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文歌影

窮家妹妹(樸素淡 飾)是修圖天才,在這網絡年代,理應找到薪金平平的文職工作,現實如何?年青力壯卻與父母一樣是無業流氓。是什麼令年輕人失業?導演未在劇情緊湊的電影中放置明確答案,反而給予觀眾思考空間。是愚蠢?不幸?抑或,社會一直沒有提供足夠的就業空缺予誤信主流觀念、把自己擠進模具的年輕人?

2019書展9句

很多人說買不到。其實我已盡力了。有時候,印量很難預計。而且根據書展的規則,我需要留書到星期日簽書會前賣。星期日10:00大家可以去100毛攤位拿籌,到時會有暗號遊戲。

最令我最大感覺的並不是視覺福利和緊張情節,反而是由陳浩民飾演的警探與吳岱融扮演的精神科醫生的那一幕,故事講述了陳浩民找吳岱融查間女角何佩瑜的精神病紀錄,當初吳嚴詞不透露半句,可是陳浩民卻利用了一些踩界的方法令吳岱融說出了何的病情。

16歲不談戀愛,不溝女,那要做甚麼?少男少女就應該享受愛與被愛、享受思考到底對方是不是喜歡我的錯摸,享受這種既苦且甜的puppy love。

以前煲劇是等劇集播完出影碟,才一口氣由第一集看到尾,不過劇透驚喜等早已通天,有時不小心提早看了會很掃興。Netflix改寫了煲劇的定義,一口氣把整季劇集放上串流平台,新劇也可以過煲劇癮。《怪奇物語》第三季美國國慶日上線,今個週未急不及待一口氣煲完,宅可是今年Netflix最讓觀眾期待的劇集。

這劇成功之處是利用日常事去明喻或者暗喻一個時代,而且更高技巧是當中的故事一樣是貼近生活。戲中外表的主題是講述香港現今的教育制度問題,但是真正所表達的主旨卻是香港現今的政治體制。要將兩者連貫起來而不會覺得「梗硬來」是不容易,但此劇可以做到,這也是香港電視劇近年少見出現。可能是因為近年香港電視劇題材局限性,甚至編劇也不敢作出大膽的嘗試,反而在ViuTV的環境下,卻可以造就出這種非傳統香港人口味的故事。

當Thanos被Avengers打敗,世界並無回復正常,宇宙有一半人口消失了五年,面對突然重新出現的人口,人類世界變得混亂,世界各地都需要重整,英雄也不會因Thanos倒下而沒有事幹。

我相信好多人睇完《上流寄生族》都久久未能平伏,因為結局看似有希望,但若果嗒真的話會感覺好悲涼。

如果大家有看《火鳳》赤壁之役,定會記起闞澤說過:「十一年前,剛好一個循環,一個久違了的東風。」換言之諸葛亮在荊多年,早已算到十一年一遇的大雨將會在荊州發生,所以成竹在胸,更拋下豪言:「就算沒有公瑾,我也一樣可以大破曹操。」而赤壁之戰正發生在208年,208年再過十一年,就是219年,即水淹七軍的年份,精準非常,歷史沒有提到赤壁之戰會有一場大雨,一切都只是發生在《火鳳》故事中。而為何是十一年一個循環?我沒有去求證作者,因為他每次的答案都是同一個,我是亂畫一通的……

    過去這兩個星期我們香港人經歷了近代香港史最俱震撼性的場面,一百萬人上街、無數市民街 […]

角色的演示

《櫻桃》對我來說也重要,經歷了入圍小說比賽和被其中一個很喜愛的出版社編輯說「還未曾丟掉我的稿件」的高低起伏,始終沒有得到無條件出版的機會。

部分劇情改編自獲得2015 年諾貝爾文學獎作品的回憶錄【切爾諾貝爾的悲鳴】。系列總共只有5 集,但絲毫不減劇情的沉重感。 演員方面則有大家熟悉的臉孔, Crown 影集裡英王喬治六世,伊莉莎白女王之父的演員Jared Harris 在劇中飾演科學家Valery Legasov, 與能源部長 Stellan Skarsgård 飾演的 Boris Shcherbina 奉命到場處理事件。當時氣數將盡的蘇聯,官僚一方面試圖掩蓋事實,另一方面卻仍有懷有良知的女科學家Ulana Khomyuk (Emily Watson 飾演) 誓要找出事情始末。值得留意的是, 劇中角色除了Ulana Khomyuk 之外, 歷史上真有其人, 透過影集,除了向那些在歷史中本不大為人知的小角色致敬之外, 也讓世人認清那些逃避責任、罔顧公眾利益試圖封鎖消息的人們之名。

自由談六四歌曲

六四三十,達明一派推出了《回憶有罪》,電音襯托黃耀明迷幻聲線,MV 中紅色燭光點亮黑夜,綠色坦克與黃色雨傘相繼出現,這位已被中國封殺的歌手,並非第一次獻聲叩問政治。談中國與香港之間的不協調,2005 年大碟【The Party】看似開派對慶祝樂團成軍二十年,弦外之音實則落在政黨、一個政黨、一黨獨大。

雖然日本現在仍然不是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不過自從去年的劇集《大叔的愛》爆紅之後,日本也多了以LGBT為主線的劇集,也可以看出日本人開始關注LGBT的議題,在眾多劇集之中,我比較喜歡本季、改編自小說《她喜歡的是gay,並不是我》的劇集《腐女無意間跟Gay告白》。

陳偉霆現在很紅,紅到他可以和香港完全切割。近年在大陸很紅的人,再怎樣也會偶爾在香港出現。佘詩曼因為《延禧攻略》爆紅,之後成了廠家寵兒,屢屢在香港大小活動出現。同公司的謝霆鋒,容祖兒等,雖然重心在大陸,但也會在香港開show,出歌。就算勢頭同樣強勁的Gem,也會上上大台的《流行音樂50年》。

校方極度關注校內BL文化,女校一般都有宗教背景,修女和牧師都非常害怕BL動漫改變女生的性取向,她們認為動畫與文字就能改變學生們的價值觀以至其他的取向,校方必須多花資源去改變這班支持同性戀的小朋友。尤其一些反同性戀組織經常把BL文化誇大失實,例如把「最H」的畫面(即性器官大特寫、口交、肛交、甚至性虐待等)send到各學校,要求聯署反B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