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小事

在香港,「四大j神」,當然不是什麼香香陳瑩9姑娘姚子羚,也不是什麼少婦聯盟陳凱琳龔嘉欣譚凱琪沈卓盈,亦不是什麼康華。而是

「專才」本身或聘請「專才」既部門從來唔care 入境處列明申請一個全新既visa 係要大約一至兩個月既時間,永遠覺得自己手頭上既都係urgent case,HR無理由唔「識做」,打個電話俾對方既officer催促下就好快成事架啦!佢地覺得admin工作最煩厭最低級,HR呢啲蟻民,咁既要求都做唔到就暗指係我地無用。順勢黎遷怒於我地,認為十成十因爲手腳慢

現在的我看到偶像來香港的消息仍然開心,不過想到偶像來的那天是我經歷一星期瘋狂OT後難得的假期,想到連續多天工作到夜深已經身心疲憊,想到完全不用管工作的假期是多麼珍貴,想到能夠睡到自然醒的生活是多麼奢侈,最後我就在「被窩」和「偶像」之間舉棋不定……

㗎妹

Long D 都算,一對情侶最緊要係溝通到,了解大家嘅生活,接受然後互相融入。你話識台妹,大家都可以用煲冬瓜傾計,聽聞啲台妹仲覺得港式普通話口音好得意有分加;比你遠赴外國識到個鬼妹,只要你識英文就算唔太流利都一樣唔成問題。日本人英文又唔係叻,啊強對日文嘅認知又只限於「也咩嗲」同「熱菇熱菇」依啲唔出得街嘅用字,就算比你識到,唔通兩個日日就拎住個Google translate同用手語談情說愛咩?真係諗下都覺得攰。

「買賣寵物的,無個係好人。」先唔講咩生命無價之類的哲學野,香港明明有萬幾隻貓狗等人領養,每年有四千隻要人道毀滅,仲有人出錢買,好明顯唔係出於愛心

出返路口,咁筆者就同個客講,如果下次叫車可以係返小巴站個邊,行兩步就到,上車都方便啲。個客同筆者講「我唔識呢邊啲路」

彎腰

偶然遇到這變形的欄杆,原本是門字形的普通行人路鐵欄,此刻變得像快餐店的商標那樣。經過的路人都在打量,究竟是武術高手的鐵沙掌,還是超人發脾氣的結果?而其實這欄杆的存在,只是分隔開車與人,即使不是原本的形態,也沒有太多人在意。

我只不過是一名愛情懦夫

我坐著海傍向海自責,究竟一句「我喜歡妳」有幾難講?

今時今日辭職嘅原因其實唔係真係咁重要,正所謂合則來不合則去,而且亦唔係事必要同腦細解釋點解要辭職。不過咁,基於一般商業禮儀,同埋做下統計,以及被腦細要求(主要),HR 好多時都會問一下遞信同事點解要辭職。

「其實我想取消架,不過呢我唔識撳,我又打唔到俾你,你可唔可以幫我取消。」

所謂上莊,其實即係做學生會或學生會附屬學會嘅幹事,幹事嘅職責,就係搵點事幹。

唔少父母為咗維持生計,即使小朋友出世後雙方仍然需要番工,迫於無奈需要聘請家傭姐姐去照顧BB。首先無得日夜見住小朋友已經好慘,若然請中一個又古惑又鐘意對住你黑面嘅姐姐,都咪話唔慘。所以於請家傭姐姐前,已經上網搜尋過好多其他人於聘請家傭時所面對嘅問題,再決定到底請菲藉定印藉好。

回家的路上,牽著手的我們依舊一句話也沒有,我一直以為自己習慣了這種平淡的幸福。我問自己,這真的是幸福嗎?這就是你一直所追求的愛情嗎?不知是風太大還是怎樣,淚水忽然一湧而上,我不自覺地吸吸鼻子,盡量不讓他們跑出來。

性交 + 轉運

現在反而覺得呢類神棍既先至係「醒」。以呢單「性交轉運:冀與前度復合 女設計師續緣被騙」為例!!你先諗諗,性交轉唔轉到運仲係其次,轉運既野靠你sell姐,好似sales D經紀佬吹下吹下,首先要識搵target,搵D痴迷女,痴迷男友,死都唔想放手果D,呢類女人如果無撞著呢條神棍,自己都會變成跟踪狂,直搗前度婚宴諸如似類!

究竟交友app 有乜咁好玩?

話說回復單身之後我就打算追上熱潮,裝返個交友app 玩下,最初揀咗某個app,用風景相已經好多人add 我,我心諗點解大家咁得閒,明明係返工時間,後嚟我轉咗真人相,啲人double triple 咁上,無啦啦一個平凡人都勁多人狗衝,唔怪得咁多人玩啦,然後傾幾句你就會知

What are u looking for?

你不知何時水杯中的熱水變涼了,不知何時枱上已經沒有憑証,不知何時審計室已沒有人影,只有你一個還聚焦着螢幕中,亦不知過了多久,你才想起是你叫下屬早一點放工。你亦不知何時已是晚上十點,有一點肚餓的你,目光從螢幕轉到狹窄的審計房內,你決定早點放工,畢竟做不完的工作,即使用再多的時間,亦不會做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