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文歌影

No time to die 生死有時

期望太大,看完後難免有點失望。電影不是差,都是007系列的格局,陰謀背叛復仇再加上連場汽車追逐打鬥槍戰爆破這些場面,驚喜欠奉。這次主線以在Spectre 已出現的邦女郎Madeleine 作為James Bond 的女人,兩人的感情戲本來是很重要的,但遺憾是兩人沒有給人一種生死相許蕩氣迴腸的感覺。

我們的趙學而2021

趙學而的演唱會,2016年叫「我」。2018年,叫Right on Time。2021年叫「我們的」。大概20年前,看《色慾都市》的時候,他們的劇本有討論過這個問題:究竟什麼時候,兩個人的關係,會由me 變成 we?

我看到吳君如的時候,我一直想起的是幾個畫面:姜濤與她的對比照,《色慾都市》,還有麥太。

媽媽的神奇小子

令我最驚喜的是飾演蘇樺偉由孩童至青年到成年的三位演員,他們的演出才是最讓人感動喝彩!!香港年輕演員欠的只是發揮的機會。好多謝電影公司還肯投資金錢,給機會年輕演員在大銀幕表演自己。

我很喜歡馮寶寶。陶傑亦在面書寫過:端午節看林家棟監製、高子彬導演的「殺出個黃昏」。主角分「廢老組」謝賢、馮寶寶、林雪;「廢青組」鍾雪瑩、顧定軒。看片名,想不到是如此世代交擊、創意獨特、驚喜無限、色彩豐麗的香港土產電影。看後我打電話給謝賢:「四哥,估唔到你做咗香港版奇連伊士活。」謝賢大樂。而馮寶寶當然就榮昇了香港梅麗史翠普。

迴避型風格的人,因為害怕麻煩與衝突,比較喜歡自己一個人去完成任務,所以很難使他們主動去指導他人; 因此Louis的上司KK 雖然知道他是top sales, 寧願讓經常都追不到業績的男主阿田去帶新人,也不委託他。

To be fair,and so it is……

以下含有《手捲煙》、《大叔的愛》及《大mk日》的劇透。若然你曾經說過xx死全家(aka 劇透),請跳過。另,這篇文章是健吾寫的。如果你見到這兩個字都要不了,也可以跳過。沒有人迫你看我的東西的。

看見方皓玟貼出新歌《你好嗎》和林夕合作的預告,旋即浮現了「啊!這首歌肯定緊扣香港時事」的念頭,兩位都是非常關心香港議題的創作者。

面對中年同性已婚上司瘋狂追求,渣渣田採取「拖」字訣,冇直接拒絕之餘更加多次選擇逃避問題。

黃德斌、MIRROR 成員呂爵安(​Edan)和盧瀚霆(Anson Lo)這個「雄」風澟澟的組合,突然人氣急升,登上搜尋榜第一位

正面適度的追星行動,是能夠讓這位明星成為自己的生活動力、去成為一個更努力、更有正能量,在殘酷不已的世界上存活下去的人。每天起床,你多了一個起床的原因,你會為追星而興奮開心,而不是只是生活生存瘋狂追趕。

Mirror成功入屋,引起不少迴響,近日甚至facebook出現了「我老婆嫁左比Mirror導致婚姻破裂關注組」這個曲線粉絲團便是一例。

大過咗之後,就算TVB劇情幾爛都好,唔開心嘅時候打開電視嚟睇,見到熟悉嘅劇情同橋段,真係好似番番細個咁,心情即刻好番。

如果要談論時裝片,我們必會想到2006《穿Prada的惡魔 The Devil Wears Prada》。如果我將它形容成努力奮鬥和選擇的追夢故事,那《Cruella》絕對不是那種正面的故事,它直接告訴你這一切就是為了『復仇』。

故事中前段以普通機械人戰鬥包裝,而中後段則以「人類補完計劃」及「劇本」為主軸。貫穿全劇,最好的標題是「中二真嗣成長日記」。由於我是電視版原教旨主義者,下文我只會使用電視版有提供的資源作分析。

她和他的戀愛花期

我最想談的,是「社蓄是如何育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