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教

正體字與簡體字,有正簡之辨,哪個是正統,涇渭分明。捍衛正體字,不是能否看得明的問題,更不是有否容人之量的問題;這不只是港人生活被人踩到上心口的問題,更是萬千年中華文化能否傳承的問題。正式向公眾展示的文書,就是公文公告,就具備教化功能。當有商人以市場機制為理由,在港人聚居的非遊客區商場,公然使用只有英文和簡體字的文書,這就是市場失衡;容讓市場失衡影響港人生活甚至敗壞文教,這就是政府公權失職。

最近有人發現Anges B的飲品店餐牌上流通百年的正體中文芳蹤杳然,只得英文和簡體中文,事情火速鬧上臉書,政黨磨掌擦掌打算出動的時候,Agnes b.的管理層看見D&G珠玉在前,手腳很快,立即發聲名道歉。溫雲超在Twitter說:「港人竟然心理脆弱到不能承受非刻意安排的简体字。」

擁抱大地

一年前,院長決定,除了一貫經常_街擁抱大地外,也一試到農地耕作的滋味。是以,去年3月,開始幫襯香港有機生活發展基金(SEED)租用約一百呎的小小農地,體驗耕種。不經不覺,一年過去了;本來,還怕自己三分鐘熱度會中途放棄,所以只敢租半年;結果,居然是欲罷不能,還於半年期完結後租埋隔壁的那一行,愈種愈多,愈種愈興奮。開始了耕作,生活也不經覺開始了不少轉變。

我家的同志社區

從那離家出走的隔壁大叔、大我十歲的家教大哥、巷子口的小酷T,到對同志友善的大學新鮮人妹妹,加上我,小小短短的巷子儼然就是個同志社區,跨越了世代,像是在寫個小小隱幽不察的野史貼附在這個以異性戀家庭為單位的正史下。但終究不是個「同志社區」,同志、性少數的生活經驗還是得透過不能明說、眼皮底下巧遇,彼此互相試探、確認,然後只能在心底默默結盟。但知道這些訊息還是讓人振奮不已,嘿,其實同志真的活生生的存在於生活四周,可能是國小老師,可能是從小就認識的鄰居大叔,也可能是街上賣麵的阿姨。

香港的量產學習?

今天看了一本書,叫作《不看後悔 學校霸權的真相》,內容講述現今香港出現的種種教育問題,我作為深受影響的一分子,閱後感受甚深。書內其中一篇文章的標題叫作《量產學習》,香港這種被扭曲的教育意義,的確值得我們深思。大概數年後,香港政府不需再以「求學,不是求分數。」作口號,取而代之的,是「求學?不!是求分數。」

貴校同學勇於參與討論社會公共政策,亦身體力行製作短片,本來非常值得鼓勵,我們更非常欣賞同學的心思和付出。但是,負責任的公民更應該關心的是短片當中的訊息有否錯誤。我們相信,除非該短片主人翁家住深圳的福田或龍華,而就讀毗鄰尖沙咀廣東道的麗澤中學,否則主人翁乘坐高鐵而達至「換回與親人相處的寶貴時光」的說法便非常牽強。我建議,校長 閣下應陪伴陳同學向菜園村村民道歉。我亦承諾可為 貴校提供更多公共交通的資訊。

讓我看著你安穩地睡 來用最平靜的心情 結束一天 昐望著 你要說的都已經說過 也見盡了每張可愛的臉

電影,與所有藝術作品一樣,是作者與觀眾的心靈交流。香港有接近一百萬人每天與外傭一起生活。這正與電影《寫出友共鳴》(The Help)的背景非常相似。但本片在香港卻只在淡季上畫八星期,累積票房只有十六萬美金。到底是港人民智未長,抑或是本片脫離現實,我不討論了。

我與此信的聯署人都希望,既然李氏父子在海外生財有道,就最好不要再回來了。未能相送,一路走好。 港九各界歡送李氏父子籌備委員會 發起聯署

CE你有Say!

CE你有Say! 遊戲,提倡議論自由,集思廣益,鼓勵港人參與社會政治民生活動。大家可以直接電郵候選人,或以候選人為主角設計漫畫對白。《輔仁媒體》協助宣傳。

筆者不是要為唐英年開脫,但既然種種跡象反映這些醜聞和傳聞都不過是源於中國人對婚姻的迂腐思維;但這些所謂不道德的事卻往往都發生於尋常百姓當中,那公眾因為這些私人事情而認定唐英年並不是一個可考慮的特首人選,又是否一種合適的思維邏輯。

反核從何說起?

面對環保議題,我會問「該當如何」這個問題。不用石油及其他化石燃料,該當如何?不用核能,該當如何?其實,那些問題都有答案,至少是理論上的答案。環保,是非常政治化的議題,因為只有公權力才可介入人的生活習慣,而人的生活習慣才是污染元凶。辦講座和搞放映會教育市民?觀眾口裡說得,身體卻很誠實。但無論如何,面對認識核電不深的讀者,我還是推薦大家參與本週日(3月11日)的集會。

識食.惜食

陳曉蕾的《剩食》,是近年難得令我想看完一遍又一遍的書。每一次看,都不禁會想 – 是的,我們每天浪費的食物,真的遠超我們能想像 ;現在,很多人外出吃飯都懂得適可而止,或者打包,避免浪費;但我們日常生活中,仍是不經不覺間也不斷地浪費食物。這兒一點,那兒一點,加起來,一點也不少。

為甚麼我們要苦苦的在這個虛空過往的世界尋找我們的騷眉呢?我們以為自己找到,其實只是我們自己的寂寞欺騙了我們。我們有多合襯,取決於我們想我們有多合襯。我們連自己的面目都看不清,更惶論看清人家的內心世界。我們要是苦苦尋找一個精神境界相近的愛人,就是勉強自己和這個世界,也是終極的自找苦吃。

「蝗潮製作」委託本報代傳,該製作團隊在Youtube發放一段舊曲新詞作品,「鼓勵」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參選特首。歌詞並無明言支持葉太,但說明部份則出現「孽瘤加油~!」四字,而「孽瘤」則是著名網上討論區「高登」的會員用來戲謔葉太的。

囚徒困境,一句總結,就是「齊做衰仔齊蝕底 ,唔做衰仔更蝕底」。政府的職能,本來就應該是為了社會上的大多數人而行政和立法,香港的樓價問題、工時極長問題,大陸的民工問題、工業污染、煤礦災難等等,無不是囚徒困境的結果,都需要政府帶頭介入,才有改善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