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教

周星馳的「質」變

《喜劇之王》裏的周星馳,棱角分明,沒有演出機會,他可以在生活中靠戲劇揾食:傳授給黑社會、妓女。他不卑不亢,付出了努力,就收取合理回報,無論吳孟達多兇,就算用利鋸指著他,他也要搶回那屬於自己的三個飯盒。

審計雞

呢個情境每日都上演,你已經分唔清楚你嘅正職係一個auditor,定係一隻雞

自從同事強叔喺公司跌低都已經有 4 個月,哩段期間佢一直都有交病假紙,拎住 4/5 人工嘅按期付款。有一日,小編收到另一間公司寄黎嘅 Reference Check Request……(以防有讀者唔知,姐係當你去見一份新工而成功獲聘,多數都會喺正式入職之前,或者係入咗職頭幾個禮拜,就會向前僱主要求做一份 Reference Check,用黎證實申報嘅資料無誤)奇怪啦,小編記得無收過強叔嘅辭職信或者通知,即是佢暫時未有意欲離開公司。

打招呼

小女兒最近的口頭禪是「Hello 早晨」,無論白晝或黑夜,她看到任何人都總是笑逐顏開地大聲說一句「Hello 早晨」,有時還會加一個say hi的手勢,讓我和不如都哭笑不得。也許她只是個兩歲的小女孩,即使對着陌生人,她都會很主動地跟別人打招呼,除了那句「Hello 早晨」,有時就隨意一笑,那個被打招呼的人通常都不會無視她,而是向她說聲「妹妹乖」,或者簡單一笑。

香港地少,租金高昂,香港人又現實得很,渴望進步,情況尤如一個夾公仔的高手,每天拿著幾隻巨型毛公仔回家,卻發現房間已無空間放置新的戰利品,去舊迎新看似也無可奈何。冰廳茶記?總不及我的韓國菜,珍珠奶茶吸引吧。屋邨文具店?太狹窄了吧,賣的東西又不花俏時尚,我還是上淘寶淘一下比較化算。港產軟糖?不吃也知道Haribo 比較好吃吧?

今天Netflix 出品的《羅馬》獲獎,但諷刺的是該公司曾被一些影展和電影人排擠,如大導史提芬史匹堡認為Netflix的作品不能登堂,因為他們的作品不是真正為電影而設,只是給電視而設,而Netflix 曾經參展的作品,也只放映於幾間電影院上,不是真正入主流戲院,認為不是俱資格云云。

「係咪你見得多奇怪客先會以偏蓋全?我覺得佢唔係咁。」因為咁,我有一段時間無見 Ben,我亦以為會無左呢個客,點知事隔大半年,佢再次出現,臉如死灰。「我無聽你講,好對唔住,神婆。」Ben 苦笑,「個女仔,變態架。」

借夢

他年輕時迷上繪畫,醉心筆法畫功,數年來得無數親友讚賞,自信無比。曾言要成為世上最出色的畫家,無視家境貧困,散盡家財,積蓄付諸學畫,四年間揮毫入魂,潑墨風流。

有哪個男生不想當鄭伊健?

一整晚上,我都想起,surreal(超現實)這個字。他是漫畫、電影、遊戲的代言。只有他在台上跟機械人互動,你才會覺得合理。只要他可以吻過舒淇、楊恭如、陳慧琳、阿sa,而大家都覺得合理。他的戀愛世界,橫跨幾個世代的女演員,只有他不動如山。今天有在牛津畢業回港的朋友跟我說:「以前會覺得浩南哥不夠盡力,好像不出全力投球。後來人長大了,我才發現,原來他才是最有型,最會活的一個。當娛樂圈的人都爭著要做這做那去表現自己,他早就找到最舒服的位置,安安樂樂的做自己,過自己的人生。這才是浩南哥的型。」

朋友B:「best friend 同女朋友有咩唔同?」我:「一個有得啪,一個無得啪。」

娘娘飲茶

公司內有一位位高權重的女高層,即管稱她為「娘娘」,人如其名,最鍾意人服侍她如古裝片中的娘娘般,所人手下都是宮女,如有一言九鼎或說話不合心意的,即拖出去杖打八十以示威嚴。

「理由非常簡單。因為太喜歡的話心情會很悲傷。難過得不得了。因為心無法承受那負擔,所以儘量努力不要太喜歡她。」

做女人,最緊要識放手

詠儀皮膚白、眼睛大、樣子甜美。在外國大學畢業後回流到港,不久便受聘於一間國際數據公司當分析員。雖然工種較悶,但相對穩定,人工也不錯。工作地方裡亦不乏男生追求,可是都被她一一拒絕。她的條件不算差。那難道阿明是「白富帥」,溫柔體貼如韓劇中的男主角? 又或是她太投入、太愛阿明?其實,詠儀也不自知。

不要問我從那裡來

四十年前臺灣歌手齊豫的成名專輯《橄欖樹》中的歌曲「橄欖樹」:「不要問我從哪裡來,我的故鄉在遠方,為甚麼流浪,流浪遠方,流浪;為了天空飛翔的小鳥,為了山澗清流的小溪,為了寬闊的草原,流浪遠方,流浪;還有還有,為了夢中的橄欖樹,橄欖樹,不要問我從哪裡來,我的故鄉在遠方。」,「橄欖樹」因歌詞敏感,曾被中華民國臺灣當局查禁長達八年。 被禁原因是新聞局官員對「流浪」的解釋變成好像是大陸淪陷,國民黨流浪到海外去的那種感覺。

青春有限

我對貼紙相的印象是始於初中,大概中一二的時候吧。當時非常流行日本文化,而拍貼紙相就是由日本傳來香港的文化之一,當時拍貼紙相更成為了學生哥放學後的主流活動。由於我份人是比較摺(即是毒)的關係,有些人小學高年級已拍過貼紙相,但我到初中才首次接觸這玩意。當時,有同學提意放學後去影貼紙相,然而我並不了解貼紙相為何物,只知道有同學邀請,而且大家也興高采烈地討論,於是便拍下了人生第一輯貼紙相。

賭愛

今年年初,Ben突然話買樓,首期Ben自己全部負責,但佢俾細訂前,問Dickson叫Dickson做佢擔保人。收樓後,Ben提議Dickson做租客,租返自己單位。但Dickson唔知點解要俾60%市值租金,Ben俾40%市值租金。(不平等條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