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文歌影

阿冰與阿兵

好想比娘娘知道,阿兵《突然好想你》,不過預咗,娘娘又係已讀不回。過多兩日,娘娘終於有反應:乜你都鐘意五月天?

【MCU】為Star-Lord 辯白

之前講到巴之閉天上有地下無,又「逆轉無限」又盛,人人以為靠佢翻盤的Captain Marvel,一句「我唔得閒」就九成時間無出過場都算,點知原來全部都係吹水,唔止揪唔贏Thanos,更是反勝為敗的關鍵!一開頭仲串柒柒咁豪言「如果我早到,Thanos晨早收檔啦」,喂,將Thanos斬首果個是Thor

話說發售當日,開售前五分鐘衝入公司厠所(開工唔俾用電話呀),入定個網一夠鐘就就狂㩒個電話,㩒咗五分鐘先入到,但777元嘅VIP位無晒囉……最前都只係480元崇拜企位,唯有早啲入場可以企前啲,但佢啲泥民癲㗎,show前兩小時已經有人排。我從來未睇過一個咁癲嘅演唱會,Lady Gaga都係Mama,但都唔夠哩位妖姬女皇嚟,同邪教一樣控制晒班信徒,真係當個SHOW係邪教咁玩。

以上圖為例,最大的長方形是整個鏡頭畫面本身,中長放形是辦公室的空間,小長方形是右邊牆身。長方形的構圖表示著Neo所謂的正常生活是充滿著限制和規範,正如被困於盒子之中。整套電影就是如何突破長方形盒子,衝破限制。

如何回到當時?

我最喜歡的那些畫面,並不是最後千軍萬馬對決的十多分鐘,而是Iron Man的可愛女兒,以及他回到過去與老爸的對話。也許有女兒的人也對銀幕的父女有着極深的情感連繫,Iron Man算是老來得女,隱居在湖邊,原本已不問世事,就一家人簡簡單單在沒有了一半生物的地球生活下去。

小說《少年》主線講述一群小六學生,聊到即將舉行的煙花大會時,拋出這樣一道問題。三五知己認真討論,各執一詞,遂相約於煙花大會當晚到鎮上偏遠的燈塔,從側面的角度看煙花,找出答案。說到底,問題是由作者岩井俊二想出來的。當年徘徊在大學與社會之間的岩井,想出如此「小學雞」的問題,引伸成訴說小六生情懷的故事,是不是在半個學生半個大人的狀態下,作品因而寫得特別出色?不管現在有多大了,故事總會讓我們沉浸在小六的模糊時光……

《廿》面世二十年,歷久彌新。在面對人工智能 (Artificial Intelligence)、量子電腦 (Quantum Computer)、虛擬現實 (Virtual Reality)、機械自動化 (Mechanical Automation) 之類的科技發展之始,電影《廿》似乎要重新搬出來討論。《廿》在未來背景之下,會為現代文明帶來什麼啟示?

童年同渡出書啦!

每一個小孩最初來到這個世界,父母就是他們的全部,因為他們沒有自理能力,父母需要無時無刻去照顧他們,這份工作沒有薪酬、沒有假期、更不一定有回報,所以正確來說不可以當是一份工作,而是一份「責任」。因此,如果一對夫婦未有心理準備去一生一世照顧小孩子,建議還是不要生了,因為新聞見到太多虐兒悲劇。

數寄屋橋次郎

這音樂說明了很多以前會想做的事情,當愛情真的不似預期時,無法互梳白頭。即使有幸在每月二千多次的預約中成功預約到數寄屋橋次郎吃壽司,似乎也不代表能夠挽回那段愛情,只能證明是有緣而已,感受不到壽司的真味,離開之時,也貌合神離。

今季仍舊是一整番講一個故事,聯邦發現七個來自紅天使的神秘訊號,與此有關的Spock又發瘋殺人越獄,於是派出發現號去追查。上半部每集追蹤一個訊號,去新的星球發生不同事件,很有舊星空奇遇的味道。其中一集更向初代中Pike出場那集致敬,回到了他在初代時去過的幻覺星。

中佬梁昌榮因一次意外半身癱瘓,要在輪椅上度過餘生,日常生活要靠外傭照顧,電影沒著墨「回帶」昌榮工傷後妻離子散的慘況,但透過單人公屋,閒時僅昔日地盤工友探訪,已能略知一二。身體被囚於輪椅,在狹小單位中走動,昌榮性情變得乖戾,偏偏香港地中產小康家庭通通愛請外傭,自由市場下,可以想像照顧昌榮的外傭是走了一個又一個,這個夏天,他又來到巴士站接新外傭Evelyn。

一步一生

許志安的一些歌會以情場失敗者,或者是一個不被看好的角色作主旨,在唱歌上都特別投入感情,仿似是正在唱出自己的人生。《一步一生》的歌詞裡,就如預測了許多年後的一天,他成為頭版一樣,「還有沒有人 令我驚險又興奮 願我能 提示我這一雙腳 別震」相信這個人,上帝也知道;而他的雙腳,應該顫抖得很。

《粵劇特朗普》得到我分數

自從有一日心血來潮打電話去新光戲院,我每一日都好興奮好期待。是的 ,我對cult的東西情有獨鍾,所以我不介意落力幫手吹《粵劇特朗普》,甚至我facebook search #得不到分數 都多是我的帖文,玩到連hastag都幫手推埋,因為件事真係好膠好cult。朋友都問我有無收李居明錢,無,真的無,但我覺得李居明大師至少要請我食飯。

個聲稱收埋咗10年嘅故仔,加埋投資方畀咗咁嘅陣容,投入咗咁嘅資金,《無雙》必須係一部大賺嘅商業片。結果,香港票房過4,000萬,大陸票房近15億人民幣,成為最收得嘅香港電影,亦令大陸人重新燃起對港片嘅興趣,認為熟悉嘅港片終於回朝。或者,呢個可能先係大家覺得最吊詭嘅地方。

隊長與貓

正當眾人瘋搶《復仇者聯盟4》的首場門票之際,我才驚覺原來看了Marvel隊長一段日子,卻仍未為她寫一點文字。沒有如坊間所指的杜麗莎,也沒有那份不堪入目的觀感。反而喜歡那份九十年代的況味,而且喜歡貓的人,也一定會喜歡這電影。

呢啲golden oldies,唔知司機大哥喺邊度識番黎,呢種playlist,只有我老豆試hifi時用的歌單可媲美。諗到呢度,真的不得不慨嘆,香港人聽英文歌的風氣真係再不復見了。上一輩聽著哼著,英文就是這樣學來的了。俱往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