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教

最近更有一個現像,就是每到星期三,Google Trend總有間食店名在十大排名內。這是因為無線J2台播放《飲食男女》這個飲食節目,這個飲食節目並不是如平日蘇民峰或者熾哥那些「好味道」、「有口感」既庸俗只賣值入式廣告飲食節目,也不是如阿蘇或者MAY姐教人煮飯節目,而是以人物觀點去拍攝一間食店的故事,外表包裝是以食物為主體,但核心則是以人物描寫。

我好記得,五六年前某個平安夜,尖沙咀封左路,係金馬倫道屈臣氏對出停左架鐵馬。當日普天同慶,好多人行埋去鐵馬度影相。大家都覺得呢D機會平時好少有。平時惡到仆街既鐵馬阿蛇都笑笑口,行埋一邊,由得大家影。大家好開心咁影,但係無人去掂架鐵馬。無。一個都冇。最多只係作狀扮開車。大家知道鐵馬係差人既工具,地位某程度上等同警槍。比你影係大家合皮,你唔好掂。掂左可能好大鑊。從心底大家係好尊重差佬呢個行業。呢個只不過係五六年前既事。

同性婚姻應否合法化,一直是社會爭論不休的問題。反對者認為同性婚姻衝擊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又訴諸宗教與文化理由,認為同性戀有違道德。而支持者大多數訴諸自由主義,認為自由是普世價值,同性戀者有婚姻的權利,別人不得干預。正反雙方似乎都各有理據,那麼到底這些理據能否成立?要回答同性婚姻應否合法化,難道可以避免談論婚姻的本質嗎?本文將帶領你走入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攻防論戰。

新都市沒羅曼史

你始終是一個缺乏自信的女人,即使穿金戴銀,模特身形,人人都說你越變越漂亮,十五年過去,我清楚,你始終沒有從前車留下的軌跡中學習到其他好女孩的樸實可愛。即使你強行地以廣告宣傳與國民教育對我潛移默化,我還是不能任你吻下來,只因那財大氣粗的口氣,太臭。

80年代末以來我們對於政治參與的理解,投票就是民主的代名詞,和平集會就是行使集會自由。沒有申請的集會,是非法集會。當議會內有惡法被通過,我們除了哀號卻無甚可做,惟有發動遊行示威──當然要是和平的,向政府表達我們的聲音。由此,「和平、理性、非暴力」被視為金科玉律。不論當時的背景是怎樣,只要當示威者試圖衝出示威區,又或議員嘗試阻撓議事,總之不按政府規定的程序行事,就會被指滋事分子、不理性,破壞社會秩序。

煙花

不知姓名的人走到台上,述說一段關於繁華的講辭。他笑著,手放在她的肩上。她有點不安,回避了。他覺得她在耍性子;她不覺得這是一個約會。最後,當演講完結,天空爆響了煙花的聲音。一道道閃爍的光,最後燃盡了,遺下灰煙。她看完了煙花,灌下杯中的酒。他走過來問:「煙花美嗎?」她說:「我其實對花敏感,要回家了。」

六萬三VS四十萬

作為四十萬人的一份子,沿途秩序好到不得了,旁邊攤檔只是讓不同政黨的人站站台、打打氣,我們根本不會因此停下腳步。在此,我感激路旁的支持者:記協麥燕婷、毛孟靜、吳志森、黃英琦、李永達、楊森、長毛、單仲階、余若薇、梁家傑、黃毓民、阿牛、梁耀忠、李柱名、陳淑莊、劉慧卿、何秀蘭、李卓人。。。等等。看到他們,我感受到自己不是一個人,無論大家政見是否一樣,但大家也是憑良心而走出來的。大家其實都很「累」,但都不曾放棄,不怕胡椒噴霧而走出來了。李卓人還笑笑口說:「胡椒噴霧唔駛怕,噴得多就慣」.引來不少打氣歡呼聲。

水滸傳邏輯

李逵到酒家用餐,想要牛肉,但店小二說,抱歉只有羊肉,李逵便又發起脾氣來,說著怎麼可以沒有牛肉,現在自己又不是沒有銀兩付款,於是又企圖施行暴力。這種邏輯容易轉移人視線,讓人覺得他此言甚是,但這是跟「上海世博邏輯」是一模一樣的。當時新聞如是說,內地人在世博館外鼓譟,高呼為甚麼我是中國人卻不能入中國館,驟聽真的以為他有他的合理之處,然而,清醒一點,就知道問題在有否門票,怎會是因為他的身分就獲得入場許可呢?李逵的性格極能表現國人贊成的是非曲直,同樣,是錯的。

