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文歌影

讀《基督教護教學》

范泰爾在《基督教護教學》簡介了這一種嚴謹的思辯。「護教」一詞,甚有戰鬥的意味,為自己的信仰辯護,講清楚信仰的是甚麼。作者稱基督教的護教學處理「基督教有神論」,在哲學層面討論「基督及其工作」、「人」、「罪」、「上帝」等觀念,並研究各種神學、哲學思想,知己之彼,不自說自話,但要以聖經真理的論述參與辯論。

《Brake》// 「箱」業片

最近看了另一部「箱」業片《Brake》,不知有沒有機會在香港上映,明顯是受了《活埋》的啟發,這次故事發生在車尾箱內,故事開始時,主角Jeremy(Stephen Dorff飾演)是美國特工,昏迷過後,醒來時發現躺在車尾箱內的一個玻璃纖維箱子中,車子有時會開動,時而停止,他被恐怖份子綁架,逼他說出一個秘密,電影和《活埋》很相似,但它有更戲劇性的轉折,不宜「穿橋」。

俗語有云「一代名三代痴」,張學友這位歌手,不同的年齡層都有強大的觀眾,這次演唱會,當中觀眾層面都很廣,老中青三代都,當然主要仍然是以三十歲左右人士為主,因為張學友就是他們的那些年。香港華人的歌手和其他華人有點不同,就是演唱的語言是多樣化,當中會是演唱英語、廣東話和普通話。這種獨特的多樣性演唱,相信連其他世界地區也不多,或者印度、加拿大歌可能會有這種情形。這都是因為歷史環境所引領著。正因為這樣,香港歌手是有其優勢和獨特性,也是保存文化的一種使命,因為即使是流行歌也是需要文化傳承,不能忽視。

《80分鐘死亡直播之變種屍新娘》([REC]³ Génesis)令我很意外,並不是它有什麼出人意表的攪作,而是它衝著[REC]系列的名稱而來,卻放棄了以POV主觀鏡頭,扮作一鏡直落的仿紀實式拍攝手法。豈料在這一集,當新郎阻止攝影師繼續拍賓客紛紛變成喪屍,拍他的器材摔破,電影的主觀角度消失了,變成了全知的角度去交代故事發展—導演這個決定,立時令電影失去特色,變成芸芸眾多數不清記不起名字的喪屍電影的其中一部—除非後面有力挽狂瀾的絕世好橋,但抱歉這一部,沒有。

當今柏拉圖式戀愛

法國哲學家巴迪奧(Alain Badiou),09年以愛情為題,出版了一本名為《In Praise of Love》(愛的頌讚)的對話錄。今年年初終有英譯本推出。這本小書的內容,輯自巴迪奧在08年的阿維儂節(Avignon Festival)的研討會,巴迪奧跟另一位哲學家Nicolas Truong的對話。一問一答,用相當哲學的手法,如大學課堂討論邏輯般加一點文化和歷史知識,思考愛情。

《決戰草原》,丟人現眼

今屆歐洲國家盃由波蘭、烏克蘭兩國合辦,香港區官方主題曲由李克勤主唱,名叫《決戰草原》,本來創作人想將歌曲當作送禮般獻給大賽,誰知在忽視波蘭近代歷史演變之下,創作人不慎送上大炸彈。香港號稱「國際都會」,但港人的國際視野貧乏得較人吃驚。港人不是不了解國際大事,他們知道「九一一」,知道歐債危機,也知道日本核災,但他們關心的,是事件發生後「聽日個市會唔會跌」,頂多也關心自己能否繼續吃日本刺身。

《追凶》: 請將音量收細

彭發的技窮,在《追凶》表露無遺:粗疏的劇本,拙劣的場面調度及對白,只靠聲浪過大的音效,製造驚嚇效果懲罰觀眾。首次飾演反派角色的王寶強,初登場時還有一點震撼,但兩三場戲過後,很快便無以為繼,以「小丑」形象犯案絕對是敗筆 — 《蝙蝠俠》的積尼高遜及希夫烈達珠玉在前,彭發依樣畫葫蘆只會自暴其短,王寶強的「小丑童話殺手」性格空洞,導演在他出場時還運用上煞有介事的拍攝手法,只會越拍越糟糕。

[放映日期時間:2012年6月1日及2日 (星期五至六)晚上7:30]當我們抬頭望上, 藍天白雲,無遠弗屆,是開闊、是共有、是深思、是視野;當我們低頭下望,彈丸之地 ,界限分明,呎吋之間是地皮,不是土地,意義就變得完全相反,是窄隘、是私家、是掙扎、是無力感。人之與天和人之與地的關係怎麼差異甚殊?不同層次和方式對自由的實踐在這三個地方穿梭往來,我們在經驗它,我們在生活它…… 在香港。

