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教

超級英雄髮廊

當我思疑着究竟是Iron man或雷神替我洗頭時,卻發覺替我洗頭的,是一位女髮型師,或者是學徒吧。她好像主要負責洗頭,不能視她作緋紅女巫,但她的確很用心洗頭,有時會輕聲問水溫夠熱嗎,頭會痕養嗎,腦海裡會突然響起吳浩康的《洗剪吹》,雖然我不需剪掉那情感線,卻在洗頭的過程中,勾起那歌的旋律。

華為除5G外還有海底電纜

當大家以為華為主打在無線電通技術上,原來另一邊廂,華為也同樣俱有實力挑戰西方國家的通訊領導地位。就是海底電纜。海底電纜可謂電訊網絡之基礎,因為沒有海底電纜,單靠衛星通訊,根本是不足以應付現今龐大的息訊流量。全球約有百分之九十五的數據傳輸,都是透過海底電纜傳送,當中包括話音、數據、影像等。試想沒有海底電纜傳送數據,基本上連講電話也不能,何況今天你要用Netflix看電影的超高需求的數據流量。

我哋大台啲司機好寬宏大量,唔介意你搭的士㗎。

今時今日,要應徵老師,先要填十頁八頁表,除了兩個職業咨詢人之外,還要一個家長咨詢人⋯⋯

如果她不是死在學校

「有本事佢就衝入校長室,同校長攬住一齊死。」校長室就不是校內,我無法理解當中的邏輯﹔我只知道有「不要死在校內」想法的,都是典型香港人。

高敏感族的日與夜

我有哮喘、鼻敏感、酒精過敏、各種食物過敏、藥物過敏、濕疹,在醫學上各種過敏的奇難雜症,差不多都集合在我身上了吧!?

筆者本身對於寵物上車並不反感,前提係麻煩事先通知,同埋加返個寵物袋,就算佢痾屎痾尿都係係返個袋入面。不過,筆者遇過以下呢件事之後,就以後都「謝絕寵物」喇。

你會選擇聽廣東歌嗎?

每逢頒獎典禮,自己必定駐足在電視機面前,收看整個頒獎典禮,希望某首歌或者某位歌手拎到獎項,證明自己有眼光,「聽啱歌手聽啱歌」!去到頒獎禮的戲肉部分,一定是競猜誰是最佳男、女歌手,仲有金曲金獎。競爭的激烈程度,應沒有老一輩所講的80年代咁激烈,但總會有三、四名心水歌手;三、四首歌曲被外界定為熱門之選。就在這個時候,老豆就會加插幾句「80年代的歌手堅好多架,百花齊放,唔似而家樂壇,唔知唱D咩」。

出軌的男人

他很明白自己還是愛著女朋友,只是這段接近十個年頭的愛情已經失去了當初的情趣,千篇一律的性生活也有點乏味,所以當經歷了第一次的出軌過後,那種禁忌的刺激與完全不一樣的胴體更是在每個晚上不自覺的回味著,就像是毒品一樣。

有位可愛的客人,就稱佢為 Jenny 吧,未夠三十歲,大學畢業之後就穩定地工作,係個生活平淡嘅普通女仔;佢笑上黎幾甜,驟眼睇有幾分似當年剛出道嘅上戶彩。

話說小白喺公司做咗侍應兩年幾,有一日做做下野跣低咗,然後就放咗兩個禮拜工傷病假,期間都正正常常有寄啲病假紙同收據返黎 Claim 錢。不過小編都諗緊佢應該仲有排放,點知突然佢就打俾部門經理,話聽日會返工。部門經理循例問佢好返未,仲有無痛,佢就話仲有少少痛,未必做到侍應嘅野。部門經理就梗係叫佢抖多幾日,繼續睇下醫生,拎住病假先。

有時保安研究員會發現新嘅保安漏洞,嚴重嘅話,入侵者可以隨時 hack 入啲做足保安措施嘅系統。廿年前,啲人會貪玩攞嚟整啲無聊電腦病毒,最壞都係刪除人哋電腦嘅資料。不過由於呢十幾廿年所有嘢都電子化,被人 hack 嘅後果就嚴重好多。最少,黑客都可以將你嘅資料加密然後迫你用 bitcoin 解鎖。

《幸福定格》數分鐘的影片一直在FB播放,夫妻穿着最輕鬆的居家服,聊起沉重的感受,更多時候是女方展開激烈控訴,「我根本就是討厭小孩」、「婚姻不好玩,我付出太大的成本」,然後哽咽哭泣,而男方冷冷靜靜的坐着。其中一個看起來比較「弟弟型」跟木納的男人問,「到底變成家人這件事是好還是不好?」

「其實都去咗幾間公司Interview,但次次返嚟嘅Offer都係咁壓我價﹗」我不停向她抱怨,為自己被貶值而感到無奈。「Fresh Grad就預咗畀人壓價㗎啦。」她跟我說。

輟學生談中大

中大的校園環境景色優美,且號稱「香港三大」,吸引不少人慕名入讀,筆者也是其中一人。入學的時候,筆者抱持雄心狀志,決心要在這所享負盛名和學術氣氛濃厚的大學中,努力培養自己的品德修養,追尋理想,做到先修身,繼而平天下。立志即使身邊的友人如何「頹廢」,也要出污泥而不染,保留一顆對學術的赤子之心。可惜,隨時日過去,當初的鬥志逐漸被磨滅,亦漸漸失去人生目標。

生仔係一個自私嘅決定,個仔生咗出嚟亦都無得揀,變咗養仔就成為咗一個自私決定埋單嘅過程,畢竟一個人未必係想出世,你局咗佢出世已經夠慘。如果生出嚟仲要無人理,無人養,咁就無論係完全無考慮過個仔嘅感受。而既然你都真係唔理,同時你都無罪惡感,咁點解唔戴袋?又或者意外懷孕嘅,點解唔落咗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