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小事

我們對未來還是很不安

祼辭的自己,也許就是最好自己,沒有包袱,沒有負累的盡情去消耗時間,因為我知道已經沒有人可以再搶去我的自由了,可是不安的感覺還是充斥著週遭,我嘗試把週遭的事情看得正面一點。每次走到街上,馬路上,看著路邊的牆壁上,佈滿香港人加油的塗鴉,我告訴自己,身為香港人我很自豪,但是我現在能做到的,就只能默默的在背後為香港人加油。

最後的一課

那天早晨上學,因為沒有了黨鐵,所以遲了回到學校,心中很害怕便雅憫老師罵我,況且他說過要問我們公義和公正的概念,,我不知道是看得冇錢電視太多、抑或是閱得文公大匯報太多,我連一點概念好像也忘記了。我想就不要上學去,就到僅有的郊野公園去遊玩吧!

喺創業圈入面,曾遇過唔少公司嘅高層/老闆。有時會有啲人走嚟問我,有無咩心理學嘅技巧可以用嚟提高員工嘅工作表現、生產力呀⋯⋯仲話咩如果有啲咩training可以比員工做,佢哋可以放工留低上堂,上完堂先再番去OT⋯⋯

火車的矛盾

聽電台裡的電話訪問,對象是工聯會屬會的港鐵工會主席,他一開口就以暴徒稱呼抗爭者,然後稱八時收車是讓同事有更多時間修復。這些我不予置評,因我不懂那些專業。只是,主持人說了一句,是否只要火車能夠暢順地通行,不理會車站設施,會否考慮讓市民免費乘搭。

「你又要買生果咩?」
「唔係呀」
「咁你做咩跟我入黎呀?我個樣生得好安全喎」
「一陣返去要經過好多暗街,驚你危險」

彼德與巴士

與往日鼓譟的乘客不同,等了超過半小時的搭客上車時,沒有一個向車長質問為何巴士遲遲不到,更遑論會用不禮貌言語。這班搭客,除了Peter外,大多是年輕人,有數名一看便知是中學生,包括那對小情人中的女生,他們寧願放棄半價乘搭港鐵的便捷,在街頭等半個小時巴士,即使等到了還要沒有位坐,仍舊無悔無恨。那個光境,有點像螞蟻進入了三維空間,看到平時看不到的事物。

話說Angela老公係現任前線警察,Angela就係大家成日講嘅警嫂。

10月1日,所謂國殤日,卻有中學朋友選擇在這天共諧連理,所以去飲,是真的去飲,不是有其他意思的「去飲」

「我都唔知今日返幾點,唔知係咪同尋日一樣,所以我留咗喺屋企。」

無題目的生活

你失去了一件微不足道的物件,也許埋怨幾句後,第二天便會忘記得一乾二淨,它的價值早已在你心中定下了界線,它的價值並不值得你去留戀,因此你並沒有作出任何擧動。凡是有價值的物件,也必定視為與慾望關連之物,感情,金錢,通通掛鈎在任何物質上,於是無意義的事情和物件更顯得簡化和罕有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你和你的歷史是分不開的!

T 女士嘅腦細之後有向人事部反映,話覺得 T 女士做野都跟得幾足,而佢部門又缺緊人,於是想小編同 T 女士佢傾一傾,睇留唔留得到佢。

謊言

說謊在社會上是必要的行為,有電視節目作真人實驗,要求一個人在一天內完全不說謊去應對所有人,即便不能說假話或哄人的話語,例如對着某個自己認為比較醜樣的女同事會問「我今日漂亮嗎?」平日的答案大概是,「衣服蠻好看,我喜歡你今天的髮型之類的門面說話」,若要說真話,「你今天不漂亮,一直以來都不漂亮」﹐結果如何,當然可以想像。

林海十成功力的Happy Monday

  Happy Friday 這句說話,是誰先說的呢?     如果我沒有記錯, […]

今次唔講警嫂啦講西客,好多人話香港客好西,但可以分享下唔同客嘅特質,你就會明白,其實香港客都幾好架。

忘字

有人說,只要拿着國旗就可以任意打人,還會獲得警察護送離去。事情已發展至如今地步,大概警察在接收內地運來的月餅,接受內地同志為他們舉行撐警集會,接受內地網民與他們同聲同氣之時,已經有了既定的想法,在衝突場面中,一定是拘捕年輕人,而且還會當着家長面前大大力用警棍打下去,即使看到一位母親向警察下跪,哭泣着哀求不要再打,換來的是無視,然後把武力制服的年輕人帶上警車,是個下馬威,也告誡年輕人,「我係拉你,你再出我再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