《浮城》// 浮電影

從40年代的英殖時代的香港到回歸祖國,以郭富城飾演的蛋家人「番仔」布華泉檢視一個「中國人」的身份。要處理這題材,難度十分高,我很佩服嚴浩的誠意及勇氣,但《浮城》予人的感覺很「浮」,是一部「浮電影」,吃力不討好。在今天要拍五,六十年代的香港實在很困難,舊的香港已被急速的城市發展瓦解,景觀蕩然無存,如果不在片廠搭景便很難重現當年的面貌。《浮城》除了部分用電腦特技繪製的鏡頭,選取僅有的街景,如西環深水埗,也要用鏡頭遷就,很多只能拍攝較為特寫的鏡頭,整部電影很多close up,香港的城市感覺反而很虛浮。

《經濟學人》找來雜誌的高級編輯Matthew Bishop 和經濟學家Michael Green,寫一本電子書《In Gold We Trust》,以一貫英式的大眾學術方法,化繁為簡,令不同知識背景的讀者,都可從中得一點知識之餘,又有一點對黃金走勢的啟示。每逢經濟動盪,市場出現恐慌,黃金自然成為金融界的「平安符」。買些黃金,放進保險箱,如沉船時攬得一個水泡,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短暫安全感。金價從2008年9月10月海嘯前接近$700低位,升至2011年9月時$1920高位。黃金在亂世中,的確是投資者保本錦囊。最近金價跌穿$1,600重要支持位,有人看淡金價。

今年環球唱片公司更受中共所托,譜曲贈慶。回憶十五年來的屈辱,再聽此歌,真是尤如在傷口上灑鹽。老翻大國和宇宙巨band Mr.,可謂姣婆遇上脂粉客。後者受命「創作」了這首《難忘時刻》,還找來最識時務的譚詠麟、張敬軒、李克勤之流合唱。這歌的詞也是難得的赤裸裸。叫你「Believe In Our Dreams」,那肯定是中國共產黨千秋萬載的大國綺夢。然而十五年來,糊塗帳已經夠多。不過十五年,我們的新聞自由度急趺、首長貪污、市民去示威會被警察噴胡椒噴霧、在網上惡搞可能會被控告侵犯版權‥‥‥諸如此類,不能盡錄。大國崛起,我們受罪。還要我們再Believe in your fu_king dreams?

〔劇透慎入〕《屍營旅舍》(The Cabin in the Woods)是近來一部看得賞心悅目的電影,它除了顛覆了慣見的驚慄片類型,如果仔細地看,會發現當中還有很多關於神秘學及陰謀論的東西,不乏值得談論的地方。那場監控「遊戲」是要令「參與者」主動選擇引發哪類型的惡鬼來被屠殺,機構的員工還以此作為賭博。而機構操控這場遊戲的目的,原來那是一項祭祀儀式,機構要向隱藏的神靈獻上活人。

結婚與搵食

吃飯的時候,就看見《耀舞長安》有一段應該只有我才覺得很有玩味的橋段:胡囧囧想進舞坊,然而天資太差,失敗收場。囧囧母親得知此事,自然訓話一番。囧媽說囧囧不應為了完成她的心願而去跳舞,而是應該為了自己而跳舞。如果囧囧能進舞坊,她的命運就不一樣了。雖然囧媽沒有說下去,但是隔著電視,我都能嗅到一股濃烈現代港女氣。囧囧要是能進舞坊,就算勾搭不到皇子親王,也至少嫁個長安富公子。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囧囧嫁個有錢人,囧媽也就從此安樂了。

印尼電影向來很少有機會在香港公映,對於印尼電影,我們其實認識不多,反而泰國的動作電影,隨著Tony Jaa的《拳霸》打響名堂後,不時有機會看到。《突擊死亡塔》能衝出印尼,面向國際影壇,也是以動作片類型為號召。本片只有一個很單純的概念:打。它的搏擊場面有點像中國功夫,一招一式都看得清楚,但這種印尼Silat格鬥術,展示獨特的東亞暴力美學 。

1963年,一群Marvel Comics 期下的超級英雄首次以團隊形式行動,是為The Avengers。The Avengers 的首發固然是氣象萬千,引為一時佳話。然而這個團隊出現的真正原因,卻沒有半點英雄氣蓋,而是赤裸裸的商業考慮。1960年,Marvel Comics 的對頭DC Comics 將旗下的角色聯成一線,成為所謂的「正義聯盟」,繼而大收旺場,Marvel有見及此才緊隨其後,糾集眾將迎擊敵人。

自從零七年那張充滿歌德氣質的《Eat Me Drink Me》以後,Marilyn Manson已一頭栽進個人發展的路上。樂隊的合作總是很難長期維持的。(Radiohead之類肯定是個別例子)近年的Marilyn Manson甚至不再像一個樂隊,而是一個個人作業。Marilyn Manson這個人擁有那麼優秀的藝術文化觸覺,再兼主唱大位,個人色彩一發不可收拾,是順理成章的事。隨著樂隊的成員來來去去,廿年的歲月過去,Marilyn Manson也不得不卸下撒旦代言人的綽頭異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