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文歌影

呢啲golden oldies,唔知司機大哥喺邊度識番黎,呢種playlist,只有我老豆試hifi時用的歌單可媲美。諗到呢度,真的不得不慨嘆,香港人聽英文歌的風氣真係再不復見了。上一輩聽著哼著,英文就是這樣學來的了。俱往矣。

戲中的父親蘇大強是一個典型在文革時代長大的父親,其負面的典型性格,頗能夠影射到當世華人特別在中國大陸的長輩性格。貪小便宜、對子女的荷索,認為子女長大後必需孝敬父母,認為父母輩俱有無窮大的管治權力而且是絕對的正確,深信所有事情都以自我認為是對,不能被挑戰,是典型華人父權性格。但故事入面的父親卻又不是一個成功人物,卻是戲中所說的窩囊廢,可謂經典的「廢老」,自私、貪心、貪色、膽小、無知、自以為是、搬弄是非、推卸責任等。

李明蔚的故事得到好多人支持,在2017年更得到馬浚偉主動幫助完成她的歌唱夢出了碟及簽名會,只是去到今年癌症的情況已經更嚴重,但她都沒有放棄更希望出書好好鼓勵其他人用生命影響生命,小弟都專程去聽她的歌曲《交換愛情》真心覺得好聽,但比較可惜就是關注度比較低,希望大家都可以盡少少力多多支持這首歌曲吧。

烈火雄心之餘暉

阿拔回去小學懷緬過去,重溫自己一直缺乏自信和成功感的人生,其實佢如果唔係在人生最低潮時同時跟兄弟鬧翻,可能佢嘅尋死決志都冇咁強烈,之後一堆舊事剖白,善良嘅阿拔甚至攞埋自己個名來作人生最後自嘲,之後一蹴而就跳樓自殺,仲要死在兄弟面前,呢一段無疑灑狗血,但正因他們仨過命的感情,才能令所有激情昇攬為合理。

在魁皇高中就讀的3年A班學生,在畢業前10天突然聽到班主任柊一颯老師(菅田將暉 飾演)宣佈「從此刻起,大家都是我的人質」,剛開始還以為只是開玩笑的學生馬上被老師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他突然引爆炸彈,把隔壁教室炸毀,學生無處可逃,此時老師宣佈只要找到早前殺害班中某個學生的兇手,他就會釋放所有學生,如果找不到真正的兇手,老師就會把學生逐一殺死……

Linkin Park的音樂大多是談及負面的情緒感覺:痛苦、憂鬱、絕望、被遺棄、被背叛、懺悔、歉疚、厭世、心痛、孤獨、憎恨。這些都是來自Chester兒時被性侵的經驗以及不快的童年生活,我們總是被當中的意境震懾到,因為當中隱含的情緒是真實的。到中間的環保與反戰歌,則是由於Chester與當時的太太離婚,在絕望之下向團員求助,大家一起陪他見心理學家、見輔導,慢慢改變了Chester。

你拾起散落的零件,把它像MV的小機械人那樣架起成接收台,希望從宇宙中飄浮的雜訊中撈起有意思的訊號——宇宙的某人,或者還有?

他們的日常都是哽哽的。哽 : 像喉嚨有硬物,阻塞,氣結,語不成聲。成年人說這是病,吃藥便好。去年,他們開始流行啃Billie Eilish (BE)。她的音樂像抗抑鬱藥,遏止情緒波動,啃後的狀態叫甚麼呢?放空?不對,放空有一種爽。是愣神,腦後像掛了鉛,平衡了神經傳遞物的缺乏,將他們穩定於「不勃起,零衰痿」的情狀。BE掀起了一股集體愣神,抵抗了「哽哽日常」啃嚙他們的心。

你會選擇聽廣東歌嗎?

每逢頒獎典禮,自己必定駐足在電視機面前,收看整個頒獎典禮,希望某首歌或者某位歌手拎到獎項,證明自己有眼光,「聽啱歌手聽啱歌」!去到頒獎禮的戲肉部分,一定是競猜誰是最佳男、女歌手,仲有金曲金獎。競爭的激烈程度,應沒有老一輩所講的80年代咁激烈,但總會有三、四名心水歌手;三、四首歌曲被外界定為熱門之選。就在這個時候,老豆就會加插幾句「80年代的歌手堅好多架,百花齊放,唔似而家樂壇,唔知唱D咩」。

《幸福定格》數分鐘的影片一直在FB播放,夫妻穿着最輕鬆的居家服,聊起沉重的感受,更多時候是女方展開激烈控訴,「我根本就是討厭小孩」、「婚姻不好玩,我付出太大的成本」,然後哽咽哭泣,而男方冷冷靜靜的坐着。其中一個看起來比較「弟弟型」跟木納的男人問,「到底變成家人這件事是好還是不好?」

無論會有幾懷念,在初識這世間的大時,仍然希望可以冒險出去走走,好多前人都會指導路應該要點走,又或者會指出咩路先係正確。但預期去走別人走過既路,有時候更希望可以跟隨自己既想法一次,嘗試走自己所定下既方向去闖下,任性試一次—「看著天邊似在眼前 也甘願赴湯蹈火去走它一遍」。

從前我一見達叔,真的忍不住會低聲笑了,原因是他過往的電影人物演出,小人物絲絲入扣,演活了香港人,演活了市井親切笑臉,在喜劇方面更為港人帶來無數歡樂。達叔甫一出現,筆者自不然回想到其「攪笑」的演出及「抵死」的對白!好自然就會心微笑,十分親切。見到「淫賤地球」的達叔,心中「乸」住後繼而有嘔心的感覺!支國狗共籍口多多,常說什麼商業機構,沒有政治考量、狗共沒有背後操作云云!

我和濱崎真緒的奇緣

濱崎真緒在2012年出道,其實她的成績比較普通直到2016年才成功升上一線AV女優的地位,同時近年她都非常積極轉型去音樂DJ方面發展,不只局限在AV女優的身份上,現在很多日本AV女優都已經是多線發展出演AV只是事業跳板。

周星馳的「質」變

《喜劇之王》裏的周星馳,棱角分明,沒有演出機會,他可以在生活中靠戲劇揾食:傳授給黑社會、妓女。他不卑不亢,付出了努力,就收取合理回報,無論吳孟達多兇,就算用利鋸指著他,他也要搶回那屬於自己的三個飯盒。

今天Netflix 出品的《羅馬》獲獎,但諷刺的是該公司曾被一些影展和電影人排擠,如大導史提芬史匹堡認為Netflix的作品不能登堂,因為他們的作品不是真正為電影而設,只是給電視而設,而Netflix 曾經參展的作品,也只放映於幾間電影院上,不是真正入主流戲院,認為不是俱資格云云。

有哪個男生不想當鄭伊健?

一整晚上,我都想起,surreal(超現實)這個字。他是漫畫、電影、遊戲的代言。只有他在台上跟機械人互動,你才會覺得合理。只要他可以吻過舒淇、楊恭如、陳慧琳、阿sa,而大家都覺得合理。他的戀愛世界,橫跨幾個世代的女演員,只有他不動如山。今天有在牛津畢業回港的朋友跟我說:「以前會覺得浩南哥不夠盡力,好像不出全力投球。後來人長大了,我才發現,原來他才是最有型,最會活的一個。當娛樂圈的人都爭著要做這做那去表現自己,他早就找到最舒服的位置,安安樂樂的做自己,過自己的人生。這才是浩南哥的型。」