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書文歌影

匆匆數年過去,春去又秋來。當時應該是2010年,我入場看陳奕迅的Duo 演唱會,盧凱彤的身影再次映入我眼簾。當時,陳奕迅氣定神閑地坐在台中央,準備唱《囍帖街》。與此同時,一道柔和的紫光投射在女結他手身上。

學花姐話齋,做星就三個條件,靚仔、唱歌好、跳舞勁,之但係有啲「靚仔」又不甘心做花瓶,喂阿哥,做明星第一就梗係靠樣啦,初出道唔靠樣先,觀眾邊有興趣理你啲唱功舞技?側田講得啱,寜願參賽者做好一樣野,唔好雜耍。係囉, 玩掂一瓣先嘛,搞咁多做咩?夠高大靚仔,唱歌走音都入圍啦,your face your fate呀。

「你以為我是為了甚麼在朋友們的反對和嘲笑聲下還是堅持和你在一起?」如果是現在我可能會冷笑著回應「是愛?是責任還是甚麼?」,可是,「那由現在開始你不用再千夫所指了,你自由了,分手吧。」這是我當年最真誠的回答。後來他有嘗試過想挽回這段他聲稱很重視的愛情,可是呀,如果和我談戀愛讓你這麼委屈,那我怎麼忍心呢?而你又何苦呢?

香港人阿Q 精神

中國人長期受到政權壓迫,自己卻沒有反抗的決心與勇氣,最後只能靠劇中的女主角去對抗醜角從中獲取一點報復的快感——劇集傳到香港,大部份香港人也是生活中受到不同的壓力,然後透過同樣方法去釋放自己。可是他們不會像劇中女主角一樣為自己爭取,或者是靠自己的力量去改變現狀,只會一覺醒來繼續過著處處被榨壓卻默默承受視為理所當然的生活。

綾瀨遙在此劇可謂由頭帶到尾,她的演什麼都有一種可觀性,還有一種吸引力,是做什麼似什麼,當中她眼神能夠有演戲的能力,在憂愁、悲情的演繹能帶動到觀眾,但同時間她有很強喜劇感,使大家笑中有淚、淚也有歡笑。而討好的外型、以及出眾的身型,無疑會有更俱畫面的可觀性。

她原來是他的不可能任務

他拍這系列至今到了第六輯,以前總覺得他憑着一副不老俊臉,根本不愁女人,甚至可以無限量供應。只是,他沒有放手,表面上與太太切斷關係,其實他們沒有離婚,雖然電影資料介紹她為「前妻」,其實看到今集後,就知道她仍然是「太太」,根本沒有改變過,在湯的好拍擋眼中,湯只有這樣一個刻骨銘心的太太。

一向很喜歡石原さとみ,美女但同時是演技派,出場就有張力,上一季的《Unnatural》做死體解剖師,每集都看到淚光盈眶,加上米津玄師一首「Lemon」總是在適當的位置響起,2018 看到這麼一套日劇,我圓滿了。不過,現在放映中的《高嶺之花》就算石原演技再好,日劇同好朋友們一致表示看不下去,峯田和伸很醜,是表面問題

AT17堪稱是我的中學時代的美好回憶。盧凱彤以知性的旋律與天籟之聲的林二汶,十七歲之齡踏入樂壇,縱然走的不算是大眾化的路線,也留住了不少樂迷的心。說起AT17,也翻起了一些自己塵封的記憶。回想起她們初出道時,雖然盧凱彤沒有講過她是同性戀者,但不知怎地,身在女校讀書的我卻發覺蠻多她們的fans。我覺得同性戀這回事,是有一個直覺在的。

她終於一個人回家

有段日子一個人夜晚搭車返屋企,就會一邊聽盧凱彤嘅〈一個人回家〉,一邊側頭望住窗外嘅街景,眼淚就會不由自主咁流出黎。有時唔知我流淚係因為佢寫得到我嘅感受,定抑或係首歌令我感受到佢嘅感受。我只知佢嘅歌令好多人有共鳴,因為佢表達左內心破碎嘅人經常經歷但好難表達到嘅感受,令聽者喺嗰一刻感到被理解,心底嘅鬱結亦稍微舒解。但我諗佢喺作品寫到出黎嘅孤寂同痛苦,應該只係佢經歷過嘅其中好少部份,佢所經歷嘅係更深刻更真實嘅黑暗。

你不過一路安睡

二十幾歲的我,還以為可以和自己的偶像一起變老,繼續在你充滿啟發性的作品和演說裡,尋找力量,支持自己繼續恪守價值觀。看著你在Pillow Talk畫冊專輯裡的一張畫:手緊握著一顆長滿棘刺的樹心,那時我以為我能明白你的痛。

我喜愛盧凱彤的時候,已經是她在台灣的發展時期,所以在音樂作品上我更喜歡她的國語作品,因為沒有那種香港味,而是滿滿的清新文青味道我好喜歡啦,在廣東歌中我最喜歡《囂張》因為是一首非常有態度及個人風格的神曲,最愛的國語作品當然是《還不夠遠》這首作品我認為盧凱彤的吉他技術&編曲能力達致高峰的代表作,節奏及旋律非常動聽及洗腦

掀起,再放下

那時候,我還沒有在電台做regular的節目。你也肯出來跟我訪問,一個人,不帶妝,我答應了,也不拍照。那一天,你介紹了你的好朋友給我認識。我們點頭,沒有交談什麼。

在31/7的尾場,子華神的每句話仍然一針見血的指出當前社會的弊病,但不同以往的是句與句間的停頓,滿滿的充滿著無力感,迷失感。我們都不知道「跟住去邊度」了。社會充滿著仇恨,說一句喜歡某套電影,也可能被網上素未謀面的人咀咒下地獄。舊時的香港未必真的那樣好,但起碼仍有「面斥不雅」。

步姐&光姐兩位都是天才早熟型歌手,出道初期兩人都為日本樂壇帶來了前所未見的沖擊,但我個人認為步姐的出道經歷更勵志及感動,因為步姐是出身基層單親家庭為了幫補家計一早已經在娛樂圈出道打拼可惜只能做無名小角色,直到1997年終於遇上改變她一生的音樂伯樂松浦勝人之後才走上人生高峰,相反光姐就是一個傳統星二代音樂世家出生,初出道也只是試玩性質,加上光姐骨子裡就是美國女孩,所以某程度上步姐&光姐就是東洋文化&西洋文化的軟實力對決。

臨近完場,我在想子華會不會像張國榮那樣,有個特別封咪儀式,但最後他拭一把眼淚,將「私家杯」都送給觀眾,向三方觀眾鞠躬致謝,便徐徐回到後台。惟完場期間播出的背景音樂,剛好也是哥哥97演唱會,跟觀眾一起倒數時那首歌「Auld Lang Syne」;改編的版本「友誼萬歲」也正是由黃霑填詞,據資料載,還是黃第一首成功出版的歌詞。

他說,他做第一個棟篤笑的十三個原因,其中一個,是「因為失眠」。有幾人看完他的表演,會失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