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教

「喂!我交了男朋友喔!」妳用力地拍打著我的背,興奮地叫道。

以上圖為例,最大的長方形是整個鏡頭畫面本身,中長放形是辦公室的空間,小長方形是右邊牆身。長方形的構圖表示著Neo所謂的正常生活是充滿著限制和規範,正如被困於盒子之中。整套電影就是如何突破長方形盒子,衝破限制。

王老伯每次都笑她吃法奇怪,笑言不會像王老太一樣吃一個蛋撻都這麼麻煩。

無疑,適度嘅去口音化通常會令你講說話更清楚,係好嘅,但如果你將自己嘅口音當成一種病咁,矢志要將佢纖滅,你可能就要問下自己點解要咁做了 – 點解要連the last traces of your own culture都要抹去?點解你要以Hong Kong accent為恥?

教會老油條

最近一位舊教會的老朋友,輕輕跟我說:「我轉教會了,沒有返 x 教會啦。」

我們都知道精英只是社會裡的少數,餘下的大部份普通人呢?甚致底層的學生呢?他們需要的是補底的老師。補底的老師未必能讓學生成績突飛猛進,但補底的老師可以陪學生走過一段低谷,讓學生明白即使他們成績不優秀,卻仍有人看到他們的長處,看到他們頑皮之下隱藏著的優點和能力,包容他們在學業上的過失(不及格),鼓勵他們再走一步,再試一次⋯⋯

可以做朋友係一回事,性別有異,某啲位置,都係留一啲距離比較好嘅,即係你可以喺個姐妹面前換衫,但係你唔會喺個男性朋友面前換衫架嘛?追求平權男女平等都唔係咁搞架噃?

你睇返阿姐佢既硬件, 咪玩啦。即係我份人就好厚度嘅,何艷娟係靚女,綜合評級大約屬B+,香江上都多女仔做到,並唔係萬中無一。你當係 top 10%,都十中有一啦,即係每年(係每年)香港兩萬人大學畢業,當一半女,點都有1000個有佢既身材同樣。相信好多朋友,都識好多朋友,有同級數既外觀。 換句話講,阿姐係真材實料,靠高IQEQ搵食 的。

如何回到當時?

我最喜歡的那些畫面,並不是最後千軍萬馬對決的十多分鐘,而是Iron Man的可愛女兒,以及他回到過去與老爸的對話。也許有女兒的人也對銀幕的父女有着極深的情感連繫,Iron Man算是老來得女,隱居在湖邊,原本已不問世事,就一家人簡簡單單在沒有了一半生物的地球生活下去。

說到夢想時,你可能會在想這對您是十分遙遠,只能維持他是一個夢想的狀態。但我想問,你有認真實踐過嗎?

愛情世界的墨菲定理

我們都沒有勇氣,去觸碰不斷變壞的事情,深怕宣之於口,就會造成不可挽回的結局。她開始對男孩生厭,卻不願意放棄男孩現在對她的好,出軌的念頭不斷蠢蠢欲動,男孩也似乎感覺到有甚麼挑戰,會在不久的未來浮現,心中患得患失,想一直沈默以對,深怕讓她有提出分開的機會。誰知道一切都朝預感方向走。她在派對時的報備,讓男孩心中閃過她纍纍的出軌前科,腦海中的幻想開始有化為事實的趨勢?縱使男孩一直勉力維繫「交往中」的名義,卻一直無法得到心中最想要的質樸愛情,才開始雙手抖震,迷惘地思索著這段愛情的去留,他一直以來的仁慈,到頭來還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是哪一個警察這麼厲害,可以把那個犯案多次都能脫身的犯人繩之於法呀?」好姐一邊低頭看著報章,一邊喃喃自語。

小說《少年》主線講述一群小六學生,聊到即將舉行的煙花大會時,拋出這樣一道問題。三五知己認真討論,各執一詞,遂相約於煙花大會當晚到鎮上偏遠的燈塔,從側面的角度看煙花,找出答案。說到底,問題是由作者岩井俊二想出來的。當年徘徊在大學與社會之間的岩井,想出如此「小學雞」的問題,引伸成訴說小六生情懷的故事,是不是在半個學生半個大人的狀態下,作品因而寫得特別出色?不管現在有多大了,故事總會讓我們沉浸在小六的模糊時光……

之前有過一段有趣的曖昧經驗。我喜歡他,但沒有到非要在一起的程度。曖昧都是一個樣,每天傳傳訊息,談東談西,過程尚算歡快。這樣不間斷的短訊聊天活動持續了兩個月,終於到了一個樽頸位,可以聊的都聊完了。可是即時我倆心裏都清楚這個聊天室只是個苟延殘喘的存在,但我們沒有停下來,好像生要把它弄死也要繼續似的。

生日快樂,祝你快樂

在你生日的前一晚,我任性地跑到你工作的地方,在你下班乘車回家的巴士站等著。晚風很冷,而我穿得很單薄,但冷風吹不滅我對你的愛。五分鐘,十分鐘,半小時,一小時⋯車站人來人往,我躲在街角,雙眼不斷搜尋著有否你的身影。其後看到一個黑色衣著,戴鴨舌帽的背影,那一刻以為那就是你。心頭一酸,淚水忍不住湧出眼眶,日夜想念的人就在眼前⋯看著那背影上了車,坐下。車開走了,才發覺那不是你。一顆心頓覺鬆了下來,同時也感到一絲的失落⋯這一晚我到底是會見到你還是不會見到你?我們是否真的只能有緣無份?最後我等到尾班車都差不多要開走我還是見不到你。

感謝那個前度……

沒有他,但你還是撐下來了,從前的你只要想到沒有他在身旁,你就會有想哭的衝動,擔心你最愛的他會忽然就離開了你。那種孤獨和空虛,是你不能接受的,就算是要離開,你也寧願是自己在他的世界消失,而不是某天睡醒後,便發現他離開了你,在你的世界裡化成一道光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