌,無論女權西講乜嘢都無用;而夏天都就快到,各位姊妹著性感比堅尼泳衣嗰陣,下體附近嘅陰毛都要脱乾淨,唔通由得白淨嘅大腿內則小弧形之外,有幾條黑色攣攣地嘅短毛突出咩?咪玩啦。

以往小時候,一班同學在放學後跑到附近公園玩捉迷藏或者到籃球場打上半天籃球,玩到大家都大汗淋漓後互相告別回家;又或者是回家玩Online Game時打個電話作三人甚至四人會議,一同組隊戰鬥至某某要吃晚飯或者家人高聲斥責才甘願完場,雖然花不上一分錢,但那種快樂卻是實在的。

看更有喜

上個月過新年,好多KOL拍片,話啲看更一年到晚得過年嗰幾日會打醒精神,落足嘴頭氹住客派利事。喺我身上,情況有啲唔同,因為我每年都會收到保安叔叔姨姨嘅利事,如果佢返鄉下,仲會帶手信俾我。朋友笑我:「保安啲錢你都呃?」保安開工唔會帶手袋,而我地都唔係日日會見到,所以每年佢地都係喺恤衫心口嘅袋仔到拎封利事出黎:「啊妹拎住,攞個意頭,我特登袋住留俾你」我好感動,感動唔在於銀碼大小,而係呢份誠摯嘅祝福。

搭巴士,我見到的是樓市

在四點半至五點港島山道郵局等巴士會有可能是什麼様的人。其實在這個時候「搭到巴士」的大致有三類人。第一類就是像我一様來自教育界,中小學的同工很難得可在放學時間撤退(其實就是回家再繼續做)、第二類就做裝修工程(即裝修佬),不要跟我説你看不出,若你上到巴士的話,你會很容易分辨誰是裝修佬吧。這裡無意低毀那一個行業,筆者只是陳述事實。就像我之前一些文章提到,香港三大賤佬就是差佬丶的士佬、裝修佬。全港渣男賤佬最多就是這三個行業。

阿姐我花時間同你食飯,明明食完飯都搞野架啦。如果你同我食飯果陣都要玩電話囉,咁即係你覺得我冇個電話咁吸引啦?咁你返去玩電話啦?

Annual Leave 大家請就請得多,亦都唔會陌生,雖然小編唔能夠代表所有公司,但相信大多數公司都會有規定 Annual Leave 最少以半日為一個單位,同事每次請假最少係半日。正當小編以為哩樣野已經好清晰,好難有咩問題,但原來小編嘅同事係有無窮無盡嘅想像力。

「我哋而家都見緊好多candidate,所以有個基本要求,就係你2日內要send個email比我哋,講下你可以為公司貢獻啲咩,有咩可以impressed到我哋,有咩優點同工作經驗,說服我哋點解要揀你,咁我哋先會再考慮叫唔叫你second in。」Bitch說。
「明白,唔該你。」我微笑地說。

富豪奧林比安的最後一夜

過了今晚之後,「富豪奧林比安」這款型號的巴士就正式成為歷史,九巴、城巴、新巴的大部份同款車型已經早早退役了,曾經是香港標誌性的記號,二十五年了,全香港有巴士行走的地方,都總會看到這一款型號巴士的縱影,相信任何一位香港人也會乘搭過這一款型號的巴士。我曾經被這款巴士型號的引擎聲深深吸引,雖然上斜的速度很慢,但舒適的程度總是新不如舊,時間的洗禮來到今天不經不覺已經只剩下最後一部。

逼科真係咁恐怖?

終有一天,你找到自己的路,你會發現世界很大,沒有必要局限自己在一處。也許你會感謝那時努力工作的自己,多得那時的努力,多得那時即使辛苦但還堅持不放棄,才有今日的自己。

朋友我當你一世朋友

不明白為何教會中建立的「關係」與「友誼」,也總是規限於「教會」這個「建築物」之內。當我離開了這幢「建築物」,我們的「關係」,竟也成為了「什麼都不是」。

我們都盲

我急步回到大堂,找那位失明大叔:「你想去哪裡?我帶你好嗎?」他說要到往樂富的月台。我問:「你想搭𨋢還是…」「仆你個臭街,谷鬼氣,扶手電梯啦,搭乜L野𨋢?叫你帶緊係搭扶手電梯!」空氣好像靜止了。

戲如人生

曾經遇過一個雄心壯志,希望成為一個名作家的女生。她寫的故事情節及鋪排上都有周先生那種高低起跌,我看過她的小說,也覺得扣人心弦,值得一個發揚光大的機會。只是,她不停向出版社扣門,也參加無數寫作比賽,甚至會出席一些名作家發布會,親自向知名出版人推銷自己的作品。有一次,她告訴我,被一個名作家羞辱了,說她的小說永遠不會有出版社賞識,更不要說文學獎了,就連網上免費連載都不會有人看

人之一生只是一場遊歷

弟年少時外遊喜伙伴眾多,可是,旅遊伙伴數量亦逐漸隨年齡成反比,這刻已接近獨遊居多。很多香港人覺得獨遊時會孤單、沉悶、危險,可是實況卻是相反,獨遊能認識自己,學會獨處,解決問題。旅遊的伙伴也是人生的縮影,換言之,不同的階段有不同的伙伴。

唔再係謝師嘅謝師宴

有一班玩得埋嘅同學,加埋值得多謝嘅啊Sir,再去一個中學生都仲可以負擔得起嘅地方食飯,我諗依個先係謝師宴應該有嘅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