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文歌影

舉個例,故事中設有九柱角色,屬於鬼殺隊中能力最高強的領導。然而,在柱級以下鬼殺隊其實還有十天干的分級(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不過我問你丙級或甲級的鬼殺隊員有誰,你能數得出嗎?到頭來全故事就只有「柱」和「不是柱」。在這方面,一拳超人都做得比鬼滅好

Deja vu

Deja vu 是法文,是由一位法國的神經精神科專家Émile Boirac第一次提出這種現象的研究,因此用法文稱呼這種現象為deja vu。 大部份的人,偶而或時有一種奇異的經歷或感覺,對自己周圍的景象或是氛圍有熟悉感,好像曾經歷過。 在法文déjà vu,意思是曾經看過(already seen),漢文譯為既視感。

到底以前社會是不是完全沒有BL劇?

沉船博士

當gulf 被問及若mew 哥求婚,又會怎樣?gulf 就說:「先問我媽媽。」最近,媽媽play 已延伸到mew 的媽媽身上。當fans 見到mew 的媽媽,都會問她「新抱在那兒?」而mew 的媽媽也會很「交戲」的看著gulf回應,這些素材,都足以粉絲覺得,這兩人真的用心在經營他們的戲外營業。

追星令人生更精彩

「那輛車是我們拜託泰國的fan club 幫忙的。不貴的,一餐就是一天,然後大概1000左右,已經夠幾十人吃了。清萊比曼谷要便宜。當地有很多這種food truck生意。我們都是請泰站的朋友幫忙,所以我們都不知道如何找的。」earthmixx 的後援會的香港代表,在ig 跟我說。

人生這個虎度門

1996年,有一套香港電影,叫《虎度門》。杜國威編劇,蕭芳芳做女主角,之後還有袁詠儀和陳曉東。陳曉東還要做蕭芳芳的兒子(但不敢也不會承認的私生子)。現在,2020年談蕭芳芳,又可以被人家說我「寫藍明星」了。

這種「為愛發電」的追星方法,都是一種生活形態。身為(正職?)一個研究偶像文化及迷文化的「流行文化」人類學者,我倒也不會錯過這些事情。

這部日劇主要講述一班默默為病人們進行藥劑調配的藥劑師的故事,當然醫院的藥劑師每日忙於處理藥物,而主角葵綠卻認為藥物與病人今後的生活是息息相關,不惜被人批評都願意繼續額外多花時間了解每位病人。

一切

長假期看了兩套電影,晚上在Netflix上看《我想結束這一切》(I’m Thinking of Ending Things)。這電影是具爭議的,老實說,一點也不適合像我這種平凡而膚淺的人看。不過,那是改篇年輕小說家作品的電影,對於我這個有點妄想自己的小說改篇成電影的幻想家,或者這是其中一個我會看這電影的理由。

《致莎瑪︰敘利亞家書》這套紀錄片的結局,大既在進入戲院前早早知道。然而,再次從銀幕望到那些片段,總會覺得揪心。又因為這種真實又窒息的感覺,實在難以寫出甚麼影評。

電影利用了「朝鮮半島無核化」來作為導火線,美國和兩韓的元首齊集元山展開和談之際,因為北韓發生的政變而將三國首領挾持,過程中花了不少篇幅來提及三國和中日俄之間的瓜葛,電影的前半段很有政治劇的色彩,利用了不少真實的史實來作為背景,加上近年東北亞發生的事件,配以電影的想像情節,很容易令觀眾投入電影的世界之中。

第三十一屆台灣金曲獎,於今年七月十五日公布入圍名單,概括了過去一整年的好音樂。雖然因為疫情的關係,比以往六月頒獎延遲了幾個月,也罕見地不在入圍名單公布的一個月後立即頒獎,但最後依然決定在十月三日,改在台灣流行音樂中心舉行。

或許也可以在入場前稍為腦補一下美國內戰(即1861-1865年美國南北戰爭)的歷史。“Antebellum”字面意思是「戰前」,但歷史學上更多用來描述當時美國內戰前的時期,特別是南部:棉花經濟區和農地發展蓬勃,卻存在奴隸制,黑奴被嚴重剝削的狀態;在美國史上具有深刻沉重的意義。

解鎖記

在泰國演藝圈工作的朋友說,聽說泰國演員之間,都會看不起「拍BL走紅的演員」,會覺得他們沒有演技,用旁門左道上位。只是,在這個時代,如果他們仍看不穿《sex and the city》中,samantha 說的現世代走紅秘笈:「首先是gay,然後是 high school girls,最後是mass」,是不會紅的。

片中找了擁有姣好面容和曼妙身材的寫真女星飾演虐待兒童的母親。

養老的背後目的到底是甚麼。

《花木蘭》在亞洲上映,反而係其他地方如加拿大、澳洲、美國就以網上串串流技術Disney+上播放。而台灣、馬來西亞、泰國等地上映,都成為當地票房冠軍,可見這個亞洲題材的電影,仍然有其市場,即使有不少團體說抵制,但消費者仍然身體卻很誠實走入戲院,口裡所說的反抗,都只是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