十五歲,香港亭亭玉立

香港,前世就咁叫香港。十五年前,投胎,被冠了姓,現在全名叫「香港.特別行政區」。香港沒有父母,但有一個爺爺,叫中共。香港的姓,就是爺爺給她的。香港今年十五歲了,作為一個少女,亭亭玉立,相當標緻。我想,是上世結下的善緣吧。香港的爺爺,身體不好,是個垂死老翁。回想當年,他迫香港和他同住,老翁把自己吃的毒物餵給香港吃,起初是一點點,後來劑量加大,香港竟然防不勝防,上癮了。香港以為自己一定要食爺爺餵的毒物。

在Google I/O的第二天,軟件更新成為了重點,現在,讓雜碎們為大家整理更新的內容。

我是賣國賊

話說身為「學民思潮」中(微小)的一份子,今日到了灣仔進行活動及街站的工作。然而在整個街站的過程中,我一共被六名市民罵了。事實上我沒生氣,有網友稱讚我EQ高,但其實不是。我絕對能理解為什麼他們有這樣的想法,我也能接受不同的意見。但我還是有話說,為什麼我是叛國為什麼我是賣國?我走上街頭反對國民教育,目的在於不讓洗腦教育出現。要是我不抗爭,我才是真正的叛國賊了。愛國假如只是死背中國的經濟航天有多強,假如只是拼命讚頌中央領導人,假如只是知道國旗區旗而不知六四不知維權,假如只知國民認同不知公民責任……我情願被標籤作「賣國賊」、「叛國賊」、「不愛國」了。

杜蘇芮讓我想起蘇芮

杜蘇芮這個颱風名,是由韓國提供,意思是老鷹。不知是否代表這位狼鷹?(抽水時間)臨近七一,也可以寫一些題外話,可以說說這個杜蘇芮,這個名字特別,甚至在出這個風名時,一些報字特意在苪字旁邊加上(),並寫上(音「銳」)。可見這個字並不多見,而且不多人知道怎樣讀。或者一些年輕人不知怎樣寫這個字,但是如果你是七十後左右前的朋友們,應該知道怎樣讀這個字,因為大家在八十年代時,都曾經聽過「蘇芮」這位台灣歌手。

大肚婆,so what?

〈大肚實驗〉的語調,極盡責難年輕人不讓座之能事,一如每個「老屎忽」都會喊「一蟹不如一蟹」,批鬥得字字鏗鏘,是見慣不怪的那些自以為立論堅實絕對沒有犯社會基本道德之錯所以必然有人來護航的思維模式作祟。我不知道活在世界每片土地上的年輕人是不是都這麼「跋前躓後,動輒得咎」,但生於香城的年輕人,總是可憐的。最怕那些「老屎忽」說,以前的社會不是這樣的,怎麼現在的人如此冷漠,真是心淡。社會之變,關鍵不就是在你那一輩人。

自從林以諾在佈道會將同性戀類比成吸毒或殺人,引發連番聲討潮,連本身屬基督教派的宗教人士也反對他的「恐同」言說。然而,他仍然死不悔改,昨日又在facebook發表反同志運動的「膠」文。每次林以諾發表恐同言說,都說自己是以理服人,講求理性,又說批評者都是人身攻擊、阻礙他的言論自由云云。今次我將反駁他的所謂理由。

Google I/O 2012 發佈會整理

在對手Apple和Microsoft 各自端出自己今年所泡製的菜式後,Google I/O已在6月27日開始了一連3日開始了自己的發佈會,到底今年Google為大家預備了什麼驚喜介紹給大家呢?

龍陽之癖隨想

大抵是今人總難理解五倫中的君君臣臣可以忠心到甚麼地步,所以屈原楚懷王、太子丹荊軻和劉備諸葛亮,關係極似「有路」。是的,我反而撇開了漢哀帝和董賢那一筆,沒關係,因為最令人惋惜的是,連同漢哀帝那斷袖之誼在內,四段關係都是「山鬼」有心而襄王無夢。曾經有一位得過文學獎的同性戀作家說過,他會confess他的性取向,因為他的成就與他的愛情密不可分(大約意思是這樣,忘記了說話者是誰)。愛國詩人屈原的騷體,情感纖密如少女,有何不可?若不用憂國憂民的角度去解讀《離騷》,巧合地,也可以蛻成一個赤裸裸的愛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