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文歌影

你拾起散落的零件,把它像MV的小機械人那樣架起成接收台,希望從宇宙中飄浮的雜訊中撈起有意思的訊號——宇宙的某人,或者還有?

他們的日常都是哽哽的。哽 : 像喉嚨有硬物,阻塞,氣結,語不成聲。成年人說這是病,吃藥便好。去年,他們開始流行啃Billie Eilish (BE)。她的音樂像抗抑鬱藥,遏止情緒波動,啃後的狀態叫甚麼呢?放空?不對,放空有一種爽。是愣神,腦後像掛了鉛,平衡了神經傳遞物的缺乏,將他們穩定於「不勃起,零衰痿」的情狀。BE掀起了一股集體愣神,抵抗了「哽哽日常」啃嚙他們的心。

你會選擇聽廣東歌嗎?

每逢頒獎典禮,自己必定駐足在電視機面前,收看整個頒獎典禮,希望某首歌或者某位歌手拎到獎項,證明自己有眼光,「聽啱歌手聽啱歌」!去到頒獎禮的戲肉部分,一定是競猜誰是最佳男、女歌手,仲有金曲金獎。競爭的激烈程度,應沒有老一輩所講的80年代咁激烈,但總會有三、四名心水歌手;三、四首歌曲被外界定為熱門之選。就在這個時候,老豆就會加插幾句「80年代的歌手堅好多架,百花齊放,唔似而家樂壇,唔知唱D咩」。

《幸福定格》數分鐘的影片一直在FB播放,夫妻穿着最輕鬆的居家服,聊起沉重的感受,更多時候是女方展開激烈控訴,「我根本就是討厭小孩」、「婚姻不好玩,我付出太大的成本」,然後哽咽哭泣,而男方冷冷靜靜的坐着。其中一個看起來比較「弟弟型」跟木納的男人問,「到底變成家人這件事是好還是不好?」

無論會有幾懷念,在初識這世間的大時,仍然希望可以冒險出去走走,好多前人都會指導路應該要點走,又或者會指出咩路先係正確。但預期去走別人走過既路,有時候更希望可以跟隨自己既想法一次,嘗試走自己所定下既方向去闖下,任性試一次—「看著天邊似在眼前 也甘願赴湯蹈火去走它一遍」。

從前我一見達叔,真的忍不住會低聲笑了,原因是他過往的電影人物演出,小人物絲絲入扣,演活了香港人,演活了市井親切笑臉,在喜劇方面更為港人帶來無數歡樂。達叔甫一出現,筆者自不然回想到其「攪笑」的演出及「抵死」的對白!好自然就會心微笑,十分親切。見到「淫賤地球」的達叔,心中「乸」住後繼而有嘔心的感覺!支國狗共籍口多多,常說什麼商業機構,沒有政治考量、狗共沒有背後操作云云!

我和濱崎真緒的奇緣

濱崎真緒在2012年出道,其實她的成績比較普通直到2016年才成功升上一線AV女優的地位,同時近年她都非常積極轉型去音樂DJ方面發展,不只局限在AV女優的身份上,現在很多日本AV女優都已經是多線發展出演AV只是事業跳板。

周星馳的「質」變

《喜劇之王》裏的周星馳,棱角分明,沒有演出機會,他可以在生活中靠戲劇揾食:傳授給黑社會、妓女。他不卑不亢,付出了努力,就收取合理回報,無論吳孟達多兇,就算用利鋸指著他,他也要搶回那屬於自己的三個飯盒。

今天Netflix 出品的《羅馬》獲獎,但諷刺的是該公司曾被一些影展和電影人排擠,如大導史提芬史匹堡認為Netflix的作品不能登堂,因為他們的作品不是真正為電影而設,只是給電視而設,而Netflix 曾經參展的作品,也只放映於幾間電影院上,不是真正入主流戲院,認為不是俱資格云云。

有哪個男生不想當鄭伊健?

一整晚上,我都想起,surreal(超現實)這個字。他是漫畫、電影、遊戲的代言。只有他在台上跟機械人互動,你才會覺得合理。只要他可以吻過舒淇、楊恭如、陳慧琳、阿sa,而大家都覺得合理。他的戀愛世界,橫跨幾個世代的女演員,只有他不動如山。今天有在牛津畢業回港的朋友跟我說:「以前會覺得浩南哥不夠盡力,好像不出全力投球。後來人長大了,我才發現,原來他才是最有型,最會活的一個。當娛樂圈的人都爭著要做這做那去表現自己,他早就找到最舒服的位置,安安樂樂的做自己,過自己的人生。這才是浩南哥的型。」

電影的真實點

垃圾成蟲進軍荷里活的火拼時速Rush Hour,那一個畫面是真正九十年代的香港呢?那是美國人眼中的香港,作為香港人最清楚不過!最好笑是其中一幕説成蟲與黒人主角誤闖骨場,場内女的容貎盡是泰國樣或菲律賓様的黄種人(直接D講全是賓妹和泰妺)

周星馳不是用大明星也可以令一班演員大家恰如其分地演好整套戲,這不就是導演的力量嗎?

第一集中,男主的死黨Eric就這樣明說:「在高中的暑假,大家都去了上床」-在外國的高中大概有個前設,就是大家都「矢志」要在高中前獻出自己的「第一次」,若果不在高中前成功「獻身」,就會被人排擠甚至成為「老處女」(劇中的Lily就是因為此原因一天到晚找人上床)。

近年大陸電影基本上已經打穩了陣腳,看今年中國票房可以看到了一個多元的中國電影市場,但香港製作人沒有份在內。今年賀歲片頭三位全都是中國自家製作電影,甚至是很本土,首位是科幻製作《流浪地球》,其次是《瘋狂的外星人》和《飛馳人生》。《流浪地球》雖然在不少對白上強調中國如何威風,民粹上身,但是從製作和大橋上算是很創意,甚至會基於一些實質的理據上去創作,疑幻疑真的科幻故事才是吸引,至少會認真的找套著名小說來拍,原作和監製是劉欣慈,「三體」作者。

由〈功夫〉之後的電影,我都沒有看過了,甚或乎在「道地星期日影院」中,也較少見到〈功夫〉之後的星爺電影。那個周星馳,不再是〈逃學威龍〉中的搗蛋王,他嘗試探討不同的議題、嘗試轉型—而由〈長江7號〉開始,周星馳的工作重心更明顯的北望神州。香港觀眾開始要接受內地演員在星爺的電影中出現,粵語又配普通話配音的合拍電影、也真讓大家都聽得渾身不舒服。

話說,IZ*ONE喺日本出道了

按照一貫日本嘅搵錢(搶錢)方法,single有分「Type-A」、「Type-B」,同埋「WIZ*ONE Ver.」,每隻碟最大嘅唔同就係會收錄唔同小分隊嘅唔同歌。簡單而言,你要買哂三隻碟先可以聽齊哂5首歌。所以,我建議大家都係串流喇,相信各大平台已經有齊,我自己喺kkbox已經loop咗幾日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