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文歌影

懂事

昨天,健身教練問,你喜歡的人,需要什麼特質?brain、body、money?

溫氏欺壓百家之時、血洗江氏之時,乃至射日之征兵臨城下之時,他們都是身穿岐山溫氏的烈日袍,頂著「溫」這個姓氏。若說祖宗之姓不可改,可是溫氏手中的王牌化丹手溫逐流原姓趙,也是為報答溫氏宗主知遇之恩才改姓溫。所謂家族就是一個整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並無可以獨善其身的位置。

Toy Story 4 教懂我的事

最可憐、最炮灰的非傀儡莫屬

作者談到聯合王國、移民、解放奴隸、貿易、維多利亞女王、運動娛樂、女人(特別是讀飽書然後獨自出去旅遊的女士)、衰落和帝國解體之後留給世界的「遺產」。很多見微之著的事,很直白的論述,很有趣的反思。是鋼鐵與蒸氣、戰爭與經濟以外,人文的多角度,非常有意義的多種角度。解釋了很多來龍去脈,為今日英國人寫了部論述簡明的「我是誰」、「我從哪裡來」這二個大哉問的巨著。

對或錯那個真理部

成名,當然要趁早。當你越有名,就越沒有自由,也許倒是某程度上的事實。

何以我們需要「勸退師」?

能戰方能和。如果你和一些人在爭一些東西的時候,如果你不夠強,你只會很快變成那個被消滅的人。這就是我之前常說的「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我會不會使用這種方法呢?我會的。因為,在網路很多人自恃自己「很有權力」,就會走來質問你這這那那的。而對我而言,最方便的處理方法,就是「威權」的管理。這是很實在的。只要你block 了一些你覺得不適合在我那邊發言的人,效果是簡單而且方便的。你肯用「調解」的方式去解決問題,即是你知道,你想跟那個人,還有關係。

剛過去嘅星期五晚,參加咗一個電影放映活動,睇咗套電影《逆向誘拐》。的確係好睇,如果你當係推理懸疑片咁睇呢就一定唔好睇,根本佢個設定係一早俾你估到兇手嘅,所以要以劇情電影去睇,了解兩代人嘅個性,了解當中諷刺嘅社會問題,了解兇手動機,最終目的係乜。

反斗奇兵告訴我的事

反斗奇兵這套動畫,表面上是合家歡的電影,但不知怎地最近看的兩集,都竟然有點鼻酸。剛看完第4集,那種揪心的感覺更強烈,不知不覺會代入胡迪的內心世界,他就像個歷盡滄桑的中年漢那樣,見證了浮華盛世,受寵萬分,也來到被新主人冷落的田地,但他的決擇,卻讓此刻許多個香港人感受至深,原來看動畫,也會投入許多政治想像。

「沒法能忘記這天千鈞一髮是你微細身軀,豁得出去/用愛緊抱自由,願覺醒再無內鬥/願你終於清醒,有沒有」,方皓玟不慍不火的唱腔,《願》溫暖鼓舞著香港人,幾乎天天上街暴露在恐懼中的人們,直接面對政權殘酷,且況在無止境拖延下,抗爭很消耗眾人凝聚的氣勢。然而,勇敢的香港人,無論哪一個族群都不再分裂,香港的下一代年輕人上街了,媽媽們願意為孩子爭取良好的成長環境,銀髮族儘管行動沒那麼靈敏也站出來了。這些構成香港最美麗風景的人們,都在此刻收起自私,共同謀求香港權益。

在陰曹地府為閻王爺開工的勾魂使者,一般都是大家認識的黑白無常、牛頭馬面等,他們都是地府公務員,即陰差、鬼差,都是「走無常」的。不過有時死人特多的旺季或黑白無常都OT到「 謝皮」,就要outsource某些工序、或臨時招聘短期合約活人做事,這樣搵食的人或叫「活陰差」、「走陰人」、「夜牌頭」。這和現代一般所指的「陰陽師」不同,「活陰差」的身份更賤更低下。

窮家妹妹(樸素淡 飾)是修圖天才,在這網絡年代,理應找到薪金平平的文職工作,現實如何?年青力壯卻與父母一樣是無業流氓。是什麼令年輕人失業?導演未在劇情緊湊的電影中放置明確答案,反而給予觀眾思考空間。是愚蠢?不幸?抑或,社會一直沒有提供足夠的就業空缺予誤信主流觀念、把自己擠進模具的年輕人?

2019書展9句

很多人說買不到。其實我已盡力了。有時候,印量很難預計。而且根據書展的規則,我需要留書到星期日簽書會前賣。星期日10:00大家可以去100毛攤位拿籌,到時會有暗號遊戲。

最令我最大感覺的並不是視覺福利和緊張情節,反而是由陳浩民飾演的警探與吳岱融扮演的精神科醫生的那一幕,故事講述了陳浩民找吳岱融查間女角何佩瑜的精神病紀錄,當初吳嚴詞不透露半句,可是陳浩民卻利用了一些踩界的方法令吳岱融說出了何的病情。

16歲不談戀愛,不溝女,那要做甚麼?少男少女就應該享受愛與被愛、享受思考到底對方是不是喜歡我的錯摸,享受這種既苦且甜的puppy love。

以前煲劇是等劇集播完出影碟,才一口氣由第一集看到尾,不過劇透驚喜等早已通天,有時不小心提早看了會很掃興。Netflix改寫了煲劇的定義,一口氣把整季劇集放上串流平台,新劇也可以過煲劇癮。《怪奇物語》第三季美國國慶日上線,今個週未急不及待一口氣煲完,宅可是今年Netflix最讓觀眾期待的劇集。

這劇成功之處是利用日常事去明喻或者暗喻一個時代,而且更高技巧是當中的故事一樣是貼近生活。戲中外表的主題是講述香港現今的教育制度問題,但是真正所表達的主旨卻是香港現今的政治體制。要將兩者連貫起來而不會覺得「梗硬來」是不容易,但此劇可以做到,這也是香港電視劇近年少見出現。可能是因為近年香港電視劇題材局限性,甚至編劇也不敢作出大膽的嘗試,反而在ViuTV的環境下,卻可以造就出這種非傳統香港人口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