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教

「同你一齊嗰陣我係鍾意你;但係聽日我又要返去做番人地男朋友。」有一晚我對小藍講過類似嘅說話。

「因為我怕佢唔要我呀。」Candy 講講下都淚如泉湧,「我唔靚又無才能,如果我無左佢,我無人要架啦。」

一啲好耐都冇開機接單(通常3個月以上),佢哋需要完成嘅行程數目係少好多,而每程津貼亦比較多。筆者所知最誇張係,只要做夠2程,第三程開始每程津貼60蚊,即係最多可以賺多5880蚊。相反,好似筆者近乎每日都開機接單嘅,都差不多要做50程先有50蚊一程嘅津貼。

話說今晚無約人,我就好似平時咁喺屋企睇書,七點幾小藍就whatsapp 我,話佢去到男友樓下,打俾佢又無人聽,好唔開心。咁我就叫佢打俾我。

谷底馬拉松

Sub-4 就是把平均每公里5分41秒的速度重複42次,打從起步開始,我就以個人紀錄以來最慢時速出發,半程時間我落後目標三十秒,以當下狀態來說已經算是達成戰略目標。

講到自己天上有地下無入水能游出水能飛既歐鎧淳bb呀,我想問下呢,點解你同你條仔果組係唔同組既,你可以同佢一齊跑既?而家大會有冇規矩架?你地唔係好跟規矩架咩?你地唔係覺得運動員好需要 fair play 架咩?點解而家有網民話你同條仔唔同組,都可以一齊出發既?

上一回講到當年中四、中五學生讀甚麼科,而當年考試又發生了甚麼風波。今回講一講每年數萬名會考生考完會考後又如何,又為什麼考生如此著緊會考成績。

過客

正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有曰太投入就容易重傷,這並非說投入有害,而係只見樹木 不見林,情況就似人在野,一味深信指南針方向往叢林深處走,卻沒發現原來自己第一步已經走錯了,這種犯錯很可悲但很常見,人間多少悲劇皆因此而起。

不要以為你很了解抑鬱症

作為一個有抑鬱症的過來人,我很清楚真的沒有幾個人明白我們。

佢唔係唔肯做,只不過好明顯feel 到,佢只係因為想滿足我而做,會好快乾,唔願試新嘢,佢可以隔好耐(幾個星期)都唔做都唔覺得係問題。

我常常說在愛情裡要將心比己,就是這樣的意思。總不能讓新人去承受舊人的過錯。

電影的真實點

垃圾成蟲進軍荷里活的火拼時速Rush Hour,那一個畫面是真正九十年代的香港呢?那是美國人眼中的香港,作為香港人最清楚不過!最好笑是其中一幕説成蟲與黒人主角誤闖骨場,場内女的容貎盡是泰國樣或菲律賓様的黄種人(直接D講全是賓妹和泰妺)

Durham究竟有多小?從火車站一出來,遠遠就能看見位於市中心的Durham大教堂。從車站眺望,一片紅磚小房子,非常典型的英國小鎮。它的市中心是一個叫Market Place的小廣場,廣場附近有一個娛樂廣場,裡面有影院和圖書館,五分鐘足以走完一圈。

張繼聰幫男人爭返口氣

女人最想要嘅「禮物」原則上不一定係物質需要(雖然物資係好好好重要),但男人亟欲在情人節高調滿足女人精神靈欲,係藝高人膽大嘅修羅難度示範

不做堂會的奴隸

當教會要改變的時候,甚至群眾已經有反應時,管理者卻深深因著奴性。那恐怖的奴性,這種奴性大至行為政策,小至討論也要誅滅於苗芽之間。不選擇任何改善方案,並且禁止這一切的言論。

有些較進取的學生會報考九至十科,以期成為「九優」或「十優狀元」。他們多為理科生,大多再修讀「經濟」或「會計學原理」等商科,亦有些會選擇「普通話」或「宗教」。例如2009年十優狀元麥明詩便在中英數、物理、化學、生物、附加數學、經濟、地理及宗教科全獲A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